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风亮节的老共产党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17 09:18:16

 

一位高风亮节的老共产党员 深切怀念杨秀山伯伯

   

    秀山伯伯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老前辈,他和我的父亲梁诚都是湖北省洪湖市峰口镇人,前几年在我打算重走长征路之前,曾经多次去拜访杨伯伯,他除了给我以热情的鼓励和非常有益的建议外,还给我讲了许多红二方面军长征的故事,最后使我能满怀信心的顺利完成这次远征。

2000年去看望杨秀山伯伯

   

    当我重走长征路回到北京后,本想尽早去向他老人家汇报此行的收获和感触,但得知伯伯在参加党的十六大期间因病住院了,原来满以为他在静养一些日子之后,老人很快就会康复,不料却传来了伯伯病故的噩耗,心中真感到无限悲痛。第二天我买了一个花蓝去他家里向伯伯致哀,当我问尹阿姨什麽时候开追悼会时,尹阿姨给我拿出一张杨伯伯给他们全家遗书的复印件,遗书上写明:不开追悼会并且不保留骨灰,骨灰就埋在他生前战斗过的山西和湖北洪湖,埋在树下作肥料。这是老人前几年在一张稿纸上书写的,笔迹苍劲,语气坚定,我看完了遗书,不禁对老人更加肃然起敬。这就是一位老共产党员,解放军老战士的无限宽阔的胸怀和他高风亮节的革命家风范。是一位革命老前辈为我们后人作出的光辉榜样。

杨秀山伯伯给家人的遗书

      

     2005年清明节,我和黄新义的女儿黄蓉去洪湖湘鄂西苏区烈士陵园拜谒革命先烈,在湘鄂西烈士纪念碑旁边,遵照杨伯伯的遗愿,他的骨灰就安葬在一排青松翠柏之下,在一块黑色大理石上面,由洪湖市人民政府按杨伯伯要求的代刻了“老共产党员  解放军老战士   杨秀山”这几个字。

湖北洪湖市湘鄂西烈士陵园

杨秀山将军骨灰安放地

    我默默的致哀,并献上了一束鲜花。杨伯伯永垂不朽!

    我又想起几年前,在新千年到来之际,有一次我去看望杨伯伯,觉得他精体力已大不如前几年,他对我说:刚住院手术切除了一个肾脏,元气大伤了。但我看他精神还很乐观。就建议他多活动活动,是否愿意看看我们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航天博物馆。杨伯伯很高兴,便让我邀请谭友林伯伯一起去,这样两位老人结伴兴致勃勃的参观了航天博物馆,并对中国航天事业所取得的骄人业绩感到振奋和赞扬。

    杨伯伯以前曾任过总参院校部的副部长,经常到下面各军事院校检查工作,我岳父王泮清是总参汉口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彼此也很熟悉,他知道我岳父因下肢瘫痪,已经病了三十多年,就向陪同他们参观的我爱人王安娜说:我和你父亲很熟悉,向你父亲问好,他是一位很坚强的人。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时,江泽民主席在卢沟桥接见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我在电视中看到杨伯伯走在最前面,江泽民主席迎面向他们说:你们都是老前辈……。杨伯伯连忙摆手。后来我问他为什麽要摆手呢?杨伯伯说:不管我们有多老的资格,我们都应该永远是党领导下的战士。    

     另外我在重走长征路时,还去了杨伯伯曾经战斗和负伤的几个地方,在这里摘录我写的“追寻”一书的两个章节,用以怀念敬爱的杨伯伯。

  在中央红军离开的一年以后,红2、6军团也来到寻甸、嵩明、富民一带,准备渡过金沙江。这时国民党也发觉了我军的企图,其重庆行营主任顾祝同急飞昆明督战。调动七个纵队,从几个方面赶来阻止我军渡过金沙江,妄图把我军歼灭在滇中。4月7日,卢冬升率我先头部队红4师抵达禄劝县的普渡河东岸,但这时敌一部己抢先占据有利地形。经过一天激战,我军占领了普渡河铁索桥,红10、12团率先渡河,但这时敌两路纵队,从三个方向压来,并用强大火力封锁渡口,红4师政治部主任肖令彬牺牲。红6军团也在款庄、赤鹫等地被敌军团团围住,遭遇另一路援敌拦截。龙云见我军渡河受阻,急令各路人马火速赶来合围我军。贺龙见状,果断下令停止渡河,并让师长郭鹏、政委廖汉生率红6师,返回几十里外的寻甸县六甲乡,阻击增援之敌,掩护全军突围。六甲乡是个丘陵地带,灌木丛生,怪石林立,地形极为复杂。两山之间有一条公路穿过,我军准备在此据险扼守。成钧、杨秀山率前卫18团刚刚赶到,还未来得及构筑工事,就与敌军遭遇,立即展开战斗,后续的敌人蜂拥而至,我军处于敌众我寡十分不利的局面。激战了一天,战士们早己十分饥饿、疲惫,弹药也越来越少。但敌军的攻势并未减弱,天上还有飞机配合作战,战斗很快进入白热化。对红军来说,这是又是一次生死之争。战士们用刺刀、枪托、石块与敌人展开肉搏,始终坚守着阵地,双方伤亡都很大。在关键时刻,奉贺龙命令刚刚赶到的红5师13、15团投入战斗,狭路相争勇者胜。在我军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敌人终於全线溃退。红5师、红6师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当他们赶回来和主力部队汇合后,贺龙亲自跑出来迎接,贺龙说:“同志们,你们这一仗打的苦,打得好。没有你们这一场苦战,全军就没有今天,同志们好好休息一下,好好吃一顿饱饭,准备打过金沙江去”。因敌人兵力越围越多,我军很难突破敌防线,决定放弃原来循中央红军进军四川的路线,改由奔向丽江的石鼓、巨甸一线渡过金沙江。六甲战斗,我军伤亡千余人,红6师师长郭鹏的胳膊和杨秀山的左眼都负了重伤,后来,杨老在北京两次向我提起这次战斗,十分沉重地说:这是他在长征中,经历过的最残酷、最惨烈的一场恶仗。杨秀山是在贵州鸟蒙山回旋战的哲庄坝战斗余秋里负重伤后,由红4师副政委调到红6师18团当政委。对于这次职务下调,杨秀山二话未说,即刻就位。  六甲战斗中18团损失很大,除他和参谋长负重伤外,三个营长两个牺牲一个负伤,九个连长伤亡八人,九个指导员全部牺牲,全团伤亡好几百人,七连只剩下12个人。足以说明这场战斗的惨烈。

    在这场战斗过去50多年后,杨老将军又和夫人尹悦先一起重返旧日战场,去凭吊长征中牺牲的战友。”。

杨秀山将军参与指挥并负伤的云南寻甸六甲战斗烈士纪念碑

杨秀山将军参与指挥并负伤的云南寻甸六甲战斗烈士墓

    杨伯伯另一次负重伤是在甘肃成()、徽()、两当()战役的一次战斗,这次的情况反映在下面一个章节中:
   
距县城西北10公里的抛沙镇不远的五龙山还有一座纪念碑,我决定到那里去看看。

    到了抛沙镇,下国道再走了几里的泥泞小路,就到了五龙山下的一个小村庄。我刚一打听去五龙山的路,立刻就有十多位村民围了过来,很热情的对我说,前几年北京来过一个杨将军,是他给纪念碑题的字。村里的人都记得他,我一听就知道他们指的是原解放军后勤学院的院长杨秀山将军。在北京我听杨老讲过这场战斗,这是成()、徽()、两当()战役的一次战斗,他本人就是当年参加这场战斗的红4师12团政委,在这场战斗中杨老的臀部负了重伤。这也是他在长征时第二次身负重伤。

    有二位6旬左右的老农自愿带我们上山,边走边向我介绍当年战斗的情景。这里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五龙山突兀在丘陵之中,山虽不高,只有三、四百米,但山势较徒。在五龙山左前方,是一个海拔较低的叫新堡堆的山头,是红6师18团的阵地。这两座山头的前面就是当年的战场。我们爬上山顶,这里原来是一座道观,当年12团指挥部就设在这里。在不大的院子里,由附近村民自发筹款修建了一座纪念碑。表达了村民对红军烈士的怀念之情,杨秀山同志题写了“五龙山伏击战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碑文。在旁边一间屋子里,墙上挂着一副杨秀山将军的题字,桌子上放了一尊大约一尺高的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在一起的塑像,村民在塑像的身上披了一块大红布。有一对老年夫妇就住在院子里,他们自愿长年守候着先烈的忠魂

杨秀山将军题词的甘肃成县五龙山烈士纪念碑

    是呀,我们今天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来之不易,是老一辈用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啊!   

TAG:

日历

« 2020-09-25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7792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