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美国+哈梅内伊的伊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4-20 10:50:48

奥巴马的美国+哈梅内伊的伊朗=?

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就一再宣称要改变对伊朗的政策,入主白宫后又频频向伊朗施放善意。伊朗反应谨慎,既不接招,也不拒绝。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和伊朗之间正在酝酿一场与布什时期绝然不同的博弈。不论结果如何,它必将对未来的美国全球战略、中东和世界格局带来深刻的影响。

伊朗问题对美国的紧迫性

奥巴马政府特别重视伊朗问题。在奥巴马看来,布什政府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失误,帮助伊朗除掉了死敌,伊朗得以将其影响扩展至伊拉克,并通过叙利亚扩展至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伊朗对美国在这一地区建立的秩序的挑战是多方位的。美国在阿拉伯世界的盟国,沙特、埃及、约旦、土耳其面临一个重新崛起的伊拉克和黎巴嫩什叶派群体,他们都得到伊朗的支持。黎巴嫩和约旦河西岸的“软弱的温和派政府”都受到了由伊朗训练和武装的极端主义派别的攻击,他们的武装比政府的安全部队还强大。
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团队认为,伊朗的核计划咄咄逼人,“当下届总统进入椭圆形办公室时,伊朗的核时针已指向午夜。”伊朗若拥有生产大量武器级核燃料的能力,伊朗所有的邻国以及美国将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的安全。以色列将会强烈地要求对伊朗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一旦战争爆发,伊朗必然会将战火燃烧到黎巴嫩,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引起油价暴涨,还会攻击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队。即使以色列不攻击伊朗,以-伊关系也将一触即发。同时,伊朗拥有核武器将催生埃及、沙特、土耳其的核计划,从而引发一场地区性的核竞赛。“伊朗还将挥舞手中的核武器颠覆本地区各国的政权”。
奥巴马政府对伊朗模式的榜样力量深感忧虑。他们认为,“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中,伊朗及其代理人真主党和哈马斯能够有效地宣传,‘我们的办法行’”。对许多失落的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来说,暴力、恐怖主义和反美是他们获得尊严、正义和解放自己领土的好办法,而不是追随被伊朗人称之为“在美国庇护下与犹太复国主义敌人沆瀣一气”的他们的政府。他们认为,如果奥巴马能够向阿拉伯人表明,温和、调解、谈判、政治和经济改革、和平解决冲突、遵守国际惯例更能满足他们的要求,证明“我们的办法行”,美国就能恢复在这一地区的影响。令奥巴马深感忧虑的是,伊朗问题已迫在眉睫,若不及时解决将影响美国处理全球事务的能力。
奥巴马的对伊政策
奥巴马曾于今年1月10日表示,“伊朗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真正的威胁。但是,我们愿开启一个外交机制来达到我们国家安全的目标。”希拉里在就任国务卿前的国会听证会上宣称,对伊朗“我们将尽一切可能通过外交、制裁,通过与我们相信在阻止伊朗成为一个核武器国家方面与我们利益相关的国家的联合来实现我们的目标。”她说,美将采取新的、不同的方式来解决伊朗问题,因为已经使用过的方式都无果。但她坚称,“不排除任何选择。”(No option is off the table)
奥巴马总统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访谈时表示, “如果伊朗放开拳头,我们也将向他们伸出手。
奥巴马政府认为解决伊朗问题的最佳方案是,满足伊朗合法的国家利益,同时坚决反对伊朗扩展其革命。美国应该与伊朗直接谈判,谈判的焦点是,将伊朗纳入地区秩序,条件是伊朗必须遵守现有的国际惯例。美在谈判中必须使用“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胡萝卜”是美国及国际社会与伊朗关系正常化,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大棒”是制裁升级,特别是对伊朗实施成品油的禁运。叙利亚是伊朗对阿拉伯心脏地带施加影响的唯一盟友。美应加紧推动以—叙和解,可对伊朗起到釜底抽薪的效应,迫使伊朗就范。
奥巴马政府最担心的是以色列对美与伊朗的直接接触失去耐心而冒然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因此,奥巴马政府将会在伊朗问题上经常与以色列“对表”。美可能会要求以色列给美充分时间与伊朗谈判。为说服以色列,美将向以提供核保护伞、导弹防御和预警系统。美伊外交一旦完全失败,美、以再共同商讨对策。
伊朗的对策

美伊关系敌对已有30年的历史,但并非一贯。1980年代,两伊战争爆发之初,美国曾通过以色列秘密向伊朗出售武器,后因“伊朗门”事件败露而作罢。9.11事件发生后,伊朗领导人曾于第一时间向布什总统发去慰问电,2001年,美国攻打阿富汗时,伊朗曾给与全力配合。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为确保其自身的安全和发展经济需要与美关系正常化,是布什政府的新保守主义将伊朗逼上了与美全面对抗的绝路。
早在2006年,伊朗的一位重要人物、前副外长、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高级研究员阿巴斯?马莱基就透露了伊朗对美政策的底线。他公开撰文认为,当今美国最关切的无非就是恐怖主义、核问题和能源三大问题。
他说,恐怖主义的根源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伊朗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有一批受人尊敬的教士,伊朗对反恐是具有影响力的。”镇压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美伊之间本来就合作过。至于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和圣战者组织,伊朗不认为他们是恐怖主义组织,但是,对他们有很大影响力,有能力使它们的活动“温和化”。1993年和1996年,伊朗曾两度帮助以色列与黎巴嫩实现停火和交换战俘。
关于核问题,马莱基说,伊朗无非是谋求一个“保全面子”的解决办法,即保留一点最低限度的核技术。
关于能源问题,马说,只要美国政府解除禁令,美国资本即可投入伊朗的能源市场,这既有利于美国经济,也有利于全球能源的供应。
马文的结论尤其值得注意。他写道,“每一场战争都是以谈判告终的。地区局势稳定符合伊朗的利益,也符合美国和世界的利益。在本地区伊朗扮演着一个关键的角色,可以施展合法的影响稳定局势。伊美有许多共同的利益。两国能够克服分歧,谋求共同点利益。”
显然,以哈梅内伊为首的伊朗决策层的底线是,美国承认伊朗现政权,实现关系正常化,并承认伊朗在本地区的大国地位;高线是,伊美合作,共管中东。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宣告了布什新保守主义的终结。伊朗期待与美改善关系。伊朗外长穆塔基表示,伊朗积极看待奥巴马对伊朗施放的善意。他说,这对伊朗而言“是令人高兴的消息”。然而,2001年伊朗频频向美施放善意后反遭美布什政府打压的教训使得伊朗对奥巴马政府格外谨慎,并故作矜持,要求美国的改变是“根本性的”、“战略性”。伊朗对奥巴马还要听其言,观其行。伊朗还在奥巴马宣誓就职后几天发射了一颗卫星,显然是在边静观边提高筹码,为新一轮的博弈做准备。
美伊博弈的前景

奥巴马1月20日的就职演说宣示了他有别于布什的外交理念,他说, “单凭实力是无法保护我们自己的,我们也无权任意使用实力。我们的力量只有审慎运用,才能壮大起来。”实际上,这也是奥巴马对伊朗政策的基本思路。所以,可以预见,只要伊朗不主动挑起争端,美国不会再对伊轻言动武,也会慎用制裁。在可预见的未来美伊间爆发战争的风险会大大降低。美伊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以某种方式直接接触和谈判。
但是,双方在核、伊拉克、真主党和哈马斯等问题上的立场相距甚远。美国要求伊朗弃核,而伊朗却将拥核视为自己的核心利益所在。美国要求伊朗停止对伊拉克什叶派武装、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真主党的支持,而伊朗视此为自己手中的筹码,美国不给足价钱,伊朗不会轻易放弃。更重要的是,伊朗向美国索取的不仅是正式的承认而且要在本地区与美平分秋色,伊朗核问题可能会类似朝核问题那样跌宕延滞,加上以色列对美的压力,美伊关系再度陷入僵局和冷战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美伊敌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伊改善关系还涉及两国的国内政治。奥巴马的对伊政策会受到共和党和犹太集团的制约,哈梅内伊的对美政策会受到国内坚持反美和革命的政治势力和利益集团的牵制。因此,美伊关系缓和在即,和解却路途遥远。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