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来了新搭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12 06:30:51

第五章   矛盾由来


来了新搭档


        1973年12月,毛主席、党中央决定对全军八大军区司令员实行对调。与我工作上合作很好,同时也很受广大干部拥护、深孚众望的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同志调任福州军区司令员,当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韩先楚同志则调任兰州军区司令员。
        中央的会议上,毛主席亲自接见各大军区司令员和政委,和我们这些新搭档一起分别照了像,并语重心长嘱咐大家要团结一致,努力把工作搞好。与我和韩先楚照像时,毛主席特别指着我对韩先楚说:“冼恒汉是个老实人,你到了兰州后,可不要欺负他呀!”我们听了都哈哈一笑,认为是主席开玩笑。
        12月,我奉命去福州亲自接韩先楚来兰州上任,当时的福州军区政委李志民同志曾私下对我说:“我把一个瘟神给你送去了,你可要当心啊!”我心想没这么严重吧?听过后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韩先楚这个同志我不太熟悉,因为从来没有在一起工作过。这个同志在战争年代是很有名气的,曾经立下过赫赫战功,1955年授衔时被授于上将军衔。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回国后一直担任福州军区司令员和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根据毛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执行了对福建省的“支左”任务。因此,他实际上是: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福州军区司令员以及党委第一书记。党、政、军大权在握,集四个第一于一身的“福建王”。
        兰州军区是一个条件艰苦的军区,地处西北,自然环境恶劣。干部基本上都是解放大西北时一野的同志,还有后来调入的一些干部。这些同志长期工作、生活在西北,世面见得少,还是延安时期的艰苦朴素的作风,显得“土”一些。我们过去的司令员张达志同志也很“抠”,尽量削减不必要的开支,生怕多花国家一分钱。后来皮定均同志来了,皮司令也是这个作风。因此,到我免职的时候,我们兰州军区已给国家节约军费将近一个亿。后来的领导盖新的司令部办公大楼用的就是这笔钱。
        韩先楚同志调来兰州军区后,只保留了一个军区司令员的头衔,其余的三个第一都没有了。再加上西北地区比福建沿海环境要艰苦得多,战略地位也没有福州军区重要,气候恶劣,部队又少,因此,他是带着一肚子牢骚来上任的。
        初到伊始,韩先楚便嫌兰州军区“土包子”,房子不好,门前的树象烈士陵园,喝的水不卫生,宿舍里没有配备电冰箱、彩电等,弄得我们管理局的同志好一通忙乎:把树移走;专门派几个战士每天到五泉山给司令员背泉水喝;赶紧配备电冰箱。管理局的同志觉得光给司令员配冰箱不合适,于是,给我家也搬来了一台,我家里从此也第一次用上了电冰箱,我记得是沈阳出的单开门的,不知是什么牌子。管理局的同志私下说:“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伺候的首长。”
        生活上的问题好解决,工作上的分歧也随即而来了。
        这里还要讲一个历史的问题。一是韩先楚在福州“支左”时,曾支持打砸抢分子陈佳忠,这个人搞武斗很凶,打倒了一大批领导干部,1974年中央还专门为此发了解决福建问题的第九号文件,特别指出和批评了韩先楚在福建工作时的错误,为此,他很不满意,曾去问过李先念同志,九号文件是不是“四人帮”搞的?李先念对他讲:“是不是‘四人帮’搞的我不知道,反正我参加了中央的讨论,也举手赞成了的。你怀疑是‘四人帮’搞的,恐怕没有多少根据,这是个对中央的态度问题。”把韩顶了回去。
        二是韩先楚与林彪关系密切,在福建他曾支持周赤萍出版了为林彪大造反革命舆论的小册子《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林彪》,“9.13”以后,毛主席召开中央会议,在会上亲自点过他的名,在林彪事件上犯错误的几个大军区领导进行检查,韩先楚就是其中一个。
        由于这些,他总觉得把他这样一位历史上有战功的上将调来这个“鬼地方”当司令员,实在是大材小用,是毛主席、党中央对他不信任、不重用。因此,韩先楚同志调来兰州后,就以身体不适应西北地区为名,长期住在北京或外地看病休养,从来没有象张达志、皮定均同志那样扎扎实实抓过工作。实际上从1973年底到1977年6月中央解决甘肃问题之前的长达三年半的时间里,他在兰州呆的时间还不到两年。
        当然,韩先楚同志在兰州时,也曾下过几次部队检查工作,也亲自勘察过部队的战场设置和边防建设。军区广大的指战员也慕其过去战功显赫的名声,殷切希望他能象前两任司令员张达志、皮定均同志那样,对工作提出指导性宝贵意见。但韩先楚同志却不是这样,他走到哪里,指责到哪里,这也不对,那也错误,全盘否定兰州军区二十多年的工作成就。大到战备训练、战场设置、边防建设,小到军区大院的绿化,全部都不对头了,全都要改过来,甚至是中央军委定下的问题,都要改变过来,要按他的意见办才对。
        说个老实话,兰州军区自1955年成立以来,我和张达志、皮定均两任司令员以及军区其他领导同志都一贯非常重视战备工作,坚决认真地贯彻执行了党中央、毛主席、中央军委、各总部在各个时期的作战部署和有关作战命令、指示。军委和总参每次作战会议,我们都召开专门会议认真传达贯彻,会上将毛主席、周总理和各位元帅的有关作战理论、方针、原则和指示不走样的印发,组织与会同志认真学习、讨论、领会,并结合本军区的实际情况,提出具体落实的措施,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在兰州军区成立的二十几年中,我们无论是在五十年代平息青海、甘南藏民暴乱,还是在59年平息西藏达赖喇嘛叛乱,以及1962年解决中印边界武装冲突中,我们军区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表彰和嘉奖。60年代中苏论战激烈,兰州军区的战略地位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由原来的“大后方”一变成为“反修前线”。毛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对兰州军区的防务十分重视,赋予军区的作战和战备任务十分繁重。1966年,由于中苏关系紧张,毛主席很不放心西北地区防御战备情况,特派周总理率代总参谋长杨成武、总后勤部长邱会作、北京军区司令杨勇、政委廖汉生以及我和张达志同志一同视察了新疆、甘肃、宁夏以及内蒙古的战备情况,在周总理的亲自主持下,三大军区共同商定了作战部署方案,报经毛主席批准实施。在以后的设防重点、部队部署、战场设置以及国防工程施工等方面,兰州军区坚决执行周总理的指示精神,在人烟稀少的戈壁滩上,经过五、六年极其艰苦的工作,有的同志还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花费了国家大量的资材,基本上完成了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改变了过去“有边无防”的状态。
        而韩先楚同志到兰州后,只是坐飞机在空中盘旋观看了一下,便武断地指责,这样的设防是“胡闹”,要改变原有的所有设防,并向总参、军委报告。总参、军委明确指示:“不能改变原方案,如需作个别调整,可报意见。”韩先楚对别人的意见根本听不进去,对总参谋部的指示置之不理,未经总参同意,擅自调换设防部队。总参得知后,对军区提出批评,韩却借“治病”外出不归,把他一手制造的矛盾甩给别人。
        有些同志对我讲,韩先楚是上将,在福州是“四个第一”,来兰州后,三个“第一”没有了,又在中将的领导之下,心里可能有些不平衡、不服气。对于这些同志的提醒,我都告诉他们,不要随便揣测别人,韩司令员资格很老、水平很高、功劳很大,我们要向他学习的地方很多。至于我在兰州军区任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甘肃省委第一书记以及省革委会主任等,那是中央定的,我个人并不想要这“四个第一”。


TAG: 搭档 风雨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789
  • 日志数: 81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1-03-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