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以战争是伊朗与美国的较量(DAQI独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6-08-22 04:20:09

  黎巴嫩是不幸的,东地中海的一颗明珠顷刻间变为废墟,人民流离失所。海法的犹太人又何辜?要在火箭炮轰击下煎熬。谁之过?黎巴嫩人和犹太人都是无辜的,他们是真主党和以色列战争的牺牲品。两国人民的鲜血与生命竟被政客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是一场代理人的战争。美国和伊朗在背后操控着这场战争。     美国是一个谋求全球霸权的超级大国,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一路畅行无阻。但是,这几年它在中东遇到了麻烦。伊拉克战争、伊朗核问题和巴以冲突三大问题困扰着布什政府,无止境地消耗着美国的财富和软实力,布什政府在美国国内的支持率也因此而急剧下降,在本年度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面临失去多数席位的危险。布什政府千方百计寻找出路,谋求摆脱困境。     论实力,伊朗不是美国的对手。然而,特殊的地缘政治和什叶派大本营的地位赋予伊朗非凡的影响力。从阿富汗举目向西望去,几乎没有一块土地与伊朗是没有牵连的。伊朗丰富的石油财富,也为它插手周边国家的事务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伊朗的伊斯兰政权是美国不承认、甚至要推翻的“邪恶”政权,又是美国解决从阿富汗到黎巴嫩问题绕不过的对手。伊朗前副外长、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高级研究员阿巴斯·马莱基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写道,“看来,东半球大部分危机的解决都牵涉两个共同的角色:美国和伊朗。”     实际上,美国和伊朗围绕伊拉克战争、伊朗核问题和巴以冲突三大问题已经展开了剧烈的较量,在核问题上是明争,在黎巴嫩问题上则是暗斗。     自从今年6月美国接受欧洲建议联合俄、中提出解决伊朗核问题的一揽子方案后,伊朗的处境变得十分被动和孤立。在美欧的催促下,伊朗核谈判代表拉里贾尼于 7月11日赴布鲁塞尔与欧盟代表索拉纳会谈“无果而终”。次日,六国外长就在巴黎聚首决定重新启动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伊朗核问题的程序。就在当天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发动了对以色列的袭击,俘虏了以色列三名士兵。这是巧合还是预谋,可能是一个永久的谜。但是,核问题和黎以战争背后都有美国和伊朗是不争的事实。     伊朗在中东对付美国手中握有好几张牌,黎巴嫩真主党就是其中之一。     黎巴嫩真主党是于1982年在伊朗资助下成立的什叶派武装。在宗教上,他们奉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等人为自己的领袖,意识形态上毫无保留地追随伊朗。伊朗通过叙利亚向该武装提供资金、装备,每月的财政援助就达1000-2000万美元。伊朗用24年的时间苦心经营,派出在两伊战争中有丰富作战经验的革命卫队骨干为其进行训练,其组织和作战方式完全仿效伊朗的革命卫队,在黎巴嫩克隆了一个革命卫队,建立了一个国中之国。黎巴嫩真主党在此次攻击以色列军舰时使用的无人驾驶飞机和超长射程的火箭炮等先进武器都是伊朗提供的。     叙利亚也是真主党的重要支持者,它是伊朗与真主党之间的唯一桥梁,也是叙对付以色列的一张牌。但是,与伊朗相比,叙利亚更像是过路财神。对伊朗来说,黎巴嫩真主党实际上是它在中东棋局上布下的一个子,既可用它来敲打美国和以色列,又可用它将黎巴嫩政府和整个阿拉伯世界拖下水。     有如此密切的关系,黎巴嫩真主党发动的7·12事件,伊朗很难摆脱干系。加上以下的蛛丝马迹,人们更有理由怀疑伊朗的作用。一、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核谈判代表拉里贾尼7月11日赴布鲁塞尔与索拉纳会晤前专程访问了大马士革。二、黎以战争爆发后,德黑兰出奇地平静,既没有常见的示威游行,也没有抗议。伊朗的媒体上见不到黎以战争的头条新闻。但是,伊朗的电视和报纸反复播送和刊登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财政支援的银行账号。三、7·12 事件与六国巴黎会议发生在同一天引起许多分析家的怀疑。法国外交部的官员认为,他丝毫不怀疑伊朗在黎以战争中的作用。为什么真主党绑架以色列士兵与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巴黎会议发生在同一天?     假如分析家们的推理是对的,那么,伊朗在黎巴嫩挑起7·12事件的动机是什么?一、激怒以色列作出强烈反应,转移国际社会对伊朗核问题的视线。二、给美国发出一个强烈的信息,伊朗是有能力影响本地区局势的大国。美国如在核问题上将伊朗逼到墙角,伊朗将在中东的大棋盘上全面展开与美国的博弈。黎巴嫩真主党的行动乃初始牛刀。三、逼美国放弃推翻伊朗现政权的政策,承认伊朗的大国地位,与伊朗直接谈判。四、将巴以冲突扩展为阿以冲突,将阿拉伯世界拖下水。     黎以战争实际上就是伊朗核问题的衍生物,美国可能低估了伊朗的能量,以色列奥尔默特政府也中了伊朗的计。     半个多世纪以来,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打了五次战争,以色列每次都是骄傲的征服者和占领者。尽管黎巴嫩真主党的实力与以色列极不对称,但是,以色列发现这次的对手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经过以色列16天的狂轰滥炸,真主党居然还能与战争初期一样每天向以色列发射100枚火箭弹。从前线归来的以色列士兵说,真主党建立的碉堡和隧道网络比想象的还要周密。真主党的武器库里有伊朗制造的远程导弹,射程能达到特拉维夫。     以色列的军事指挥官们说,与真主党打仗非常困难,因为他们有良好的组织、训练和装备,作战勇敢。比起巴勒斯坦的民兵,真主党简直是一支组织精良的正规军,他们拥有伊朗和叙利亚提供的最好的武器。     以色列的一位将军说,在历史从未见过一个恐怖组织拥有如此先进的军事装备,从中程火箭炮到激光制导的反坦克导弹到设计精良的反坦克地雷。     与巴勒斯坦民兵不同,真主党组织成小分队,配合默契,一部分专门负责发射长程导弹,一部分发射反坦克火箭,一部分破坏敌方设施。这些人都曾在伊朗、黎巴嫩和伊拉克接受过伊朗人的严格训练。专职的真主党士兵只有3000人,民兵型的真主党士兵-包括火箭炮发射手-有几千人。     黎巴嫩真主党的抵抗和作战水平出乎以色列所料,与阿拉伯人打仗从来就从容不迫的以色列这次却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以色列与真主党的作战方式迫使它不得不采取可怕的毁灭城市的方式并以无辜平民的生命为代价。以色列最终不可能赢得国际舆论。战争的结果必定是使得黎巴嫩南部变成一片废墟。以色列又制造了新一代的阿拉伯仇人。以色列为了确保今天的安全而失去了明天的安全。     黎巴嫩真主党的16天抵抗长了阿拉伯人的志气,阿拉伯舆论感到欢欣鼓舞,扬眉吐气,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被称作阿拉伯的民族英雄。连起初指责黎巴嫩真主党的行动是“鲁莽的冒险主义”的埃及、沙特和约旦领导人最近几天都 改变了态度,与美国拉开距离,沙特王室对以色列还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     处境最尴尬的莫过于美国了。美国的目的就是让以色列放手打击黎巴嫩,乘机消灭真主党,拔除伊朗埋设在中东的一颗钉子。所以,黎以战争爆发,美国不呼吁停火,也不出面调停。国务卿赖斯千呼万唤才与7月26日出访中东,先贝鲁特,后特拉维夫再罗马,赖斯的使命不是恢复黎巴嫩的现状,而是将真主党从黎巴嫩的地图上清除出去。她并不期望真主党被以色列彻底解除武装,但是,真主党武装必须遭到重创,以便让北约部队驻扎在黎巴嫩南部充当“隔离墙”。     访问中,赖斯不但闭口不谈停火,反而声称,这场战争是“新中东诞生前的阵痛。” 美国政府官员说,赖斯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建立一个反真主党的阿拉伯联盟伞”。“她去是要带一个美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强大的联盟回来,而不是停火。”“我们希望阿拉伯盟友反对真主党,反对伊朗。”     赖斯前脚离开中东,后脚那里的阿拉伯领导人就180度大转弯。她那顶“联盟伞”已经随风而去了。     伊朗通过黎巴嫩真主党向美国展示了自己的能量,为下一步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伊朗核问题做好了铺垫。所以,实际上伊朗是黎以战争最大的赢家。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