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生死日记》之九:“安全第一”无处不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19 09:26:59

东耶路撒冷的著名标志:老城金顶岩石清真寺

 

如果说亚卫是犹太人的上帝,安全则是以色列人的上帝。
                               ——自题
     


《巴以生死日记》之九:“安全第一”无处不在

 

1999年3月28日夜,曼谷--特拉维夫途中以色列航班上 

28日晚,曼谷分社首席记者于大波和高原夫妇(现常驻美国洛杉矶)和助手徐海静在招待我们吃过饺子后,开车把我们送到曼谷国际机场。高速公路上华灯迷离,让人感觉行使在星河里。大波和高原的悉心照顾,使我没有“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不便和迷茫,对曼谷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午夜的曼谷机场人已经不是很多,我们在机场大厅的一个拐角找到以色列航空公司(EL)的窗口。其实,当时只有以航的班机在为飞行做准备,所以这个拐角显得非常热闹。上百名各色乘客在排队等待安全检查,进行安检的以色列安全员却不紧不慢地严格履行着他们特有的一道道手续。尽管事先我已经知道以航是盘查最严厉、最细致的航空公司,在中国驻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办事处(以下简称巴办)担任三秘的王怡也向我交代了他们大概要问些什么问题,但是,以色列人的精细和礼貌还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轮到我时,一位男安全员要我把自己的行李拎到一个类似板条凳的简易木桌上,开始对我进行盘问。当他得知我持公务护照并随身带有以政府新闻办主任的赴任回函复印件时,又把我移交给一位中年女士。我以为靠着上述两件护身符能免去许多麻烦,但这位神态温和的女士并没有给我任何“特权”待遇。回头看看旁边持红皮外交护照的王怡同样在接受礼貌而细致的盘查,我才明白,在安检面前和以色列人没的商量。

“欢迎您乘坐以航班机!为了您和和其他乘客的安全,我们要冒昧地打搅您一会儿,请您原谅”。在这几句开场白后,这位女士开始了一连串的快速询问,而且是同一问题变着法儿前后问3边,看你有是否前言不搭后语:

“请问您是第一次乘坐以航吗?”
“您的目的地是哪里?”
“您从哪里出发来到曼谷?”
“您到以色列后住在什么地方?”
“您到以色列干什么?准备停留多久?有没有朋友和亲戚?”
“您离开北京和曼谷时有没有朋友或熟人托带东西?”
“您的行李是自己亲自打理的吗?打好行李后放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交给别人保管过?是否离开过您的行李?行李箱里都有些什么物件?”
“再问您一遍,您……”
……

如此3遍,她微笑地问着,目光却一刻不离开我的脸,仔细地观察着我的面部表情以探测我的内心是否坦然,是否撒谎。旁边的许多以色列本国旅客被要求打开行李仔细翻看,而我为了节省时间或证明自己的清白主动提出开箱查验,这位女保安却友好地按住我的手表示不必开箱……

当然,问话过程中,我虽然没有任何可疑物品而惧怕检查,但是这种阵势毕竟从未见过,以致有两句简单的英语问话我却没有听懂,还是习惯“以色列英语”和问话内容的王怡提醒了我一下,但是,安检人员很快礼貌地制止了她并把她请到一边。

不到芭堤雅海滩,不知道加沙海滩有多荒凉

以色列是个缺少安全感的国家。犹太民族在一千多年的流散岁月中吃尽苦头,也培养了他们民族性格中机警、多疑和敏感的成分。在回归巴勒斯坦几十年后,以色列人又三面受敌,长期处于战争状态,可以说是枕戈待旦,“安全”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恐怕已远远高于上帝。在同周围阿拉伯人的武装对抗中,以色列也曾多次遭受飞机被劫持的经历,吞咽过无辜人员喋血的苦果,因此,安全检查就变得格外严厉,以致于近乎病态的地步。

据一位朋友回忆,他几年前返回以色列在北京首都机场登机接受安检时,以方安检人员听说有人托他带东西到以色列,立刻如临大敌,紧急安排其他旅客疏散并进行清场,在对这位朋友捎带的物品进行仔细检查确保没有危险后才解除警报,搞得大家虚惊一场。

其实,由于安检的疏忽,我手提的行李包在曼谷机场并未经过X光检测。我事后心想,以色列人也真是形式主义,这要是包炸弹和非法用品不也被我拎上飞机了吗?可见百密难免一疏,安全隐患往往可能就存在于这种信任和侥幸间。

完成安检后,我和王怡告别大波夫妇,进入侯机室。以色列航班的候机室同样设在侯机楼的尽头。临登飞机前,我们和其他乘客又接受了安全人员的盘问,只是这道安检要简单得多,同样,部分乘客的手提行李被打开检查,而我们半是由于护照做担保,半是相貌原因而被免去这道手续。

乘以航从北京飞往特拉维夫是午夜起飞,听说乘以航从开罗飞往特拉维夫也是午夜起飞,而乘以航从曼谷到特拉维夫还是在午夜时刻起飞。这难道是一种巧合?我想不是,显然这是以航精心安排的,选择这个飞机起落班次最少的时间段便于利用人少的清净进行仔细的盘查,这样既不妨碍其他航空公司营业,也不过于引人注目,更重要的是不给恐怖分子乘乱做手脚的机会。


1999年3月29日,耶路撒冷

经过11个小时的飞行,我于今日清晨(以色列时间)抵达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当巨大的波音767客机轰然着地时,我的心也跟着落到实处:终于到了这块诞生《圣经》而又因《圣经》扬名天下的古老土地。

几年前,新华社选派青年记者到以色列学习希伯莱语时我就跃跃欲试,只是阿文组老主任王根宝先生提醒我做好一辈子和以色列人打交道时,我才打了退堂鼓,因为我的确不愿意因为作为稀有人才被终身栓在一个国家。但是,能到神话般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工作一直是我非常向往的事,如今,我不但突然间实现这一愿望而且直接要到热点中的热点加沙去筹建分社,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心中半是愿望得酬的激动,半是前途未卜的忐忑。

出了飞机,几面蓝白两色以色列国旗在朴素的本-古里安机场上空微微飘扬,两道兰色的横杠象征着尼罗河和两河之水,中间夹着规则的六角大卫盾星——以色列的国旗清晰地表达着他们祖先曾经活动的地域。过去,我对以色列国旗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电视画面和报刊上,而且它多半被作为焚烧和糟蹋的对象。如今,净洁、庄重的以色列国旗恬静地展现在我的面前,使我产生了说不清的感觉。

眼前的大卫盾星旗不仅仅是以色列国的象征,而且让我们能想起无数杰出的犹太人:科学社会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现代物理学之父爱因斯坦,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迷宫小说鼻祖卡夫卡,伟大诗人海涅,立体主义绘画大师毕加索,表演天才卓别林,新闻巨匠路透、普利策,音乐泰斗门德尔松、格什温、科普兰、马勒、海菲茨、梅纽因、伯恩施坦……群星璀璨,不胜枚举。

出关的时候,值班小姐又对我进行一般盘问:“到以色列干什么?”“住在什么地方?”等等,这也是在其他国家海关比较少见的,可见以色列的安全意识已经在任何环节上都打下烙印。末了,这位小姐反复翻看了弗格尔的复函影印件,又给上司挂个电话,最后在我的护照上盖戳,将3个月的停留期限改为一个月后放行,并叮嘱我尽快去办理长期居留许可。至此,我算真正进入了以色列。

耶路撒冷分社的两个小兄弟谭新木和戴维接到我后,王怡暂时与我们告别,她直接返回设在加沙的巴办,我们三人到停车场准备前往耶分所在地。我们的车还没有开出停车场便被警察拦住,过了一会儿,小谭问清情况:停车场发现不明物体,警方正在进行处置。在以色列,不明物体往往就可能是致命的爆炸物。小谭他们已经习惯了,我却觉得好生恐怖,怎么一下飞机就赶上这挡子事,难怪以色列人那么重视安全检查。

可疑物品被清除了,我们继续上路。当时天已大亮,但是,沿途的汽车无一例外地开着大灯,这又是件意想不到的事。小谭解释说,这是以色列的行车规定,为了确保安全,冬季在城外驾车必须开启车灯。这不是多此一举嘛,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能确保不出交通事故,多一道保险总是对的。由此我觉得,以色列人安全第一的观念和意识可以说无处不在,这里不仅对恐怖事件的防范措施非常严格,就连正常的行车安全规则也比我们多一项,可见发达国家还是比我们考虑得更周到。

金顶岩石清真寺,也往往被误以为阿克萨清真寺,或者说,被笼统地当作金顶岩石清真寺-阿克萨清真寺的合称或象征。其后可隐约看到基督教不同派别的教堂和犹太教的大卫墓。

 
1999年3月30日,耶路撒冷

29日晚,耶分首席老戚为我摆宴接风,我第一次品尝了以色列出产的啤酒,也领教了老戚的豪爽和能干。在曼谷时,就听泰国雇员说老戚(他曾任驻曼谷首席记者)烹调手艺不错,吃了老戚烧的菜觉得名不虚传。

不知是旅途劳顿还是酒精的作用,昨晚我没有在酒桌上醉倒,却在睡梦中被魇住: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古老的圆顶像大山般向我压来,我直觉得四肢无力,呼吸困难,想翻身却丝毫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巨大的清真寺圆顶像比萨斜塔一样一寸寸向我压迫而来。我当时心慌乱求神,又是用英语念叨“上帝保佑”,又是用阿拉伯语疾呼“赞美真主”,只恨自己不懂希伯莱语,否则定要继续企求犹太教的上帝亚卫保佑我不被这厚重硕大的建筑碾成粉齑……

不知挣扎了多久我终于逃出梦魇,带着浑身的汗水艰难坐起。拉开厚厚的窗帘,室外天已微白,对面,灯光围绕下的以色列议会大厦和历史博物馆仍静卧在依稀的夜色中,周围葱茏的树木融为淡淡的一片。远山上灯光依稀的群楼,也在天光的勾勒下露出长短和高低不一的轮廓。这就是西耶路撒冷?其实,分社所在的西耶路撒冷,是整个大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我一直不明白,我还没有亲眼见过阿克萨清真寺的真实模样,它却在夜间像飞来峰一样突然“造访”我这个远方的陌生人。说冥冥之中和耶路撒冷存在一种默契未免有些宿命论色彩,但是,在耶路撒冷第一夜便被阿克萨清真寺“镇住”肯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结果。它预示着今后几年我将把耶路撒冷,把阿克萨清真寺的前途无可避免地当作我日常和中心的报道话题之一。

 


TAG: 巴以生死日记

日历

« 2021-01-2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22
  • 日志数: 72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06-05-11
  • 更新时间: 2010-03-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