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拥抱伊斯兰世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4-29 09:16:17

奥巴马拥抱伊斯兰世界

频示善意

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频频向伊斯兰世界示好。他在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就特别表示,“对于穆斯林世界,我们要在互利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谋求一种新的相处方式。”一周后他又专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的访谈告诉阿拉伯公众,美国人不是伊斯兰世界的敌人。他说,“我们有时会犯错误,我们不是完人。但是,美国并不是天生的殖民大国,二三十年前美国曾受到穆斯林世界的尊重,我们曾是伙伴,我们没有理由不恢复这一切。”
奥巴马还说,他不会同意穆斯林领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是,他会倾听他们是诉求,尊重他们和他们的利益。他强调美国将区别对待少数屠杀无辜的恐怖主义组织和广大穆斯林民众,美国反对前者,同时将向后者伸出友谊之手。
奥巴马改善与伊斯兰世界关系不仅有“言”,而且有“行”。他宣布,美国将在18个月内自伊拉克撤军;任命了全世界穆斯林最关切的解决巴以冲突的特使;对美国的“死敌”伊朗,表示要“直接接触”,并借3月21日波斯新年之机通过网络视频向伊朗人民和政府表示友好;今年3月,新任国务卿希拉里首访亚洲时专程访问了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家印尼;奥巴马本人也在4月初出席伦敦G20峰会和北约峰会后意味深长地专访了既是伊斯兰国家又是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他4月6日在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绝对不会和伊斯兰世界发生战争,并说,在过去数年中,伊斯兰国家和美国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但美国绝不会,也永远不会和伊斯兰国家发生战争。美国希望在互惠互利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伊斯兰国家建立广泛的联系,他特别强调:“我们非常重视与穆斯林世界建立伙伴关系。我们会静心倾听穆斯林国家的心声,用沟通来消除误解,求同存异。”
奥巴马入主白宫还不到四个月,美国对中东和平进程、从伊拉克撤军、改善与伊朗与叙利亚关系的政策相继启动。显然,解决伊斯兰世界的问题已是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当务之急。
是拥抱也是解套

奥巴马身为一个在美国社会成长的少数族裔政治家,又代表富有自由主义传统的民主党,他的政治理念显然不同于出身于贵族家庭和拥有安格鲁撒克逊血统的共和党白人政治家布什。加上奥巴马自幼家庭与穆斯林社会的联系,使他对伊斯兰世界没有敌意和疏远感。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有理由将奥巴马上任后的言行看作是对伊斯兰世界的拥抱。
但是,作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制定美国中东战略和对伊斯兰世界的政策的出发点首先是美国在全球的战略利益,而不是个人的理想或感情。
早在就任前,奥巴马就对美国冷战后的中东战略进行了认真的反思。他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虽然主导了中东,但是,从克林顿调解巴以冲突失败到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将民主强加于阿拉伯国家以及两届政府无视巴勒斯坦问题的严重后果,无一不削弱了美在中东的影响。冷战结束以来长达十几年的时间,美不着力解决这一地区人们最关切的冲突,却“为伊朗在阿拉伯心脏地带谋求霸权开辟了路径。”美国自己反而得了个“傲慢”和“双重标准”的丑名。美国在伊斯兰世界“烧掉的桥比修建的还多”,尤其是布什领导下的美国在伊斯兰世界声名狼藉。
拥有数亿人口的伊斯兰世界与美国敌对,将美国拖入一场无休止的反恐战争,无暇他顾,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乘势崛起,削弱了美国的地位。油价暴涨,美元贬值、财富滚滚流入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等产油国。布什政府在中东的所作所为使人们严重怀疑美国的能力和意图。
事实上,布什政府执政的后期,美国的中东战略已经难以为继了。奥巴马深知,美国要维持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必须改变中东战略。于是,奥巴马的新中东战略应运而生。这个战略的核心是使美国走出中东诸多矛盾与冲突的泥潭,将反恐纳入美中东的整体战略,而不再成为美外交政策的驱动器,将这一地区视为一个整体,并向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发出一个信息:美国将在互相尊重和互利的基础上建立一种新的伙伴关系。由此可见,与其说奥巴马拥抱伊斯兰世界,不如说他是在为美国的全球战略解套。

聚焦伊朗

伊朗的崛起是美国发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后不得不吞下的苦果。布什政府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失误,帮助伊朗除掉了死敌,伊朗得以将其影响扩展至伊拉克,并通过叙利亚扩展至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伊朗对美国在这一地区建立的秩序的挑战是多方位的。美国在阿拉伯世界的盟国,沙特、埃及、约旦、土耳其面临一个重新崛起的伊拉克和黎巴嫩什叶派群体,他们都得到伊朗的支持。黎巴嫩和约旦河西岸的软弱的温和派政府都受到了由伊朗训练和武装的极端主义派别的攻击,他们的武装比政府的安全部队还强大。
奥巴马的外交智囊们认为,伊朗的核计划咄咄逼人,“当下届总统进入椭圆形办公室时,伊朗的核时针已指向午夜。”一旦伊朗拥有生产大量武器级核燃料的能力,伊朗所有的邻国以及美国将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的安全。以色列将会强烈地要求对伊朗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一旦战争爆发,伊朗必然会将战火燃烧到黎巴嫩,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引起油价暴涨,还会攻击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队。即使以色列不攻击伊朗,以-伊间的战争也将一触即发。同时,伊朗拥有核武器将催生埃及、沙特、土耳其的核计划,从而引发一场地区性的核竞赛。伊朗也将挥舞手中的核武器颠覆本地区各国的政权。
奥巴马尤其重视伊朗模式的榜样力量。他的谋士们警告,“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中,伊朗及其代理人真主党和哈马斯能够有效地宣传,‘我们的办法行’”。对许多失落的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来说,暴力、恐怖主义和反美是他们获得尊严、正义和解放自己领土的好办法,伊朗抢占了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反美反以色列的道德制高点。对奥巴马政府来说,伊朗问题已迫在眉睫,若不及时解决将影响美国处理全球事务的能力。
所以,奥巴马政府中东战略的第一步就是,尽快卸掉伊拉克包袱,聚焦伊朗。布什时期,美国对伊朗的政策是威胁动武、制裁加国际孤立和策动颠覆伊朗现政权。事实证明,这一政策无法制服伊朗,已告失败。历史给奥巴马留下的唯一选择是与伊朗“直接接触”。奥巴马政府就职以来对伊朗做出的一系列“友善”姿态均源于这一政策。
伊朗的核心利益是维护伊斯兰政权的统治,谋求本地区大国地位。伊斯兰革命30年来,美国对伊朗的敌对和施压客观上帮助伊朗实现了上述两个目标。但是,伊朗为此付出的代价是高昂的。为实现核计划和获得导弹技术,扩充军力,支持国外的反美反以势力,伊朗几乎耗尽了国力,发展国内经济和改善民生捉襟见肘。与美国的敌对也使伊朗在西方世界备受孤立,长此以往,不仅伊朗的强国梦难以实现,伊斯兰政权在国内的合法性也逐渐遭民众质疑。因此,伊朗事实上也希望得到美国的承认,条件是不牺牲自身的核心利益。
除此以外,美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利益有重叠之处,美国为了反恐和从伊拉克、阿富汗脱身,伊朗为了周边环境的安定都希望那里的局势稳定。美伊关系改善具备一定的空间。
但是,美伊之间的关系毕竟是一个谋求全球霸权的超级大国与一个不愿被纳入美国轨道而且还要谋求地区大国地位的国家之间的关系,它们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奥巴马上台后,美伊关系事实上已经缓和,美伊之间发生大规模战争的风险也已大大降低。但是,双方关系的正常化还路途遥远,迄今为止,还是看得见摸不着。
奥巴马能否拥抱伊斯兰世界,美伊关系的动向可能是个风向标。

TAG: 奥巴马 世界 世界 伊斯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