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接受改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01 10:47:58

 

第五章    在抗日前线


接受改编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由此爆发了。   
        八月,党中央在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通过《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会议结束当天,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正式颁布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宣布了八路军各师、各旅的序列和指挥员。   
        由于国民党当局限制八路军的力量,我们的编制被压得很低。红二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一二零师,师长是贺老总。原红二军团编为一二零师三五八旅,旅长张宗逊,副旅长李井泉。原四师编为三五八旅七一五团,团长王尚荣,副团长顿星云。六师与陕北红二十八军合编为七一六团,团长宋时轮,副团长廖汉生。原红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合编为一二零师三五九旅,旅长陈伯钧,副旅长王震,辖七一七团、七一八团。此外多出人员,大部编入一二零师教导团。我由“抗大”毕业回到一二零师,分配到教导团工作,开始当主任,后当政委。团长是彭绍辉。   
        编队工作完成后,随之是更换军装。打了多年的国民党反动派,现在又戴起国民革命军的“青天白日”帽,思想上一时还真别扭,感情上实难接受。当然,为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仅自己要戴,还要作部队的思想工作。   
        九月二日,一二零师全体将士在庄里镇举行庄严的抗日出征誓师大会,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同志出席了大会。大会动员过后,朱老总和贺龙师长都分别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们说,国民党的帽子过去也戴过,今天国难当头,为了一致抗日,再戴戴也没有什么。别看帽徽是白的,我们八路军的心永远是红的!最后,我们全体将士在两位老总的带领下,庄严宣誓:“誓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   
        会后,我把红五星帽徽珍藏起来。   
        誓师大会第二天,一二零师雄纠纠气昂昂地在陕西芝川镇跨过黄河,进入山西抗日前线。   
        我奉贺老总和关向应同志命令,带教导团一部分人,去五寨做群众工作。我们在侯马坐阎锡山的小火车,到太原休息一天,第二天继续坐火车北上,到宁武下车,然后徒步行军到五寨。   
        当时的晋西北,是在阎锡山的手里,我们虽然通过阎锡山组织了一些抗日团体,如“牺盟会”、“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等和一些抗日武装力量,但没有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和独立的抗日政权,县以上政权基本是阎锡山委派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五寨只能利用阎老西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有枪出枪”的口号,发动当地群众,宣传我党的“减租减息”政策,组织人力物力,筹粮、筹款,解决部队的给养问题。   
        那个时候,由于国共合作,我们的干部和阎锡山的人都在一起工作,情况比较复杂。我们是处处宣传和贯彻我党在抗战时期的纲领路线和方针政策,而阎锡山却明中暗里跟我们作对。有一次,在兴县开一个大会,部队和群众都参加,有一个国民党的县长在台上讲话,对我党的“减租减息”政策不满。他讲完后,我立刻上台,就他的发言针锋相对、据理争辩,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即批判了他的错误言论,又宣传了群众,捍卫了党在抗日时期解决农民问题的这一基本政策。   
        三七年十一月,我调回兴县,升任教导团政委。分散做群众工作的各队也逐步收拢进行训练。在兴县训练不到半年,三八年四、五月又搬到岚县明村。教导团培养的对象是营、连干部。


TAG: 风雨 改编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789
  • 日志数: 81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1-03-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