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黑兰掠影17-1:独立饭店内外——可惜那一窗春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18 11:11:35

图1:伊朗北部厄尔布尔什山脉的雪盖
3月2日至8日,应伊朗议长拉尼贾尼的紧急邀请,我和北京大学教授吴冰冰前往伊朗首都德黑兰参加“第四届支持巴勒斯坦国际大会”。这是一次轻松的旅行和考察,不需要提交论文,也不必发言,只是旁听和观摩。两天的会议结束后,我们在伊朗外交部官员和当地中国朋友的帮助下,与部分学者进行了交流,参观了部分旅游景点和市容,以浮光掠影的方式粗浅地、直观地感受一下这个具有数千年辉煌文明史和30年伊斯兰革命经历的国度和人民,尽管我们没有时间走出德黑兰。从即日起,我将以17篇的篇幅,以图片为主的形式,展示我掠到的印象碎片,与大家分享。对伊朗更深入和透彻的了解,请浏览博友张淑惠的博客。
特别感谢伊朗方面的盛情邀请,感谢伊朗驻华大使阁下及新闻专员萨哈迪先生以及他的国内同事,感谢为我们提供所有帮助的中国朋友。

德黑兰掠影之(17-1):独立饭店内外——可惜那一窗春雪

 

波斯地毯,神话挂图,黑色头巾,以及三角钢琴,这些图景很自然地浓缩在独立饭店大堂一角,在我看来,也浓缩了伊朗的历史和现实。

了解伊朗,从我下榻的独立酒店开始。虽然只是匆忙的几天,虽然活动局限在首都德黑兰。

这个酒店是五星级的,建成于1970年,也就是国王时代。按今天的硬件标准衡量,它也就是三四星级的水准,但是,倒退40年,它的辉煌和气派是不容小觑的,也当然可以想像王国时代的伊朗实力确实不一般。

独立酒店据说是伊朗市最好的酒店了,几乎重要的会议来宾都入住这里。又有种说法,这个酒店并非一般的商业酒店,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入住的。我想,它的地方相当于北京的北京饭店?

酒店位于德黑兰市北部富人区,位置距机场和市中心正好相当。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我坐在车里,拘谨地用理光小相机抓拍越来越近的雪峰,担心陪同我们的外交部礼宾司官员不悦。当我住进酒店才发现,东家将5楼把角的两间房屋分别安排给我和吴冰冰教授房号分别是509和518。扔下行李,拉开窗帘,却意外发现,白皑皑的雪山横卧在眼前——推窗见雪!伊朗高原的雪!德黑兰的春雪!

我不禁欢呼起来。太清爽了,太凉快了,在北京干渴了一冬天的我,终于在德黑兰看到大片的、干净的白雪,它在蓝天下是那样的美,甚至连徐徐而来的威风都是那么的清澈、怡人。我知道,翻过这座著名的厄尔布尔士山脉,就是广袤的里海南岸平原,就是神秘的中亚地区和高加索……美中不足的是,写字台前的窗户被粗厚的水泥方格挡住了,将不远的雪山分隔成几块。我很想把这个冷冰冰的水泥窗棱推掉,眼睛堵得慌,心里更是堵得慌。它在我心目中竟成了一道阴影,成为一个象征。好在,我可以到阳台上看到完整的风景。我实在不明白,智慧而既有品味的波斯主人,为何把这么好的风景给切割了呢?

室内的装饰干净、简朴。不能上网,但是,有电视,除了伊朗台,好像还有BBC,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有CCTV4——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片断我就是从这里听到的。房间里可以打国际、国内电话。洗漱用具乃至拖鞋、一次性的皮鞋擦拭用具都有,这似乎不像国际通行的酒店配置,倒像国内的酒店陈设,我特意带来的洗漱用品没有派上用场。房内的冰柜很让我很意外——除了两瓶矿泉水,一无所有。当然,床头柜多了几样东西,礼拜用的小毯子,英阿文对照的《古兰经》(很想带走、收藏,但是不能),自然,屋顶还有指向伊斯兰圣地麦加方向的箭头。

上网可以到楼下的商务中心,每小时5美元,速度还可以。此前已经听说伊朗上网费用很高,此次算是领教了。吴教授惊奇地发现,这里的网关也是把得死死的:部分美国网站无法登录。我点击自己博客里以色列《国土报》和《耶路撒冷邮报》的网址链接,也是无法打开。不通敌国,哪怕是网络。

酒店的大型会议一个接一个,安全防范很严格。所有进入者携带的包裹,先在外面安检车上过一遍,再到门厅里接受随身物品的检查,即使天天进出的熟悉客人也不能例外。酒店内似乎禁止拍照,我拍过几次,都有服务员或保安过来礼貌地提醒。当然,酒店外景也是不许拍的。一个保安由于无视我一而在,再二三地拍摄酒店正面,被上司喝斥了一顿,尽管我不懂波斯语,但是,看的出究竟。后来陆续知道,伊朗很多地方是不许拍照的,即使可以拍照的地方,拍的多了,也是有问题的。

安检当然是惯例,各国如此。尤其是我们参加的这个大会,有不少巴勒斯坦强硬派别领导人,其中不乏来自大马士革的哈马斯或伊斯兰圣战组织代表,他们可是以色列一直追杀的对象。所以,安检严是应该的。我甚至在想,以色列不会用导弹袭击我们居住的酒店吧——在这个酒店,我遇到过来自加沙的哈马斯领导人扎哈尔,来自突尼斯的巴解组织和法塔赫资深领导人卡杜米和巴勒斯坦流亡议会主席萨利姆-扎农,并和后两者聊了聊。很难为情的是,我竟然把扎农老人家当作前财政部长纳西西比,叫错了名字,真汗……

住在酒店,发现这里也还有另一个规矩:用餐的大堂,只能接待外宾,陪同我们的外交部礼宾司官员若要与我们一同用餐还不成,整得我们双方都很尴尬。当然,也有的伊朗人以学者身份随便进出我们的用餐区,与我们聊天,也让我们感觉怪怪的。伊朗是个讲究规则的地方,又是个权力划分非常清楚的地方,各部门之间几乎互不干涉,互不买账,所以,在这里的人抱怨办事效率很成问题。当然,正面的好处是,权力制衡,防止权力滥用。这个话题后面我会专门写的。

对了,一个大发现是,这里提供无醇啤酒,而且是伊朗生产的。据熟悉的朋友后来介绍,这已经是开放的一大成功了。既然酒店提供了,我们也体验了一把伊朗人喝的啤酒是什么滋味?喝过后,感觉怪怪的。这大概就是无醇的味道。

酒店住了一周,什么感觉都不错,唯独感觉那个粗愣、冰冷的水泥外窗别扭,可惜了一窗春雪。

图2:传统与现代、开放与保守,构成了伊朗的特征

图3:著名的独立酒店,非常有政治色彩的名称,也是举办各种大型国际会议的地方

图4:沉重的窗户隔绝了壮美的雪山

图5:雪山(西段)夕照

图6:看,这就是阳台的雪景(雪山中段)和德黑兰的市容

图7:绵延的雪山(西段)成为德黑兰的重要屏障

图8:保卫饭店和客人的警方就在楼下

图9:朴素、舒适的卧房

图10:为客人预备了最需要的饮水

图11:酒店大堂的世界钟。人在德黑兰,与世界并不隔绝

图12:酒店的咖啡厅

图13:这里的客人并不拒绝别人拍照

图14:眼前是我们参加所参加会议的易拉宝,远处是身着素服的伊朗青年女性


TAG: 德黑兰 春雪 掠影 饭店

日历

« 2020-11-2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14
  • 日志数: 72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06-05-11
  • 更新时间: 2010-03-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