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家欢喜几家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6-11-27 14:19:39

  美国中期选举落幕,民主党欢喜雀跃,共和党-尤其是其中的新保守主义派失落沮丧。这都在预料之中。一片混沌的伊拉克在观望占领军的动向,千里之外的朝鲜、伊朗也在盘算今后两年如何与一个“跛脚”的美国政府打交道,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是,在这个当口上,最忧心忡忡的恐怕莫过于以色列了。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11月13日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揭晓后4天,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匆匆赶往华盛顿,急于摸清美国国会“变天”后布什政府中东政策的底牌,以应变局。
布什政府是以色列的铁杆盟友,以色列忧从何来? 其实,“盟友”再铁杆毕竟不是一家人,各有各的难处。   美国推翻死敌萨达姆,以色列当然高兴。但是,在以色列心目中伊朗的伊斯兰政权比萨达姆危险百倍。别人可以把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关于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掉”的言论当作狂言,而以色列必须认真对待这个生死存亡的问题。萨达姆后的伊拉克为伊朗敞开了渗透的大门。美国中期选举后一旦做出尽早从伊拉克撤军队决策,那么,没有美军占领的伊拉克将是谁家的天下?以色列如何对付一个将伊拉克收入囊中的伊朗?这是以色列的一忧。   对伊朗拥有核武器的恐惧像幽灵一样笼罩着以色列。伊朗的核计划像滴答作响的时钟一刻不停地向前走,而受累于伊拉克战争又受制于国际社会的美国对伊朗的“大棒”只见高高举起,不见其落下,以色列对此早就不满,布什政府去日无多,等到 2009年为时已晚。接替拉姆斯菲尔德入主五角大楼的罗伯特·盖茨4个月前就主张美伊直接谈判。以色列一位高级官员最近表示,如果布什最终决定与伊朗谈判,“我们必须得到保证不被出卖”,他说,“伊朗是全世界的问题,但是如果世界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了伊朗问题,我们会不会变成牺牲品?”这是以色列的二忧。   伊拉克战争使美国陷入冷战结束以来空前的困境,美国决策层开始反思美中东政策,有人认为“以色列已成为美国的包袱,而不是资产”。此次中期选举后,在白宫和国会山有人公开主张压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做出让步,争取阿拉伯国家的支持,组成美阿联盟对付伊朗。此乃以色列三忧。   此外,以色列对布什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始终不以为然。三年来,美式民主在中东成就了哈马斯、真主党和伊拉克什叶派。以色列更青睐埃及、约旦代表的“老中东”,而讨厌美国的“新中东”。   中东是个大棋局,伊朗核问题、伊拉克问题、巴勒斯坦问题、黎巴嫩问题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动全身。美国想从伊拉克脱身,谈何容易。以色列背后是强大的美国犹太人集团,美国历届总统无一敢待慢。包袱也罢,资产也罢,美国还会背下去的。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