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5、通渭县,毛泽东在这里创作了《七律·长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03 16:41:52

5、通渭县,毛泽东在这里创作了《七律·长征》

        红25军是最早来到通渭县的红军队伍。早在1935年8月,他们在军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的带领下过渭河、下秦安,然后穿过通渭县,从陇东到达陕北与刘志丹会合,为迎接中央红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央红军在1935年9月从武山县鸳鸯镇强渡渭河,随后进入通渭县榜罗镇。9月27日在镇里一所小学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中央最终决定落脚陕北。在旁边的一个打麦场上,还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央的这个决定。毛泽东也就是在榜罗镇会议期间,创作了他那首著名的诗词—《七律·长征》。

        刚离开秦安县城不远,我们就遇到两辆停在路边的运送蜜蜂卡车。无数的蜜蜂围着卡车飞舞,仿佛在守护他们这个临时的家。我们骑车路过,可能身上的汗味吸引了他们,一群蜜蜂追赶着我们,有几只大胆的还落在我的脸和脖子上吸吮汗水,我挥手驱赶的结果就是立刻在额头和脖子上肿起了两个大包,让我足足疼了一天。

        这段路坡度较大,但路况不错。我们接连穿过了三个隧道,其中有个隧道大约有好几公里长,隧道内灯光很暗。我们刚进隧道没多远,就感到后面有辆汽车,也不超车,一直慢慢地跟着我们。我们刚穿过隧道,汽车就开到我们前面停下。走下来三位警察,很客气地对我们说:“你们骑自行车过隧道很不安全,对面常有些汽车亮着大灯,开得又快,真怕你们出事,所以我们一直慢慢地跟在后面,护送你们走过隧道。”我们这才恍然大悟,非常感谢这几位好心的警察。

        他们也看见了我挂在自行车后面写有“重走长征路”的横幅,便和我们聊了一会。警察同志还在路边的检查站帮我们把水壶中灌满了开水,并祝我们一路平安。

        终于到了通渭县城,武装部领导只有王政委在家值班。王政委是个热心而又认真的人,他见我们到来后立即告知了县里领导,不一会县委刘副书记便赶来和我们见面。刘副书记是位女同志,看样子还不到40岁,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基层工作,显得既文静又干练。下午她和武装部王政委陪我们一起去文庙街小学。

 

通渭县的中央榜罗会议旧址

        1935年9月29日中央召开了榜罗会议之后,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又率陕甘支队的第1、3纵队来到通渭县城。这是中央红军走出草地后占领的第一座县城,就在现在文庙街小学这个地方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大会。会上,毛泽东心情极佳,首次向部队朗颂了他两天前在榜罗镇创作的《七律·长征》这首诗。30日晚,红军在通渭县城外的一个广场上召开联欢晚会。中央红军在通渭境内历时8天,10月3日到达静宁县。

        前几年由上海市捐款,在这里建了一座“V”字形的纪念碑,上面就镌刻着毛泽东这首诗的全文。

七律 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毛泽东在率领红军冲破敌人重重封锁,越过万水千山,长征即将取得最后胜利时,他的豪迈气魄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写下了这首七律。这也是我最喜爱的毛泽东诗词之一,在我重走长征路的时候,我经常吟诵这首诗词,它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通渭县,毛泽东创作《七律·长征》的地方

        1936年9月底,中央再次命令张国焘停止西进。于是,红四方面军的各部队在朱德、张国焘、刘伯承、徐向前率领下,分成5批7路从武山县进入通渭,受到敌毛炳文部9个团和其他几路敌兵的追击。红5军团第37团奉命在华家岭阻击敌人。敌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反复发起攻击,红军有几十名战士牺牲。在大墩梁战斗中,红5军副军长罗南辉等数百同志壮烈牺牲。红四方面军在通渭境内艰苦奋战,最后进入会宁县。

        红二方面军于1936年10月12日从甘谷到达通渭县,贺龙、关向应及总指挥部率红2军、红32军首先进入榜罗镇。他们在义岗乡遭到敌军阻击,部队伤亡较大。红6军在陈伯钧、王震率领下通过通渭县,部队历经5天的连续行军战斗,随后进入静宁县和会宁县。

        许多老少边穷地区,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但由于种种原因,不少地方至今还相当贫穷落后,教育状况差距更大。我曾去看了一个山区的中心小学,低矮的土砖校舍已经使用了几十年,昏暗的教室里拥挤地摆放着破烂的桌椅板凳。附近几个乡村的孩子们每天都要走上十几里的山路来这里上学。就是这样,许多学生还因为交不起每年只有几十元的学费而面临辍学。

        在乡里另一所中学里,远道的同学自己带着行李在学校住读,简陋宿舍的通铺上,放着学生们简单的被褥,再就是从各自家中带来的粮食、萝卜、土豆和一点点油盐。学生下课后不仅要复习功课,完成作业,还要用带来的煤油炉为自己做一日三餐饭。有的同学因为家境困难,一天只吃两顿饭,或一天只做一次饭,以节省时间及燃料。有许多一二年级的学生,最大的也只有十一二岁也完全独自照顾自己,这和我们城里孩子的学习、生活条件真有天壤之别,这些孩子们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出他们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感到非常不安。我们不能忘记老区人民,应该尽量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去帮助他们,尽快改变这里的贫困状况。

        通渭县还是一个书法绘画之乡,经常吸引全国各地书画名家到这里创作交流。县城有条不长的街道,却集中了十多家书画专卖店,其中不乏名家作品,成为名副其实的书画作品集散地。

        离县城不远,有一处地热温泉,水温可达70℃,含有多种微量元素,泉水的流量也很大,可以治疗多种疾病,是一个尚待开发的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离开通渭,从原路返回,再次路过秦安县便到达天水市及其所属的甘谷、武山两县。

        天水是甘肃省第二大城市,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便是传说中的人类始祖伏羲、女娲的诞生地。而三国时期的蜀国大将姜威也是出生在天水境内的甘谷县。

        在红二方面军进入甘肃之前,国民党就建立了西固到临潭,天水至兰州的两条封锁线,以三个军的兵力企图阻止红二方面军北进,并在这一地区消灭红军。双方在甘谷县的磐安镇及礼辛镇,武山县的乐善镇,天水市的娘娘坝、礼县的罗家堡等地都曾有过非常激烈战斗。

        其实,就在这些战斗开始之前,中央曾致电张国焘,要张国焘在上述地区布置相当的兵力,以掩护红二方面军转移。但张国焘并没有执行中央的命令,虽然红二方面军最终突破了敌人的几道防线,但部队也遭到很大的损失。红6师第17团被敌人隔断,几乎全团覆没,后来不得不撤消了红17团的番号。红6师第17团是1935年初在湘鄂川黔根据地在收编、改造2000多人的地方武装的基础上组建的。当时部队的政治素质和武器装备都很差。老红军刘月生告诉我说:“我就是和你父亲在那时候调到17团的,你父亲当团俱乐部主任,我当团青年干事。刚开始时部队的枪和子弹都很少,大部分都是农民打猎用的土铳和梭标,但和敌人打了几仗之后,从敌人那里缴获了武器弹药,部队的装备就换成了手枪、步枪,并且还有了一些机枪。”这支部队从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反“围剿”开始,一直到长征路上,经过无数艰难险阻,打了不少恶战,却在长征快要结束的时候,由于张国焘的错误,遭受了如此的厄运。


TAG:

日历

« 2020-09-25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7792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