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时

预测:奥巴马将领美军转入军事大外交时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14 10:44:36 / 个人分类:大图

11月12日早晨,一群由教师、记者等职业人士组成的志愿者队伍在美国纽约、费城、华盛顿、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等大城市向人们发放了约120万份伪造的《纽约时报》,标明的发行日期是2009年7月4日,报道中宣布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经济危机、全球变暖等问题均已解决。这份假报纸的策划者们称此举是为了鼓励当选总统奥巴马恪守承诺。

    图为伪造的《纽约时报》(下)和当日出版的真《纽约时报》。 新华社/路透

    预测奥巴马之防务战略“三把火”

    本月年仅47岁的黑人参议员奥巴马,以绝对优势胜出下届美国总统大选,不仅在美军中引起强烈反响,而且得到全球军事界的高度关注。因为大家从奥巴马的竞选言辞中已经嗅出美国防务战略大转折的味道,纷纷猜测未来美军何去何从。

    摈弃“先发制人” 先让美军喘口气

    美国政治历来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交替执政,各有一套军事战略,战略差异之大往往是两党权力转换的重要特征,100多年来无不如此。如今又到白宫变换两党旗的时候,“先发制人”战略作为共和党布什政权的战略旗帜,自然成了奥巴马新官上任要放的第一把火。

    “先发制人”战略本质上是共和党新保守派单边主义思想的产物。8年前小布什的共和党政府上台,正值美国国富军强的大好时机,随即提出“先发制人”安全战略,彻底改变了冷战后美军有限干预全球事务的一贯战略。伊拉克战争的快速得手使布什政府相信美国似乎已经能控制全球了。然而伊战后,这一梦想破灭了,美国防务实践很快暴露出“先发制人”的三大败笔。

    一是“先发制人”自裂阵营。说白了,“先发制人”是搞家长制,凡事美国说了算,而不在乎他国利益。对欧盟、日本等盟国更是要钱要人,利益独享。结果反恐扩大化导致西方世界自二战结束以来第一次发生重大裂痕,使美国反恐联盟的核心阵地发生动摇,使美国在国际上第一次感到孤立。

    二是“先发制人”伤筋动骨。美国虽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和萨达姆政权,但导致19万美军陷入与伊拉克、阿富汗反美武装对峙的胶着境地,加上为19万驻军提供支援的其他部队估计在40万左右,几乎占到美军机动力量的70%。其结果是,美军连国民警卫队都调往前线,而当本土新奥尔良救灾时竟无兵可调。当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在南奥塞梯发生武装冲突时,美军已无控制局势之力。这使美军自冷战以来第一次感到恐慌。

    三是“先发制人”劳民伤财。从阿富汗到伊拉克,美国不得不承担战后恢复的巨额费用,其开销远远超出美国在伊拉克石油出口上获得的回报,势必拖累美国经济,也将使美军把新军事变革停顿下来。

    然而“先发制人”是共和党新保守势力的主要纲领,不可能由本党竞选人麦凯恩来推翻。所以,美军高层一反去年找共和党大佬做布什工作、废掉拉姆斯菲尔德的做法,直接给奥巴马打气,幕后已准备让美军获得一次休整期,好好喘口气,以致军事上毫无经验的奥巴马居然获得众将一致的拥戴。由此可见美军实力透支状况已经难以承受。

    奥巴马如果不立即转舵,既不符合民主党的政策,也将失去美军的支持。目前,奥巴马在竞选中明确表示要实行多边主义政策,谨慎对待大动干戈之事,可以认为是为其上台后政策调整放风,让美军吃个定心丸。

    收缩反恐战线 准备打柔性战争

    奥巴马要让美军喘口气,并不意味着让美军马放南山,什么仗都不打,而是按照民主党的战争法则去打仗。

    冷战结束以来,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任期内发动多次军事干涉行动和局部战争。实际上,就克林顿执政的8年和布什执政的8年相比较,民主党期间美军发动的战事多于共和党执政期。这反映了民主党和共和党使用武力在全球范围打压反美势力,扩大美国利益这个本质上是一致的,两家的区别主要在战争策略上。

    克林顿时期民主党的军事纲领是打“不接触战争”,但小布什的共和党上台执行的是军事占领主义路线。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战略制定需要与军事能力相适应。美军目前的信息化作战能力不适应与使用传统武器的游击之敌长期消耗,这是美军高层为什么伊战后不再支持拉姆斯菲尔德的原因。

    相反,民主党的短期、高强度、小区域的军事干预政策就比较符合美军现实能力。所以,奥巴马上台后美军的对外军事行动可能回归民主党的战争路线。

    但目前的战略形势同克林顿时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当年美国一家独大。如今,世界各国实力大增,和平发展根基已经牢固,国际社会对动辄诉诸武力的做法制约力大幅提升,民主党新的军事纲领转向小约瑟夫·奈的“软实力”论。

    小约瑟夫·奈是克林顿时期国防部副部长,他把伊拉克战争的问题归结为美国过于依赖高技术战争这个硬实力,而忽略了宗教、文化宣传等“软实力”。“软实力”论把民主党的战争思想转移到打柔性战争上来。

    柔性战争的基本精神是,要想维护美国在伊拉克的既得利益,需要改变传统战争进攻、占领、镇压的刚性逻辑,避免最后不体面撤出的历史悲剧。提出美军要把高技术作战和经济发达的硬实力与美国的外交、文化软实力结合起来,加强对亲美势力的军事训练和武器援助,加强对敌人内部的军事渗透,让军队搞人道主义救援,搞宣传、分化,支持敌对国家反对派的街头暴乱等行动。

    奥巴马竞选团队的防务顾问受“软实力”论的影响较大,估计美国军事政策将转向以后将不再打单一的军事仗,而是要多管齐下夺取战争胜利。正如奥巴马竞选时说的,“一个月从伊拉克撤回一个旅,美军要站到伊拉克政府军的后面支持他们,而不是站在一线。”

    防务重点转向亚太 即将推行军事外交

    美军要休整,但又不能削弱对全球的控制力,摆在奥巴马面前的战略选择是一个难题,对此,奥巴马的防务班子转向倚重两朝元老、身为共和党鸽派的老将鲍威尔。鲍威尔曾担任过参联会主席,也担任过国务卿,参与处理过28次重大危机,具有国际军事斗争的丰富经验。近十年来,鲍威尔主义影响着美国的防务政策,特别是在布什采纳背离鲍威尔主义的“先发制人”战略受挫折后,其影响力强烈反弹。而奥巴马竞选成功也从鲍威尔的全力支持受益匪浅。

    如今,鲍威尔主义从伊拉克战争初期的“战争行动是最后选择”思想迈向“军事配合外交”。鲍威尔认为,美国并没有现实的来自哪个国家的战争威胁,而是面对大国崛起的竞争。处理大国间的竞争,应当放在军事战略考虑的首位,而且处理的方式要改变。鲍威尔主义很符合美军休整态势下维护全球控制力的需要。

    从近日奥巴马团队传出奥巴马与美军高层打得火热的消息来看,鲍威尔将军、现任参联会主席、海军部部长马伦四星上将,以及在对伊朗动武问题上向布什抗命的法伦上将,都是奥巴马的防务高参,或将出任国务卿、国防部长、教育部长或特使等职,可见奥巴马未来内阁中军人出身的比例要高于布什政府,而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擅长军事外交。

    未来美军开展军事外交的重点方向可能将与奥巴马经济重点相一致。根据去年五角大楼传出的消息,美军未来的部署重点将从东欧转向亚太,至少将6个航母舰队纳入或靠近太平洋战区体系,这符合美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区域转向亚太的需要。不过,布什政府受伊拉克战争牵制未能按计划执行。奥巴马上台后,这一计划将符合新政府的胃口。

    奥巴马自己也说,未来要把打造亚太经济一体化作为执政重点。而美军是讲实力外交的,所以军事部署移师亚太就是自然的事了。 (林东)


TAG: 奥巴马 军事 美军 将领 外交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