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之战 (文字部分8-10) 消逝的往事(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26 21:50:22

   
  发布者:陈湘安 |  浏览(220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06-09-18 16:32:47 最后更新时间:2006-09-18 16:32:47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续前)

          世 纪 末 之 战

                 电视专题片

 

第八集  北约的真实意图

    主持人  陈湘安今天我们重点分析一下北约在这次空袭行动中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北约在这次进行的空袭行动中,它给人一些非常不寻常的姿态,北约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特邀军事观察员   金一南:北约在科索沃表现出来作战行动的特点确实是有些耐人寻味的地方,就从第一点可以看到北约确实是有备而来,它在作战行动以前的一年基本上已经开始了对南联盟方向大规模的情报侦察,这个情报侦察还不仅仅限于科索沃,范围还比较大。北约这回动手似乎是在和谈破裂以来一直在挽回这个局势,到最后实在挽回不了,骑虎难下,最后不得已采取的军事行动。实际上,在它发出最后通牒以前,它的大规模的军事侦察活动已经开始了。北约在当时已经把原来针对华约的50多颗卫星全部把频道转换到南联盟上空,重点监视南联盟方向,而在这其中,中国情报局管辖的这些卫星系统也全部加入进来,另外还有英国的包括北约一些组织国家大量的气象卫星全部都调过来。就从卫星网络上看,它已从太空的卫星监视系统一直到地面的无线侦听系统,已经形成了一个从太空到地面的庞大的军事信息实时传输的数据网络,它已经对南联盟方向实施了全程的数据监控。

    从98年6月份以后连续举行了3次大规模军事演习,一方面通过无人机通过卫星系统通过地面信号侦听系统,另外一方面看它通过演习。通过卫星系统和地面侦听系统完成了情报的侦察和重点目标的判定,还有一方面就是怎么样完成自己的部署。

    北约的行动大大出于善良人的愿望,人们以为它是不得已而采取的行动,实际上它是经过精心的准备后的行动。因此表现出这样几个特点:第一个它的作战转换非常迅速,首先它的打击集中在夜间,当一旦判定南联盟的地面防空系统和指挥控制系统遭到破坏它马上转换,从夜间攻击转入白天,扩大空袭的效果。当发现白天的攻击地面火力的抵抗也是比较强的时候,空中目视看空中目标看的比较清楚的时候,它马上把攻击转入24小时。另外看它打击目标的层次,首先是地面防空系统和指挥控制系统,然后迅速转到军队的集结地点,就是营房、仓库和它所谓的一些军事目标,就包括重兵集结地点和一些装甲车辆。然后第三个层次它转入到打击国防工厂,和一些相关的包括生产化肥的工厂。因为生产化肥的工厂据北约判定转产弹药是很容易的。所以这些工厂全部进入它打击的目标,同时其中夹杂有政府指挥机构,主要是军事指挥机构。空军司令部、陆军司令部全部列入打击的名单。在这个打击之后,它开始切断它的交通,包括多瑙河上的桥梁。在交通系统完之了现在开始集中攻击能源系统,炼油厂、输油管道,现在全部列入它打击的范围,甚至已崐经开始实施海上石油禁运。从它的攻击目标的层层递进,最后使它屈报。

    它要达到它的目的不是轻而易举的,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南联盟主要是塞族人,南联盟加盟共和国总共有6个,从91年苏联崩溃以后前南斯拉夫在解体的过程中4个共和国已经都独立,现在只剩下2个,黑山亲西方的意向还很强,战前脱离南联盟的倾向也多次地表明出来,然后还有一个科索沃自治省。黑山也出去,科索沃也出去,那么塞尔维亚的版图它整个就倒退到一百年前了。

    陈湘安:所以南联盟这次是绝对不会屈服的,在这次行动中南联盟进行了很多有效的反抗,包括打下来它的F-117,一般来讲这种行为对美军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包括它要卷入地面战。但是美军面临这两个问题的时候,它不但没有退缩,而且更进一步升级,继续让战争扩大化。它到底想做什么呢?

    金一南:按照我们一般的规律,这会它表现出两个反常的特点。第一北约是比较松散的军事组织,在此之前它没有搞过成功的演习,超出北约国家范围以外的它从来没有搞过,这次它表现出一种反常的态势。客观地说北约这回行动整体配合还是不错的,第一轮参加空袭的就有13个成员国,它有多种分工,有的提供机场,有的提供后勤运输,而且从空角度看有的担任轰炸,有的担任侦察,有的担任作战效果评估,还有的担任空中管制,空中预警等,这个很复杂,而且各国的指挥系统完全不一样,北约这回居然能够把它们比较有机地协调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相对比较统一而且调度比较自如的这样一个整体的作战机器,我们说这还是在北约史上的也算是它的一个创举。从这个整体打击效果的形成上,我觉得也应该能看出,这里面从军事技术角度透出一种它非常强大的政治决心,而且它做了精心的准备,F-117被击落的当天早上,它马上加派3架F-117投入空袭,然后紧接着增派13架。这样它实际上派到科索沃前线驻在意大利的F-117达到25架,这已经占到美军装备F-117将近半数了,它总共装备了54架。当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在层崐层递进的时候,我们回过头来看有一个感觉,就是大家当初对北约的意图估计的还是不够的,北约获得过几次关键性的授权,一次是1998年9月23号,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次,由西方国家主导的、联合国通过的第1199号决议,这个决议第一要求南联盟无条件地从科索沃撒军,第二这个决议认为如果南联盟不能执行联合国的这个1199号决议,这个决议认为可以采取进一步行动以恢复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决议问题是很多的,因为它强行要求一个主权国家的军队从你主权管辖范围之内的一块领土撒退,这个本身就是带有很大问题的,北约抓住这个时机做了些手脚。有联合国的1199号决议,北约不失时机地于1998年10月份通过了一个决议,批准了对南联盟进行空中打击的决议,这就是对南联盟的最后通牒,而在11月它又通过了决议,北约国家可以不通过联合国单独地在北约成员国范围以外的国家采取军事行动。这样它就把它自己的行动通过自我包装,也利用了一些善良人们不够警惕的愿望,它把自己披上了一个合法的外衣崐。

    陈湘安这个转变是不是意味着它为了下个世纪打开它的新的战略格局做了一些充分的准备?

    金一南 我们想,是这样的,它这个在转变的时候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分析,即使站在北约的角度它98年10月份的决议它急了一些,它过早地把自己的意图暴露出去。实际上我们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刚刚讲到的北约这回到底要干什么?科索沃是个很贫穷的地方,既没有什么战略物资象石油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战略通道象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它也不是这种态势。另外它也不象朝鲜或者是伊朗,按照美国的标准朝鲜伊朗有致命性的武器,核生化武器,所以它也把这个列为它的战略重点。你从各个方面看南联盟和科索沃构不成它如此大动干戈的地方,但是美国和北约如此在此地大动干戈,我们的理解它绝对不是为了在本地实现人道主义和平,让所有的阿族难民全部都返回家园、重建家园,北约说如果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这么大的投入,这么多兵器的投入,而且北约和美国实际上把自己的整个信誉全部都押上去了,它绝对不会为了几百万阿族人做这么大的投入,它不会的。

    陈湘安:那它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它的真实的意图是什么呢?

    金一南我们觉得这里面一个很明显的趋向就说科索沃是块敲门砖,北约也好,美国也好,它一定要凭借这块敲门砖,打开下个世纪之门,下个世纪之门打开之后,人们就能够看见在这里面有个科索沃模式,它设想未来理想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科索沃模式。因为在科索沃这个包装箱里面藏了很多东西,你比如说民族问题、宗教问题、领土纠纷问题,下个世纪最敏感的各个国家都可能遇到的这样一些问题,解决方法是什么呢?科索沃方案。科索沃方案有很大军事强权的秩序,民族问题不行吧,我们看科索沃,领土问题有纷争吧我们看科索沃,宗教问题有冲突吧再看科索沃。

    陈湘安所以奥尔布莱特就把这次行动说成是北约军事行动的一个试验场,这个试验场就包括它试验它在下个世纪一些行动的基础,那么下个世纪全世界各个地区可能会出现很多类似的问题,是不是意味着北约就要用同样的行动支解决那些地区同样的问题呢?

    金一南:这里面起码来说这种倾向是非常明显的。 

    陈湘安但是它也给世界人民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未来的问题是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呢?还是用政治谈判手段来解决呢?这是事关到整个世界和平的问题。

    金一南 我们说科索沃开了个非常不好的先例,非常危险的先例,就是一个大国或者一些国家集团它们可以单独地决定一些国家的命运。我们原来设想冷战结束以后,象强权政治应该说是结束了,也就是大国任意裁决小国版图、任意决定小国命运的这种时代应该过去了,大家都以为过去了,而且我们现在的基本判断还是建立在这种时代过去了的基础上,但是通过这个科索沃我们看到可以要出现的情况,就是这个东西没有过去,强权分割、强权来规定次序,来界定是非,这些东西不但没有消失,而且通过北约通过美国对科索沃的强行干预,我们还看出了不但没有消失,而且它还有重新增强的趋向,所以说这回你从世界舆论中看出来比较普遍的反映,象传统的第三世界就是南部国家,不管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也好,中小国家、穷国弱国发展中国家大量对北约的行动一个是反对,另外一个是不反对但是怀有很大的抱怨,北部北半球的主要是工业发达国家,它们支持的份额是很高的。

    陈湘安通过科索沃的军事事件,可以看出北约藏在后面的政治意图对未来世界实际上造成了非常大的危害。它影响到下个世纪整个全球的和平问题、安全问题。

    金一南: 对!关注科索沃局势的时候,一定不能仅仅把眼光局限在科索沃,局限在南联盟,甚至仅仅局限在军事行动,科索沃这回它的政治含义远远超出军事含义,军事上其实北约美国没有提供新的东西,它所有的打击手段在海湾战争中都出现过,各国新的关注点主要是在政治方面,尤其是国际政治,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就是科索沃以后的世界再也不会回到科索沃以前!

 

第九集  科索沃的命运

    主持人  陈湘安: 从这次北约开始空袭南联盟以后,科索沃突然就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人们每天都可以从电视上看到大量科索沃的镜头,每天都有很多的难民从科索沃奔向别的国家,许多人都想了解科索沃究竟是怎么回事?

    国防大学教授、军事专家 徐焰:科索沃问题只所以发展到今天这种情况,应该从两方面看,一方面科索沃地区乃至整个巴尔干地区确实存在着复杂的民族纠纷,这是它的内在原因。另一方面就是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故意利用当地的民族矛盾,使用武力达到它自己的即定战略崐目标。

     陈湘安:那我们是不是先从科索沃本身的情况看看它究竟这个问题怎么发生的,历史由来是怎么样的?

    徐焰: 科索沃问题乃至整个巴尔干地区的民族纠纷确实讲起来纷乱如麻,首先讲它是三种矛盾的交汇点,第一是民族矛盾,因为这个地区历史有很多民族的杂居,而且各个民族也有自己不同的利益,希腊民族和阿尔巴尼亚民族的祖先,早在公元前5世纪、6世纪就有矛盾,15世纪期间土耳其人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大举入侵,因为巴尔干这个地区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是一个民族迁栖的通道,同时斯拉夫人在5世纪到6世纪大规模地向南迁栖,所以有南斯拉夫,这个称呼是讲斯拉夫的一枝,就是以塞尔维亚人为主体的,进入巴尔干地区,民族矛盾持续了千年之久。第二个就是它的宗教问题,这个地方是伊斯兰教、东正教和天主教交汇点,不同的民族它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为自己的主导,所以宗教往往是民族矛盾激化一种思想上的原因。塞尔维亚是东正教,阿尔巴尼亚是伊斯兰教,克罗地亚是天主教。第三个原因就是各大国把自己的战略利益都划分到巴尔干地区,在历史上它是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就是土耳其,奥匈帝国这三大国利益的交汇点,所以说战争不断。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插手,战后美国又插手这个地区,所以说这个地区是各大国战略利崐益交汇之处。过去各大国把这一地区作为自己的战略前沿,在这种情况下战后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他提出不结盟政策,所以说它既不属于华约也不属于北约。铁托一死之后,南斯拉夫就面临着一个在大国争夺的夹缝中如何生存的问题,华约解体之后,南斯拉夫在北约各方面的压力之下处于一种瓦解状态,现在出现的科索沃问题,恰恰也是在这种大的政治气候下发生的。

    陈湘安:科索沃主要是什么问题引发了这场危机呢?

    徐焰:应该从三个动因上来考虑,第一个是历史原因,第二个是地理原因,第三个是现实这种国际政治利益发生冲突的原因。这个地区历史上曾经是塞族文化和宗教发详地,但是14世纪以后,土耳其占领科索沃地区之后,塞族人大量地逃走,阿族人大量地迁入,到了本世纪初的时候,这个地区的居民四分之三就已经是阿尔巴尼亚族人了。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南斯拉夫由铁托领导建立了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它是由6个自治共和国组成的,当时科索沃地区那个时候有一百多万人口,阿族大概占四分之三左右,在南斯拉夫6个自治共和国中间,并没有科索沃自治共和国,它是塞尔维亚的一部分,黑山从口更少,比科索沃还少,但是黑山获得了一个自治共和国的地位,所以从这点来讲,当时的阿族对这点始终不满。

    陈湘安:究竟为什么当时没有让它当上一个自治共和国呢?

    徐焰:当时有一些复杂的原因,因为牵扯到一个阿尔巴尼亚独立国家的问题,因为它旁边有一个阿尔巴尼亚,如果再建立一个自治共和国的话,很容易出问题,所以南斯拉夫领导人当时有些考虑。当时阿族人对此确实表示不满,当然到了60年代以后,铁托采取了一些新的政策,就是把科索沃作为一个自治省,抬高阿族人的地位,给阿族人一些特殊的权利,当地的塞族人又不满意,所以大批的塞族人迁出,阿族人比例越来越大,所以到了90年代之初,科索沃地区阿族人比例又达到了90%。当然另外一个原因阿族人生育率比较高,因为穆斯林不限制生育数。

    陈湘安:那么现在它们引发纠纷的导火索是什么呢?

    徐焰:这应该说是1989年东欧形势剧变以后,前南斯拉夫已经解体,解体之后南斯拉夫一分为五了,我们现在讲的新的南联盟实际上只是塞尔维亚和黑山的联盟,在其它各自治共和国纷纷离开的情况下,科索沃分离倾向就受到了鼓舞,在这种情况下科索沃内部也出现了要求民族分离的倾向,这个倾向愈演愈烈,到了1992年,它们就自行举行公民投票,建立科索沃共和国,选举总统,就是现在的鲁戈瓦。塞尔维亚共和国认为他是非法的,但是他允许鲁戈瓦在当地办公,事实上形成了一个双重政权。就等于事实上默认他的存在了。因为南联盟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克制的,希望能够和平解决,但这个矛盾是愈演愈烈,而且阿族人内部也出现了分划,以鲁戈瓦为首的这批人是温和派,现在大家看到的电视新闻报道中他还和米洛舍维奇进行会谈,而且在有些问题还能达成一致,他不主张科索沃马上独立出去,但是科索沃解放军情况不一样了,他是阿族人中的激进派,这一部分人实行武装行动,和塞族的武装频频发生冲突,并且得到了境外力量的支持,这一批人就强烈要崐求马上实行独立,而且要求北约的武力干涉,科索沃解放军大概是1994年开始组建的,它是由阿尔巴尼亚民族中间的一批激进分子,他们也以阿尔巴尼亚的山鹰旗作为自己的军旗,以建立自己的独立国家为政治纲领,采取的手段非常激进,他们从邻近国家获得大量的武器弹药。因为60年代70年代和时候,当年的阿尔巴尼亚提出一手拿镐一手拿枪,要求全民武装,所以当时他获得了70多万支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的外来援助和几十亿发子弹,1996年阿尔巴尼亚发生大规模的政治风潮和动乱一直延续到1997年,结果全国的武器弹药库都被抢,这70多万支枪都流散到民间,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进入了科索沃境内。根据外电的报道以及当地的战况来看,阿尔巴尼亚族人组成的科索沃解放军,因为它是仓促组建的,基本上属于民间武装性质,战斗力是比较差的。它与塞尔维亚正规军和警察作战基本上采取的是游击战的方式,人数据报道有3万人左右,但实际上来讲它的人员很不固定,有时候聚在一起就成为武装,分散就变成居民,但是它有一些核心的组织和领导,塞尔维亚人把它们称之为恐怖组织。

    陈湘安:通过这件事情可以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实际上民族问题第一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存在,是一个普遍的问题,现在民族问题看来冷战结束以后已经上升到比意识形态对抗更突出的位置上。

    徐焰: 综观世界全局来看,全世界现在有几千个民族,有人统计是二千多个,有人认为还不止,国家只有200个,这就决定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多民族构成的。我们当今这个世界应该承认多民族共存,一个国家有不同民族存在那就难免存在矛盾,那么就应该用民族和解、协商、对话的方式来解决这些矛盾,这是符合当今和平与发展的主旋律的。所以以前这个南斯拉夫它在战后来讲发展也是比较快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多民族和睦相处,当然这个时候因为它处在两大阵营中间,这两大阵营实际上都在拉它,没有人利用它的民族矛盾。冷战结束以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出于控制巴尔干地区,扫除北约东扩障碍这么一个战略目标,别有用心地利用南斯拉夫内部的民族问题。外部条件一发生变化之后,原有的内因条件立刻也就出现了变化。当今的科索沃问题恰恰就在这内外因结合条件下,演变成今天这个程崐度。

    陈湘安:美国在这种打着支援别的国家,解决别的国家民族问题,或者说打着什么“人道主义援助”的这个口号,实际上北约一插手,反而使这个问题更加复杂更加难解决,而且制造了更多的难民。

    徐焰:美国在国内处理种族问题过去采取高压政策,它也引起矛盾激化,后来采取一些比较明智的和解的办法,才可以缓解这种民族矛盾。在当今世界上其实也是同样,当然美国它是出于它自己的战略目标,它有意识地利用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民族矛盾。

    陈湘安 那么事态的发展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呢?

    徐焰: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各大国正在加紧进行外交斡旋,有一种可能,打打停停,就是可能能达成某些协议,但是一个很大的可能就在于这件事情目前会拖下去,拖到各方和国际形势发生变化的时候,再出现一种新的结局。

     陈湘安:这种新的结局会不会是双方都做出一些妥协的结果呢?

    徐焰:  按照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如意算盘那它要彻底制服南斯拉夫。它因为干涉波黑问题已经得手,再加上海湾战争得手之后在世界确实有不可一世的气派,所以它自认为它武力干涉是可以得手的,现在看起来它还没有中途止步的迹象。

 

第十集  震惊世界的暴行

 

    主持人  陈湘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袭击了我国在南联盟的大使馆,造成人员重大伤亡,馆舍严重毁坏。北约的这一野蛮暴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我国政府当天就发明了严正声明,抗议北约这种严重违犯联合国宪章和维纳也外交关系公约的行径,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发表讲话,对北约提出了强烈抗议和谴责。我国各地的大学生还举行了抗议示威游行活动。在这个事件发生以后,北约的军方说是一种误炸,所以我们今天从军事角度来分析一下“误炸”这个说法的荒谬性。

    国防大学军事问题专家  李刚林:北约对这个行动的解释现在有比较多的说法,比如说“误炸”,第二个又说到地图提供不准,是一个陈旧的地图,第三说到是技术上错误,技术故障,最后还说了一种,说是情报提供不准。那我们现在说北约所说的这样几种解释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们从军事上讲,这样一次袭击活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我们现在从传媒上得到消息,是B-2轰炸机来进行这次袭击,B-2轰炸机是从美国本土起飞的,我们说一般来讲进行这样一个远距离的轰炸活动,首先要在司令部进行协同,要确定目标,要核定目标,要进行目标最近时限的识别,它在出发之前是一定要进行目标的识别、目标的再确认以及战术动作的协同,我们说这是军事上基本的程序,那么在确认这些目标之后我们说它才会起飞,执行轰炸任务。从军事上讲,我们说这一次轰炸大使馆的行动是精心策划的,而且是确保摧毁,5枚导弹同时击中大使馆的馆址,所以我们说谈“误炸”是很可笑的,是完全解释不了这样一个问题的。第二还有一个问题说到这次是由于地图是旧的,由于贝尔格莱德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崐,在欧洲地区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出版社,专门出版地图、旅游地图,那么我们说在大街上都能随便买到这样的地图,而且地图上精确明显地标明了中国大使馆的位置,我觉得美国中国情报局的人员难道连这样一张地图都拿不到吗?他们说地图是旧的,在92年未建使馆之前我们说这一块地是一块空地,那么如果是旧的话更没有必要去轰炸这块地了。

    陈湘安他对重点目标的选定,它要经过多次的核实,先是卫星的,然后是飞机、无人机,甚至派出特种部队到现场去勘察,尤其像大使馆这样的目标绝不可能误炸。

    李刚林:我们说现在美国在南联盟上空有几十颗卫星,无人驾驶飞机天天飞来飞去,在战场上来回飞,我们说对整个贝尔格莱德地区以及南联盟地区的200个美国所确定的目标都进行过反复的确认、反复的轰炸,说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大使馆,说因为地图提供是旧的,以及等等这样一些说法,我们说不论从那个方面说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陈湘安:中国政府已经提出了四点严正声明,那么在这四点当中有一条就是要求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彻底查清这次事件的原因,那么从军事角度来讲,它要查清这次事件原因,应该提出那些要求来。

    李刚林: 我觉得我们作为受害一方,一个正当的权利,就是要求对方对这样一个事件做认真的、严肃的、公开的核查,而且应该由我们中国方面参加,我们说对中国大使馆这样一个袭击行动,在组织上是比较复杂的,有目标确认过程,有目标识别过程,同时有在司令部的协同过程,以及飞行员在轰炸之前、轰炸过程中他们的通信情况,包括计算机情况,我们说这些资料,美国和北约方面都应该负责任的、严肃的公布出来,我们说这是这次轰炸最准确的物证。

     陈湘安 这个事件发生以后,美国包括克林顿做了各种各样的解释和道歉,如果他的道歉是有诚义的他一定要进行彻底的核查。

    李刚林 对!因为我们的声明里头明确了一条,第一是要求核查,同时还有另外一条,就是要严惩肇事者,美国人是很喜欢搞核查的,美国人在伊拉克反复核查搞了好多年,那么我们讲这一回轮到它头上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这么多理由公然的对中国大使馆用导弹袭击这样一个事件,你连一点诚意都没有,连核查这样一个事情都做不到,你在世界上的公正形象何以能表现出来?在世界上美国和北约方面做了一个非常恶劣的表演。这是恐怖主义,你轰炸一国的大使馆不管从那个意义上说,这是毫无疑义的恐怖主义。恐怖主义在西方世界是深恶痛绝的。

     陈湘安 这个事件发生以后,许多善良的中国人心里面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就说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干?

    李刚林这次袭击中国大使馆这样一个事件,应该说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也在世界上开创了这样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这和美国在21世纪的战略是直接相关的。冷战结束以后对于美国的使命这样一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形成了一个比较占主导地位这个一个观点,就是要利用冷战结束以后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国家集团能与美国抗衡,这样一个客观的条件,那么要使美国成为当今世界的霸主,要使21世纪成为美国世纪。我们说这次在欧洲发生的科索沃战争,是美国通过北约实现其战略企图的一个非常明显的具体例子,对于不服从美国领导的这样的一种国家,他们认为是非民主的国家,不听话的国家,采取科索沃这样一种模式,按照美国的设想他主要考虑的潜在对手是俄罗斯,在亚太地区把中国作为他的潜在对手,那么这次对中国使馆的导弹袭击,正是为了试探中国的决心,试探中国的反应。

     陈湘安 现在这个事件发生以后,我们从军事角度分析,看看它对科索沃这个事件本身会产生什么影响?

    李刚林:这次袭击中国大使馆,使南联盟目前的情况真正的国际化,真正的复杂化,我们如果说前一段时间整个对南联盟的轰炸做为北约一方和南联盟一方还是在区域范围,以袭击中国大使馆为标志,真正使这个问题国际化。科索沃的战争主要是在欧洲地域,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的这样一个军事行动,那么在袭击中国大使馆之后,一下子把中国作为科索沃冲突的当事国,由于中国是世界上有影响的一个大国,同时也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那么使这样一个问题一下子复杂化,这几天我们的政府已经明确提出了我们的要求,要求在南联盟这个事务上首先北约必须停止轰炸,在轰炸的条件下谈不上任何和平解决的这种可能,在南联盟袭击中国使馆,使全世界人民清晰的看到了美国霸权主义的真面目。全世界各国都表明了立场,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中国使馆的袭击,这也是全世界和平力量的一次展示,对美国实现霸权主义的意图是一个有效地遏制。

     陈湘安 最近两天局势又发生了一些新的进展,俄罗斯又派出了一艘新的侦察舰,南联盟又在最近的轰炸中打掉了一架美国的飞机,美国军方宣布马上要派出新的“阿帕奇”飞机进入战斗,那么这个事件说明什么呢?

    李刚林: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和北约宣布“阿帕奇”将投入对科索沃的空袭行动,这一点表明美国和北约方面还在一意孤行,要加大空袭行动。

     陈湘安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它想急于解决这个问题。

    李刚林 对!我们说北约也很着急,希望加速这个过程,通过空袭手段迅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现在看来做不到。

     陈湘安就是说,这个行动不仅对科索沃的军事战局发展有影响,对它将来的解决有影响,而且它更重要的一个侧面是对世界格局也有一种深远的影响。那么这方面的影响表现在那些方面呢?

    李刚林: 这次科索沃战争以及美国轰炸中国使馆这样一个事件,应该说对全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都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育或者是一个猛醒,对美国这种霸权主义以及21世纪单极世界这样一个企图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认识,这一点我说不仅仅是前一段科索沃战争,特别是这次袭击中国使馆这样一个严重事件,所给予世界留下的一个非常重大的警示,它提出一个什么问题呢?首先就是大家看到的现在美国要力图依靠它的军事力量、依靠象北约和日美安保这样一个机制,来实现它构成单极世界的企图,甚至不惜动用武力,采取科索沃这样一种模式,来推进它的霸权。同时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象中国这样的国家以及还有很多国家,对美国这样一种霸权主义表示了明显的反对,而且明显的成为美国推行霸权的重大障碍。

     陈湘安: 就是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这是个非常明显的事实,那么是反对霸权主义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呢,还是说任美国一家独霸为所欲为,这恐怕是摆在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面前的一个严肃的重大问题。 

    李刚林:这也是战略上的一个焦点。美国要推向单极世界的发展,中国还包括世界上的很多国家,我们说要推进世界多极化发展。

     陈湘安:那么通过这次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中国大使馆,使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认清了这个事实,尤其是中国人民这次已经发出了正义的呼声,那么中国人民要走向繁荣强大的步伐也是任何人都阻拦不了的。

    李刚林:这次美国和北约袭击中国大使馆这样一个严重的事件,我们说从我们本身来讲对中国人民进行了一次现实的爱国主义教育,我们说这样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对于中国人民特别是年轻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陈湘安: 有人说中国是带着屈辱走进20世纪的,绝不会再带着屈辱再走进21世纪。

    李刚林:我觉得中国人民有一根神经是不能碰的,就是民族的尊严和国家的主权。因为这一百年来中国人民在这个问题上的屈辱实在太多了,一碰这个神经中国人就会哭,就会跳。1900年中国人民是带着帝国主义列强对本民族的屈辱,带着烈火,带着鲜血进入20世纪的。经过100年的奋斗,我们中国人绝不会带着新的屈辱崐进入21世纪。

    江泽民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一切爱好和平、维护正义的国家和人民应该团结起来为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而共同奋斗!

 

 

  本片于1999年5月在120多个省、地、市地电视台播出)


TAG: 世纪末 文字 消逝

陈湘安

陈湘安

方而不割 光而不肆 和而不同 一生的使命是 寻找中华文化的秘密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9-2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9786
  • 日志数: 119
  • 图片数: 1100
  • 建立时间: 2008-09-16
  • 更新时间: 2011-08-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