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委内瑞拉发卫星美国为何不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03 11:45:53

 中国为委内瑞拉发射通信卫星后,美国马上指责中国的卫星技术是从美国偷来的。其实对于委内瑞拉的任何一举一动,美国现在都十分关注,包括前不久对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和中国船舶重工等公司的制裁。委内瑞拉之所以让美国感到难受,主要还是在政治方面。上世纪80年代,美国在拉美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造成了拉美国家贫富差距拉大,金融危机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频发,这也就催生了拉美国家的“左翼”政权的诞生。拉美国家“左翼”政权的特点是,通过西方拱手送来的民主武器,通过议会选举方式掌握国家政权,这种方式在后发国家确实比较有特点。后发国家要走向独立自主实现现代化,首先要理顺国内利益关系,传统的方式是通过革命强行剥夺买办和富人的资源,而拉美国家“均贫富”的模式,则是通过非流血的方式将重要企业实现国有化,将利益惠及更多大众。同时,为了防止新生的“左翼”政权滋生腐败,充分利用民主的方式,对官僚系统进行监督,比如委内瑞拉目前就采用了社区民主方式对官僚系统进行监督。这种方式令美国在拉美的“新殖民”方式失去了道德优势。美国对于自己“后院”的传统做法是,扶植亲美军事利益集团,比如哥伦比亚,今年美国援助的2.63亿美元大部分是军火。由于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在拉美扶植右派独裁军事政权的劣迹让拉美人记忆犹新,所以越来越多的“左翼”政权十分注重美国参与策动的军事政变。而此时俄罗斯的军火和中国的经济技术进入拉美,一定引起美国的高度警惕和不满。我在上周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的专栏上有一篇文章,下面贴在这里:

                               查韦斯真的要兑现这个诺言吗?


  10月23日,当美国政府以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向伊朗、朝鲜等国出售敏感技术为由宣布对其制裁后,该公司的发言人达维坚科当天在接受俄电视台采访时称:这又是一个不公平竞争的例子。值得注意的是,在他说这番话的同时,该公司正在与委内瑞拉最后敲定包括引进BMP-3步兵战车和在委境内建立AK-103突击步枪及枪弹生产线的合同。而这笔交易显然深深触动了美国敏感的神经。
   1982年,查韦斯创建了“玻利瓦尔革命运动”,这个以退伍军人和底层民众构成的组织的政治目标之一,就是阻止美国对委内瑞拉事务的干涉。1992年查韦斯发动军事政变失败后,美国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在拉美引发了连锁的金融危机,而这成为了拉美国家左翼政权诞生的催化剂。1994年委内瑞拉爆发金融危机,得到总统特赦的查韦斯随后拿起了西方拱手送来的民主武器转入议会斗争。1998年底,查韦斯作为竞选联盟“爱国中心”的总统候选人以高票当选后,在经济上虽然仍与美国保持着紧密关系,但在军事关系上却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切割。1999年,查韦斯禁止了美国缉毒飞机穿越委内瑞拉领空,并终止了与委海空军与美军例行的军事演习;2001年8月,查韦斯下令取缔了美国军事顾问团在委国防部的办公室;2005年4月,查韦斯下令美国军事教官停止工作并撤离委军事基地。至此,长达35年的两国军事交流彻底终止。
   与此同时,美国在2000年后开始向邻国哥伦比亚提供了数十亿的军事援助,并在军事装备升级换代上刁难委内瑞拉。由于二战后委内瑞拉的军备体制一直沿用西方标准,武器大都来自美国和西方国家,上世纪80年代美国甚至向委内瑞拉出售了F-16战斗机。但自从查韦斯切断了与美国的军事关系后,连一向“特立独行”的以色列难顶美国的压力,最终还是拒绝了为委内瑞拉空军的F-16战斗机升级。可巧合的是,随着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后石油价格的攀升,委内瑞拉与俄罗斯的军备换装刚好碰在了一起。2005年,委内瑞拉与俄罗斯签署了40多亿美元的军备采购意向合同,其中24架苏-30MKⅡ战斗机,50架各种直升机和10万支AK-103突击步枪基本敲定。2006年,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又与委内瑞拉签署意向合同,准备在委境内设厂生产AK-103突击步枪和枪弹。这一举动无疑让美国十分恼火,美国政府于当年12月22日宣布对俄国防出口公司实施制裁,理由与目前一样,都是该公司向伊朗出口了敏感技术。
    美国之所以对俄罗斯向委内瑞拉出口装备那么敏感,主要是一些装备是可以在进口国设厂建造的。也就是说,委内瑞拉可以通过引进生产线组装、仿造建立自己的国防工业,进而摆脱常规轻武器依赖进口的局面。比如10万支AK-103突击步枪以及枪弹,一旦确定在委内瑞拉境内建立生产线,那么委内瑞拉很可能就会成为拉美最大的轻武器制造商之一。按照美国新保守主义者的说法,这不仅可以武装查韦斯在2005年3月为抵抗美国威胁成立的“全国预备役部队”,而且很可能会成为周边有亲美政府的拉美国家游击队的轻武器来源。再比如,俄、委目前正在商议的引进BMP-3步兵战车,其独特的后置发动机设计和仅有18吨的重量,不仅增强了战车在前方的火力和战场生存能力,而且其良好的涉水性能很适合在热带雨林地带机动作战,可以说是反“军事政变”的最佳武器平台之一。一旦“华约标准”的武器从委内瑞拉撕开口子进入“向左转”的拉美国家,对美国靠军事援助在拉美扶持亲美军人利益集团的策略,必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与冰岛求助俄罗斯是借扼守北大西洋入口的地缘优势要挟西方尽快为其注资不一样,查韦斯靠向俄罗斯得到的真金白银对他的拉美“左翼战友”无疑是个启发。厄瓜多尔总统拉斐尔•科雷亚最近说:“美国的第四舰队可以到拉丁美洲,俄罗斯舰队为什么不能?”而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最近则不断提到那个“美国之所以没有政变发生,是因为美国没有‘美国大使馆’。”的笑话。
   “在美帝国边缘发动革命的重要先决条件是: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内部趋于土崩瓦解。”这是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戈特1970年在《拉丁美洲游击战运动》一书结语中的预言。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际,查韦斯这位拉美革命的“新传人”真要兑现这个预言吗?原载《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第40期

    注:查韦斯曾在美国策动的军事政变中被扣押48小时,而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则在美国70年代扶植的右翼独裁军事政权的监狱中受尽了折磨。


TAG: 美国 美国 委内瑞拉 卫星 中国 中国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