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生死日记》12:奔向炸弹爆炸的地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09 11:34:08

来者不惧,惧者不来。
  ——冯梦龙《东周列国志》

 

《巴以生死日记》12:奔向炸弹爆炸的地方

 

1999年4月5日,星期一   

今天晚上,我第一次经历爆炸,而且第一次同平时只在媒体中见到的爆炸拉近了距离。这起爆炸粉碎了一周来我对加沙安全形势比较乐观的概括。

晚上刚刚吃完自己煮的盐水鸡翅,窗外传来一声巨响,我扭头一看,墙上的挂钟正指向9点18分(太蹊跷了!)。就在我靠近窗口试图判断巨响来自何方时,远处传来救护车的鸣叫声。我立刻断定附近发生了爆炸,于是抄起刚刚从巴办借来的手机向楼下窜去。

下楼后,撞见几个邻居和行人,向他们打听情况,他们却都不能断定响声来自哪里?我转念一想,往北100米处是巴勒斯坦二号人物阿布-马赞的住宅,那里有几名安全部队的警察,他们或许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飞奔过去自报家门,一问果然发生了炸弹爆炸,地点就在一公里外的安萨里大街。

我立刻用手机把这一情况通知耶分老戚,请他代发英文快讯,并将这一情况通报给巴办主任刘志海大使。随后,我拦截住经过身边的一辆黄色奔驰出租车。当时车里连司机带乘客已经塞满了8个人,我只好半跨半坐在前排一名汉子的膝盖上,并催促着司机跟着前面闪着红蓝灯光的警车往出事地点急赶。

两分钟后,我赶到了事发地点的路口,警察已经封锁道路,禁止任何车辆通行,我只好弃车步行。等我想到还没给司机付钱而回头时,那辆出租车已经绝尘而去。没有人下车看热闹,也没有人等待我付那份车钱。

爆炸发生在安萨里大街加油站对面的一座两层楼私宅里,这里距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的官邸只有200米,距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总部只有100米,而离阿拉法特卫戍部队“17部队”的驻地只有50米。

经过和警察反复交涉,我获准进入警戒圈内。这里只有少量住户围观,大部分是穿各种服装的警察,我好象是第一个赶到的记者,因此很快溜进爆炸现场。据悉,这幢小楼的主人叫穆萨费尔·阿戈尔,是阿拉法特卫戍部队的校官。从爆炸遗留的痕迹看,炸弹是在小楼门厅里爆炸的,只炸碎几块玻璃和一张木桌,并轻微地损坏了院子里的一些花草,乱砖碎石飞出一大片。

爆炸发生时阿戈尔正巧不在家,因此毫发无损。据加沙市政府一位人士透露,穆萨费尔曾在黎巴嫩英勇抗击过以色列军队,很受巴各方面的敬重,因此可以排除内部人搞他的可能性,言外之意是以色列特工搞的鬼。

很快,我被后续赶来的警察请出现场,一个自称为法新社工作的当地小伙子也被警察盘问后推了出去。半个小时后,阿戈尔赶回家里,面对一片狼籍的现场,他很平静,一言不发地又走了。这起爆炸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但是针对的目标特殊,而且离总统府不远,因此惊动不小,连加沙地带的安全部队司令都赶来了。

在通过手机发完后续消息后,我赶回住所编写中文消息,期间,刚刚认识的两个巴安全部队的朋友又上门拜访,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等我写完消息已是午夜时分。临时住所没有电话线,平时发稿都是带着便携电脑到办事处去处理。现在,时间太晚,而刘大使身体又不太好(可敬的刘大使,我的大师哥,终于在几年后因病早逝),我半夜打搅显然不合适。这个消息通过手机打电话给北京又似乎不值,想来想去,我决定找新认识的邻居哈立德帮忙。哈立德是位退休警察,一家老小全在突尼斯,只有他一人在加沙守着房产。昨天我应邀上门做客时他曾告诉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去找他帮忙。

我穿过没有路灯的小巷子,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哈立德家所在的楼前。夜已深,但是,我知道哈立德和其他巴勒斯坦人一样是夜猫子,应该还在喝咖啡聊天吹牛。到了门房那儿一问才知,哈立德今天身体不爽,已经早早入睡。忠实的门房叮嘱我说,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最好别打搅他。

我正踌躇间,一辆小型吉普车停在楼前,车上下来二老一小,像是一家三口。其中头发花白的长者问我有何贵干?我说自己是来自中国的新华社记者,因为有条重要的消息要通过文传发回北京,不知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传真机?

这位穿西装的长者说“请你等一下”,便领着他金发碧眼的夫人和儿子上了楼。几分钟后,这父子俩走出楼门,邀请我上他们的吉普车,说要带我去办公室发稿。我当时非常感激。长者自我介绍说他在工程建设部工作,今天和夫人(法国籍)及小儿子去了趟约旦河西岸城市拉马拉,刚刚到家就碰到求助的我。

从加沙到拉马拉往返300多公里,他们老的老小的小,如此辛苦一天后又给我帮忙,真是不容易,我真后悔不该向他开这个口。别看长者的儿子不到20岁,可是车却开得很棒,一只小手却把个大吉普车的方向盘揉得提溜转。

很快,这爷俩带我到了城里的办公室,并帮我发通稿子后又顺道送我回家。来回的路上,长者没有告诉我他的尊号大名,而是在告别时递给我一张名片,并欢迎我有空上他家做客。

带着完成任务的愉快和贵人相助的庆幸,我回到住所。在明亮的灯光下我摸出刚刚收到的那张名片。不看还好,看了这张名片让我顿时觉得巴勒斯坦人民真是慷慨而古道热肠——朴素的名片上有这样几行字: 阿拉法特主席经济顾问、巴工程建设部总司长—戴义夫拉·阿赫拉斯。

多么虔诚、谦虚而乐善好施的一位副部级高官!他的名字如果翻译成中文的话,那便是“真主的哑巴客人”。


TAG: 巴以生死日记 炸弹

日历

« 2021-01-2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22
  • 日志数: 72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06-05-11
  • 更新时间: 2010-03-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