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军徽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图腾!

老黑子的一块假银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3 08:32:10

 

 

(再贴一篇小黑子哥写的记念其父的文章)

 

 

老黑子的一块假银元

   

还在老黑子是小黑子的时候,13岁开始放牛,14岁给地主打长工。
大约16岁那一年,年关到了,地主给工钱,老黑子和同村一个叫满伢子的各自拿了一块银元。这是长工一年的所得。两个人兴冲冲上路,嬉笑着往家跑。

路过集市,满伢子说要买一点猪肉给全家过年,结果付钱时,卖肉的小贩说银元是假的。满伢子急得直嚷嚷,围观者们一个个把银元拿过去敲打辨认,都说这是一块假银元。

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猪狗活儿,到头来得了一块假银元,悲痛欲绝的满伢子就地一躺,号啕大哭,说不想活了。
老黑子一看满伢子要寻死,便把自己那块银元拿出来让大伙辨认,大家看了一看,说这块银元是真的。于是老黑子对满伢子说,这块真的银元给你,假的给我。
    
满伢子自然不肯,照样咧嘴嚎哭。

老黑子劝慰道:“你满伢子也晓得嘛,我家里没有老人了,有钱没钱一样活,这银元你拿去买猪肉沙,老子哪天嘴巴馋了想吃肉,就上山打狍子,狍子肉也蛮香的沙----
    
老黑子又说:“过罢年,回兰胡子家做工,你怕我会放过他?他给我们一块假银元,老子让他拿两块真银元来换!”
末了,老黑子冲满伢子鼓了鼓胳膊上的腱子肉,撇嘴说道:“你不晓得兰胡子怕我怕得要死啊?”
    
“晓得晓得,”满伢子破涕为笑,接过了真银元,赶忙割了半斤猪肉,牵着老黑子的手,踏上回家路。


    
老黑子的火爆脾气全村有名。
    
他出生的那天晚上,他们那个四面环山的荣华院子村突然电闪雷鸣,一条金黄色的火龙从山谷间窜出来,在夜空中呼呼啦啦转悠了三圈,之后一声长啸,腾飞而去。
    
自此,很多年来,村里人、尤其是老人,特别注意老黑子的一举一动。
老黑子果然异样:他插的秧苗,不结谷粒;他种的南瓜,滕子老粗,却从不见果实。学打铁,抡起铁锤砸几下,铁锤把子就莫名奇妙地折断;做裁缝,不好好学手艺,专门盯着师傅的两只手,只要师傅开始偷剪老百姓的布料,他立马跳出来揭发。
    
更有一件怪事令村民们目瞪口呆:
    
一次老黑子受了风寒,连续发高烧三天,浑身滚烫,奄奄一息的模样让大家觉得他必死无疑。正当大家聚集在他家门口,商量怎麽给他办理“后事”的时候,只见老黑子双眼一瞪坐起来,怒喝一声,冲出家门,纵身扑进池塘。
他用“狗刨式”泳姿在池塘里瞎扑腾,嘴里不停地叫骂阎王爷:“阎王小鬼,你敢取我的命吗?你来呀!你来呀!”
    
扑腾够了,他爬上来踉踉跄跄往家走,在水井旁又咕嘟了半小桶井水,回家倒床就睡。结果一觉醒来,高烧退了,人也精神了,居然活转过来了。
那一天,村民们像见到了鬼一样,面面相嘘,没人敢说话。
    
所以,村里老人们都希望他远离家乡,否则这个老黑子迟早要惹出什麽乱子来。于是就介绍他去兰胡子家当长工。
    
河口村的地主姓兰,一脸络腮胡子,人称兰胡子,素以贪婪吝啬,心黑手毒闻名乡里。老百姓恨他恨得咬牙根,但从来敢怒不敢言。大伙之所以商定让老黑子给他打长工,就是料定了老黑子能治一治他,给老百姓出口恶气。
    
果不其然,老黑子第一天下田归来,地主婆在灶台上只给他摆了一小碗红薯,他三两口就吃完了,要地主婆再拿几个红薯给他吃,否则第二天没力气干活儿,

地主婆不肯,还仰着脖子大骂。

老黑子顿时火冒三丈,一边骂骂唧唧,一边踹翻了兰胡子家的桌椅板凳,并且扬言如若第二天继续饿饭,便一把火烧掉兰胡子家的祖屋。

兰胡子吓坏了,跑到荣华院子村四下哀告呼救,说老黑子要放火烧屋,没人搭理他。村民们一个个幸灾乐祸,掩嘴窃笑。

这一招儿很灵,从第二天起,老黑子就能吃饱红薯了。

所以,兰胡子发给满伢子的假银元,老黑子相信一定能换回真银元,否则就放火烧屋啊,哈哈---


    
安化县有一个老共产党员叫姚炳南,闻听荣华院子村有一个嫉恶如仇,连地主也退让三分的老黑子,心里着实喜爱。1926年初,他托人把老黑子叫到安化县城,入安化县农工政治训练班学习。

19272月,姚炳南担任中共安化地方执行委员会代理书记,他介绍老黑子加入了安化县农民自卫军当战士,后任班长。马日事变后反动派抓捕农运干部,老黑子在湖南益阳入伍,编入国民革命军36军当兵。

这是一支军阀部队,虽然参加了国共两党联合发起的北伐战争,但是军队作风很坏,吃喝嫖赌盛行。

有一次连队发饷,排长让老黑子参加赌博,老黑子死活不干。排长问他为什麽看钱如命,老黑子从上衣口袋掏出满伢子的那块假银元,“啪”地往桌上一拍,愤愤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看钱如命!你晓得吗?一块假银元差点送掉一条命,我为什麽要陪你玩命啊?!”

排长见老黑子很不驯服,发狠地说:“你信不信我能把你整死?”
老黑子双眼充满了愤怒和鄙视,凑近排长的耳边,一字一句说道:“娘卖□的,你信不信下次打仗的时候,我一枪就让你的后脑壳开花?!”
    
排长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再放声。
    
此后每一次战斗,排长都要躲在老黑子背后,生怕后脑壳开花。


    
北伐军在汉口附近激战,老黑子从掩体里探出身子,指挥部队进攻。
    
突然,他感到左胸部一震,疼痛得很,心想是中了子弹了,倒地静卧。过了一会儿,他晃了晃身子,动了动胳膊和大腿,没觉得哪里负伤啊,他疑惑地打开军装上衣左边的口袋,摸出来碎成两半、满伢子的那块假银元。
    
哈哈!老黑子心中大喜,看来是一发流弹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这块假银元。
    
“满伢子哎,你把我救了!好你个满伢子哎!救了我的命啊!”老黑子在心里连连说道,庆幸有了这一块花不出去的假银元。


    2006
1122日,窑洞小黑子在结束了益阳市委宣传部给老黑子举办的“百年诞辰”庆祝活动后,回荣华院子村,我与弟弟妹妹们商定,摆了10桌酒席,请全村70岁以上老人吃饭喝酒。
    
饭前,小黑子去村里走动,见几位老人在一间茅屋里烤火,便过去一一敬烟,坐下来聊天。

茅屋的土地上燃烧着一个大树根,火苗呼呼啦啦的,围坐在篝火旁的几位老人脸上被烤得红通通的。70多岁的人一个个如此健康,服装也都是五颜六色,干干净净的,看到穷山村正在富庶起来,小黑子心里充满愉悦。
    
一位老人说起一块假银元的故事,他说1949年司令员回老家时,还专门找过满伢子,当面道谢哟。
    
一位老妇眼泪汪汪地说,司令员人好噢,命才大呀,满伢子一辈子忘不了这块银元啊。
    
我问,满伢子叔叔呢?
    
众答,死嘎达,早就死嘎达----
    
宴席开始后,我在10张桌子之间来回走,到处敬酒,不断听到老人们叙说司令员生前对家乡的贡献:什麽修公路,建水库啊,什麽给村里搞来发电机、榨油机、化肥啊,什麽自从司令员不在了以后,村民们再也没人管了,等等。
    
在汽车开动,离开荣华院子村时,回望站在村口送行的数百村民的身影,我的眼睛湿润了。
    
车子开到秀水河边,浪花翻滚。  
    
坐在身旁的村支书,突然指着河对面说,看啊,那个就是河口村哦,你爸爸打长工的地方。
    
我心头一热,只往河口方向瞟了一眼,就啥也看不清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偏着脑袋假装睡觉,心里经受着对爸爸无尽思念的绞痛。那一瞬,好像什麽都不存在了,只有秀水河的波涛在耳畔轰鸣。

                   
写于2007612日福州三角井


TAG: 银元

日历

« 2021-04-1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065
  • 日志数: 2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0-14
  • 更新时间: 2010-08-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