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战略转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1 03:17:15

战略转移


        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屡战不利,敌人又在加紧封锁和收缩包围,粮食和物资都成为极端困难。为保存红军有生力量并创建新的苏区,一九三四年七月,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命令红六军团退出湘赣革命根据地,进入湖南中部开展游击战争,并设法与活动在黔、湘、鄂、川一带的贺龙的红三军会师,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八月七日,在任弼时(军政委员会主席)、肖克(军团长)、王震(军团政委)等同志的率领下,红六军团冲破敌人的封锁线,开始突围西征,实行战略转移。   
        红六军团的西征,可以说是中央红军长征的前奏和序幕,应该看作全国红军伟大长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开始大家都不大理解西征意图,结果我们接命令,让能带的东西都带上,搞了个大搬家,负重行军。加上一路山高路窄,曲折崎岖,行军负担重,打仗顾虑多,走得很苦,后来进入贵州东西也就扔得差不多了。   
        敌人一路围追堵截,我军每前进一步都困难重重,经过全军指战员的艰苦奋战,我们进入湖南。渡湘江时,由于敌刘建绪调重兵阻防及桂军堵截,第一次没有成功,当天,全军转回湖南著名的阳明山,露营休息一天一晚,第二天下午五时左右下山。我们五十一团奉军团首长的命令作前卫,到了白果市,从四倍于我的湘桂军包围中突围出来。经几天的急行军,过宁远、嘉禾、蓝山、江华等县,胜利地渡过了湘江上游支流潇水,并一举歼敌企图阻我西渡湘江的八个团,于9月4日顺利渡过湘江,击溃了桂军的堵击,并追击其二、三十里,敌人沿途丢盔卸甲,狼狈不堪。五十一团掩护全军渡江后,我们沿广西、湖南边界向贵州进发。   
        进入贵州后,经黎平、剑河又渡清水江,攻施秉,占黄平,继续向石阡前进。由于通讯中断,各部队之间无法联络,我们不知红三军的确切位置,只是在施秉时听当地老乡讲贺龙的部队在这一带活动过,我们继续向北。这一段时间,又打了几仗,特别是甘溪战斗。   
        那天是十月七日,五十一团奉军团命令担任前卫。中午我团到甘溪大休息,我们正在吃自带的米饭团子,侦察排带回两个俘虏,送到团部,说是语言不通,听不懂在讲些什么。果然,询问他们时咕咕碌碌,讲的话谁也听不懂,只有我懂啦,因为他们不会普通话,讲的是广西白话。俘虏交待大意是说广西军阀十九师廖垒部正向我们这里逼近。我听后饭也顾不上吃了,一面和团长一起紧急布置战斗,一面迅速派人向军团首长任弼时、肖克、王震报告。   
        不一会儿敌人果真开了上来,战斗打响了。这时敌我之间仅隔着一小块开阔地,敌人向我多次发起冲锋,都被我们打退了。战斗持续到下午五点左右,军团首长考虑到我团抗击时间已久,部队伤亡也大,就派李达参谋长带四十九团来接替我们,换我们下来休息。正在交接过程当中,敌人就攻上来了。这时,四十九团还没有全部接替我们的阵地,而我团团长金承忠同志又负伤后送。敌人乘虚冲上来,我们的阵地一下乱了,李参谋长率四十九团就向甘溪以北大山上撤退,五十一团也有一少部分跟着爬上去,我大声询问参谋是不是军团首长有命令?回答都说没有。这时桂军全都上来了,敌强我弱,情况十分危险!
        在这一紧急关头,我立即集合五十一团和四十九团部分剩余人员,保护着军团直属队边打边撤。当晚,我们就在军团直属队附近露营,军团首长任弼时、肖克同志来看我们,对我们团争取到抗击时间、打得顽强主动给予了表扬和鼓励,然后说,四十九团回来的少部分编入五十一团,统归五十一团领导和指挥。   
        贵州山大沟深,我们在群山中盘旋,到处都是悬崖峭壁,有的只靠一个独木桥通行,骡马很难通过,只有忍痛丢弃。从湘赣根据地突围出来,我们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且边走边打,人枪损失极大,出发时的九千多人这时只剩下三千多人,其中还有几百伤病员。部队在连续行军作战中,衣服挂烂了,鞋子磨穿了,骡马丢弃了,行李辎重被迫烧掉了。我们在极度的困难下,在约几百平方公里的大山中,辗转一个多星期才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十五日,李达参谋长率领的四十九团在沿河县的铅厂坝和红三军会合了,这时又传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贺龙军长率红三军主力亲自南下向甘溪方向寻找、迎接我们来了!


TAG: 风雨 战略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789
  • 日志数: 81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1-03-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