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晋进和小洣粥的博客有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05-13 19:08:00

看了晋进、小洣粥的博客有感 晋进、小洣粥:你们好! 两位弟妹,你们的大作,我都看过了,可以说,你们提到的一些事情和看法,有些我有同感、有些我有疑惑、有些我很无奈。早就想给你们发个帖子,只因我老眼昏花,思维迟缓,还没反应过来,你们涉猎广泛的佳作,就接连不断的涌出来了。 你们知道我父亲1930年参加军,1948年就在战场上为革命光荣了,因此,解放后的近60年里,他没有像其他活着的人那样,在历次“波澜壮阔”的政治斗争中立过功或犯过错,他既没有整过人,也没有挨过整。但其他的老红军就不同了,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几十年来,跌宕起伏,悲欢离合,恩恩怨怨。他们都要自觉或不自觉的被卷入到些政治漩涡中去。那些正直,敢于直言、敢讲真话的人或沉默不语的人,往往会受到更大的冤屈。在那个历史时代,今天整了人,明天又挨整,复而始之,无完无了。别看有些人在我们后辈的眼里看来都是些响当当人物,但在延安整风时,跳到桌子上去批斗对手,文革中掳起袖子打人却非个别,造成大大小小冤假错案比比皆是。我有几位八一同学,过去两家都是很好的战友,儿时得伙伴,但因这些问题,至今,两家子女还互不往来。可以说,几十年来在错误地路线斗争、政治斗争中伤害了无数个各种各样的人,(当然也有不少斗争是完全正确的)从我们一建党就是如此,只不过党在初期的幼稚,让一些投机分子成了政治舞台的过客,文化革命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造成这些恶果的主要责任,是在我党历次的主要负责人(当然许多主要负责人的功劳也是大大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无意中犯了错误(当然有自己相当的主观因素。好在文革后我们肃清,解决这些问题,(当然又有许多新的问题出现了)这些就不细说了。我们在军队长大的孩子,用不着看太多的解密档案,许多人都或多或少的看见过、听说过这类事情。由于父辈过去在政治活动中的过节,作为红军的后代,那些历史的恩怨,就让他一笑泯千仇吧。起码他们以前还是战友,共同打过天下,老一辈的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历史会作出总结,人民也定会作出公论的,现在国共不是还想搞第三次合作吗?我在八一校友聚会时就讲过这种观点。 倒是对现在的一些社会及老红军家庭的状况,对晋进在《唉,咋和谐?》一文中所说的情况感到悲哀和不平,我也特别欣赏小洣粥在《作为红军第二代的思考》一文中的那一段话: “一句话,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父辈是高山,包括我们在内,没有人可以逾越。走进绝大部分老干部的家都很破败,那是因为父辈们干净。大部分老干部子女自立更生,低调生活,也是因为父辈们干净。在广大人民心底深处,仍对父辈们保持着极大的尊敬和崇拜,那还是因为父辈们干净”。 近几年,由于某些领导干部的腐化和对红军精神和传统的淡化和丧失,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不和谐的现象。你们都认识王新民吧,他父亲王绍南将军去世后,某位当了总参谋长的上将看上了他们家的院子(院内原来的老旧房子全都拆掉、重新盖,当然这对总长,也是理所应当的),王新民二话没说,不給组织添麻烦,很快的就被总参管理局安排住进了一套原来营职干部的房子,(后来这位总长当了军委副主席后,又扩建住进了隔壁原来两位副总长的院子,当然这对军委副主席的上将,也是理所应当的),问题是,先后为组织分忧搬到这栋老楼里的好几位老上将、中将、少将、那些老红军的的遗属、子女,他们因为给新升任的将军们让房子或为了给以前家里住的军产拆迁,而搬了进来。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住房条件却得不到改善(而现在部队的儿子辈住房条件都大大改善了),因为他们住的是部队的公房,没有发房产证,既不能买卖,也得不到任何应得搬迁补偿。现在王新民这几家的子女都长大了,要结婚成家了,却无法改变居住条件。因为文革中他们的父母挨整时,子女们都受到了殊连,王新民也被从部队处理回来当了工人,他们是黑帮子女也不能上学、提干,初中毕业就当兵,本人的文化基础又不高,如今厂里效益不好,王新民也退休了,且身患重病(严重的糖尿病),那有力量改善住房。据了解,许多家都有这样的情况。 我岳父住在武昌元宝山干休所,这是号称全军最大最老的干休所,前几年说是给老干部改善居住条件,拆了各家的小院,集中盖楼,干休所请了一个施工最便宜的县里包工队,结果楼盖的质量极差,刚住了不久,楼墙基的散水就坍塌了,南方雨大,一到下雨,雨水不往外排,反而往地基里灌。建筑面积也不够,我们家按大军区副职,少了七十平方米,搬家前答应给补面积,好几年过去了,不仅面积一点未补,至今房产证也不发。刚搬进去时,院里还搞了绿化,可没多久,就瞎折腾,打着为老红军谋福利,拆了沿马路的院墙,盖成一排店铺出租盈利,所长的老婆抢先占领了一栋二层楼开网吧,几年下来,出租店铺赚的钱也不知干了什么?更有甚者,去年,干休所不经任何审批手续。擅自侵占绿化地带,在地下的煤气管道上面,盖了一栋六层楼,离我们家的二层楼仅距六米(还包括之间还有一条单行的汽车道),岳母给干休所、省军区打了多次电话,93岁的岳母气得生了病,最后这栋楼虽然没有让用,但六层的楼已经盖好,高高的耸立在那里,让人添堵。 住在元宝山的史可全家,是 1955年授衔时全国年龄最老的少将,他家的房子早已破烂不堪,每当上级来检查,干休所的领导就带他们到史可全家,让上级看看,我们的老红军住得房子都这么破旧了,好找上面要钱,但要了钱又不给史家修房子。如今他家的房子仍旧是破烂不堪,90多岁的老太太住在那里,因为没有搬家,干休所在冬天便停止了给他家供应暖气。 长征时就当师长的汪乃贵少将,抗战时期一直是陈锡联的副手,因在他家的旁边要给省军区刚离休的几位首长(年龄、军龄都与我相仿)新建住房,在扩建地基时挖了汪乃贵家的院墙,这不仅侵占了老红军的利益,省军区来施工的战士(未穿军衣)还打了汪家的大儿子,军区不仅不赔礼道歉,反而以汪家侵占军产,纵容干休所将汪家告上了洪山区地方法院,(汪家说,这个院子是组织上在汪乃贵离休后给他的安置房,到底是谁在侵占军产)。法院开庭时,去了许多遗属和红军后代,給汪家助威,他们告诉法院,全国军队现在类似的问题还很多,如果你们能把案子断清,那就太好了,就怕你们解决不了。结果地方法院以军产不是地方法院受理范围,退回不予受理。干休所把自己管理的老红军遗属告上了法院,这也成了一件奇闻。 干休所还有一些老阿姨(都是老红军遗属)生活特别困难和可怜,他们参加革命时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但现在都有几十年党龄了。解放初期,我军学习苏联,动员这些同志回家当了夫人,(这是说的好听,其实就是让他们回家,当随军家属,照顾丈夫、子女)从此,也没有了工作和收入。现在老伴去世了,靠微薄的抚恤金很难维持最低生活,有位老阿姨,住在师职干部楼里,(元宝山规定,老红军去世,降一级标准分房。老两口都去世,降二级标准分房)。可还要把他乡下的妹妹叫来,老姐俩每天还要到处捡拾垃圾补贴家用。悲哉! 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要知道,这些都是打天下的老红军遗属和老功臣之后呀!如果连老红军及其遗属的基本权益都不能保证,我们还空喊什么继承老红军传统、发扬长征革命精神,还奢谈什么为人民服务,还奢谈什么和谐社会,整天瞎喊的不是一句空话吗? 连老红军都照顾不好,别说去关心那些贫苦的老区人民和普通百姓,可能早就把他们忘在了脑后了。 那些靠着老一辈的福荫,用革命老战士的鲜血和生命和才过上好日子,有的还成为先富裕起来的人。还有的是踩在老将军的肩上,才佩戴上将星、享有高位的人,他们不感到心中有愧吗!

TAG:

日历

« 2020-10-2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566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