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黑兰掠影17-2:歌舞升平的伊朗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20 08:43:20

德黑兰掠影17-2:歌舞升平的伊朗人

标题是歌舞升平,其实,似乎伊朗可以有歌,尚不见舞。但是,只要开心,歌舞并不一定是硬指标。

一位常驻德黑兰的资深媒体人士告诉过我:国王时期,伊朗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回家祈祷;伊斯兰革命后,在外面祈祷,回家花天酒地。对此,我过去无法评判,今天也是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一直没有去过这个神秘,这次去了,也没有深入伊朗人家。但是,我理解,这种极端和反差符合波斯古代宗教二元论的思想,以及被深深影响了的伊朗人性格:善良与邪恶,光明与黑暗……总之,从一头跑向另一头。

国王时期,推行全盘西化改革,导致了社会生活和精神世界大面积堕落,这在一个伊斯兰世界是不可能持久的,在外逢场作戏、放浪形骸的人们回家关起门来不免满怀罪过,进而祈祷求得真主饶恕。伊斯兰革命后,暴风骤雨般的伊斯兰化又把伊朗社会推向保守或曰复古的另一条胡同,社会生活充满清规戒律和远离人间烟火式的说教,导致另一种精神疲倦,进而使人们渴望回到家里放松乃至放纵一下。

伊斯兰革命30年后的伊朗有无折中呢?肯定有的。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比如宗教仪式方面的宽松和自由。在伊朗,没有人特别在意你是否穆斯林,也没有人像阿拉伯人那样动员你皈依伊斯兰,或说服你去清真寺礼拜,更看不到那些熟悉的因持久礼拜叩头而刻在脑门上的虔诚痕迹。曾在伊朗和埃及工作过多年的新华社记者梁有昶夫妇告诉我,他们初到德黑兰,总感觉这个伊斯兰社会缺些什么,后来恍然大悟:缺那些在阿拉伯世界无处不在、可以连成一片、弥漫整个城市的礼拜宣告声。在德黑兰,清真寺并不是很多,也只有在清真寺附近,才能听到礼拜的呼唤。而什叶派为主的伊朗穆斯林,并不像逊尼派那样每日礼拜5次,而一般3次足矣。这是我此行的又一个新的收获。

另一个方面,开放之风,世俗之潮也在伊朗社会慢慢涌动。前文我提到的无醇啤酒,前些年是不可能允许存在的,现在可以在酒店买到,可以饮用。如果说伊朗非常保守,那有些冤枉伊朗人,至少,他们没有像加沙的哈马斯把偷偷卖啤酒的基督徒住房给烧了,把提供啤酒的饭店给砸了。听说伊朗很多人家偷偷酿酒,在家饮酒,甚至发生过因饮用假酒而丧命的悲剧。革命初期,伊朗大部分的娱乐活动是被禁止的,包括音乐、棋牌,直到后来才陆续放开。其实,按照伊朗伊斯兰革命领袖霍梅尼1982年发布的8条《司法伊斯兰化》法令,伊朗实际存在着公开和私下两种文化和行为标准,即公开场合,必须遵守教规,虔诚禁欲,但在私人空间,自由宽松,各行其便。如今,伊朗的电影已经在世界影坛小有名气,这是另一个话题。

行前,我想像中的伊朗清规戒律特别多,革命卫队满街都是,处处检查人们的行为是否中规中矩。到了德黑兰才发现,除了女性戴头巾这件事比较严重外,事实并非我想像得那么严重,可见,想当然、成见乃至偏见是多么可怕。伊朗严格是事实,但是,并非严格到令人生畏的地步。3月7日晚,一位朋友慷慨地请我们在著名的巴尔布德(Barbod)餐厅用餐听歌,更是用事实让我知道,伊朗并不是苦行僧的世界,伊朗并非只有政治和宗教。

巴尔布德餐厅是位于Vanak广场附近的一家高档传统餐厅,建筑典雅古朴,装潢精致细密,雕梁画栋,马赛克镶嵌、玻璃装饰和水晶器皿交相辉映,整个大厅流光溢彩,透出浓郁的波斯风格。餐厅并不大,也不小,同时容纳大约200人用餐,如果不事先预订,不会有座。这里的菜肴相当不错,也很贵,每人约合人民币300元,但是,绝对值,因为这里可以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歌曲——300元买了的不仅仅是一顿美食,是一晚上的歌声和笑声,是一晚上的开心和惬意。

为客人们表演的是个男子小乐队,4位乐手外加3名歌手,吹吹打打,连说带唱地轮流上台,汗流浃背地经营着整整一个晚上的歌乐与笑声,让人们在沉闷中尽情地放松一把。我和吴教授在这里成为文盲,阿拉伯语和英语都用不上了,听不懂波斯语,只能看着台上台下的热闹发懵。不过,其中两位歌手都专门提到了我们这些来自“秦(中国——这个我们算是听得懂)”的客人,并招呼其他客人鼓掌欢迎。我们照例送上5个美元,以示感谢。

据了解,像这样在餐厅卖艺的歌手、乐手们基本不是波斯人,而是土耳其人或阿塞拜疆人,但是他们演唱用的是波斯语,为的是容易与台下餐桌前的客人们互动。客人们点歌,需要付钱,客人们听得开心了,也可以主动给这些民间艺术家们小费。他们唱的多半是民间情歌,伴奏的乐曲非常具有中国新疆木卡姆的味道。歌手们除倾心向台下献艺,甚至与异姓听众抛媚眼,也与伴奏的同伴轻度打闹、玩笑,抖点小机灵,这又会让人想起中国东北的二人转。三位歌手中,最年轻最英俊的一位歌手号称“少奶杀手”,在餐厅女性翘盼的目光中最后出场,他一登台就引起女性听众的一片欢呼,把演出气氛推向高潮。显然名不虚传。

伊朗人的天性显然是开朗的,不受拘束的,他们不满足于听台上的演员表演,而且很会配合营造氛围:鼓掌、跟唱、回应,起哄架央子,甚至在台下即兴表演也都是有的。在这里,男女济济一堂,没有公交车上的男女隔离,也没有海湾阿拉伯国家男女近距离的回避,只有放松和消遣,享受和回味,自然、大方。我们后来发现,到此消费的,有举家团圆的三代人,有刚刚办完婚礼的新人及其亲属,有带着家人庆祝生日的,有一对对恋人,也有结伴而来的时髦少女,总之,他们都是为了找乐子而聚到一起,也的的确确找到了乐子。

当然,伊朗人找乐子的不仅仅在这里,也不仅仅是这一种方式。在德黑兰做孔子学院院长的云南大学姚继德教授说,每个星期,他所在的楼房住户,会在楼内的天井里聚会狂欢,音乐放的震天响,部分男女老少,女性也不戴头巾,似乎一个巨大的家庭舞会,一直狂欢,狂欢,直到深夜。按姚教授的说法,他们要排泄心中的压抑,化解胸中的块垒……这压抑和块垒是什么?需要继续了解。(照片使用器材:理光GR定焦小数码)

图1:非常有味道的巴尔布德餐厅

图2:一进门感觉别有洞天

图3:看不出这是保守的伊朗。精美的餐具和华丽的顶灯闪烁着数千年的波斯文明

图4:头巾,彩色的头巾。既尊重了法律和教规,又满足了爱美之心

图5:演员已经登台

图6:佳肴也备好了

图7:多别致的大壶,猜猜盛的是什么?

图8:他们很乐意让我拍张照片:伊朗人民落落大方

图9:歌声响起来,掌声送过来

图10:三位美女,其中一位是慷慨的主人。我们此行真的感谢她

图11:瞧这两对、两代

图12:再看这一家子,他们自己合影留念

图13:上红茶的老爷子这一晚上可真累,不过,他天天生活在快乐中

图14:这位老先生离开座位载歌载舞,应和台上的歌唱家

图15:生日蛋糕摆好了,生日蜡烛点着了——34岁,就是没有我们熟悉的英文歌:Happy Birthday to You!

图16:看看,伊朗女士们多开心,乐翻啦

图17:这就是“少奶杀手”,确实很帅,我的位置太远,没拍好

图18:与美丽的伊朗电视台女主播及其英俊的丈夫合影留念。女主播是做东朋友的姐儿们,特意请来与我们交流,我们面对面谈得很开心。她和丈夫都希望有机会到北京,到中国旅游甚至工作。我期待他们


TAG: 德黑兰 掠影 伊朗人 歌舞升平

日历

« 2020-11-2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14
  • 日志数: 72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06-05-11
  • 更新时间: 2010-03-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