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红军巧渡鸭池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5 23:52:48

十五、红军巧渡鸭池河

红二、六军团自长征以来,一路突破敌人重重包围,这时来到贵州腹地,夺取了公路干线上的息烽、修文等县城。愚蠢的敌人估计我军还会步中央红军的后尘,北渡乌江,占领遵义。因而将贵阳、黔西等地十五个师的部队倾巢而出,集结于乌江、遵义一带,企图配合从湖南尾追我军的敌人,前后夹击,企图全歼红军于乌江两岸。

敌人的阴谋那能逃过红军的眼睛,总指挥部判明情况后,立即命令先头部队——红二军团四师北渡一个团,虚晃一枪,在敌人庆幸我军中计的时候,我军主力突然挥戈南下,佯攻贵阳空城,把敌人吸引过来,并乘机西渡鸭池河,向黔西、毕节挺进。

那时,我在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当侦察队长,那天,我们走了八十里路。傍晚刚休息下来,总指挥部参谋处就命令我们马上再急行军一百二十里,在天亮以前赶到鸭池河渡口,控制渡船。

据悉,鸭池河渡口两岸都有敌人把守,但兵力只有一个营。敌人的重兵已集中在遵义、贵阳一线,这对于我们枪占这个渡口是极其有力的。

接到命令后,战士们围着我说:“队长,再走一百里二百里没意见,只要求吃顿饭。”

我摇摇头,抱歉地说:“不行呀,等你吃饱饭再走,恐怕明天连鸭池河的水也喝不上了!”

结果,我们这一百二十人的便衣侦察队,连饭也没捞着吃,就立刻出发了。

也真不巧,就在这个时候,天又哗哗的下起雨来,山路泥泞不堪。大家一步一滑,跌跌爬爬,行军的速度非常迟缓,战士们一面不住口的骂天,一面还说着俏皮话:“今天是饿肚子、走黑路、踩泥巴,三喜临门”。

我一边走一边想:像这样下去,这一夜莫说一百二十里,就是一半路也走不完呀。急忙赶到前面尖刀组,找到胡克忠同志,我说:“胡矮子,这样不行呀,宁可多走些路,把队伍领上公路吧!”

他点点头,一转身,精干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里。胡克忠是六师的侦察参谋,平时虽然很少说话,但打起仗来却有着一身胆量和一肚子的计谋。

我们又走了三十多里的泥泞路,就上了平坦、坚实的公路,这一下,我们顿时就像添了翅膀一样,只听到“嚓嚓嚓”的脚步声,谁也不讲一句话,专心一意的赶路。

天亮以前,我们赶到了离鸭池河五里地的一个小村子,被惊醒的一些老乡,听说我们是红军,就纷纷的围了上来,从他们的倾诉中我们了解了不少情况。离河岸不远,有一个敌人的前哨阵地,连哨兵的位置也摸清楚了。

胡参谋果断地说:“绕过去来不及了,我带尖兵组去骗一骗他!”说着,他挑选了一个贵州籍战士,走到队伍最前面,我带一个班随后跟进,以便相互呼应;其余的人走在后面。

四更多天,雨也停了,凄厉的山凤阵阵袭来。此时,正值五九寒冬,战士们只穿着一身夹衣,刚才跑路的时候,还不觉得冷,一经停下,湿衣服往身上一贴,风吹来就像刀割一样,战士们不禁打起哆嗦来。

这时候,只听到对面一个人喝道:“什么人?口令!”

“是区公所送信来的。”我们那个贵州籍战士回答他,我暗下命令,部队作好战斗准备。

敌哨兵听到答话,让我们先过去一个人。黑暗中,隐约看见胡参谋敏捷的几步就跨到敌人哨兵面前,猛然抽出手枪,对住他的胸口低声喝道:“不准喊,喊就打死你!”

侦察员们趁机迅速冲了上去,我悄悄问这个当了俘虏的哨兵:“放哨的有几个?”

“我……就是……我一个。”

“连部在那里?”

“就在前面祠堂里。”

我一挥枪,命令他:“带路,喊就打死你!”

那个俘虏猛缩一下头,腿直打哆嗦,连说:“是……是……是。”

到了祠堂前,我让一些战士在外面把守,其余的人一起冲了进去。几十只手电筒对着睡在房子里的敌人晃来晃去,眼快的同志,已经把靠在墙边的枪支收了起来。那些睡得迷迷糊糊敌兵,有的还说着梦话。睡在一旁床铺上的敌连长,跳起来喝道:“他妈的,半夜三更吵的老子睡不成觉!有任务,天亮再说!”

胡克忠同志笑道:“任务紧迫,等不得天亮了。”一撅嘴,叫一个战士把他捆了起来。到这时候,那个连长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个劲的责问捆他的战士:“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

“老子是红军!”战士这一喊,倒像一声惊雷,把他们震醒了,八十多个敌人同时举起手来。

我们把缴获的枪统统卸下枪栓,叫俘虏们背着枪身,跟我们一起走。大家都加快了脚步,旋风似的向鸭池河边赶去。

鸭池河浊流滚滚,有一百多米宽。对岸排列着好几十只船,河边有一间小屋,据俘虏讲,那间小屋里有敌人看船的一个班。不远的山头上住着敌人的营部和两个连,居高临下,控制着渡口。

我们把火力布置好,就叫俘虏向对岸喊话。那俘虏拉开嗓子喊道:“喂,过来一条船,张处长叫我送紧急情报来了!”喊了一阵,只见一条小船很快从对岸划了过来,船刚靠岸,突然,跑出一个人来大喊:“红军来了!红军来了!”从河边的小房子里一下子冲出来十几个人,连衣服也没穿好,就慌忙往山上跑去。

这时,山上的敌人也开火了。我们的机枪一面向山上射击,一面向对岸的船工喊话:“老乡们,快把船撑过来,红军发给工钱!”撑船的老乡见河边的敌人已经跑了,而山上敌人的火力又受到压制,便陆续把船撑了过来。

不一会儿,我们的主力也赶到了,机枪、小炮朝对岸山上一阵猛打,掩护我们侦察队和一个营渡过河去。这时守河的敌人早已撒腿逃跑了。

我们的后续部队很快架起浮桥,当我军大部分渡过河后,跟踪追来的敌人也赶到了,红军借助北岸山上的有力地形,用火力掩护最后两个团渡过了鸭池河,随后,便将浮桥炸毁。敌人只好眼巴巴的站在对岸鸣枪“欢送”红军了。

过了鸭池河,红军连续占领了黔西、大定、毕节等地,部队在这一带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川滇黔革命委员挥,并得到一次很好的休整和补充。

 

摘自《长征全记录——长征人话长征

                王绍南

 


TAG: 池河 红军

日历

« 2020-09-2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7792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