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后悔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6-11-27 15:57:09

真实的感言(二)

“世上没有后悔药”

2006104下午2点半,我和杨剑到贺龙元帅夫人薛明阿姨家,她女儿贺晓明搬了桌椅、切了西瓜,放在院子的大树下热情招待着。我们议论起来:今年第一集团军成立60周年,红军长征70周年,明年八一南昌起义80周年。这些年,那么多叔叔阿姨都走了,贺彪伯伯1999年走了,我父亲王尚荣2000年走了,2002年杨秀山叔叔走了,今年2006年我岳父杨虎臣和黄新亭叔叔在同一天前后一个小时走了,十天后,谭友林叔叔又走了……真想去走访一下那些还健在的老人。 我说,我计划和廖汉生伯伯的大秘书李迎宪明天去刘凯叔叔家,因为他当过军委办公厅主任,认识的人多,听听他的意见。薛妈妈说:“你们要能办成这件事,这可是个大好事啊!”廖汉生伯伯身体不好,剩下的人也不多了,有的还走不了路,说不出话。要抓紧时间啊!

105一大早,我按计划正准备启程,我妹妹急急忙忙的打来电话,说廖伯伯早上6点半逝去了,我惊呆了!……无奈之下,我只好赶快先给刘叔叔打电话,说好先到他家,然后再抽时间去廖伯伯家……

话又说回来,廖伯伯追悼会是1013开的,在这期间我有空就去廖伯伯家看看白林阿姨。家里设的灵堂,去了那么多人,有坐轮椅的,有拄拐棍的,有相互搀扶蹒跚而行的,白发苍苍,老泪纵横……他们老战友的儿子,有的代表父母席地而跪,泣不成声。廖伯伯民国元年(1911年)出生,九十五岁逝世,崎岖坎坷,九死一生的征战,快一个世纪了!“沙场曾点兵,军旅翰墨情”他的人格魅力是无限的,祝愿廖伯伯一路走好。

既要走访,最好能把老红军录下来。我们去找好朋友王旭平,他在中央电视剧制作中心工作,李秘书说:肖克伯伯的老司机在国务院 下属新闻影视中心工作,也可帮助,又找了北京军艺文化中心袁总……他们说拍录象要有策划,要编脚本,要租摄象机,要请摄像师……一归笼,时间啊、人员啊、经费啊,就把我难住了。自己策划!编脚本吧!写了一周,也弄不到点子上,原以为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真是“隔行如隔山”,再加上“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铁律……案头上放着李秘书热情、负责任写的“军旅下的记忆”录像构想,耳边又响起薛妈妈的嘱托……

毛主席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好心的革命战友关心地说:“你可想好了,不要自编、自导、自演不成,落个自作自受。”我说:“我若有本事作到前六个字,我心甘情愿自作自受。难啊!我努力了,我还要努力去做。”

061029,参加了迪庆藏族自治州齐扎拉州长主持的“忆伟业丰功,扬红军精神”(纪念红二、六军团长征过香格里拉七十年座谈会),113爸爸老战友陈吉的儿子,北京九州网联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编辑陈湘安老弟来看我,他建议我先把写出的父辈文章素材上网。我不算老,但比较守旧,宁愿看书,不愿网上看世界,宁愿手抄,不愿打字,哎!“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时代,总赶不上趟!但盛情难却,抱着起个大早赶上晚集的低标准,把登在“贺彪纪念文集”“我的父亲王尚荣和贺彪伯伯的生死之交”加了前言后语,题为“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交给了湘安。1122九州军事网给下载了。1123杨剑告诉我点击你的文章有1008人,世界最大华人网—博拉网也下栽了。晚辈们听说后评价“酷毙了,你有那么多粉丝!”“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知道不是我写的好,是父辈们作的好。在这个“读书想一夜成名”“做官想一步登天”“经商一夜暴富”,浮躁、张扬风起霓裳的闹心世界里,纷乱杂色的人群都要有个精神支柱,都要有个信仰。在万千世界,滚滚红尘中,为了自己的梦挣命的人,他们需要精神食粮。激情创业,过程最美!在历史的大视野里,父辈留下的精神财富吸引了他们,可见人格魅力是无穷的啊!

要收笔了,亲爱的博(客)友们,我感谢你们的点击,我也想走进你们的世界,点击你们的生命火花!

TAG:

日历

« 2021-04-1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278
  • 日志数: 22
  • 图片数: 55
  • 建立时间: 2008-09-18
  • 更新时间: 2008-09-1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