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善和──康藏公路筑路日记【之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03-03 16:44:19

1950年8月1日

  今天是我人民解放军建军23周年纪念日,而我在这支军队已经21年了。记得我初参军的时候,人们都称我为“红军的儿子”。的确,红军是我的母亲。因为从我参加革命之后,我的家,我亲爱的生身父母和姐姐就被敌人杀了。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了,只有依靠红军母亲对我培养教育到今天。我一个出身贫穷的孩子,没有读过书的人,成了祖国一个高级负责人。从今以后,我会更加努力更加兢兢业业的建设祖国。我向培育我的母亲宣誓: 绝不辜负你,坚决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今日开会,当地藏民有300多人参加, 并有前国民党政府立法麻倾翁先生参加。会后,我请他来司令部吃饭,畅谈了许多问题.17点,他辞去.接着就开团干部会议,讨论和研究过去的工程,解决若干问题,减少今后的弯路。

 

 

1950年8月2日 道孚

  会议今日正式开始。会议讨论热烈,尤其是对过去的检讨,表现了充分的自我批评精神。一切为了今后工作,这是大家一致的意见。我主观上是愿意通过这次会议的检讨解决一些问题,看情形大家也有此决心。 我会虚心地把这件事办好,这是我的责任。

  为了解决问题,会议方式完全是民主的, 一切都通过大家的统一认识之后再决定。

  县政府林务台收集来了,今天我就装起来收新闻。很久未听到北京重庆的声音,今日又听到了,重庆军民昨日开大会纪念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我们在遥远的边疆没有机会参加,但我是人民解放军的老战士之一,我要以实际行动纪念建军23周年。

 

 

1950年8月3日

  今天继续开会讨论工程中的诸问题. 大家在和谐的空气下热烈地展开了讨论,对今后的问题提出了许多办法。据同志们反映:这样的会议是施工以来第一次。 为了不使大家失望,我决心考虑所有提出来的问题。下午的会本来应该整理总结,但因问题千头万绪,拿起笔写了几次都不成文。我干脆放下笔不写了,考虑考虑也许可以我出一些头绪。晚上开始写,到夜里3点总算写成了。

  6点了,开始与新津讲话。 我将这里的情况向新津报告了一下,并且请示军区:关于路线时间问题方针的问题。关于机关工作,我告诉他们现在应开始作冬训的准备,并着手进行庆功表新模范等。

  与何讲完之后,接着殷步实同志与我讲话,他是那样亲热的关心我们,相信今后我们的文化食粮是不会缺少的。

  邵言屏,我们分别之后没有接到她的来信,交通啊!这不是她不给我来信,只是交通阻住了,但不管怎样虽然相距一千数百里,仍然阻不住我们的了解。她来了,在一千数百里之外,在扩音器里送来她的声音,这是多么熟悉热情的声音啊!她在问我,告诉我家里的情况, 我知道母亲病了,大夫都去了,据说现在好些了,我这才放心,希望她老人家永健。

 

 

1950年8月4日

  写完总结之后,休息了4个钟头, 起来就召集各团长研究我的总结。中午一点开始,我做报告,整整经过4 个钟头时间才告结束。运输干部都来了,到这里之后,就叫派人喂牲口。但是我没有人可派,除了我就是一个参谋两个教员,只好婉言相告:由你自己的警卫员照顾吧。

  头痛,这是连日没有休息的缘故。但是工作不让我有休息的时间,只有忍受痛苦继续做我的工作,只要我能动弹,那么工作就是我唯一的生活。

  文工团二队的同志到七团工作,今天来看我,很热情,并叫我告诉他们道孚的情况。我告诉他们: 这里起义已经半年,由于我们没有派人来,这里仍然是旧人员,官僚作风、命令主义仍然很严重。我到之后开了一个会,指出他们的前途,宣布我们的态度,首先纠正贪污腐化,盗卖、敲榨勒索是犯法,应该纠正。一切要本着昨日死而今日生的态度来做工作,为人民服务要做清官,克己奉公。这样做了人民就会拥护。

 

 

1950年8月5日 道孚

  事情没有做完,心里总是急躁,坐立不安,连睡梦中都想到工作。我知道我的担子是沉重的,进军时间和我们保证的任务没有完成。我的精神是紧张的,而且时时刻刻都紧张,为什么 我是一个党培养20多年的人, 党交给我的任务,我不能如期做好,我的党性时时责备自己。我有决心和勇气过刀山,但完成任务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要千万人来才能完成任务。我的心是不安的。

  军区又来了急令,命令将泸定河以东的汽车尽速抢渡至河西,尤须注意多渡嘎斯51卡车,务在河西保持300 辆车担任运输。将两路口以西粮食立即尽量向前赶运,及早越过折多山,八大桥之永久桥梁务于8月底前架了, 不得有误。这是一个严格而有时间限制的命令,如何办 甘道段道路还有几百公里,部队虽多,但是体力大大不如从前,加上个别团思想上还有问题,干部决心不明确, 故然有几个主力团,但如一个团不能于8月底完工, 就会影响整个任务。

  部队开始转移,十团先头部队已进到道孚,原拟先让部队休息1天,根据新情况只有让他们速过河到工地去。

 

 

1950年8月6日

  一晚上没有睡意,脑子里是千头万绪的问题。到底是些什么问题 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一句话,责任太重, 一年来党叫我做事,把路修到了这里,但是修得太不细致,经不起严重的考验,桥被水冲了,泥陷塌方,坡度太大,又窄,因此翻了许多车,死了很多人。尤其严重的是到今天还没有见成绩,连我们自己吃饭亦发生恐慌。有愧,党性时刻在责备,不该6月才来到前方。如果我早来的话, 也许比今天好一些。事情已经这样,后悔也不及,只好继续在实际工作中努力吧,决心随着部队前进,正确掌握情况,细心指挥部队完成任务,我绝不骄傲, 更不学某些人一样,把万人功劳掠为己有,我一定用党性保证。

  上午开运输会议,观点完全不一样,我不愿采取支配的办法,应该考虑各种情况, 哪种办法对党有利就用哪种办法。会议进行了一天,关于改善运输力,经大家研究做出了决定,报支司请求批准。下午根据部队情况提出了关于供给问题的意见。我深感供给不合理、评价不合理,不能熟视无睹,最后向军区报告了部队的一般情况。

 

 

1950年8月7日

  十团、十二团都来了。他们在工程中完成的任务,到今天成了4个工区,在完成这些任务中是一味抢着干, 始终是这样。全体同志的精神是很紧张的,因此很疲劳。根据这种情况,尤其是过去施工中没有房子、营养不足, 为了鼓励战士和部队,决定让他们在此地休息两天,先开军人大会,动员,讲清目前情况和我们的支持任务。后天拟召集干部谈谈当前情况。

  原来说文工团要来,可是今日问八团,我们的汽车并未到,这样我们的全部计划流产了,为解决问题, 告十二团做准备。

  今天到渡口,八团的工程进展提比较快,但是三连的地段又塌下来600多方,为克服危机,他们决定重新开方。

  今早与廖、胥通话,把情况都交换了一下,我向他们说了不熟悉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但为了工作又不能在日常工作中熟悉。

  十二团汇报情况,问题是早已预料到的:如进支出不来的思想,没有头总是干的思想、天葬的威胁等,在战士中影响很大。

 

 

1950年8月8日

  7时召开驻道孚部队军人大会,到会的有:七团1个营、十团2个营、十二团2个营,共数千人。我将时事略作了一个报告之后,接着就指出了目前我们的工程任务,我们部队的思想情况,着重提出了下列几个问题:

⑴学习,分两个方面,一为政治学习,一为工程学学习;

⑵遵守群众纪律,此乃民族问题,又是国际问题,国主义正图谋策动拉萨当局进行所谓“独立”,因此无论政策、纪律均不得发生问题给帝国主义借口,要在行动中来消除民族间隔阂。

⑶团结问题,着重指出工程中尚存嫉妒,更存在互不服气。 不能团结就会丧失我们的力量。

  支司来电叫我考虑:修到甘孜之后,1个团能否完成保证通车任务 他们意见:到甘孜后,修到玉隆即撤回加修;他们并要求说明能抢修多少,能到多少牦牛;根据气候、路程、路段,何时修到何地。3日内报他们。此事经酝酿,我们修到竹庆,或玉隆。七团、独立营留作补修任务。

  今日麻倾翁来谈,他原到拉萨,而且有把握事情搞好,我已电告请示。

  今日将会议情况属军区报告,特别指出会议。关于今后的工作方针、决心,请求军区指示。

 

 

1950年8月9日

  早饭后召集十、十二两团,专门解决两个团的关系问题。问题的基本环节主要是十团思想有毛病,他们很不愿意十团反映犯纪律的情况,因此在问题的形式方面,反映过重等问题上打圈子,对自己的问题不检讨,硬拉到关系上去。于是桥的问题、道路问题、帐篷问题、房子问题都出现了。我今天在谈话中很严肃地指出这一错误的本质。

  今天到50辆车,据说松林口道路很狭,故决定七团一营留松林口修补,一直到顺畅通车为止,八团一营也应该这样下去检查补修使其牢固起来。

  文工团、摄影队来了,很热情,我很爱他们,我希望他们到工作中能给领导助一臂之力,我愿以最大的热情来鼓励他们,提高他们的情绪,他们能在工作中出力会减少很式麻烦。

  关于用车送粮到道孚,我只有一句话: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有饭吃就行,任务是要做,工作做得不好可以检查执行纪律。

 

 

1950年8月10日

  饭前文工队送十二团到新工区,饭后喇嘛寺四大根巴到这里来,表示对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忠心拥护,我除了宣传党的政策外,并提出鱼科与城乡关系问题、土匪问题,要求人民监督我们军队。畅谈近4个钟头, 我们共同照了一个像留作纪念。

  汽车走了,关于路情问题,作了一个调查报军区。

  康拔路面较平,下折山到营官砦,有3段共华里上面铺石软,拔塔路平,较宽,好走,松木口一小段有孤石,塔垭路基较宽,垭坡有200米黄泥,陷车难走,须填石。 垭八段有3段共米路窄,十轮卡勉强通行,须加宽。八乱清达桥上坡100米,陡,难上。集思中数华里无排水沟, 草原找不到路,普遍陷车,一车陷尚可,多车无法。乱松段路宽好走,松郭段7。5公里黄泥,路窄,曲半径不够,车陷70厘米,时有坍塌危险,郭道段路平好走。

  摄影员介绍他们任务数十分钟。

  八团李团长来了,队伍来了3个营,略谈了一个多钟头,将道路情况介绍了一下。

  终日就是这样,总是一点时间也没有,任何一件小事都是来找我,当然近数日可能是处在极紧张的时候。目前道孚是有20万斤粮食,可是这20万斤如何运到工区,的确是一个问题。

 

 

1950年8月11日

  上午精神特别萎靡,简直就象要害病一样,因乏得不得了,什么话也不愿说,原因就是长期睡眠不足,每日几达20小时工作。虽然如此我的精神仍然愉快,党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我不放松仍要坚持。这是我的责任,只要我的躯体能动弹,埋头苦干是我的天职。

  下午开会,动员八团迅速完成党给我们的光荣任务。天下雨,会坚持开下来了。

  军区又来电话批评,说道孚船要到8月25日才能下水。我终究不明白,明明船已造好,只待上油即下水,叫我如何不痛心,但我深知绝不能怪军区,军区不明白情况。事情总有一天会弄清的。

  支司电告全体辎重团撤退,我同意。唯两个团9月23日完工至竹庆,我不同意。根据何在?不得而知。

 

 

1950年8月12日

  6时起床,洗脸之后就往本去喇嘛寺西边给八团讲话。到9点半钟返回。他们走了,我的交待是很严的,就是你的兵力最多,工程量不多,我希望能按期完成任务。希望注意两点:一要很好地做组织工作,依工程使用力量,不准浪费。,二是严格纪律,要求不搞突击,10小时切实做完。为此就应集中力量,不应分散,加强督导,明确集责任。不允许任何消极怠工。

  过去的工程做得不好,老实说我是很痛苦的。党性追问自己:负到责任没有?我的答案是负了责任。但为什么没做好?回答是没有经验。这样的回答使我的精神更加苦恼,其刺激之大,有史以来所没有。思索到今天,我拿起笔来不停的写了一 篇《建立施工中的负责制》,经过近4个钟头写出来了。精神支持不了,交给栾鹏同志给我抄写。这篇文章下午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决定发到《支援报》社去。这不是我为了出风头,文章中主要是对我个人的检讨,并提出了今后解决的办法,也许对部队今后施工有些补益。

  下午开群众晚会,到会者有五、六百人,可说全城无遗的都到了。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前面粮食运不去,决心顾用牦车,我交代:无论如何要速运。

  我决定出巡。

 

1950年8月13日  任大沟

  决定出巡工区,饭前起床后,嘱张参谋道孚工作注意的问题,特别是前方的粮食问题,没办法时就顾牦牛。另外交代县政府做几件事,一为召开红军战士座谈会,征求意见,一为迅速通过喇嘛寺与鱼科勾通关系,一为很好组织青年学习,再交代文工队的工作特别是对群众工作更应注意。

  10点钟从道孚出发,下午7时到达任大沟十团团部,沿途看了各地工程,我的精神格外舒畅。路基没泥陷,基本可以通车,这使我感到安慰。我告十团:应集中力量进行危险地段的抢修,团领导决定,凡是危险的地方就应加修到5。5米,这是对头的。这次工程做是细致,我认为是会议的结果。

  这次出巡我决心了解工程情况,纠正工程中缺点。这次所以要开工就出发,为的是早早发现缺点、有弯路能迅速补下,二是了解路情的究竟在脑子里有个数,三是解决部队困难。保证工程顺利进行。

  到任大沟之后,与道孚报话机联系,变了些解决部队困难的问题。

 

 

1950年8月14日 炉霍

  6时就起床,告报话台叫新津讲话,过了数十分钟叫到了。将我所见到的公路情况作了一个报告,接着就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完成的问题。有些问题必须与胥谈,我提出营官砦事件处理问题,谈到撤兵整训的准备工作,谈到10点钟才停止。吃了饭与高、赵、何共赴工区视察,我再三强调了关于重点抢修保证通车,而后加修,重点主要话危险处,原则是不出乱子,逐渐标准化。

  一路看工程,使我放心的是小车可以过。但十八军所修的路太使人灰心。独立营原拟加修的桥拆开一看,所有的桁料已朽掉三分之一,不要说车通行,就是有三几个人走过也象坐摇蓝一样,因此不能不重修。路基所填的土不但无益反而有害,给我们增加了新工量。

  炉霍是一个县城,汉人不少,但是工作很糟。与县长谈了一下,牛找不到,草只有6万斤,主要是人民对旧政权人员不信任,一切话都不信,对我军也不了解,怕。

  今天路虽只走了几十里,但是精神疲劳得很,这里没机关,没带伙夫,随便做了一点饭,吃了一下。

 

 

1950年8月15日 加纳 

  早6时起床后与大家一起吃饭,7点钟开始向西互谷行进。这一段的确是从道孚到炉霍最坏的一段,陷、坍很多。这也是十二团工程最大的一段,但他们的兵力使用不当,故提出重点,即傍山坍方,桥梁,然后看情况决定我们是否挖排水沟。

  在十二团交代任务之后即前行,走了4个多钟头到加纳,共走了35公里,到达一营驻地,苦马岗、回头湾,大都是黄泥。十八军不修倒省些工,他一修桥要拆,路要重开重挖,反而增加工作量不少。这是因为:他们是野战工兵,没有做过大规模的工程,只有对他们原谅。但希望他们在前面不再修,如要邦忙,那就请他们准备木料,准备石子,或者就做好一点,哪怕就是1米,必须真正顶事。 距这里30公里的地方,就是西南大山,山上积雪很深,据老百姓说终年不化。因此这里较道孚、炉霍冷得多。战士们没有棉衣,这是多么可怜呢?我们做干部的每人一件大衣还感到冷,战士们何偿不冷?审没有到过此地的人作梦都想不到的。

  天气是晴了,毫无疑问地我心里很高兴。这倒不是我走路的问题,而是数千同志的做工效率以及健康的问题,因此每当天上起云就感到痛苦。

 

 

1950年8月16日 朱倭

  6时起床,行程18公里,原拟今日赶到甘放,因3日没有与支和道孚联系,帮有些问题必须报告,故此决定到朱倭住一晚上,一则与家里联系,告诉我们的行踪和沿途情况,二则必须讲清路上的情况和应注意的问题。10点钟到达之后,即与道孚联络,告诉他们迅速送粮食到作八团,特别是要把钢钻炸药送来。接着与新津联系,把情况告诉胥政策:

(1)关于步骤,

(2)关于辎三团运粮计划,

(3)提出明年战士衣服和帐篷以及柴火。

  12点钟吃早饭,饭后即开干部会,关于工程,我指出:

(1)任务计划,

(2)要求标准,掌握重点,好处:A先修重点保证通车B经气候变化考验,C汽车马车考验,从这里看出问题之后便于加固。

(3)工程纪律再不应突击,求得稳步发展,以达保存体力和克服疲踏现象。

(4) 团结问题。

(5)群众纪律,一面给藏民好影响, 使他们不认为是民族压迫,一面因此给资本主义借口。

  今天在这里把这些情况谈了之后,相信工程作风会比此有一个好转,在会议我严格指出了对人民怠工的现象。

  到今天,出来是整两上月了,我独立行动也一个月了。事实证明前方工作用不着多少人。这个工作是深入的细致的工作,坐在机关当然人不够,我有几个人就足以应付局面的。

 

 

1950年8月17日 甘孜

  4时到达甘孜。15年前我在这里住过近1个月,在我脑子里印象最深的是老百姓不是这样褴褛,那时人民虽然空得也不很好,但和尚毛服否定不坏。这次所见不但没衣服,连靴子也普遍没有,房子里酥油粑就少了。由此可见人民的生活低下到如何的程度了。

  生活虽然不如昔年,人民劳力的消耗却比往年增加,据老百姓闲变,他们近10余年人如同牛马,牛马主人还要饲养,可是人却只有给寄生者付出无代价的劳力,而没有任务报酬,男的有男马拉【注一】,女的有女马拉,人间富贵为少数土司头人喇嘛及旧统治阶级派出的汉官所享。穷人把人间所有的痛苦都受了。

  难道穷人的生命就这样不如蚂蚁吗?穷人的孩子可以随便用火烧死,穷人的女人可以随便被奸污。据说原来一个汉官营长,仅仅住了一年多,搜刮了金子400两, 奸污女人30多个,多可恶啊!

 

 

1950年8月18日 甘孜

  今天在甘孜停止一天,就是研究情况,决定我们的意见。上午与天宝【注二】及十八军前指的同志开会,会上大家根据具体情况提出个人意见,大家的意见大致是:

  1、康区现在情况,人民拥护我们,但生活因苦, 希望我们解放,但象内地那样马上拿上东西支援他们不可能。旧人员和特务的破坏,土匪人员的抢劫,党的政策还没有与群众接触。

  2、我进军靠补给, 但公路和飞机都不能按战争需要办到。

  3、请牦牛、买牦牛搞运输,沿途要吃草, 而草场有限,无形中与民争利,毁坏人民生存条件,今天把草吃光增加牛死亡,会给敌人以借口。

  因此我提出应稳是步步为营的意见,这就根据中央对西藏的政治为主、军事为附的方针,我们应做好一步前进一步,政治上有莫大影响,否则昌险是不可靠的。军事上可以取胜,如经济上接济不上,就会带来政治上的不良影响。我是坚决的。会议结束时,大家同意了我的意见。

 

 

1950年8月19日 加纳  

  昨日听到船不能渡,我的心是急极了,我愿立即飞回道孚,可是自然条件和体力是不允许的,因此尽我们的主观能动性走了63公里,没有吃饭,现在已经是7点多钟了,今天仍然住到这个草房子里。这个草房,只有一面有木头,三面是几个树枝子架起来的。上次睡在草堆上很舒服,今天又是我很舒服的一天。

  这一礼拜来,我什么也没带,只有甘孜与王、李吃饭,其余一切与战士一样。虽然如此我的精神是舒畅的,今晚在十二团一营吃饭,大锅饭,实在很美满。

  今日看到的工程令人舒畅。尤其是八团李主任,亲自率领政治处的一切人员参工,加女同志也都参加了,她们虽然不如男人力大,可是她们出身在有钱人家里,享受着小阴生活,今天能这样干,确实不简单,给部队影响很大。到二营工区看到他们的工程,这次与八美那次真有天壤之别。路面不但整齐且很坚固,尤其是保坎做得好,我是很满意的。

  6点钟到十二团一营工区,这是我预定的目的地, 快到时一营长亲自领导做工,他们的工程不次于八团改线那一段。工程很大,但人数很少,工作效率的确提高了。

 

 

1980年8月20日 任达沟

  5时起床。为了赶路,天尚未明,没有吃饭就出发了。在路上遇到八团徐政委,简单交代了一下我就走了。9 点钟,仅仅3个钟头我们走了27. 5公里路到达十二团吃早饭。将沿途所见情况告诉他们,并嘱咐他们应注意的事。饭后又开始走,这时是10点来钟。12时半了,两个钟头走了18公里,到达炉霍。这时四面阴暗,去彩随风南漂。这里距十团部尚有35公里路,不亭息地走吧,跑步。大雨来了,但风雨阴不住我们的行动,不犹豫地往前走,全身都湿了,咬紧牙关忍住了寒冷,终于6时到达十团部。

  天不在下雨,我没有坐就到报话台上与张参谋讲话。首先问渡船情况,他告诉我冲毁了沉了。唉,我多痛心啊!为什么我今年就光碰钉子呀。我简直就要发疯了。我话说不下去,只是告张速往前运粮食,接着与新津讲话,本来我请胥讲,可 胥不在家,只好与何【注三】谈。但是情形太不好了,谈了约一个钟头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晚上与十团谈部队情况,特别是思想情况,一直到十二时才入睡。

  

1950年8月21日 

  起来,昏天黑地、在雨倾盆,但是返回民切,恨不得一下就跑到道孚渡口。十团干部因为下雨不愿我走,我哪里有心听,无论如何就是下刀子也要走。吃了饭,雨是越来越密,十团干部们不让走,我就告诉他们:现在的雨是下不长久的,因此出发了。赵政委陪我走过他们的工区,十团工区的确不一样,无论哪一方面,都叫我很痛快,尤其是经过五、六十辆马车的考验,虽然有些黄泥路压有痕迹,可是基本上没有问题。在这里给我一个很深刻的体验,巡视公路必须在雨天,这样印象更深。他们工区走完了,即交给他们一段黄泥路铺石,一为他们今后应做的工作。接着到工团工区,三营地段很好,唯有泥泞,这是我去之后他们在路上铺的土,丑是经过纠正的地段都算成功了。到渡口命令他们很快修船。

  回来之后写了两个报告和一个意见。

  这一次有两件事使我痛心:一件为船沉没,一件为七团不执行少数民族政策,随便扣人,实在是岂有此理!这样弄翻了群众将是革命的罪人,我当时火了,告七团孙主任即写信限他明日来,并将此事报告军区和支司党委。

  

1950年8月22 道孚

  本来今天工作应该轻松些,因为昨日回来就不停息的工作,一直干到今早两点钟才入睡,早晨仍然起床很早,在房顶上呼吸新鲜空气,并到文工团一走,大家很热情。警卫连的战士正在给老百姓收麦子,我也去看了看,他们虽只有两个班,自觉性很好,我很高兴。

  早饭后不幸的消息传来,船冲毁了,对进军是一天大的阻碍。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我几乎要晕倒,痛苦极了。个人痛苦倒没有什么,哪怕就是死,从我个人来说也是一件渺小的事。但是误了进军,使西藏人民受苦干时日的育苦是一件大事,我在这个问题上虽然亦作了努力,介是事情没有成就,误时误事,浪费了祖国财产,我简直成了革命的罪人了。我好向军区请示,并愿受处分。我绝不逃避进军西藏,我要求军区允许我戴罪立功,以赎前罪,

这是我的决心。

  今年我的遭遇,是历史上空前未有的,从始由花 园出发就翻车,乘船就触礁,接受任务人还不认识就忙着走,内外情况不了解,路修得不合标准,工做得不好。到道孚经过工程会议,想全心全意把此事做好,可是意外的船碰毁的事件发生了,这是多么惨痛啊!

  

1950年8月23日

  几天时间没在家,事情却使我痛苦极了。但这痛苦绝不是因为个人得失,相反的我自己单独行动时,更要朴素艰苦与全体同志一样,我没有一个人得失的想法。这里头使我痛苦的是:我们有些党委不执行党的政策,随便捕人。我认为和这几个人千不该万不该,又毫无证据将几个普通行路人扣起来,而且先开枪打伤人,人扣起之后送交县政府,东西却不送,这个影响多恶劣啊!除了造成敌人的借口外没有别的好处。其次是船冲毁了,一句话:我的指挥不力,造成了损失。

  为了补救这两件事,第一,找七团副政委谈,结果不但不虚心,相反却认为是挑他的毛病,懦弱哭叫,简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当然也是我们教育不够,可事情的主要责任在他们。第二,研究抢修船和架桥。经十团和处长及参谋接受任务,一直到20时回。没回我急得要命,怎样把这件事办好,可是没有消息。汽车来了,我堵住了他们,经研究,大有希望,于是决定架桥。

 

 

1950年8月24日 道孚

  清早起来就与廖讲话,一直讲到9时。回来之后关于架桥部署向军区、支司报告,饭后又与高团长研究架桥问题,到11时与泸定和新津讲话,这次是与殷科长谈关于报纸问题、报道问题、英模问题、文工团藏族舞衣的问题,我很满意。

  殷接着告诉我:她,邵言屏身体不好,到成都检查去了,不知真的否?我知道她在热天身体就很坏,是否有其它的病,我很耽心她,我离得太远了她身体不好,不能尽一份责任,真有愧。但我深信她不会因此计较的,因为我们是经过了患难与共的斗争,在政治上工作上都是很好的,她计较小事是很少的。

  今天泸定汽车将橡皮舟起运,这是一件很好的消息,我很高兴。

  送油桶到渡船上时,汽车惊动老百姓的马,结果老百姓被拖死了。这个问题使我联想到几件事,我生气,发了脾气。

  十二团死伤的消息传来,但没有报告,这又是一件痛心事。

  

 

1950年8月25日 道孚

  早晨起来看了些书,9点钟吃早饭, 决定到渡口去。刚出门新津就请讲话,主要是棉衣、鞋袜和修飞机场的事。修飞机场决定进军成败的问题,我很知道公路无论如何赶不上军事行动的需要, 牦牛更靠不住, 固然现在买到了9000头,但途中草困难,无形中会损害人民生存条件的。草是天然的,但并不是我们理想中的草,草苗十分短,如今尽我们的牛将草吃完,老百姓就无生存条件了。牦牛哪里来?就算能买到,既不能使也不能吃,军队生存怎么办?我们支援司令部又有什么条件能保证?唯一希望就是空运,但空运又没机场。

  在河边一天,复测之后增加了我的信心,决心下了。只有这样做下去,困难虽多,但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

  今天到河边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要把船拖上来。恰好七团三营返回来,我即命令该营准备拖船,想了很多办法,20时我在那里亲自指挥拖上来了,并且拖到沙滩上。这时五六天来的沉重痛苦,象吃了一剂良药一样轻松愉快了。

  

1950年8月26日

  做工以来部队伤亡是很严重的,二团死10人,十团死10人,二团负伤203名,十二团8月压互1名,压伤5名,独工营道孚淹死6名,伤1名,汽一团翻车伤8人,亡2人。

  支司来报,建议修路部队坚决保证、彻底完成、顺利通车,故需再令泸西各团严格注意(泸东我已面告),8月20日。这个报很明显,前指只做修路工作,换句话说,前指就是工兵前指。

  早饭后与廖通话,他告诉我现在整理机关。我同意他们关于装备的意见,用最大力量来装备十团,使十团成为渡河部队。我告诉他们飞机场的情况、渡船的情况,我已命令渡船9月1日一定要下水。据张参谋告诉我:两天背木料、两天修、两天上油,估计9月1日下水不会成问题,因此我要求后方告汽一团,先来嘎期车以便过河。为加快速度,由辎三团拨5辆车运木料和板子。

  下午赵政委汇报红军座谈会的情况。

  

1950年8月27日 道孕

  天已经晴朗了,这对我们施工是一大有利条件。

  早饭后与新津讲话,他们告诉我八大桥通了,十八军已经开始行动,叫我们准备欢迎欢送。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但这里又给我带来一个难题,我的船没有修好,橡皮船没有来,十八军一旦到来会增加我很多困难。

  今天决定去看渡口和架桥修船情形,大家很紧张,可是没有我这样着急,我到船上之后,他们提出许多没有木料的困难,但我很不客气地指出:不管木料不木料,9月1日一定要渡车。因此大家有些急,当然狗急跳墙,大家收集了一些板子不停息地做。到我回来时,前头破处已经快修好了。桥已经开始打排椿,甘孜已经打下去4个,估计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不懂话实在糟糕,两个藏放了一个小木筏,经过时难恐也危险,大家比手划脚喊叫,藏民一则不懂话,二则怕我们要他的木料,顺水下流直到架桥处,为标绳挂翻,还好橡皮舟跑得快,追上他们才转危为安。 

 

 

1950年8月28日 道孚 

  十二团垭口塔公寺段7月20日开工,8月14日竣工,参工24810人,开石405方,挖土402方,填土1400方, 运石1212方,运土273方,运沙204方,坍方25方,保坎7 方,清理路面336方,过水路面8方,道汉154米,伐料1219根,搬运1428根,修桥座120米。开工以来轻伤100名,重伤25名,死亡8名(含病死4人)。

  七团乱石岗至菜子坡段参工32125人,挖土11418方,填土4557方,挖石1219方,除石121方,填石3359方, 挖间隔土3387方,补路面63.17公里,补路基805米,打路基椿3771根, 挖排水沟10186米,伐木11151根, 打护坡椿400根,修架9卒共63米,涵洞196个共294米,便道704米。

  饭后与廖通话,主要告路情与桥情。接着去渡口督促,船板已钉好,门桥正在赶制,大桥已打起两排椿。到19时返回,我写了几个报报军区、支司及各团。

  程参谋今日告我他返回了,甘竹段须要200500工,过去李说没有什么工,两个营保证能修好,太容易了,可事情常常是不能如人所愿,教训是不亲自看就要吃亏。

 

1950年8月29日

  昨夜失眠。这不是有别的想法,每日都告诉我十八军已经动了,我的脑子总是紧张的,没有一会儿轻松,特别是昨晚,十八军后勤部长车来了,由此睦后续部队是一天天来到的。但是船还没有做起,桥才开始兴工,王、李又来报没饭吃,叫我们迅速运粮。怎么办?我深知担子是沉重的,我又有信心,不过事情没有兑现总是着急,20元一斤的米吃了,没把工作做好,有愧。

  吃了饭之后与新津通一次话,之后到渡口去,决心不过车不回来。千后6点半才到团部吃点饭, 下来又帮助捆铁丝门桥,搞好时已是7点半钟。开始渡大车,9分钟到达对岸,而且很稳,我高兴了。第二次开始渡车,一辆、两辆过去了,放心了,决定回来。

  明日大船准备下水,我与扶已商量好,将所有的人去拉船,为船安全计,决定开一条河道。

  又淹死了一个同志。

  回来天已黑了好久,刚进门单文元告我去开会,只好就去。这是欢迎十八军的会,谈了谈话,我就回来了,发了两个报。

  

1950后8月30日

  早晨办完几个报之后就与新津讲话。之后去河连,今日决心把汽车抢渡过去20辆,还要把船下水。渡口渡得很慢,开始总是没有找到毛,以后我到处看和研究,首先发现浠溜渡漂桶的阻力,而后又发现拉绳子的毛病,因此决定减少一个油桶,接着改良拉的方法,由固定改成拉起走,并且重戴方向增加一个班。这样一来由25分钟速度回快到8分钟。下午3时开始到8时,仅仅5个钟头即渡了28部车,如不是拉船停了近一个小时,过35部车是有把握的。今天一天,如不断一次绳子,从下午速度来看渡50部车是有把握的。总之,今日预计的两件事的确完成了。虽然到22时返回,仅吃两碗钣,但我做了一件事,一件很舒服很痛快的事。

  穰明德来了,我将两件事情与他谈了一下,并且谈到许多问题。

  不管怎样,光搞工作。工作做好了说话有时间,否则是没有的。

 

 

1950年8月31日

  8月已经过去了。在这一个月中, 用了最大努力完成了道甘段的任务,中间是有波折的,尤其是船的被碰毁,的确是对我的一大打击,也是我最对不起上级的一件事。我很痛苦,七天简直没有很好睡过,更没有很好吃过饭,为了弥补这个损失,我不顾一切地干,每天的工作放在早晨和晚上,基时间就如同战士一样,每日在桥头上看和纠正缺点,想办法,终于在29日把事情弥补过来。这一天虽然只过两部车,但我是轻松些了,30日正式渡车了,原来只决定过20部车,经过改良之后完成了36部车的任务,并且把船也拉上来了。31日,我仍照常到渡督促,终于把48部车渡过去了,并且将粮食运过去20万斤,这使我多么高兴啊,船面板也做好了,明日即可试,一个月就这样紧张地过去了。

  军区令我集中全力修建飞机场,我提几个意见,执行这个任务我是十分拥护的,马上通知八、十二各团准备修机场。

  卫周处长来了,我愿意将所有的情况告诉他,在这里谈了两个钟头。头有些痛,但工作又不能不做,责任压在头上,只有积极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完成任务。

 

 

 


【注一】乌拉,即徭役。系西藏民主改革前,官府或农奴主强迫给劳动人民的劳役,四川藏区也有实行。【注二】天宝,藏族,又名桑吉悦希,四川阿坝人,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注三】何:指何雨农同志,时任支援司令部参谋长。

TAG:

日历

« 2019-01-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926
  • 日志数: 20
  • 图片数: 21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09-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