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军徽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图腾!

俺曾当过“火箭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4-22 21:05:22

俺曾当过“火箭兵”

  说出来大家也许不信,俺曾当过“火箭兵”呢!真的!俺真的当过两月“火箭兵”呢。

  那是七零年夏天,经过全连弟兄们数月的“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劳作,那可真是一滴汗珠子落地摔八瓣的辛苦呀,终于迎来了即将丰收的季节,那壮硕灌浆的小麦、那一人多高的蚕豆、那含苞欲开的金针、那千万朵白花争艳的土豆花……都预示着一个丰收年的到来。但这美好的前景还并不肯定今年的丰收,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谁知道老天爷让不让你把这硕果吃到嘴里呢?

常言说:“高原的天,小孩的脸”这青海的天呀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呢,不知从那里飘来几朵乌云转眼就是急风暴雨呀,有时还挟杂着要庄户人家命的“冷子”(冰雹),那可是万物都一扫而光,颗粒无收呀!而这对付老天爷变脸下冰雹的办法当时就是发射躯雹“土火箭”。现在大家知道了吧:“敢情是这个‘火箭兵’呀!”

对了,就是这“火箭兵”

那年月连单“三.七”都是部队的制式装备,那舍得像现在似的连女民兵都拿它来当击云躯雹的装备。

突一日,白副连长在全连大公上宣布:“经连支部研究决定:二班担任今年的火箭发射任务……”“哇!”顿時,俺们二班的小伙子们胸脯都比别人挺高了两分,那叫一个自豪!

会后俺们班的弟兄们随文书兼军械员李炳仁(此君现为兰卅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少将)领回来了半炮车的的“装备”。

原来这火箭就是一种专门用来躯散冰雹集雨云的土火箭,以牛皮纸紧卷为筒,直径约六十毫米,长约二尺,以硬纸板为椎体整流罩,三合板为尾翼,筒里还装的是“固体发射药”的黑火药,尾喷口为胶泥成形,头里再装点什么碘化银、硝酸甲之类的混合药,再加上用钢筋焊成的发射架,整个一逢年过节放的“大起花”呀!

说起这“土火箭”还是挺危险的,上了点岁数的人都记得门合同志吧?他是俺们师四团二营的副教导员,就是在组装这土火箭时,发生意外,为了救27名民兵被炸牺牲的……闲话少说,咱们还是接着讲咱们的故事。

经过简单的讲解、操练后,俺们这些“火箭兵”就上岗值勤了。

自打装备上这先进武器后,俺们就天天昐着变天,只昐着能让俺们这些“火箭兵”亮亮像,显显身手,过过瘾……。青海的天经不起念道,没几天这强对流天气就来了。

这可能下冰雹的集雨云大多都在午后形成,基本上都从西南边飘来,这乌云大都带有杀气,云层低压,浓重而乌黑,云头还翻滚着变幻的暗红色,伴随着隆隆的雷声向我们逼来……

我们全班两人一组,分成五个发射小组,分别把火箭向最浓重的云头迎头射去,你别说这土火箭发射还挺好玩,“嗖”!_____“咚”!东一个飞上去了,“嗖”!____“咚”西面一个又腾空了,这数个阵地的发射,把个乌云满天的天空装点的份外好看……。

好一阵忙活,终于把满天的乌云化为一场大雨,大家乐哈哈的扛着发射架回营房了,仅管衣服都已淋湿,但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俺们年青人心里就是闹了个痛快、好玩。

终于,这样的开心日子过到九月,地里庄稼都已归仓,武器装备自然也都入库待来年,俺们”火箭兵”的日子也到头了,就这样结束了两个来月的“特种兵”生活,重新当起了“装甲兵(庄稼兵)”。

 


TAG: 火箭兵

日历

« 2021-04-1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065
  • 日志数: 2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0-14
  • 更新时间: 2010-08-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