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军事记者的柏林印象 消逝的往事(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26 21:06:43

 

   
  发布者:陈湘安 |  浏览(2480)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06-09-15 00:40:08 
       

 

一个中国军事记者的
 
                         柏 林 印 象
 
                                                                             陈湘安
 
 
  飞机在万米高空似乎纹丝不动,像是一个飘浮在空中的诺亚方舟。自从飞出亚洲,地面上空基本上就被波澜壮阔的云层密密覆盖,想从空中看看欧洲的地貌,始终不能如愿。
 
      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50周年前夕,我们来到处于欧洲风云之中的德国,访问了这个国家最大的都市柏林。
 
  与欧洲的巴黎、罗马等大都市相比,柏林显得更加激荡人心。本世纪世界上的重大事件,许多都发生在这里。先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接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冷战时期将柏林一分为二的一条柏林墙再次成为整个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分界线。一斗又是45年。
 
                           [一]
 
  秋日的德国少见晴日,我们驱车来到柏林最著名的街区,沿着菩提大道参观了勃兰登堡门,这座宏伟建筑的照片因两德的统一传遍了世界各地,人们眼熟的那4匹奔马依然保持着旧帝国时代的遗风。
 
 
 
 
  这座高达65米的古希腊式城门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它是普鲁士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于1788一1791年所建。顶端的和平女神驾御着4马战车的雕像出自久负盛名的雕刻家约翰·果托福里特·夏托之手。自1871年普法战争胜利以后,德国所有征战归国的军队,均从此处进入首都。从此,勃兰登堡门成为德国的凯旋门,也是德国历史的见证人。每当重大的历史时刻,人们总是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举行盛大庆典。1990年10月3日德国统一的庆祝仪式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在勃兰登堡门一侧矗立的是世人皆知的德国帝国大厦。这座建筑物在二战结束时仅剩下一个残缺的框架,苏联红军战士将红旗插上楼顶的那张传世之作就是在这座楼上拍摄的。如今大厦已完全修复。但外观仍保持了被炮火熏蚀的原色。厚重高大的岩石基座上密集的弹洞历历可见,只是在较大的弹痕上作了明显的修补。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们已经很难想像当年的情景:仅为攻占国会大厦,苏军就调集了上百门火炮,并展开了逐屋逐厅的殊死拼杀。
 
 

 
  如今帝国大厦已辟为宏大的历史博物馆。德国的历史,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第三帝国的简史,以图片的形式在这里展出。这也是柏林唯一可以看到的一处二战的展览。展厅中专有一处录相厅。一部记录片如实地反映丁法西斯纳粹的罪行和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向后人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可怕事件。另一个有特色的展室是为施道芬贝格等人开辟的。这里展出了施道芬贝格的大幅照片。这个英俊严肃的军官是当时德军中声誉最高的年轻将领。他在希特勒的会议室里放置了炸弹,将会议厅的四壁和天花板炸得七零八落,但希特勒居然侥幸逃生。这次暗杀使200名军官丧了命。今天施道芬贝格成为德国人民纪念的勇士,在前不久召开的纪念这几位反战勇士牺牲50周年的集会上,科尔总理莅临发表了讲话。
 
     在亚历山大广场附近的另一处德国国家历史博物馆,我参观了德意志300年间的兵器展。在这里,古希腊胜利女神的巨大雕像和东德时期留下的列宁雕像被放置在同一个大厅里。在历届帝国时期的兵器中,第三帝国时期唯独是个空白。这段历史仅有一个空旷的小展厅。展厅四面洁白。顶部为黑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在正面墙壁上的一个小屏幕口放着一段简短的录相,用4种文字介绍了这段历史的梗概。除此,第三帝国的武器装备一件也未展出。
 
     在展厅的入口处,我问一位工作人员。为什么没有第三帝国时代的兵器?他说:“这段历史对德国人来说是个耻辱。这些装备都在,但人们再也不愿意看到它们,它们给世界和德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德国人民心中非常痛恨这一切。请相信这是大多数德国人的想法。”我想,从他的真诚态度中可以看出德国人民的心情。所以,在前一段有的城市一些年轻的新纳粹分子烧毁了一所外国人的住宅,德国许多城市的居民自发地上街举行烛光游行,以示抗议。并打出“我们都是外国人”的横幅。
 
 
                             [二]
 
  这座博物馆门前是历届德意志帝国的阅兵之地。附近就是柏林最有名气的洪堡大学(即柏林大学)。德国历史上许多伟人都在此任教或就读过。如今这所学府的门前摆满了各类书摊,上面可以轻易地翻到中国的《易经)和印度的艺术等书籍。但就在这座学府对面的广场上,正是1933年希特勒政权焚书的地方。当时烧书的火光映红了半个天空,也映红了被纳粹主义所鼓动的青年学生们兴奋的脸庞。每投入一批书都会迎来一阵阵震耳的欢呼喝采。至今人们路过这里,仍然会讲述起当年的故事。德国人历来被西方称为“理性的民族”,但人们怎能将眼前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景联系在一起呢?迫害犹太人是另一个沉重的心理负担。还有什么比纳粹政府把600万犹太人迫害致死的事实更令人沉重的呢?这些事件不仅在世界也在德国人民心中留下了痛苦和永不磨灭的印迹。1971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访问期间,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突然跪倒在一座纪念二战中被纳粹屠杀的50万波兰犹太人的纪念碑前,这个举动及其引起的反响之大,东西方的许多政治家都没有料到。人们已无法猜想当时是什么心情驱使勃兰特这样做,但正在大街上抗议游行的愤怒的群众忽然转而对这位德国领导人有了好感,世界许多国家为他发来贺电,国内的群众也举行了火炬游行。这位德国总理做出了3个战败国其他任何一个也没有做出的事情,同样也赢得了他们所没有的荣誉:在39个候选人中,他以一致通过的票数荣获当年诺贝尔和平奖。《时代》周刊把目光转向勃兰特,将这位作为他那个时代革新者的政治家选为该杂志的年度人物,称赞他是“愿意接受二次大战失败的全部后果的第一位西德政治家”。今天这位领导人在德国人心中还享有很高的声誉。
 
 

 
        继勃兰特之后。德国新当选总统赫尔措克今年8月在纪念华沙起义50周年仪式上再次向波兰人民谢罪,请求原谅德国所犯的罪过。德国法院最近还判决,凡否认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言行均属犯法。它表明了德国政府的明朗态度。
 
 
                         [三]
 
  柏林墙是柏林居民当今生活中的最重要的部分。在柏林期间,我乘车环顾了这座历史名墙的遗迹。在勃兰登堡门附近,人们已看不到柏林墙的半点痕迹,仿佛这座名震东西的墙从来没有存在过。其他地段也多荡然无存,仅有一小段留下作为历史。柏林墙170公里的原址现在已成为一个个大工地,人们到处都在忙碌着建造什么新的东西。东西柏林之间已没有任何人为的障碍,人们可以自由往来畅通无阻,但埋藏在东西德国人心里的障碍却远未消除,昔日那些成群结队到西德来的人们发现。两边在心理上的不平等和生活中的差距绝不是像拆座墙那样容易消散。
 
 

 
 
      东西德人的隔阂和分歧已成为每天日常电视辩论的主题。原东德地区目前仍存在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有大约1/3的人失去了工作。工业部门已有4/5的人丢掉了饭碗。生活上的巨大差距和西德人以老大自居的态度,使统一给东德人带来的喜悦心情很快一扫而光。西德政府“不让社会主义在东部地区留下任何痕迹”的政策导致了对东德40年作了过多的否定,从政府、军队到企业、学校全部由西德人接管。特别是还翻出历史旧帐,对奉命制止非法越过柏林墙禁区的居民的原东德军警官兵进行审判,引起部分群众心中的不满。另一方面,由于德国西部每年要向东部提供大批款项,相当于每个西部人每年提供3000马克,使许多西部人对东部人产生了厌恶和藐视之感;而东部人则更看不惯西部人的态度。双方的矛盾恐怕要相当长一个时期才能解决。
 
  1994年德国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事情。4个战胜国的驻德军队全部撤离德国领土;德国轮为欧洲联盟的主席国;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一名德国人被选为欧洲议会的会议长;在此之前。欧洲军团的最高指挥官也是由德国人担任的。当然,最使欧洲的英法等国震惊的是美德关系的变化。克林顿7月访德时明显把老友英国放在一旁,要求德国在世界政治中起“领导作用”,强调美德关系在欧洲“独一无二”,宣布建立美德特殊关系,宣传其重大意义。这个举动在欧洲政治风雨中又掀起了新的波澜。
 
     这些事件又一次印证了—位历史学家的话:“100多年来,德意志民族不管是统一或是分裂。在群雄林立的欧洲舞台上始终扮演着主要角色。”
 
 
                            [四]
 
      欧洲的风云变幻对于普通德国人的生活似平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力。相对政治而言。普通公民对宗教也许更感兴趣。在柏林市有许多造型奇特的教堂,其中最著名和最有影响的要属位于市中心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了。这座大教堂是毁于二战炮火的柏林市唯一未修复的一座建筑,因而,它成为今日柏林市的象征。
 

 
  ( 找了好几个侧面,只有从这个角度照,才显示出它的昔日风采。旁边的那个不是商务大厦,是新教堂,太新潮了吧? )
 
 
  这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教堂中的其它部分已被大火烧毁。只剩下由巨大的坚石砌筑的基本构架,在瑟瑟秋风中显露出逝去的岁月沧桑。德国人在被毁灭的大教堂一层的一个大厅恢复了旧貌。人们可以见到保留下来的那些中世纪的艺术杰作,依然令人叹为观止。在大厅的一侧,人们用大幅灯光图片的方式再现了这座教堂被毁灭和再造的过程。在整个大厅最引人注目的位置,一座耶稣的雕像立在透亮的落地窗前,他的手微向前伸,目光平静而深沉,使人感到一种内在的力量,雕像底座的石版上刻着这样一段话:“宽恕我们。在上帝面前, 让我们和解吧。”
 
     在它的注明文字上这样写道:这里是一处提醒人们反对战争和毁灭、呼吁人类在上帝面前和解的地方。和平的道路不能靠对战争的残酷和毁灭的恐惧来达到,它只有靠人类真正的和解精神才能达到。
 
 
 
本文发表于1995年第1期《世界军事》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不愧为“传说中的大师”,拜读了!

发布者 :切尔西 (2006-09-16 12:22:00)  删除评论 博主回复

TAG: 柏林 军事 消逝 印象

陈湘安

陈湘安

方而不割 光而不肆 和而不同 一生的使命是 寻找中华文化的秘密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9-2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9786
  • 日志数: 119
  • 图片数: 1100
  • 建立时间: 2008-09-16
  • 更新时间: 2011-08-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