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读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16 10:29:20

 

亲爱的读者,感谢您阅读这本书。在我年近60岁的时候,作为一个红军战士的儿子,沿着父辈当年走过的足迹,骑自行车重走了长征路。现在让我把我看见的、听见的和感受到的一些事情讲给你听。尽管我的能力和精力十分有限,走马观花地只去了一小部分地方,但在这个过程中所受的震撼已令我终生难忘。

首先请您不要把我讲的事情当成历史教科书,因为那是党史和军史专家们的事,他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充其量也就是通过重走长征路这种形式,再一次去回顾这段历史,在历史的遗迹面前感悟它所蕴含的深刻意义。

长征已经过去70年,随着岁月的冲刷,我要去寻找的遗迹,许多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但是有一点我们不能忘记,当年曾有一群怀着崇高理想和坚强意志的人,他们在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长征。虽然最后只有几万人到达终点,但就是这几万人和他们坚持在各个根据地的同志们创建了新中国。而那些比他们强大得多的对手,却最终被迫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所经历的艰辛,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很难理解和想像的。尽管有些朋友也或多或少地走过了这段路,但他们的走和当年红军战士的走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起码他们不会再遭受到敌人飞机、枪炮的围追阻截,更不会在冰天雪地中风餐露宿,因此他们也很难真正体验到当年红军战士所饱受的饥寒交迫和疾病伤痛的困扰。

前几年有两位外国朋友,他们以史学家特有的严谨,认真地用点对点的连线,用双脚去丈量了长征所走过的里程,并以此得出结论,长征并没有我们通常所说的二万五千里那么长。但他们却忽略了这样一个史实,就是在过去战争时期的特殊条件下,敌我力量极为悬殊时,为了摆脱、调动和消灭敌人,红军翻山越岭地进行大迂回是常有的事。有时还要反复进行多次。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四渡赤水和乌蒙山回旋战。现在由于社会状态和地理环境的改变,有许多道路实际上我们已经很难再去重走了。当然这两位外国朋友对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的友好以及他们坚忍不拔的毅力,我还是十分感谢和敬佩的。

也许有些年轻的朋友会发出疑问:你现在还去走那些老路,提那些旧事干什么?难道还想让我们后一代人再去吃苦吗?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通过我所做的事情来说明,我们的前辈,那些当年也只有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时代最需要的时候,他们走在了时代的最前面,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出色地完成了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甚至为了完成这个使命,哪怕是流血,甚至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他们真正做到了无愧于历史,更无愧于祖国和人民。

当然,不同的历史时代,不同的社会环境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及完成的方式也必然不同,这些也正是我希望和朋友们去共同思考、探索的问题。

今天,我们一起去回顾长征的往事,也许能给朋友们一点点的启迪和帮助。

最后,我还要深深感谢那些在我重走长征路的过程中,给予我关心、鼓励和帮助的老前辈和朋友们,特别是有关省军区、军分区及武装部的同志们。对本书的顺利出版,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朱冬生、总编室主任李鞍明等领导、《当代军事文摘》杂志副主编刘翎等同志都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TAG:

日历

« 2020-10-2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571
  • 日志数: 255
  • 图片数: 1014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10-03-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