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的旅途中慢慢地看,细细地听,认认真真地思索......

何维忠回忆录"南泥湾屯垦记"-----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11 10:27:54

南泥湾屯垦记

)g+d s%R(jHK6Z Z m0

何维忠 著

t+y"e0P7Bh8V KD0

 

r*qRx1qg ]0

游南泥湾 朱德

{9e$_A1k,uB+UpxP0

1942年7月10日朱德同志与徐特立、

3j,gw \`0`JL$E0

谢觉哉、吴玉章、续范亭四老同游南泥湾。)天天博客Kb|sn)S3q4yl*O

纪念七七了,诸老各相邀。

战局虽紧张,休养不可少。

轻车出延安,共载有五老。

行行三里铺, 炎热颇烦躁。

远望树森森,清风生林表。

白浪满青山,绿叶栖黄鸟。

登临万花岭,一览群山小。

丛林蔽天日,人云多虎豹。

去年初到此,遍地皆荒草。

夜无宿营地,破窑变难找。

今辟新市场,洞房满山腰。

平川种嘉禾,水田栽新稻。

屯田仅告成,战士粗温饱。

农场牛羊肥,马兰造纸俏。

小憩陶宝峪,青流在怀抱。

诸老各尽欢,养生亦养脑。

熏风拂面来,有似江南好。

散步咏晚凉,明月挂树抄。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

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

南泥湾好地方,好地呀方,……

又学习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

咱们走向前,鲜花送模范!

每当听到这动人的歌声,我就激动不已,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青山、窑洞、麦浪、菜田,南泥湾那战斗的岁月,火热的垦荒场面和无数感人的英雄事迹,就象影片一样,一幕幕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一、伟大的号召

1938年武汉失守以后,蒋介石反动集团为了实现它出卖中国,投降日寇的无耻企图,采取了对日消极作战对内积极反共的政策,对解放区不断发动军事进攻,对抗日民主根据地——陕甘宁边区,加紧进行军事、经济封锁。从1939年5月,国民党军队开始在边区周围,修筑起五道由沟墙和堡垒构成的封锁线,西起宁夏,南沿泾水,东迄黄河,绵亘数省。紧紧地包围住边区,隔断边区和外界的交通及经济上的来往,使边区经济发生了很大的困难。但是,蒋介石反动集团并不以封锁、包围、袭击为满足,又在1939年冬至1941年初,连续发动了两次反共高潮。

说实在的,敌人的军事进攻,我们并未放在眼里,他敢来,我们就揍他;敌人在经济方面的封锁,的确给我们增添了不少困难。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乎到了没有衣穿、没有粮吃、没有日用品用的严重地步。

为了扭转这种困难的局面,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党吕央和毛主席及时发出了“发展生产、自力更生”的号召。这是一个伟大的、革命的号召。这个号召一提出,立刻受到边区全体军民的热烈响应。

这时,我们三五九旅为了保卫边区、保卫党中央,刚由华北前线调回陕北不久,驻在绥德、米脂、蔚县、吴堡一带。王震旅长把部队安排好以后,立即赴延安向党中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汇报和请示工作。对于部队参加生产问题,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曾给了我们许多重要的指示,使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毛主席说的这样一段话:我们在干部动员大会上曾经这样提出过问题,饿死呢?解散呢?还是自己动手呢?饿死是没有一个赞成的,解散也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还是自己动手吧——这就是我们的回答。朱总司令指示我们说:边区地广人稀,只有一百多万老百姓,我们这样多的机关、部队,如果都靠人民负担,那怎么能行呢?部队参加生产后,不仅可以休养民力,增进军民关系,同时还可使我们指战员,在劳动中得到锻炼。总司令最后嘱咐我们:要想把生产自给运动开展超来,必须充分作好思想动员和组织准备工作,要鼓起大家的信心,要用我们劳动的双手,建立起革命的家务。王震旅长立刻表示态度说:“我们坚决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保证在不影响战斗、训练任务的情况下,做到全旅生产自给。”

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话,给我们指出了克服困难的方向,明确了部队当时的供给,主要靠自力更生,自给自足,消除了单纯依靠上级拨付经费的思想。

王震旅长回绥德后,就找我研究了这件事,并叫我积极进行准备,拟出生产计划。当时我任该旅供给部部长。听了王震旅长传达毛主蒿和朱总司令的指示后,我认识到,自己动手发展生产,实际上是保卫边区的重要活动。于是,生产计划经我和几个科长草拟出来,交旅军政委员会(即旅党委会)审查修正后,立即在全旅公布执行。当时旅军政委员会决定,开展生产自给运动的原则是:统一管理,分散经营,大家动手,各尽所能。在经营方针上,决定以农业第一,工业与运输业次之,商业第三,其他如副业和小型手工业等,只要条件允许也不放弃。在组织领导上,决定以旅首长、供给部长、各团首长组成旅生产委员会,负责领导全旅生产自给运动;团、营、连各级亦由一定人员,成立领导本单位生产的组织。另外,还规定各级设立专职生产干部,如旅直设生产副官,团设生产副团长,营设生产副营长,连设生产副连长等。全旅生产业务,由旅供给部负责领导。当时我们的口号是:“不让一人站到生产战线之外。”上自旅首长,下至炊事员、饲养员,一律参加生产。并强调干部要以身作则,在生产中不是指手划脚,而是动手动脚。在生产时间上,除每个连队挑选在生产上有经验的和愿意长期搞生产的同志组成十到十四人的生产组,负责生产上的经常事务外,其余同志一律以八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两个月至三个月的时间参加生产(其余一个月作为机动时间后来也大部分用来进行生产),以保证完成部队生产自给的任务。

 部队生产自给的任务布置到下面后,绝大多数同志表示积极拥护,坚决完成,但也有少数同志对这个任务,特别是在制订具体计划的时候,产生了一些模糊认识。如有的觉得生产时间少了,怕两、三个月的时间,完不成任务;有的觉得以农业为主是“远水不解近喝”,主张先搞商务,认为商业赚钱容易,但本钱要大;还有的主张先搞手工业——纺纱、织布、挖煤窑、开盐井等,认为这样本钱小,来得快,能赚到现钱;还有的主张开些部队到三边去帮助政府捞盐,认为这只要有劳动力不要本钱就可以赚到工资;个别刚从敌为军投诚和解放过来的战士,甚至对“生产自给”的抵触情绪,背后说怪话:“从来还没见过当兵的自己吃自己的哩!”“既然当兵也要生产,还不如回家生产。”等等。

对于这些思想,我们通过各级党代表、军人代表大会以及各级生产动员会议都作了系统的分析和批判。王震旅长在各种大小会议上,几乎每次也都要批判这种思想,他常向大家说:“我们军队的成员都出身于工、农劳动阶级,过惯了劳动生活。过去,我们是地主、资本家压榨下从事劳动,挨打受骂,如牛似马;而今天我们的生产劳动,则是在没有地主和资本家剥削下的劳动。这种劳动,不仅是为了自己,同时也是为了支援抗战和争取中国革命早日胜利。虽很艰苦,但却很光荣。再则,我们的军队是经过艰苦斗争锻炼的,有了高度觉悟的,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为什么生产任务就不能完成?农民一个人劳动能养活几口人,难道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不能做到自供自给么?”他还教育大家,“生产自给”,决不是为了赚几个钱,而是为了发展生产,坚持抗战。因此,经商、捞盐、挖煤虽然可以搞,但一定要以宵业生产为主。有了粮食,边区生活才能改善,部队的供给才有保障。这一条,无论何时都不能忘记。贺龙司令员一次来绥德巡视工作时,也亲自给我们作了指示,他说:“劳动是工农大众的固有品质,是八路军的光荣传达室统。生产不仅可以改善军民关系,使军民更加团结一致抗战,生产还可以锻炼我们的思想意识,使我们从实际中体会到劳动创造世界的真理。”最后他强调指出:“生产任务就是战斗任务,我们不能有任何轻视。”贺龙司令员和王震旅长这些话,大大激起了同志们的劳动热情,增强了大家向大自然要粮的信心。

大家对“生产自给”的认识明确后,情绪高昂,纷纷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表示坚决用劳动的双手,建立起革命的“家务“,为保卫边区,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多做贡献。

1940年是我们开始大规模生产的第一年。我们除了经营一些商业、运输业、挖煤、捞盐以及一些手工业生产之外,在农业上,我们欣起了一场轰轰轰烈烈的开荒生产热潮。经取得当地政府的同意,我们将驻地附近一切可以利用的荒地,如公坟附近、庙宇附近、城墙周围等地都开辟出来了,另外在清涧一带还开辟了大批荒地。开荒生产中的工具,都是干部和战士们自己动手制造的,你制一张湖南式的犁,我制一张江西式的耙,他又仿造一种河南式的镢头。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每到晚上一收工,农具一集中,真好象“全国农具展览”,五花八门,样样俱全。在生产中战士们热情高涨,不怕日晒雨淋,克服了百般困难,手握镰刀、镢头,在各级首长的领导下,共同从事开荒、插种、锄草、收割。从此,这支转战晋察冀、晋绥各抗日战场上的英雄们,都披甲力田,卷入生产自给运动。

第一年生产计划,原订自给予两个月粮食,后来由于当地土地有限,不够耕种,而清涧带的荒地,又距驻地太远(当时部队驻在绥德、米脂、吴堡等地区),往返浪费许多工时;再加上开始时我们的耕作方法还有问题,如很多南方同志把南方的耕作方法搬到陕北应用等,因而第一年的农业收获,除了种子以外,仅够添购工具之用。部队经营的一些商业、运输业和手工业等的生产,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第一年农业生产虽然收获不大,但我们丝毫没有灰心。王震旅长的决心最大,他三番两次地在干部会议上和全体人员会议上号召大家不要灰心,要拿出爬雪山、过草地的精神和打日本鬼子的坚强意志来和困难搏斗。他说:“多生产一颗粮食,就是多一分抗日力量。失败不气馁,有了成绩也不骄傲。我们要鼓起勇气,继续前进!”他指示各级干部,要注意发扬群策群力的民主作风,使各行的好角色都能施展才能,共同把生产抗好。不过当时也确有一部分同志情绪受到了影响,例如当初那些信心不足的同志,这时又犹豫起来,个别人甚至讲起了二话:“我说嘛,我们找枪杆子,论打仗,可数第一;论种地,可不见得!”等等。但是大多数同志却明白生产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耕地少。英雄无用武之地,加之耕地远和缺乏耕作经验。他们说:“如果明年能找块好地,我们不相信这些年轻力壮而又是有组织的小伙子,比不上那些分散生产的农民!”

是的,“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确是当时我们在农业生产上的大问题,因此如何找到一块宽广可耕的土地,就成为我们迫不待缓的问题。

&pXG#{]0

TAG: 回忆录 南泥湾 何维忠 屯垦

日历

« 2020-10-2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0938
  • 日志数: 260
  • 图片数: 21
  • 建立时间: 2008-09-12
  • 更新时间: 2016-02-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