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的旅途中慢慢地看,细细地听,认认真真地思索......

何维忠回忆录"南泥湾屯垦记"-----之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11 14:19:45

六、劳 天天博客C8y6tLoEOH3[

 

1940年部队展开生产运动以来,我们就坚决贯彻了“劳武结合”的原则。这就是说,既不能因生产任务影响军事、政治训练,也不能因军事、政治训练放弃“生产自给”。正如王震旅长当时经常向干部们所强调的:我们要以劳武结合的精神,贯彻“农忙时小训练,农闲的大训练,突击生产时不训练”的原则,做到生产、训练两大丰收。

每年大规模的军事训练,都是在春耕和秋收之后进行的,尤其冬季大练兵,更为紧张热烈。当时我们的口号是,要把每个战士训练成英勇顽强、技术熟练的神枪手、投弹手……;并要求大家风雨无阻,假期不休,个个必到,人人必练。

为了保证训练,各团在驻地附近都修建了大小不同的操场,配备了单双杠、木马、天桥、平台等军事训练器械。这些器械都是战士们自己动手制作的。一到冬季和农闲季节,战士们成天在上面操练。特别是冬季大练兵的时候,操场上更加活跃;有的作器械操、田径赛;有的练习射击、刺杀;有的练习投掷手榴弹。大家在这里比文、比武、比先进,真正是八仙过海各显身手。训练的基本项目是射击、投弹和刺杀。

掌握射击技术,这是对一个军人的起码要求,也是消灭人的基本手段。在射击训练中,当时着重开展了“神枪手”即“特等射手:运动,推打靶达到规定标准以上,就命名为“神枪手”或“特等射手”。同志们对争取这种荣誉称号象争取“贺龙投弹手”称号一样热心。人人苦练,个个争先。记得在一次全旅的射击竞赛中,参加者每人三发子弹,射击结果平均成绩为二十八环,有不少人获得了百发百中的优秀成绩。有许多神枪手,射击技术非常出众,无论是空中飞的,或地下跑的,只要他们一举手,十有八九难保活命。如七一八团的余管理员(当时称副官)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每次出去打猎,从不落空,所以该团陈宗尧团长常常半开玩笑但又是很认真地问他的客人说:“想吃野味吗?在我们这里可不困难,只要找我们的余管理员就有办法。”

手榴弹,当时被战士们誉为“囊中之炮”。这是由于当时我军装备条件不好,而手榴弹在战斗中确实又有很大的威力,因此战士们都这样称呼它。在投弹训练中,当时着重开展了”贺龙投弹手“运动,凡投弹达到规定标准(距离和准确程度)即授予”贺龙投弹手“的称号。全体战士和干部,在练习投弹的热潮中,每天天刚发白,就带上自己的“囊中之炮”涌进操场。手榴弹象成群的乌鸦一样,在空中飞舞。有时吹了收操号,同志还舍不得离开;有的一直练到天黑才肯歇手。机关干部也和战士们一样,认真苦练。排与排之间、班与班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竞赛,搞得轰轰烈烈。记得七一八团当时还特别向全团各单位提出三个竞赛条件:一、保证全体人员情绪高,人人必到,天天必练;二、每人投弹成绩起码五十米;三、进步快,总成绩高。同志们练习投弹的劲头所以这样高,是有原因的。如七一七团模范投弹班的战士王二仔曾这样说:“我刚参军时,有一次行军突然碰上了一队敌人。排长要我们隐蔽好,准备好手榴弹,等敌人到面前不远,大家再一起扔手榴弹。停了一会,敌人走近了。这时只听排长喊了一声:”打!同志们刹的一下都把手榴弹仍出去了。当时别的同志都投得远、投得准,手榴弹在敌人中间开了花,唯独我扔的手榴弹,不仅没有炸住敌人,还差一点被飞回来的弹皮伤了自己,自此之后我就下决心练习投弹。今天这点成绩就是我长期以来注意了练习的结果。”1943年阳历年前后,全旅举行了一次政治、军事大竞赛,果果参加比赛的人有80%以上达到射击、投弹的标定标准,其中有的投弹成绩达六十米左右,个别同志达七十三米

在当时我军装备条件下,不仅远射程重武器较少,就连步枪子弹有时也并不是很富裕的。因此在和敌人作战时,除了靠手榴弹外,就是用刺刀来取得胜利。学刺刀主要是要勤学苦练,熟练刺杀动作。谁的动作迅速、确实、勇猛、顽强,谁就能战胜敌人。

在射击、投弹、刺杀训练中,还应当特别提到的,就是各级领导干部都能以身作则,积极参加训练。旅司令部苏进副旅长在练兵中,经常到各团、营驻地指导教练,亲自给战士们纠正动作,并耐心地告诉战士们:“作不好,不要发慌,只要有耐心,有决心,认真的多作几次,就可以作好。”他还常常对一些干部说:“纠正战士们动作时,要耐心地向他们讲明白,必要时亲自给他们作示范动作;不要使他们感到害怕或困难,以逐渐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和情绪。”七一八团陈宗尧团长参加军事训练的干劲和生产时一样大,每天早起和战士们一起出操,不论练习单双杠还是投弹,他都不比小伙子们逊色。许多营连干部们,更是深入实际和战士们打成一片,成天和战士们一起水里趟,泥里爬,遇有困难总是身先士卒自己先干。

练兵开始,领导上曾号召“老兵要从新兵当起”,但有个别老兵却摆老资格说:“当兵七八年了,还要从新兵当起?!投弹、射击、刺杀哪样我不会?”后来当他们看到自己的首长——连长、指导员,营长、教导员以至团首长们每天都和他们一起认真操作,就再不讲二话了。有的同志还主动在班务会检讨了自己的错误想法。

这样深入实际以身作则的领导作风,不仅对战士们的思想影响很大,而对完成整个部队的训练任务,也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这是我们要继承和发扬的革命军队的光荣传统。

在政治、文化教育方面,每年除集中一期或两期以思想工作为主的政治整训外,一般的政治、文化教育是经常进行的。它穿插在生产和军事训练中间,时间主要是在晚上。当时政治工作的中主任务就是:教育部队明确认识保卫陕甘宁抗日根据地、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伟大意义;保证部队情绪饱满地完成生产和训练两大任务。因此,政治教育除进行一些基本的阶级教育界和1942年整风开始进行整风文件学习外,主要就是围绕着生产和训练两个任务而进行。

文化教育一般以连排为单位,由指导员或文书上课。当时领导上特别强调与抓紧了互教互学的“小教员制”,即文化程度高的要帮助文化程度低的,要求做到包教保学。对于政治和文化学习,同志们都是十分关心和认真的。这是由于他们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都深切体会到:政治是灵魂,文化是钥匙。因为只有加强政治教育,提高阶级觉悟,工作才能作好,否则就会眼光短浅,胸襟狭窄,以致迷失方向;有了文化,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掌握军事技术和政治理论,而且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上也有许多方便之处,因此大家在学习中都很用功。用许多同志还把津贴节省下来买了纸张笔墨。

在政治和文化学习中,也如在军事训练方面一样,曾涌现了许多模范的单位或个人。如七一七团某连七班,由于班长霍风英同志的积极领导,并贯彻了互教互学的小教员制,因此成绩特别出显著。他们班一共十一人,过去只有四个人能认识五百至八百字,一个人认识一千字左右,其余六个人都是文盲或半文盲。经过他们一个冬天的勤学苦练,在一次全面测验中,有三个人三会(会认、会用、会写)一千五百字以上,有四个人三会一千字左右,其余四个人都达到三会六百字以上,被光荣地评为全团学习模范班。

我们的学习场地除课堂以外,其他如俱乐部里、图书馆里、山坡上、大树下,都是同志们的学习场地。所有课堂和这些场地都贴满了鼓动学习的标语,如“积极学习,努力生产”,“我们要做一个文武双全的战士”等。初到这里的人,不仅会被轰轰烈烈的军事训练和生产劳动所激动,并且还会被战士们积极学习政治、文化的精神所激动。 当时每个团,甚至有些连队都有自己的小型俱乐部和图书馆。当然,这些俱乐部和图书馆的条件是比较简陋的。条件好的还有几间房子,条件差的挖个大窑洞,里面摆上几十本通俗读物、几分报纸、几把二胡和几支笛子等就是俱乐部和图书馆了。但是你可不要瞧不起这些,这在当时所起的作用可不小哩!一到晚饭后,大家就都三三两两地汇集到这里来,有的看书,有的看报,有的唱歌,有的拉胡琴,有的打扑克,有的下象棋,有的打球,有的敲锣打鼓,还有各种剧团(歌舞团、京戏团、评剧团等)都在积极地排演节目,准备参加晚会。这里到处洋溢着活泼愉快的空气,你在任何一个战士的脸上,也决找不到一点疲劳和怠意。

/M+VM@KT6|6dvy0

TAG: 何维忠 回忆录 南泥湾 屯垦

日历

« 2020-07-1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177
  • 日志数: 260
  • 图片数: 21
  • 建立时间: 2008-09-12
  • 更新时间: 2016-02-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