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时

美军无人机操控员多是游戏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05 11:05:38 / 个人分类:大图

一架“影子”战术无人机从发射架上弹出,去执行又一次巴格达上空的任务 图片来源:中国网

中士埃文.泰尔福德(左)和专业军士亚历克斯.侯把影子战术无人机移到发射轨上,完成起飞前准备。图片来源:中国网

    去年夏天,在伊拉克Taji飞机场偏僻的角落里,冒着114华氏度的高温,爬进极不舒服的没有空调设备的掩体里,士兵们正挥汗如雨地维护着一个小型“影子”战术无人机(TUAV),但这还不是最紧急的问题。在地面控制站掩体里,假定为了装备的使用而呆在一个凉爽的环境,但问题也会出现。掩体的环境控制单元降温很快;掩体内的温度计直击77度,而头端读数是80度。

    而问题是没有人真正了解电子系统是否将会在81度或82度的时候开始失效,或者是保持一如既往的良好运转,而且也没有人想发现这一天。

    空中的无人机继续覆盖着巴格达上空,装备必须保持效能,于是,首席军士安德鲁.吉布森爬上掩体顶部,当空调技师确定位置后,拿着一听瓶装水,开始淋在环境控制单元上。

    在整个作战行动范围内境遇可能是次要的,但它预示着陆军中新型的无人机技术先进程度。这不需要任何体系性的知识,也不是一个有着30年职业生涯的准尉长从事的工作,举个例子,如果说不管手册上描述情形,这台装备在隐蔽处飞上3到4个小时,达到100度高温后才必须润滑。与此对照的是陆军的旋翼机单位,里面那些资深的飞行员和技师都有数十年的个人经验和全部累计在一起以世纪计的飞行时间,而第三机步师航空旅战术无人机连的标准化飞行教员仅仅是个E-4级的专业军士,仅仅有几个月的无人机野战行动经验。

    无人机技术它本身并不是最新的,但它同有人驾驶飞机对比战时应用的缺陷在于:尽管有大概一个世纪的飞机和几乎超过半个世纪的直升机,但在持久自由行动(OEF)和伊拉克自由行动(OIF)中首次出现了陆军广泛使用无人机作战的先例。越来越多的指挥官、参谋人员和战士看到无人机技术能够干什么,更能满足他们迫切的愿望。这是一条变化的道路,超越了新奇和具有良好性能的路子。如果天气适合飞行,战术行动中心的无人机操作员等离子屏幕上变得一片漆黑,人们变得暴躁。

    第三机步师的战术无人机(TUAV)连正努力使它的服务跟上不断发展的需求,在照料装备避免失效的同时也觉得它的组织概念的缺点。其间,在那些最初组建并装备无人机的单位之内,隶属于航空兵单元的无人机,又正从过去作为一种军事情报获取资产转换职能。随着陆军无人机完全从军事情报转向航空兵,无人机单位和传统的直升机组织将互相捆绑在一起,了解到更多的行动和需求。在伊拉克,发生了战斗中军事情报部门和航空兵同时在干一件事的事情。

    关于无人机连的使用有以下三个方面基本知识:

    首先,有关单一的失效要点都同一切事情有关联。比如,每架无人机只有一台发动机和一个火花塞,既没有额外备份也没有富余。如果一号火花塞失效,则无人机就不能飞上蓝天——这就是它工作的方式。然而,缺乏富余继续伴随着每个单位——装备或人员。如果地面控制站停止工作,一个单位通常不会在驻扎点再有第二台来接替工作。一般来说,也仅有一个发射装置,并一直这样延续着。如果一台卡车坏了,则这个单位本身就不能再机动了。甚至就是它有了所有卡车,实际上也未能自身机动,因为这个连队有太多战士,比所有卡车上全部座位总数还要多;少数几个人可能需要搭乘别的车。但这个单位需要每一名战士,因为参谋业务对一个空白的最小编制来说是平衡的。为了弥补甚至是缺编或缺席的一个无人机操作员对整个无人机连来说也是很紧张的。

    多数缺乏编制和装备富余的单位只能牢牢地钉住次等重要的事情,一些单位需要了解有关战术无人机连的讯息:他们能否被适合装进一架空军的C-130运输机里。最初战术无人机连的编制装备表(TO&E)几年以前就已经确定,当时“兵力投送”(force-projection)是驱动因素。一个师要分配给一系列的C-130或等价运输机来出击机动,并且这个师分成一定数量运输单位,在这些运输单位里是它的多种不同的单元。一个步兵连的实例,为了将这个连装载的依据竟然是这个连已确定的编制装备表,分配的机身空间大概适合,并且很痛苦地挤进只比编制装备表富裕一点地空间,使连队去适合指定的飞机空间,但是该单位仍需保持它的核心能力。因为战术无人机连一旦组建,那么编制装备表是颠倒了范围内的工程技术人员。一个战术无人机连要分派给三架C-130来运输。不光光是编制装备表上这些东西——战士、车辆或工具——它不能被垒起来塞进飞机的舱内空间里。因此,从多数实际目的出发,现在的陆军战术无人机性能已经模块化了,可以应对现在C-130“大力神”50余年老旧机身的限制。

    富余的空间如此狭小,以致于战术无人机连甚至没有足够的帐篷来维修飞机,例如,拘泥于编制与装备表上的空间还是影响到战术无人机连其他要做的一切事情,现在这已经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在伊拉克战术无人机的使命不仅仅局限与设计功能的那些使命,这是第三件要了解的事情。

    每个无人机连是设计用作突出的性能——快速部署并为快速机动战提供有限的、目标支持能力。条令里规定:该连计划分为排,插入旅战斗队里,每个排拥有一套四架飞机、一个发射台和一个地面控制掩体。每个排原计划随旅机动,同旅司令部遂行行动,执行指挥官下命令的特别短期情报获取任务,诸如路线侦察,然后回收飞机、包装并机动。预期将来无人机也执行有关开阔地的任务,在这样的地形条件下他们能看到很远距离并克覆盖大片区域。这不是今天在伊拉克的情形。

    期望无人机在更广大的地域上空成功飞行,现在这种期望呈指数级升高;与静态的、多数城市地形有关的环境下,全部任务不再是短期或发射出去提供有限的细节。而是发送无人机出去查看某事然后回来,第三步兵师战术无人机连的任务是,至少保持一架飞机在巴格达上空大约一个小时,满足出击期间的基本需求,比如掩护袭击行动或者检查路边暴乱分子放置了简易爆炸装置(IED)的藏匿点,也用于呼叫中继任务,并移动它的摄像机覆盖其他刚发生的情形,比如直升机下护外的伏兵,或者是简易爆炸装置爆炸。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指挥官和参谋们通常会说,想通过无人机去看看情形,而且他们想很快看到局面。在一次主要的事件和行动案例里,或许是几十个——也许上百个甚至是所有驻伊拉克美军指挥链上的上级指挥官都可以直接看到画面,都把目光固定在无人机传到战术行动中心里等离子屏幕上的实时视频。

无人机的任务已转换,从收集支离破碎的战术信息到提供不间断的灵活覆盖,这已经不是战术无人机连最初计划和装备来干的事情了。

    因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使用经验,无人机单位肯定将需要扩编以满足更大的任务期望,而且更多更好的务人机平台及其相关装备正躺在蓝图上,未来战斗系统开发用于提供战术和战略不同层次的无人机支援从班水平到战区司令部。但这是未来的事情。在陆军营拥有更小型的手掷发射的无人机和空军能够发生喷气动力无人机期间,当前驻伊拉克无人机使命的趋势将由中程“影子”战术无人机连执行,此举将推动飞行包线超越它的设计限制,并冲击以上提到的重量等级。

    为了提供巴格达上空持续的覆盖,第三机步师的战术无人机连加固了他们Taji飞机场上的发射和回收场地、维修设备、指挥控制站和飞行器本身,并推了三台地面控制站到旅司令部,在控制站里直接控制飞行器;其中一台控制站给师司令部,用于视频和数据链的中继。

    这套系统设计用于排(四架机)并在一年飞行600小时。进入部署四个月后,这个连已经突破了超过2700小时,并因航程中出现故障而报废了几架机。

    第三机步师战术无人机因装备该型无人机而得名“影子连”,这听起来比“战术无人机连”更酷,并且它的标识是火云中的幻影,像极了《启示录》中的景象。约翰.迪.迭奥上尉是连指挥官。

    “这个师的标准是任何时必须有一架机在空中,”他说,并解释了飞机的六个功能,这是最适合支援连续不断地任务表的合适数字。这个连在刚开始部署的时候有13架无人机,但有一些无人机已经进入维修阶段了。缺乏零配件削弱了这个机队的能力,好在替代品已经抵达。约翰.迪.迭奥上尉是军事情报兵军官,但他在向航空兵军官转变中很快学会了三件最重要的事:维修、维修,还是维修。

    “只要我们有六架无人机,对师来说我们的行动就会显而易见。如果我们仅仅有五架,它就开始出问题;只有四架,麻烦接踵而至,实际应用中优先权问题必须要妥善处理” 约翰.迪.迭奥上尉说到,“现在我们有五架全任务型,我们已在理想状况中”

    无人机的任务请求来自于营,每个旅里的管理人员负责收集这些请求,并将核准的任务请求从该层次传递给师一层次的负责最终批准和区分优先次序的协调者。“影子连”平均一天要飞行35-50小时,高峰时达到一天62小时。

    无人机转隶航空兵的提议同时也附带着相同的安全、维修和训练需求,如同任何一个飞行有人飞机的单位所做的一样,也意味着大量的请示汇报、测试和检查。

    “航空规则也规定了最长12小时的值班后接着12小时休息,”首席军士吉布森说,“从一名首席军士的视角来看,这打破了合成。如果我们没有三个负责机械的排一起工作,我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上尉和首席军士站在满身伤痕的单位人员前面,大部分的飞行操作员和维护人员都直接来自高级个体训练项目。单位里大多数战士进入三个军事职业类别——两个维修专业(航空电子和发动机),其他的一个是空中飞行器操作员。

    无人机飞行操作员们认为他们自己是飞行员——尽管他们知道大多数航空兵中别的人与他们都不同,人家是驾驶飞机;他们仅仅碰巧不是乘坐在上面而已,并且他们希望某天能拥有他们自己的无人机飞行员权威认证的飞行章。每架无人机需要两名操作员,一人负责驾驶飞机,另一人负责控制摄像机,他们说比在飞机上摆弄摄像机更困难。

    专业军士埃里克.班措斯基,公认是单位最好的飞行员,是“影子连”的标准化飞行教员。

    他说:“这就以为这我要做许多文书工作并要保持每个人的当前水准。”

    专业军士班措斯基当他换班时也是任务控制员,这本质上意味这他必须手把手操作带领大家把无人机装上发射台,飞离地面、手动遥控、安全返回——一名E-4等级的士兵,每天12小时都相当漂亮地为第三机步师上演“无人机秀”。

    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飞行——有人机或是别的方式——在他考虑再三加入陆军之前。“我做了一份在线的态度测试,这就是我来这里的方式”

    他解释说,一等军士凯文.贝尔登,这个连的一名士官,同时是无人机操作员,以前是军械专业军士,他申请转到无人机来,并且他认为他自己很幸运被选中了。他说单位里年青的士兵通常有两件事:他们都是“歌星特里克”的粉丝,而且他们都非常严重地喜欢电脑游戏。

    “我不同他们玩游戏,他们会杀了我,”一等军士贝尔登说,“但当你们谈论叫着《任天堂一代》的时候,这是他们正为我们国家做的最重大的事情之一,而且他们正从事着工作,今天几乎没有一个指挥官能够生活在没有这些东西的环境。我们正处在无人机的幼年期。不久以后它将真正发展成为一个盛大的团体,并作为一名操作无人机的士兵曾的确是,因我们也正处在陆军航空兵的幼年。”(图/文:丹尼斯.司蒂尔 编译:知远)


 


TAG: 美军 无人机 游戏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