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上书毛主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12 06:50:01

上书毛主席


        韩先楚在福建长期一个人说了算,因此到兰州军区来很不习惯。对于他的一些作法,军区的部分干部有看法,我个人也觉得他有些“霸气”。但作为党委第一书记,我的原则是大局为重,团结为上,首先要维护韩司令员的威信,工作中要尊重他的意见,尽量求大同、存小异,减少分歧。在这一方面,我们确实做了不少工作。
        比如,韩先楚任福建省党政一把手七年多,他也积极贯彻了“文革”的那一套,给福建省造成的危害和破坏也不小。他支持全国有名的打砸抢头子陈佳忠,打击迫害了福建省和福州军区一大批干部,逼死福州军区政委刘培善以及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积极批邓等,比起甘肃省和兰州军区来,他在福建的所作所为要严重得多。福建省和福州军区广大干部和群众对他反映强烈,在他调走后,给兰州军区寄了不少小字报和揭发材料,还有人专程到兰州来反映和去北京上访。党办告诉我,问怎么办?我说:“一律扣住,不要散发出去。福州的事情我们不管。”有意识保护了他。
        韩先楚同志还利用各种场合无中生有地到处散布兰州军区有“山头”、有“宗派”、有“圈圈”、有“摊摊”、“排挤外来干部”、“对外来干部不信任、不重用”等。他这些话又不在常委会上讲,而是在各种场合乱讲,结果造成干部之间的不团结以至相互猜疑。由于兰州军区二十多年来领导班子一直比较安定团结,这种破坏组织原则的事情军区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令人感到吃惊并且反感。还例如在有的大会上,韩先楚事先不打任何招呼便突然大谈军区存在“山头”“宗派”等,搞得许多基层的同志不知所措,纷纷问回去如何传达?我只好给大家解释,要正确理解韩司令的讲话精神,给他打圆场。
        韩先楚的霸道作风还反映在日常工作中,比如,有些事情很急,军委和总政催着要报,由于他长期在外地养病不归,军区党委集体讨论通过后电话或电报征求他的意见,他又不讲,可事后却大发脾气说:“我又没有死!”等等。
        在韩先楚等的干扰和发难的情况下,军区机关、部队很多正常工作难以开展和进行。军区几个原领导也将精力放在时时、事事提防韩抓辫子、找岔子和穿小鞋上,不敢全力抓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军区和机关的几个领导同志多次向我反映,我对此情形也十分为难和焦虑。韩先楚是司令员,对他的做法我实在不好说什么,更不便出面处理。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于1975年9月向党中央、毛主席、叶、邓副主席写信报告了韩先楚同志来兰州后的一些问题,请求中央军委帮助解决。
        当时毛主席看了报告后,委托叶剑英副主席解决。叶帅给我打了电话:“你的报告毛主席已看了,要由军委派人去帮助处理。”
        1975年12月,经毛主席批准,由军委派出以副总参谋长向仲华、总政副主任徐立清为组长的庞大的工作组,以检查军委扩大会议精神贯彻落实情况的名义来到兰州军区进行调查,协助解决。
        工作组来了后,找当时的军区领导和各大部主要领导逐个进行谈话,并找了一大批二级部长和有关人员进行了调查了解,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觉得双方认识和分歧太大,一下子很难消除和解决。所以,直到工作组返京,都没有同军区领导坐在一起,面对面谈问题,进行调解,更没有明确表态,指明谁是谁非。只是说回北京后向军委报告,听候军委指示。直到1977年我免职,长达近两年时间,也未见中央军委对此有任何一点指示和说法。这样兴师动众一番,最后弄了个不了了之。韩先楚自此后更加我行我素,不把军区任何领导放在眼里。


TAG: 风雨 毛主席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789
  • 日志数: 81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1-03-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