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的民航事业从这里起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12 09:57:58

共和国的民航事业从这里起飞

罗援

      今年11月9日,是"两航"(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起义59周年。我的父亲罗青长受周恩来同志和李克农同志委托参与了策动"两航"起义的全过程。因父亲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我受他之托,接受了《当代中国民航事业》编辑部的采访,将我从父亲那里听到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奉献给读者,也以此文奉献给为新中国航空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两航"英雄们。

      记者:1949年11月9日,原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2000多名员工,在我党的领导下,毅然起义,驾机飞回新中国,这是震惊中外的爱国主义壮举。您的父亲罗青长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主要情报助手之一,全程参与了这一事件。您能谈谈当时中央为什么要策动"两航"起义?以及中央是如何组织实施"两航"起义的?

      罗援:听我父亲说过,"两航"起义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亲自领导的。他当时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李克农同志负责,由我父亲具体承办。在领导体制上,分为三个层次。"最高决策层"是周恩来、李克农,后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也参与了。"指导协调层"主要是我父亲和空军参谋长王秉璋等人,负责上情下达,组织协调,穿针引线的工作,也负责技术保障工作。"具体实施层"由三部分组成:情报系统的张唯一、朱汉明等;香港地下党系统的张铁生,乔冠华等;"两航"系统的何凤元、陆元斌、陈耀寰等。

      上海解放后,华东军管会航空部部长蒋天然同志在接管"两航"留守机构时,了解到一些情况,蒋介石集团正在胁迫"两航"人员参加内战,或飞往台湾。而两航的刘敬宜、陈卓林总经理尚在犹疑不决,举棋未定之际。粟裕司令员认为我党可采取正确的政策,争取他们。于是,中共华东局向中央军委写了《争取两航公司的工作报告》,提出策动"两航"起义的建议。

      当时的历史背景是,在三大战役结束后,我党提出和平谈判的主张,但国民党反动派拒不接受。

      1945年4、5月,南京、上海相继解放。蒋介石逃到大西南,在重庆、成都召开军事会议,妄图凭借西南的崇山峻岭,负隅顽抗。但是,国民党空军的运力显然不足,需要借助"两航"的力量。周恩来从战略全局考虑,决定切断国民党空运补给线,使国民党西南残余部队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而要达此目的,关键的一招是,策动"两航"起义。

      记者:你能介绍一下"两航"起义的经过吗?

      罗援:8月,周恩来指令上海情报系统的吕明同志和中央航空公司的副总查夷平先生到北京,向他们交代了任务。

      记者:听说吕明同志还有一段传奇经历。

      罗援:是的。吕明那时很年轻,只有二十七岁。他曾经在国民党笕桥航空学校当过教官,解放上海时,带了个警卫员开车只身闯入国民党警察局缴了他们的械,接管了警察局。

      记者:周恩来同志当时给他们交代了什么任务?

      罗援:总理当时代表党中央向他们传达了组织"两航"起义的任务,交待了到香港后的组织联络关系,坚定查老的信心,并让他们给刘、陈两位老总传话,"欢迎刘、陈总经理回来参加新中国的建设,新中国的民航一定会超过‘两航'的规模。"

      随后,周恩来同志日夜关注"两航"起义的进展情况,我父亲几乎每晚都要到总理那里去汇报一次情况。"两航"起义的部署有不少电报是周总理签发的。有一次收到一份电报,说"两航"起义的飞机要飞回来三十多架,总理听了很高兴!后来情况发生变化,北飞的飞机只飞回来十二架。

      起义是一项重大的战略行动,惟恐国民党空军破坏。所以,当时只批准一架飞机直飞北京,其它飞机降落天津。周总理工作抓得很细,责成空军参谋长王秉璋具体负责飞行计划、通讯联络和降落机场的选址事宜。

      1949年11月9日上午七时,十二架飞机(C-46三架,C-47七架,DC-3一架,"空中行宫"一架)飞离香港,宣布起义。留港人员、飞机、工厂等由何凤元、陆元斌、陈耀寰等负责,进行了护厂护产运动,飞机拆去关键零部件,使其不能起飞,将全部航线班期停航,并组织纠察队看守在港飞机和厂房。乘"空中行宫"到北京西郊机场降落的有:刘敬宜、陈卓林、查夷平、邓士章、吴景岩和吕明等人。当晚,周总理在北京饭店设宴欢迎刘、陈两位老总及随行人员。出席的有聂荣臻代总长、李克农、刘亚楼、交通部长章伯钧、王秉璋和我父亲。11月12日,毛泽东主席电贺"两航"总经理刘敬宜、陈卓林以及两公司员工。周总理、李克农同志发电表彰了参与策动"两航"起义的有关人员。11月15日,周总理在北京饭店宴请了起义北飞的全体人员。

      1949年11月21 日,蒋介石集团通过港英法院控告起义员工,将"两航"留港飞机七十余架和财产冻结。为了和港英当局斗争,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民用航空局局长钟赤兵的名义,于1950年1月13日委派刘敬宜、陈卓林负责接收"两航"所有在香港的一切财产。经过各方艰苦努力,陆续将"两航"在港的二千人左右送回国内工作,迁回发动机翻修厂一个,电讯修配厂一个和大批器材、设备、车辆等,所有留港的七十余架飞机均予以拆卸,将机上零部件运回国。

      至此,"两航"起义胜利结束。

      记者:您能概括一下"两航"起义的历史意义吗?

      罗援:"两航"起义起码有三大历史贡献。

      其一:推进了全国解放进程,加速了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的灭亡。当时切断了蒋介石对西南的空中运输,就等于切断了他的空中生命线,促使四川起义(只有杨森一人逃走),其他国民党要员、将领、特务都成了瓮中之鳖。胡宗南不得不坐一架小飞机逃到西昌,若不是我抢占机场的部队没有及时赶到,差点被活捉。"两航"起义后,进一步动摇了国民党军队的军心士气,11月15日贵阳解放,11月30日重庆解放,12月9日昆明解放。

      其二:起到示范效应,促使国民党驻港机构纷纷起义。"两航"起义事件发生后,国民党资源委员会在港机构及招商局、交通部港九储运处、银行等相继起义,极大地震撼了国民党统治集团。

      其三:为新中国的民航事业奠定了技术和人力基础。"两航"起义的飞行、技术、管理人员以后都成为新中国民航事业的骨干,北飞的飞机都是当时的主力机种,发动机翻修厂发展为太原221厂,电讯修配厂发展为总参天津第三电讯厂,运回的大批飞机零部件为新中国的民航事业提供了技术、物资储备。

      更重要的是"两航"起义人员为我们树立了一个爱国主义的榜样,他们是穿着西服闹革命。按理说,他们在香港生活条件优越,衣食无忧,许多人还有洋房、卧车,但他们不满国民党的腐败统治,不愿意给国民党当内战工具,毅然决然返回祖国怀抱,表现出崇高的爱国情怀。

      在这里,我们更加缅怀敬爱的周总理为开创我国的民航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他不仅亲自组织策动了"两航"起义,为新中国的民航事业奠定了基础,而且带领我们自己的飞机飞向世界,开拓我们自己的民航航线。1965年,周总理出访非洲,我父亲随同。那时,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国外航线,周总理不惧艰险,说:"我带着你们去闯!"这样,我们的飞机在周总理的亲自带领下,第一次飞出了国门。那次非洲远行归来,飞越喀喇昆仑山时,周总理兴致很高,带领乘务员一起高唱《红梅赞》,“红岩下红梅开,千里冰峰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这是周总理的心声,也是全体民航员工的心声。

      值此"两航"起义59周年之际,我们深切缅怀敬爱的周总理为中国民航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也向参与"两航"起义的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2008年11月9日


TAG: 民航 共和国 事业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