八一军徽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图腾!

难忘1974(上篇)----厦门大学学生参加军训的回忆(ZT)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11 16:49:19

(这是俺好朋友小黑子哥写的一篇回忆录,因特有趣,贴于此一乐)

难忘1974(上篇)
——
厦门大学学生参加军训的回忆


1974
6月,福州军区皮定钧司令员办公室下达皮司令指示,命令31军的一个步兵营承担大学生暑期到部队参加军训的试点任务。命令中说,任务只能很好完成,不能出一点问题,谁出问题谁负责。并明确告知,军训的试点任务结束之日,皮司令将亲自验收。
31
军连夜召开首长办公会议,及至凌晨决定,此任务下达给第93师。
93
师接到电报后,迅即召开紧急会议。天刚放亮就作出决定,把这个大学生暑期来部队参加军训的试点任务交给2791营。
我当时在2791营当副营长。

279
1营受命后,简单开了个会,营长陈礼煌(51年的兵)和教导员李仕镇(53年的兵)面对面眨了眨眼睛,就轻飘飘地说,胡副教导员啊,带学生这任务就交给你了。胡副教导员一脸喜色,桌子一拍,吼了一嗓子:看我的!
胡副教导员是江西人,56年入伍,他经常利用半开玩笑拿话伤人,邓副营长啊,你就是有一个好爸爸哟,看看咱们营几个连长都是58年,59年入伍的,可是副营长就让你这个新兵蛋子当了嘛,好爸爸哟,爸爸好哟-----
我怕他这张嘴,绝不敢跟他回嘴,总是想方设法躲着他。

但是,把大学生军训试点任务交给他,我觉得营长和教导员真是犯糊涂,简直忘记了皮定钧是个什麽性格的司令员,按照胡副教导员的习性非搞砸了不可,那就等着皮司令来收拾你们吧,我躲得越远越好,哈哈!

厦门大学参加军训的大学生,来自经济系和生物系,总共166名,其中女学生62名。
我当时负责全营的战术训练,厦大学生住进营房的三天里,我都带着部队在山上打野外,早出晚归。
有一天傍晚,从山上回来,我正准备洗澡,几辆吉普车呼啸而来,嘎嘎地停在营部门口。看见师政治部副主任丁少奎一脸怒气,骂骂唧唧的,我知道出大事了。

丁副主任待1营的干部到齐坐定后,掏出一张纸说,这上面是师长任进贵,政委尹铁波的原话,我照本宣读。这位老领导年事已高,念纸条时浑身颤抖,看得出来他被什麽事情气坏了:
——“
陈礼煌和李仕镇不想当营长,教导员了吗?打报告啊,马上让你们卷铺盖走人!怎麽能让这个胡□□负责大学生军训啊?事情捅到军区,皮司令肯定要撤我们的职,我们先撤了你们!

——“
那个胡□□胆子比天大,借着教女学生跑步的动作要领,抓着女学生的双手一前一后地推来送去,眼睛盯着女学生的胸部,这就是调戏,简直是个流氓!学生上告了,丢我们军队的脸!立即把胡□□撤下来,等待处理。


——“
我们决定,邓副营长把战术训练工作交给营长,立刻接替胡□□的工作,马上靠上去,一分钟都不要耽搁。

说到这儿,丁副主任对我严肃地说,邓副营长,你听清楚了这个命令吗?

我起立说,听清楚了。
丁副主任说,去执行命令吧。
我说是,转身跑出门。


我连忙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厦门大学武装部部长和几位干事,经济系和生物系领导,还有在我的要求下选出的10名男女学生代表。我们1营所有的连长和指导员都参加了会议。
我没有去谈胡副教导员的这件事,我只是宣布从即时起,由我来负责大学生的军训。我要他们,尤其是学生代表提意见,看看来到军营的三天里有什麽问题和困难。
意见提了10多条,大部分都涉及到女学生。有睡觉被战士偷看问题,有不敢洗澡问题,有上厕所时战士会跑进来撒尿问题。等等等等。
这些问题把我气得脖子都歪了!

我立即决定:
第一,1连紧急集合,搬进营俱乐部(营礼堂)住宿,62名女学生全部在1连营房住宿。因为我们的营房是梯田式的,1连营房在最高处,我命令营部通信班和步谈机班在1连午休时间和晚上设一个岗哨,就可杜绝偷窥事件;

第二,在营部水井旁边用厚厚的竹席子围成一个桶状洗澡间,在四个角上高高悬挂四盏200瓦电灯炮,晚上女学生洗澡时,只要有人靠近,就能清楚地看见面容;

第三,把1连厕所确定为女厕所,在厕所四周都竖起写有女厕所大字的牌牌,每个牌牌上都挂一盏电灯,防止其他营连战士误入。
这三件事,当晚就落实完成。
下半夜上床睡觉时,我想,为了极个别思想不健康的战士,全营500多人折腾了大半宿,累得我心里直骂娘。

大学生军训内容要求,除了队列、刺杀、投弹训练之外,还要完成一次单兵进攻的战术训练和一次实弹射击,即第一练习。
这些训练,尤其是实弹射击,完成得好坏,对我们1营大学生的军训工作是最有说服力的检验。我想了很久,决定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是从全团挑选几个授课能力很强的干部,让他们给大学生讲课,二是从全营抽调最好的班长,组成一个示范班,在进行每一课目训练之前,都让这个示范班给学生们展示最标准的规范动作,一方面可以确保大学生训练的质量和效果,另一方面让大学生们看看部队人才济济,给他们留下这个部队一定能打胜仗的好印象。

给学生们讲课,我挑选的都是干部子弟。有8连副指导员林永生,有作训参谋杜葆康,李同喜,有4连连长李晓东。他们几个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军人姿态很好,加上讲课过程中时不时来一点幽默和趣味的佐料,大学生们听得兴致勃勃,经常会报以热烈地掌声。
我也给学生们讲了一课:如何利用地形地物,从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开始,叙述古人很早就懂得利用地形地物作战的道理。当然,我这一课上得也挺好,受到欢迎哦,哈哈!

射击预习训练中,适逢连日高温,太阳暴晒,不少学生畏难情绪上来了,甚至有几个男生公开发牢骚,他们嚷嚷地表温度太高,把小弟弟烫坏了,以后断子绝孙等等。
有一天我去检查二连射击训练,发现几个男生把树叶子铺在地上,他们趴在树叶上练习操枪瞄准,把我气坏了。

我破口大骂带学生的班长,当即撤掉了他,换了副班长当班长。
我还当众骂了一个学生,骂得他狗血喷头,他很委屈,哭起来了,我也不理他,继续在太阳底下给大家做示范,临走之前我问那个哭鼻子的学生:你叫某某某对吗?
他说是。
我问他,知道我为什麽专门骂你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我看了你们的花名册,你难道忘记了你是一个共产党员吗?!
他啊了一声,嘴张得老大,傻了。
当晚,听说他在班务会上又哭了,说忘记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表率作用。
我听了这个汇报哈哈大笑。


我向丁副主任请示,考虑到实弹射击的总成绩直接体现军训成果,我建议学生们打一次体验射击。把害怕打枪的,打得很差的学生集中起来,抽调专门的教员给他们吃小灶。我告诉丁副主任,这个做法与弄虚作假完全是两码事,毕竟在实弹射击那一天,上级首长和厦门大学的领导都要来参观,一枪一弹一环是要靠每个学生自己打嘛。
丁副主任同意了。
结果,我让学生们进行了一次体验射击,问题果然存在,有五六个女学生和一位男生,死活不敢开枪,一个个哭得么么叫。
我压抑着心里的怒火,一直听他们的班长们在一旁好言相劝,可她们就是不敢扣扳机。
我瞪着眼睛,满面怒容,指挥她们几个进入射击位置,然后用全身的力气,扯着嗓门对她们喊口令:
前面——是侵略我国——残害中国老百姓的日本鬼子——我命令你们——向法西斯——像狗娘养地日本侵略者——射击!!!
嘭嘭嘭嘭,她们的枪响了!
嘭嘭嘭嘭,她们的9发子弹越来越有准头了。
再让我们打几发子弹吧,副营长,她们还来劲了。
我高兴得立即叫机枪连杀猪,犒赏这几个被我吓坏了的小女娃子。

实弹射击那天,军、师、团首长来了不少,厦门大学校长和书记都来了。
166
名学生分为11个小组参加实弹射击,头4个组是体验射击打得不错的学生。他们打得很好,几乎都是优秀。尤其是第4组的柯岩生,生物系女学生,9发子弹打了89环,这成绩我们全团都没有。
整个射击场上都沸腾了,学生们嗷嗷叫着,情绪空前高涨,越打成绩越好,那几个先前不敢开枪的女学生,有一半打了优秀。最后,实弹射击以满堂红(全部及格)结束。厦门大学校长和书记再三感谢部队,并给予柯岩生记功的奖励。
十一
单兵战术训练,是在酷暑天进行的。很多学生带的衣服不够,上午一套衣服湿透了,下午换上一套又湿透了,晚上,连队还经常组织紧急集合,跑几公里回来,衣服就又要换洗。
于是,在晚上例行的班长会议上,我就提出来发动战士把军装拿出来给学生,自己穿一套湿军装就可以了。营首长首先带头,把新军装都送给学生穿了,全营战士们极其踊跃地把军装送到连部,后来又自发地把解放鞋、毛巾、牙膏、肥皂都捐献出来,很多学生家境贫苦啊!
我们的干部家属,以及临时来队家属,也都组织起来给女学生洗衣服,还帮他们缝缝补补,军营上下一片鱼水深情在激荡着大家的心,至今想起来还是那麽亲切和激动。
十二
厦门大学的学生军训行将结束时,皮定钧司令员果然前来验收。军长宋宗贤,军政委刘波,师长任金贵,师政委尹铁波,以及军区机关很多干部浩浩荡荡莅临279团,车子在公路上摆了一条长龙。
皮司令给学生们开了一个座谈会,听到学生们争先恐后,声泪俱下歌颂解放军,他很高兴,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他询问这次军训是谁负责的,说要见一见,团长马上把我叫去了。当皮司令听说我是老黑子的儿子时,问我怎麽这麽瘦啊?是不是胃有毛病啊?最后他说了一句,要很好工作。他又对军长、师长们说,对干部子弟,就是要严格要求。
看到他们的车队远去了,我对迟副团长悄悄说,军长也真是的,他要是不说我是老黑子的儿子,没准儿皮司令一高兴就给我立一功,再提拔一职,这下子可倒好,弄了一个要严格要求。
迟副团长想了一想,笑道:是啊,我觉着你们这些干部子弟在军队活得也不容易哟,真不容易哟----”
哈哈,这就是严格的皮司令员哟!

十二
在大学生结束一个月的军训生活,离开营房的那一天,我根本没敢去送行。我在给留下的厦门大学的两个学生民兵班上课。
公路上传来锣鼓的声音,接着响起一片学生们和1营送行官兵依依不舍的哭声,那哪是哭啊?简直是嚎叫!据说一位女学生哭得倒在地上----
我没敢去送行,怕的就是这个。

十三
两个星期之后,留在营房里继续训练的两个厦大民兵班,去厦门参加民兵大比武。
我带了6个班长去参观这次的民兵盛会。
结果,厦大学生射击班和地雷班参加两个项目的比赛,双双获得第一名。
结束比赛之后,厦门大学武装部长告诉我,说学生们一定要你们去学校吃一顿晚饭,学生们说,如果经济系和生物系的领导说没有钱请解放军吃饭,学生们就凑钱。
盛情难却。我们7个人坐上卡车去厦大。
老远就听到锣鼓声,我们下车后,在门口等候迎接我们的一百多个学生使劲喊口号,并很有秩序地把我们送进饭堂,而后他们悄然离去。
两个系主任先后讲话,说学生们听说你们来厦门,坚决要请你们吃饭,领导正在研究这笔经费怎样开支,学生们就开始冲动,差点闹起来。看看吧,今天的十几道菜,都是学生代表点了头,批准了才敢端上桌子的----
我连忙表示感谢,并示意那6个班长赶紧喝点葡萄酒,赶紧动筷子,吃完了赶快走人,别麻烦这些陪坐的领导老师们。


饭后,我们在系主任和老师们陪同下走向学校大门口时,天色已黑,校园里静悄悄的。
但是,在校门口,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走近一看,我啊了一声,校门外昏暗的路灯下边,大约有几百名学生站立在路边为我们送行。原来,其他系的学生也自发参加了送行的队伍。
我刚说了一句同学们回去吧,哭声哇地响起来,那简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巨响,接着就是激昂的口号声此起彼落。一双双手握过来,一双双眼睛热泪奔涌,我的眼泪一下子滚下来,抽动着肩膀,竟哭出了声音。我赶忙指挥几个哭得呜呜叫的班长爬上卡车,与同学们挥泪告别。
我们的车走了很远很远,还依稀听到向解放军学习!解放军万岁!的口号声在暗空中回荡-----

注:陆军第93师已编入武警序列。在1998年特大洪水袭来,九江大堤溃口时,正是这支部队扑向长江,堵塞住溃口,确保九江市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然无恙。

 


TAG: 参加 回忆 学生 厦门大学 军训

日历

« 2021-04-1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065
  • 日志数: 2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0-14
  • 更新时间: 2010-08-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