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调任二军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4 05:47:52

调任二军团


        在行军的路上,我接到贺、任首长的命令,免去我五十一团政委的职务,调任红二军团十六团任政治委员。   
        我接过命令后心情十分激动和喜悦,红二军团有不少的长处值得我们学习,尤其是军事上很强,能走善战,长于打硬仗。这次两军团会师,二军团将自己也很穷薄的家底,尽其所有支援我们六军团,抽调骡马、配置物资、送粮、送肉、承担警戒……使我们深深感到革命同志的兄弟情意。在当时十分严峻的形势面前,我们两军团都已清醒地认识到,从此我们将生死与共。   
        由于两军统一行动,所以总指挥部对干部也作了全面统一调整安排,大体上说就是二军团的军事干部抽调部分支援六军团,而六军团的政治干部抽调部分到二军团工作。   
        到达宿营地后,我同金团长嘟叨了几句,说我来不及交代工作了,部队的一切情况,你都一清二楚,谁来接替我的工作,由你介绍就行了。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同金团长握手告别后飞也似地赶到总指挥部政治部报到,因天色已很晚,当夜就在政治部住宿。   
        第二天一早,部队还未出发,我就赶到十六团的驻地。把命令交给常德善团长后,他高兴地抓住我的手一股劲地摇:“在庆祝大会上我们就象老战友一样无话不谈,现在你到我们团上来了,这太好了!欢迎,欢迎!”我说:“我初来人生地不熟,希望你多多帮助,我们共同努力工作,一定不辜负贺、任首长的信任和期望。”部队集合后,常团长就把贺、任首长的命令向全团宣布,全团热烈鼓掌,表示欢迎。尔后部队按命令的行军序列,开始了新的征途。   
        经过几天的急行军,十一月初,我军进入湘西,攻占了永顺县城,守敌民团数百人大部被歼。二、六军团就在永顺城及其周围休息几天。   
        湘西军阀陈渠珍纠集三个旅一万多人向我军逼进,我两军团除留侦察部队保持同敌人接触外,全部撤到龙家寨,摆下口袋式的伏击圈,我们十六团则作口袋底。   
        保持同敌人接触的侦察部队,则边打边撤,引诱敌人到龙家寨我伏击圈内。十一月十六日,当傲慢的敌人宿营弄饭时,总指挥部贺、任首长一声令下,部队就四面八方地吹起了冲锋号,各部队按既定的歼敌命令,猛烈冲杀,敌人蒙头转向、措手不及。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几个小时,除陈渠珍和几个旅长、团长化装与一些很少数的残余部队乘混乱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灭,俘敌旅参谋长以下两千余人,缴枪二千余支。   
        这次战斗提高了部队士气,初次显示了二、六军团并肩作战的巨大威力,是打开和创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关键的一仗。战后乘胜再度占领永顺县城,继而进军攻占大庸。大庸攻占后,十六团奉命攻打桑植(几百民团早已逃跑)。占领桑植后,我们就在桑植发动群众,扩大部队、肃清土匪、巩固后方、寻找地下党、公开党的组织、扩大党的影响、建立苏维埃政权,等等,时间长达半年。   
        在桑植清匪,我们曾遇到扮成“神兵”的匪徒,这些人有的是打家劫舍的土匪,有的是逃进深山的地主民团,他们勾结到一起,将脸画成五颜六色,假扮“神兵”,扬言“刀枪不入”。我们个别战士也有迷信思想,怕“神兵”有神符保护,产生了畏惧情绪。针对部队存在的这种情况,我和常德善团长召集会议,耐心地给大家讲“神兵也是人,也是娘胎里出来的,哪有枪打不进的道理!”一次,部队又与一股“神兵”相遇,我和常团长如此这般部署了一番,然后命侦察排与“神兵”接触,并边打边撤。“神兵”不知是计,很快进入部队的伏击圈,霎时,我们的轻、重机枪和步枪一起开火,直打的“神兵”哭爹喊娘,死的死,伤的伤,后面的见势不妙,也都争相落荒而逃,“神兵”瞬间溃散。战斗结束后,我和常团长组织部队打扫战场,战士们亲眼看到这些“神兵”也是人,消除了心中疑点。我们十六团很快肃清了根据地内的土匪,稳定了根据地的社会治安。


TAG: 风雨 军团 调任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789
  • 日志数: 81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1-03-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