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贺医官与“老太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5 23:08:26

七、贺医官与“老太爷”

我们经过两天两夜的急行军,在一个地方宿营。我骑了会计科科长范子瑜的马,在饲养员小魏和姚祖富同志的照料下,一路行军很顺利,听说部队这几天战斗打的很激烈,湘、桂、黔三省军阀部队和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企图在湘黔边界同我们决战。我们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声东击西,经过几天的艰苦行军和战斗,才摆脱了敌人的“围剿”。

部队很疲劳,天色已晚,很多人都休息了。这时有人在外面喊道:“这里住的是通讯班吧?”说着进来两个人,我们都认识,一个是总指挥部的杨医官,一个是贺总指挥的叔叔贺勋臣同志。我急忙吃力的站起来,招呼道:“杨医官,是你们,快请坐!”他们也在暗淡的桐油灯下认出了我。杨医官亲切的问我:“好点没有,还疼不疼?”我说:“好了点!”

那时,我们把医生都叫医官。杨医官是位年岁大的老中医,医术很高明。他在指挥部为首长们看病就够忙得,可是还经常到各单位为大家看病。贺勋臣同志在白色恐怖下,舍生忘死地保护贺总指挥,大家都管他叫“老太爷”。可他自己却没有一点“老太爷”的架子,朴实的像个老农民,对人一副热心肠,什么事他都管,很受大家尊敬。可是今天这么晚,几天行军这么辛苦,两位老人一起来到我们班,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杨医官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先开口道:“前天总指挥就告诉我小彭受了伤,这两天敌情紧急,没有顾上来,今天一宿营我就来啦,这不,还给你请了个医官,要是我顾不过来,‘老太爷’也好帮个忙。”杨医官指着贺勋臣同志笑着向我们说明。

“我这两下子不行,谁要头疼脑热的,拔个罐子,挑个疖子还可以,小彭负伤闹病,我倒是要看的,也愿意当个医官!”“老太爷”半开玩笑又很认真地说。两位老人一面说一面反复检查我受伤的部位,摸摸这里,按按那里,研究好了治疗方案。杨医官对我说:“孩子,伤势不轻,不过不要害怕,没有伤骨头,有几天时间就可以治好。有“老太爷”为你治病,明天我再来看你。”送走了杨医官,“老太爷”吩咐姚祖富找了一把锄头,然后提上马灯,带着姚祖富上山采药去了。天下着小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站在门口,望着马灯在山野中消失了。

“老太爷”他们回来时已经半夜了,只见他们提回一竹篮子草药,先用水洗干净,“老太爷”让姚祖富找了一根筷子,几根缝衣服用的针,又找来一块石板,一把斧头,让姚祖富把这些草药捣碎。老人自己拿出一把小刀,将筷子一头劈开七个小口子,将缝衣针夹在筷子里,用线绑牢,针尖形成平面,像梅花状,“老太爷”把这种针叫“梅花针”。

老人又为我检查了一下伤处,一切准备好了,他将针头放在灯火上烧了烧,对我说:“这就要开始治病了,不要怕疼,疼一点没关系,俗话说得好,长疼不如短疼嘛!”说完,老人让我把腿放在一条长木板凳上,他一边讲着关云长“刮骨疗毒”与贺炳炎团长一只胳膊被打断,还不肯下火线的故事,一面用他自制的梅花针给我治疗。

经过针刺后,伤口流出许多淤血和紫色的泡沫,“老太爷”就用嘴对准我的伤口一口一口往外吸,这些脏东西被老人吸出来很多,他高兴地说:“这就好了,毒气全出来了,保管好的快!”

姚祖富急忙打来水,让老人漱口,我不好意思的说:“‘老太爷’难为您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老人家才好!”老人连忙说:“你不要叫我老太爷,就叫我贺医官好了。我真愿意当红军的医官,为你们治好病。”这时,天也快亮了,他还要跟部队一起行军呢,多好的老人呀!

一连好多天,“老太爷”一到宿营地,第一件事总是同姚祖富上山采药,制药,给我换药。杨医官也常来看我,说“老太爷”治的好。

在“老太爷”的关心和精心治疗下,不久,我的伤就全好了,我又可以和战友们一起行军、战斗了。

 

摘自《长征全记录——长征人话长征  彭绍先

 

 


TAG: 老太爷 贺医官

日历

« 2020-09-2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7792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