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点冒险精神 消逝的往事(二) 2006.9.14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26 20:47:17

要有点冒险精神
 
陈湘安
 
 
 
      1984年5月22日,非洲西北部的加那利群岛,海浪拍击着礁石,发出震耳的响声。五个面色黝黑的阿根廷人,在35岁的船长罗伯托•巴拉干率领下,把一只长13米,宽5米的木筏推入水中,开始了长达3200海浬,名为“大西洋84”的远征。
 
     他们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象树叶一样漂泊了52天,顶住了8米多高的巨浪的轰击,经受了时速达80公里的大风暴的洗礼,神奇地到达了美洲大陆。
 
     这些阿根廷人飘渡大西洋的冒险不是为了进行一项浪漫的体育运动,而是要印证3500年前非洲黑人乘木筏横渡大西洋到达美洲的传说。他们乘坐的木筏就是仿照传说中非洲人的木筏制作的。这件事轰动了美洲,一个多月的时间里,150多万人从各国涌到阿根廷首都共和国广场,观看了这只传奇般的仿古木筏。
 
     如果留心一下世界史,很容易发现,从事这类冒险活动的人层出不穷,形式也多种多样。有的人到森林中去与猿狼虎豹为伴,有的人只身横渡英吉利海峡,有的人在飞翔的机翼上表演体操,有的人独自攀登世界冰雪高峰……。这些似乎与社会生活联系不大的事情,实际上充满了令人惊心动魂的因素,它表现出的绝不仅是个人的勇气,而是整个人类所蕴籍的进取、搏击、勇往直前的献身精神。正是这种精神促使世界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以至在短短的几十年中,科学技术出现连续突破,人类视野不断开拓,文化艺术取得长足进步。
 
     这种精神本是年轻人可贵的天性,可惜在我国并不推崇“冒险”,以至很大一批人在精神上早衰。
 
     记得1983年夏,在被称为“世界屋脊”的阿里地区,一位当地的干部对我说,阿里这个地区充满神秘色彩,许多外国旅游者纷纷申请到这里来,其中有的竟是八十岁的老太太。而我国青年人、学者,却很少有人问津。
 
     阿里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道路艰险,气候恶劣。但这里有丰富的宗教文化、历史遗迹、自然景观,野生动物,多么令人神往,多么有学术价值!可惜这里没有一本历史专著、地方志或者旅游指南。这个空白谁去填写呢?
 
     这不禁使我想起另一件事。1980年我和朋友共游华山,在一处叫做“ 鹞子翻身”的地方,四十多个小伙子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下去——倒不是没有胆量,而是长期生活在缺少激情和奋起的气氛中,人们很难理解这类活动的意义,总是用“太危险”、“别出风头”、没有必要”来扼杀自己天性中的好奇心。于是大家都一样,驻步不前,心平气和。
 
     突然,有两个香港来的小姑娘拨开人群,径直弯下腰,步入险径。有个小伙子不禁失声提醒:哎,危险!小姑娘回头一笑说:谢谢。话音未落,人已攀下悬崖。一个跟着来的小伙子摆摆手说:没事,她们俩刚才连“长空栈道”都去了。
 
     这句话声虽不大,但每个在场的人都暗自受到震动。谁不知道“长空栈道”是华山奇险之最,敢于问津的人向来寥寥无几。
 
     人群骚动了。似乎有种无形的感染力弥散在空中,每个人都意识到了点什么。不知是谁,第一个迈着坚定的步子走下悬崖,不一会儿,崖上四十多人全部攀过绝壁下到谷底,共享了成功的喜悦,然后又结伴涌向“长空栈道”,其中不少女青年丝毫不比小伙子逊色。
   
     这件事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不会忘记。是这些人比别人缺少聪明才智?还是缺少勇气斗志?都不是。但肯定是缺少了点什么。我看大概就是这种“冒险精神”。
 
     应当直率地说,我们中国的青年也缺少这种冒险精神。
 
 
 
 
文章刊登于1985年第8期(总第210期)《新疆青年》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同意作者的观点,中国人似乎缺少冒险和创新精神!

博主回复

TAG: 精神 消逝

陈湘安

陈湘安

方而不割 光而不肆 和而不同 一生的使命是 寻找中华文化的秘密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9-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9938
  • 日志数: 119
  • 图片数: 1100
  • 建立时间: 2008-09-16
  • 更新时间: 2011-08-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