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铜仁行记(一、在石阡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03 17:20:04

 

        贵州铜仁行记

    贵州铜仁地区是红二、六军团长征前后的一个重要的活动区域,他所管辖的沿河、印江、石阡、江口德江、松桃、等十个县市,都遍布红军的足迹,留下了许多革命遗迹。19345月~19361月,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一、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二、红六军的西征和红二、六军团木黄会师,三、红二、六军团长征。这次因时间关系,我只去了石阡县、印江县和铜仁市。              

                 一、在石阡县

    19348月,作为红军长征先谴队,中央代表任弼时及肖克、王震率领红六军团,从湘赣边界的江西省遂川县横石镇突围西征,准备与贺龙等领导的红2军团(当时改称为红3军)会师,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战士们冒着盛夏酷暑,红六军团突破了近10倍于我之敌的重重封锁,转战赣桂湘黔数省,于同年10月7日到达贵州境内石阡县的甘溪地域时,陷入了国民党湘、桂、黔三省敌军24个团的分割、包围,敌人抢先占据了制高点,战场形势对我军十分不利,虽经战士们浴血奋战,但部队也遭受了严重损失,红六军团出发时共有9600余人,后来与红三军会师时只剩下3300人,可以说,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甘溪之战中牺牲和失散的。

    对这场战斗,红六军团的许多老同志都参加了,并且写了不少回忆录。甘溪之战实际上是在这一地区几个战斗的总称。 第二天上午,我和县里同志一起去了甘溪战斗的主要战场旧址,在群山的环绕之中,建有一座甘溪烈士纪念碑。

前往甘溪烈士纪念碑

在甘溪烈士纪念碑

   我们向烈士纪念碑献了花篮,默哀并三鞠躬,没有带酒,我洒了一瓶矿泉水,就以水代酒吧!

        向甘溪战斗的烈士致哀

  代表红二、六军团后代向甘溪烈士敬献的花篮

以水代酒祭烈士的英灵

    我是前一天下午五点左右到达石阡县的,因为我在铜仁地区只停留三天,很想多看一些地方,要抓紧时间,所以一安排好住地,我便立即要求去困牛山,当年,红六军团在甘溪之战突围后,转战近十天,最后在困牛山发生了一场可歌可泣的壮烈战斗,100多位红军战士在这里集体跳崖,英勇牺牲了。

    在到这里之前,很早我就听说过这件事,但详系情况并不清楚,为什麽100多位战士会集体跳崖?当时的战场情况是怎样的?红军战士是弹尽粮绝了吗? 为什麽这么多人不作抵抗?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我来到当年的战场旧址,并请来了县党史办的杨又铸同志。他是《困牛山红军壮举》一书的主编,近十多年他一直潜心于石阡革命史的研究。

    19341016,在甘溪战斗之后,为了最后突破的人的围追堵截,红1852800余人,在师长龙云和团长田海青的率领下,奉命断后,在龙塘镇困牛山打响了他们最悲壮,也是红六军团在石阡县转移突围的最后一仗。

    困牛山在石阡县的龙塘镇,据县城以东偏北方向,大约有四十公里,崎岖的农村公路很不好走。这里三面临河,两面是悬崖峡谷,四周被高山包围,地势十分险恶。当年有400多名红军战士在困牛山被围,周边的高地都被敌军占据,敌人几个团的兵力向这边压来。红十八师师长龙云先带着200余名战士,沿着陡壁的Z字形小路,身倚岩壁半蹲着,抓着草藤,一个一个的下到营盘脑到三步跳(地名),然后顺着河沟突围出去。(但在几天之后,他在另一次战斗中负伤被俘,由于叛徒出卖,龙云师长被敌人从贵阳转解往长沙,最后被军阀何键杀害。)

        在困牛山烈士跳崖的地方

在困牛山烈士跳崖的地方(二)

从侧面半山腰看烈士跳崖的地方

    团长田海青在战斗中牺牲了,剩下来的100多名红军战士,还来不及突围,敌人就已经蜂涌而上,这时,让红军战士意想不到的是,在大批敌兵的前面,还夹杂着许多被胁迫、被蒙骗的老百姓。本来红军战士的枪法是很准的,作战也是非常英勇的,他们完全可以与敌人作殊死的决斗。但此时他们却怕误伤了老百姓,即无法开枪还击,部队又不能展开,也没有退路。因为,在他们前面是步步紧逼的敌兵,后面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在这种陷入绝境的情况下,他们宁死也不投降,宁死也不愿当敌人的俘虏,有两个人带头高呼:同志们,跳下去!接着百余名红军战士在这段大约三十米宽的悬崖边,都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这一幕,让眼前的敌人惊呆了,也让在藏在对面山上躲避战乱的蔡应举惊呆了。

    如今,蔡应举老人仍还键在,他现在已经96岁高龄了,当年那场惨烈的场面却已深深地沉殿在他的脑海中。返回县城的时候,我去他家去看望并了解情况,老人正坐在院子里休息,他除了有点耳背,思路仍很清晰,他告诉我:当时跳下去的人很多,河滩上都摆满了。

   走访困牛山战斗的见证者,96岁的蔡应举老人

和蔡应举老人交谈

     因为悬崖很深,下去的路也很不好走,敌人没有再下去查看,他们认为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不死即伤,不可能会有活着的人走出去。但也有个别跳崖的幸存者,失散老红军陈世荣就是其中之一,他跳崖时因被树藤挡绊而幸存,后来被老乡收留,就在当地养伤,安家落户了,可惜他在几年前去世了。

    因种种原因,这段悲壮的故事,红军战士这个催人泪下的壮举,一直在世人眼前若隐若现,许多老同志在回忆这段历史时,每当讲到这里,刚点了一下,便嘎然而止。固然,红六军团在甘溪战斗的失利,有着各级领导判断、指挥上的失误等原因有关,但不管怎样,都不能淹没这段历史。尘封这一段英雄的壮举。

   当地的民间也有许多传说,也是由于种种历史的原因,没有得到应有的宣扬。现在,2004年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各级党史部门经过大量的艰苦工作,终于基本核实了这一史实,出版了《困牛山红军壮举》一书。我们弘扬长征精神,就是要宣扬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先烈的在天之灵。

    在这里,我还要遗憾的告诉朋友们,在困牛山战斗旧址,现在还没有任何纪念碑,只有一座空坟,因为里面没有烈士的遗骨,当地老百姓后来收集的部分烈士遗骨,现都安葬在在龙塘镇上。

在战斗旧址留下的只是一座空坟

    在石阡县,我还参观了红军长征经石阡陈列馆。19361月,红二、六军团长征再次来到石阡,陈列馆就在当年红二军团指挥部旧址,

           红军长征经石阡文物陈列馆

陈列馆里的贺龙驻地

这也是当年贺龙总指挥部的驻地,(红二、六军团木黄会师后,中央决定,以红二军团指挥部统一指挥红二、六军团,红六军团政治部为二、六军团的政治部)在这里陈列了不少红军长征的文物、照片和资料。

长征时红二、六军团召开石阡会议的天主教堂

    陈列馆旁边是一座老的天主教堂,长征时在这座教堂里召开了著名的石阡会议,决定红二、六军团不在黔东发展和建立根据地,部队继续向西前进。现在教堂还又教徒们使用,只是在教堂二楼一间屋子里的墙上还有几幅红军时期的标语和漫画,现作为历史文物受到很好的保护。

         红军留下的标语和漫画

       红军留下的标语和漫画(二)

           红军留下的标语和漫画(三)

红军留下的标语和漫画(四)

    在县城的另一处居民院子里,长征时是红六军团政治部旧址,房主的先人原来是个文人之家,现旧址保护的很好,院子里的墙上也有一条红军标语。

            红六军团政治部旧址

红六军团政治部旧址院内墙上的红军标语


TAG:

日历

« 2020-09-2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7792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