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比215的战争奇迹——中国人民志愿军“郭忠田英雄排”传奇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1-06 18:44:13

0比215的战争奇迹
——中国人民志愿军“郭忠田英雄排”传奇
陈 辉
在人类战争史上,它登不上“大雅之堂”;在朝鲜战争中,它也仅是一次不起眼的战斗。但是,当人们了解了这次战斗,都会情不自禁地惊叹:奇迹!奇迹!真正的战争奇迹!
死亡对比的奇迹——美军亡215人,志愿军亡0。
兵力对比的奇迹——美军一个营,志愿军一个排。
武器装备对比的奇迹——美军飞机100余架次和大量的坦克、各种火炮,志愿军步枪、机枪、手榴弹。
弹药消耗对比的奇迹——美军消耗了无数吨的炸弹、炮弹、枪弹,志愿军消耗步机弹1305发,手榴弹14枚,平均每6发子弹击毙一名美军,不算击伤的美军。
战场生存的奇迹——美军的飞机、坦克和各种火炮的炸弹、炮弹、汽油弹,把这个排三百米的狭小阵地全部削平,植物全部烧焦,岩石的山头被炸成粉末,随手抓起一把土,有一半是铁屑。但志愿军在这样的死亡地带坚守一天,无一人死亡。
创造这一战争奇迹的是“万岁军”某师原副师长、志愿军总部授予的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郭忠田和志愿军总部授予的“郭忠田英雄排”。
百里奔袭——
钢刀直插龙源里
“同志们,加油呀!这回决不能让美国佬跑了!”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7团1连2排排长郭忠田向全排31名战士发出了号召。这时,他们正从朝鲜的三所里赶往龙源里。
提起“不能让美国佬跑了”,郭忠田和全排战士都压着一股火,憋着一肚子窝囊气。
那是志愿军出国第一仗,志愿军司令部命令38军迅速追击熙川江南逃之敌,猛插军隅里、新安州,切断敌人南撤清川江的通路,配合正面39、40军歼敌作战。结果38军在熙川把美军一个营误认为是一个黑人团,等待集中兵力进攻时,错过了战机,使美国佬跑得一干二净。
在第一次战役后的战评会上,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用“重炮”轰击了军长梁兴初。这些“炮弹”砸在梁军长身上,也砸在郭忠田和全军每一个官兵心上:
“你梁兴初胆大包天!你有什么了不起!”
彭德怀把桌子一拍,接着说:“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给我插啊!”
彭德怀骂声越来越高:“都说你梁大牙是铁匠出身,是一员虎将,我看是鼠将!什么主力部队,一个黑人团就把你们吓住了!主力个鸟!”……
会后,梁兴初说:“骂我梁兴初可以,小瞧38军,说实话,我不服!”
其实不服的不仅是军长梁兴初,排长郭忠田也不服。
郭忠田是吉林省怀德县九区兴龙沟人,1945年9月参军后就在这个军。他对这支英雄的部队太熟悉了。解放战争,这支部队“四战四平”、“打锦州”、“攻天津” ,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一路所向披靡,始终都是主攻部队,享有“王牌军”的美称,敌人一听到38军的番号,就吓得魂不附体。郭忠田的成长和这支部队是分不开的,解放战争他和这支部队南征北战,百战沙场,先后4次荣立大功。
那首《38军军歌》是郭忠田最喜爱的,它形象地唱出了这支部队的成长和雄风:“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平江起义上井冈,铁流向北方。大战平型关,敌寇心胆寒;南征北战,艰苦奋斗英勇又顽强。……”
按说这个军诞生的一颗重要火种是来自彭总发动平江起义的部队,彭总对这支部队是有感情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要骂这支部队“主力个鸟!”看来是仗没有打好,彭总恨铁不成钢,说的气话。
“仗没打好,还怕别人说嘛?”郭忠田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暗自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打个好仗,为38军这支英雄的部队争口气!为梁军长争口气!也为38军的创军元老彭总争口气!
机会终于来了。1950年11月25日,抗美援朝第二战役拉开了序幕。
当时,敌人的情况是这样的:在西线有8个师、1个旅、1个团,共105200人,其中美军4个师、2个团,共131200人,其余为英军、南朝鲜军、土耳其、泰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加拿大等国的部队。东线有敌人5个师又1个团,共88500人,其中美军3个师,63000人,其余为南朝鲜等国部队。
当时,志愿军总部的战役部署是这样的:集中9个军30个师在东西两个战场发起第二次战役,以西线为主。在西线集中了6个军18个师参战,38军和42军首先歼灭德川和宁远的南朝鲜伪7师、伪8师,之后插向价川、三所里,切断39军、40军正面美军等多国部队的退路。在东线集中3个军由9兵团负责,主要打击美军陆战第一师等多国部队。
11月27日,西线的38军和42军很快拿下了德川、宁远,40军已向球场、价川方向进攻;同时,50军、66军、和39军也分别向博川、安州、价川方向实施突击,美军和南朝鲜伪军已全面溃退。现在38军113师能不能火速插到三所里,关上“闸门”,堵住潮水般的溃逃之敌,成为第二次战役成败的关键。倘若关不住“闸门”,又会向第一次战役那样打成击溃战,重演“熙川”的悲剧。
彭德怀总司令那犀利的目光又一次死死盯住了38军。
军长梁兴初感到肩头有千钧重担,排长郭忠田感到肩头有重担千钧,38军所有官兵都在忍辱负重。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郭忠田才向全排呐喊:“同志们,加油呀!这回绝不能让美国佬跑了!”
11月27日黄昏,彭德怀根据战役进展情况,紧急电令38军:“价川美军有南逃迹象,速插三所里。”彭德怀在命令中强调38军113师一定要插到三所里,插断价川与平壤的联系,强调插到了,插断了,就是胜利。
而此时,命令发出已经十个小时,113师一直没有与志愿军司令部联系,也没有与军部联系,谁也不知道他们到了哪个位置。
彭德怀不断催问,有没有113师的消息,回答总是没有。
作战室外北风呼呼,彭德怀心焦如焚。
其实此时113师以338团为前卫,经过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已经按时插到三所里,正与美军逃敌骑1师5团展开激战,先后粉碎了美军10余次猛烈冲击,并击退南援之敌一个营,死死关住了三所里敌军逃路的“闸门”。
师领导刚想喘口气,侦察参谋报告:“发现美军有迹象往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逃窜。龙源里很可能成为美军的又一条逃路。”这一消息,使在场的人大惊失色,一旦敌人从龙源里跑了,那么就将前功尽弃,影响整个第二次战役,38军又将留下千古遗憾。
“把二梯队337团拉上去,拼死赶到龙源里,死死守住龙源里!”师长江潮下达了死令。
337团兵分两路,以3营8连为右路前卫,1营1连为左路前卫。1连把尖刀排的重任交给了郭忠田领导的2排。此时,郭忠田排肩负起第二次战役“刀锋”的重任。
龙源里地处价川以南的丘陵地区,在三所里的西面。它不仅北通价川、军隅里,南通顺川、平壤,而且在它的北面有公路可与三所里相连,相距不过几十公里。因此不仅在三所里碰壁的敌人会转道龙源里,而且从清川江南撤的美军也可以从这里逃跑。
向龙源里进发时,2排已经5天5夜没合眼了,加上中间两天两夜的激战,战士们疲惫不堪,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后面的战士常常撞到前面的战士才清醒过来。
途中遇到一座大雪山,悬崖峭壁,荆棘丛生,根本没有路。郭忠田身先士卒,带领全排攀荆棘、登悬崖,争分夺秒地与美军抢时间、争速度。郭忠田的衣服被荆棘扯破20多处,皮肉被划破后,鲜血直流,他全然不顾,仍不断鼓励大家:“同志们!这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克服困难就是胜利!”大家你拉我推,经过1个半小时的攀登,全部爬到了山顶。
下山更难了。山那么陡,又有雪。郭忠田想了个好着,他让大家把带的绳子接起来,牢牢地拴在了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全排拉着绳子一个接着一个滑到山下。
经过3个多小时的奋斗,大山被他们甩在了身后,但大同江又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江宽约300米,江水表面已结成了一层薄冰。郭忠田二话没说,脱掉棉裤涉水过河。此时无声胜有声。战士们纷纷跳到河里,每个人都被薄冰划破了口子,却没有一个人叫苦。
经过12个钟头的跑步前进,28日凌晨,郭忠田排这把锋利的尖刀终于插进了“联合国军”的心脏——龙源里,美军“太平间”的大门被牢牢地关住了。
以假乱真——
伪装欺骗美国佬
“郭忠田带兵有个特点,时刻想着战士的生命安危。他对全排的要求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扔,只有三件东西不能扔:一是武器弹药;二是干粮袋;三是小铁锹。”这是38军军长江拥辉对他的评价。
“打扫战场时,排长让我们一人拣一把美国洋锹,谁不拣都不行。”这是战士们对他的议论。
“小铁锹虽小,但它的作用却不小,可以顶上一个班,一个排的战斗力,甚至还要多。”这是郭忠田的名言。
铁锹的作用在于挖工事,在于搞伪装。
“215比0”的奇迹,某种意义上就是铁锹创造出来的。在这一点上郭忠田比美国人聪明。
在朝鲜战争中,美国人从来不把伪装建设放在眼里,它认为有绝对的空中优势,伪装是多余的。“二战”中许多国家都成立了伪装部队,美国却无动于衷。据说在越南战争中美军才如梦初醒。美军为轰炸河内富安发电厂,采用了激光制导炸弹,这种精密制导武器比普通炸弹命中精度提高了145倍。然而,越军使用了烟雾伪装,竟使美军投放的数十枚激光制导炸弹无一命中要害部位,供电照常进行,美军大惊失色。从此,美军大力发展伪装部队,在国防部设立了伪装欺骗局,甚至在师一级作战部队都编有伪装分队。
但美国人的觉醒比郭忠田晚了十余年,在朝鲜战场郭忠田已用伪装手段把美国佬玩得晕头转向。
越南人可以用烟雾伪装玩美国佬,可郭忠田那时没这个福气,他玩美国佬只能用美国人的洋锹。
2排到了龙源里,连里分配他们坚守葛岘岭。这时敌人还没有退下来,战场一片肃静。
郭忠田到达主峰,他用百战沙场的眼光观察着地形。山头北侧,距公路不远有一个山包,山包上有一块巨石。公路正好在这拐弯,什么车到这里都得减速。郭忠田看中了这块地方。
他又来到山包处,看到山包离公路才50来米,靠公路一侧如刀削一般,坦克肯定爬不上来。在山包上的那块巨石底下,还有一块天然的石洞,修修,可容一个班防炮。山包左右的山头上,已有兄弟连队的人占领了,北边是2营,南边是3连。郭忠田心中暗自叫好,决定把主阵地定在这里。他把重机枪安置在巨石附近,亲自掌握,以便打起来可以左右支援。接着,又把4、6班部署在巨石两侧,5班作为机动力量。
阵地确定后,他意识到眼前最重要的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突击挖工事,搞伪装。战士们几天几夜没合眼了,都想抓紧时间打个盹。
郭忠田却下了死令:“全排立即抢修工事,谁也不许睡觉。”
有的战士发牢骚说:“入朝一个多月了,白天黑夜只要一停下来就挖工事,手都磨起了血泡,可一回也没用上。长途行军,累得腰酸腿痛,工事挖完了,说不定一个命令,屁股一拍走了,工事又白挖了。”
郭忠田听了很生气,但这次他没有发火,耐心地对大家说:“毛主席说打仗有矛有盾,咱们修工事就是造盾。美国佬的矛尖,咱们的盾造结实了,他们就扎不透。咱们做100次工事,用上一次就够本。盾造好了,一会儿仗打起来,就能少流血、少死人!”大家觉得排长说得在理,连连点头,挥锹猛干起来。
郭忠田开始检查工事。他先看了战士张祥忠的工事:“工事挖得不错,但伪装不够。”郭忠田指出弱点。
在特等射手阎镇的工事面前,郭忠田说:“你的工事射界较窄,把前面的几棵小树砍掉就可以了。”
郭忠田又来到4班老战士李兆喜的工事前,他看到眼前的情景愣住了:李兆喜的工事挖得还不到一公尺深,他不慌不忙,头上连点汗水都没有。郭忠田要发火,但很快冷静下来。他二话没说,把棉衣一脱,抄起一把铁锹,干了起来。
他发现李兆喜站在那里很不自在,便说:“我那条干粮袋里,还有一点干粮,你吃吧。”
李兆喜越来越不是滋味,干粮袋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一下子从排长手中夺过铁锹:“排长,我自己挖!”说着,他猛挥铁锹干了起来。郭忠田嘴角露出了笑容。
郭忠田检查完工事,对大家说:“修工事要用力,更要用脑。”他拍打着那块巨石又接着说:“挖工事要既能发扬火力,又能保存自己,还要能机动互相援助,这就叫动脑子。”听了排长的话,大家又对工事进行了改造。
天快亮的时候,教导员陈忠孝到2排阵地来巡视,看到2排所有阵地都挖好了,惊喜地问:“你们怎么这么快!”
一名战士抢着回答:“我们一过江,排长就让每个人拣了一把美国洋锹。刚到这,排长就逼着我们挖工事,还能不快吗?”这名战士边回答教导员的问话,边向郭忠田伸舌头,郭忠田笑着瞪了他一眼。
教导员对郭忠田和2排赞扬了一番,满意地走了。
谁知,郭忠田还不满意。他对着山头发呆,一会儿,眼睛一亮,对大家说:“快到山头上再造些假工事,一会儿跟美国佬玩个真假猴王。”他像赶鸭子上架似的又把躺在地上的战士们轰上了山顶。
工事修完了,伪装造完了。郭忠田笑了。战士们烦了。但最后还是笑了,不过那是美国佬上当之后。
后来的战场实践证明,这些工事和伪装相当于郭忠田多了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它为郭忠田创造215比0的战争奇迹,奠定了基石。
奋勇伏击——
美军兵败如山倒
东方终于放亮了,太阳在地平线下就射出了万道光芒,把东方染成了一片金红。
早上8点多钟,郭忠田突然发现公路上出现了许多小黑点,果然美军在三所里碰壁后,向龙源里逃来。郭忠田翘首远望,逐渐看清了是4辆汽车,3辆十轮大卡车,一辆小吉普,后面黑糊糊的看不清楚了。后来得知这是美2师的向平壤撤退的残兵败将。
郭忠田果断地命令全排进入阵地,并规定敌人上来,他吹一声长喇叭,轻重机枪立即开火;吹两声长喇叭,一人扔两颗手榴弹;三声长喇叭,大家往上冲。
说完,郭忠田飞快地穿过松林,来到了前沿6班长张祥忠的工事里。
“6班长,交给你一个任务!看见了吗?”郭忠田用手指着远方的黑点,其实张祥忠早就盯住了这帮家伙。
“用一梭子弹打掉狗日的!这是咱们抗美援朝第一枪,也是守卫龙源里北山第一枪!只准打好!”
其实,郭忠田对张祥忠是最了解的。张祥忠参军前在东北森林中打猎多年,在跟豺狼猛兽打交道中养成了一种十分冷静、沉着的习惯,锻炼了一手十分准确的枪法,在百米距离上打树枝上的麻雀,枪响鸟落。
“怎么样?有把握吗?”郭忠田采用激将法,明知故问。
“跑了兔子不玩鹰!放心吧!排长。”
汽车的黑点越来越大,轰鸣声越来越近。“那辆吉普车上坐的像个军官,细长条子,小脑袋儿,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那大卡车上,坐着30多个美国兵,都歪着脖子,抱着膀子,随着汽车的走动来回晃动,这些兔崽子也冻得差不多了。这回冻不死,一会儿也得揍死他!”张祥忠边观察敌情,边琢磨着。
近了,更近了,向西拐弯了,走到山根下边了,走进了张祥忠的准星里——“哒哒哒”……机枪吐出了一道火舌,全部打在了油箱上。汽车燃起了火焰,吞并了车头,那个美军军官也被张祥忠击中了,头往后一仰,两手一伸,就不动了。
“打得好呀,6班长!”战士们兴奋地呐喊着。
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一起向后面的卡车倾泻着弹雨。
郭忠田一挥手跳出了工事,大声命令道:“5班!赶快从山的右翼插下去,把敌人消灭掉!”
“4班到山下汽车上去抢弹药!”
幸存的美国兵慌忙跳下汽车,向一条大沟里逃命,脚跟还没有站稳,5班的手榴弹就飞到了。火光、浓烟、碎石和美军血肉横飞尸体在大沟里混为一体,首批溃逃的美军三下五除二就给报销了。
  4班搬来不少美军的弹药,有的战士顺手牵羊弄来面包和黄油罐头。一见这些洋货,大家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正准备饱餐的时候,突然从北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那响声就如同夏天里的闷雷一样。
郭忠田一听就知道:这是坦克。
大胆“放羊”——
柿子要捡软的吃
“同志们,立刻进入阵地,不准暴露目标,听命令开火!”
郭忠田在6班工事里,全神贯注地听着、观察着。
坦克远远的,看那灰尘,听那声音,一定不少。怎么打法?手榴弹行吗?要有几具火箭筒该有多好!炸药包也行呀!但这都是梦想,长途穿插,这些东西都是无法携带的。和敌人硬拼,不行!这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对战士的生命不负责任!
怎么办呢 郭忠田越想越心急,但又束手无策。
坦克的声音越来越响,卷起的烟尘越来越高,山谷轰鸣,树叶也震得沙沙发抖。
好家伙!50多辆坦克。像刚才那4辆汽车一样,为首的坦克也向西拐弯了。
“打吧,排长!”战士们有点沉不住气了。
“用手榴弹砸狗日的吧!”战士朱高品双手紧握手榴弹,嘴里嘟囔着。郭忠田一言不发,两眼死死盯着美军坦克。
坦克已经来到了眼前,战士们急了:“排长,还不打呀!敌人都跑了!”
“把敌人坦克统统放过去,谁也不准开枪!”郭忠田终于开口了。
但他的命令使全排大吃一惊。
“排长,你疯了!连长、指导员不让放走一辆坦克、一辆汽车,放走了敌人,怎么向连里交代?”
“少废话,我是排长,听我的!”郭忠田火了。
美军坦克一辆接一辆地从战士们眼前开过了阻击线,大家眼中冒出了火,手榴弹在手中握出了汗,但没有人违反郭忠田的命令。
郭忠田不仅眼中冒火、手上冒火、心中也在冒火。每过一辆坦克,都像压在他的心上,咯噔一下,几次都差点沉不住气。但他还是强行压住了火,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指挥员不冷静,一旦感情用事,后果不堪设想。一个排的兵力没有火箭筒、没有炸药包、没有反坦克雷,靠步枪和每人仅有的4枚手榴弹对付几十辆美军坦克,纯属于白送死,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也就彻底泡了汤。
一辆、两辆、三辆……,50多辆美军坦克终于过完了。郭忠田眉开眼笑,展现在他面前的是运兵车、弹药车、炮车,车头接车尾,一辆接一辆,一眼望不到边。如果把刚才的坦克比做嚼不动的钢“骨头”,眼下出现的就是可口的“山珍海味”,可以放开肚皮尽情地品尝。
“给我狠狠打狗日的!”郭忠田的命令终于脱口而出。他一枪就干掉了一个美国军官。
“哒、哒、哒……”、“啪、啪、啪……”,全排的所有轻重武器像狂风暴雨一样吼叫起来。
运兵车着了、炮车翻了!火光熊熊,黑烟滚滚,炸声隆隆。美国兵血肉横飞、支离破碎。幸存着拥挤着、嚎叫着、呻吟着,四处躲闪,到处逃生。
美军的4辆弹药车开上来了,郭忠田叫张祥忠把穿甲弹和燃烧弹交替压上。第一梭子打在后面两辆上,后一梭子打在前面两辆上,但只见冒烟,不见爆炸,急得郭忠田直冒汗。张祥忠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打油箱呀!打油箱呀!”小战士朱高品大声呐喊。
这句话提醒了郭忠田。他用手指着油箱部位,对张祥忠说:“打狗日的油箱!”话音刚落,两梭子已经出去了,前面两辆车一下子就烧了起来。车上的弹药被引爆,像放连珠炮似的,几十辆车烧成了一条火龙,整个公路烧得火光冲天,炸得热火朝天。
美军的后续车队被前面爆炸的车辆挡住了,大量逃窜部队被阻击住了。
郭忠田有意放走美军坦克,不但没有受到批评,而且还受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的表扬。
死守阵地——
固若金汤的防线
美国佬被打晕了、打疼了、打怒了,像饿狼一样嚎叫、反扑、报复。
已经开过阻击线的美军坦克群,被剧烈的爆炸声和熊熊大火所惊醒,发现上了志愿军的当,有3辆坦克又回过头来报复。其中一辆钻出了一名指挥官,打着一面小旗来回摇着,后边的敌人纷纷集结起来,足有200多人,看样子要向2排发动进攻。 郭忠田盯着那个坦克上的指挥官说:“干掉他!”一声枪响,张祥忠就把他送给了上帝。
第二辆坦克上又钻出来个军官,这个家伙很狡猾,躲在两辆坦克之间,举个盒子乱叫。不一儿,天空飞来了30余架飞机,轮番往葛岘岭山顶扫射,扔汽油弹、炸弹,把整个山头变成了火焰山。美军飞行员得意洋洋地飞走了,以为志愿军都成了火中飞蛾。但此时战士们正在工事中哈哈大笑,美军炸得都是一些假工事,美国佬被郭忠田的伪装把戏给涮了。刚才对排长催着挖工事有意见的战士,这时从心里佩服郭忠田的智慧和远见。
飞机走后,美军步兵朝2排阵地包抄过来。郭忠田命令战士们近战开火,听喇叭扔手榴弹。
当敌人进至到手榴弹投掷有效距离时,郭忠田立即吹响了喇叭,全排的手榴弹向美军飞去,把美军炸得抱头鼠窜。时间不长,美军又冲了上来,轻、重机枪、步枪,一阵秋风扫落叶,美军又狼狈逃窜,80多具美军尸体布满了山岗。
半个钟头以后,美军占领了对面的高山,以火力向2排猛烈还击。敌人的50多辆坦克回过头来,以机关枪和坦克炮向2排倾泻弹雨,天上的美军飞机轮番拨撒弹雨,葛岘岭笼罩在硝烟炮火之中。
狡猾的美军坦克在一阵弹雨之后,加大油门猛然向被打坏的汽车压去,后面坦克又将压碎的汽车推进沟里,被堵塞的道路很快就被疏通了。后面汽车、炮车上的美军欣喜若狂,潮水一般地向2排的阻击线涌来。
眼看大量美军汽车、炮车就要通过2排的封锁线。郭忠田急了:“刚才放走坦克是迫不得已,现在你汽车、炮车也想遛,没门!”他命令全排狠狠地打,不准放走一辆美军车辆。
“哒、哒、哒……”一梭子,又是张祥忠立了头功。一辆美军炮弹车的油箱被打着了,十五公分的榴弹炮弹,在山沟里连续爆炸,吓得美军车队不敢前进了,顺着原路往回退了老远。
郭忠田和战士们脸上露出了笑容。
战场暂时平静下来,郭忠田命令战士们再到葛岘岭上挖假工事。这回大家毫无怨言地干了起来。假工事造好了,就好像又上去了一支增援部队。
下午两点,敌机飞来100多架次,朝着有假工事的葛岘岭轰炸了半个多小时,山头又一次成为火海。2排的阵地上静悄悄的,除了两个观察哨,战士们都在防炮洞里休息。
飞机一走,美军的坦克炮、榴弹炮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狂轰烂炸。接着,200多敌人又在2排阵地前集合起来,嗷嗷叫着,分三路朝山上冲来!
2排阵地危在旦夕,团领导在望远镜中看出了战场的危机。
“2排的同志,这个山头关系全局,希望你们坚决守住,打出抗美援朝英雄排!”郭忠田在电话中听到了团领导的指示。“请团首长放心,人在阵地在!”郭忠田坚定地回答。
郭忠田命令等敌人靠近点再打。100米、80米、70米……,美国佬的钢盔闪闪发亮,美国兵的高鼻子、大胡子都看清楚了,距离仅有30多米了,郭忠田一声令下,所有火器一齐怒放。特等射手阎镇章11枪打死9个敌人;战士朱高品勇敢地冲出阵地前沿30多米,占领了最佳地形,敌人离他不到20米,他才把手榴弹甩出去,美国兵倒下了好几个。不到两个小时,美军的轮番冲锋被打垮了,200多名美军死伤过半,夹着尾巴跑了。
这时,美军采取南北夹攻,南面的敌人从外往里打,北面的敌人从里往外冲,妄图打通逃路。3连阵地吃紧了,成群的美军实施了波浪式攻击,一浪紧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连长命令2排调一个班支援3连1排阵地,郭忠田二话没说,立即令5班前去支援。
郭忠田让5班长带机枪往左前方运动,带敌人冲到二三十米时,用火力侧击敌人。这一着果然厉害,美军被侧面攻击打蒙了,3连1排的战场危机很快发生了变化。
然而,郭忠田所率领的2排又遇到了美军更加疯狂的攻击。
下午3点多钟,志愿军大部队将美军铺天盖地的压来,敌人面临着志愿军大拉网了,便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美军百余架飞机进行了第三次大轰炸,炮火更加集中,坦克炮、榴弹炮、重迫击炮不间断地猛轰,炸弹、汽油弹、炮弹足足炸了一个小时。山头的假目标炸完后,郭忠田以为美军飞机会撤兵,没想到美军飞机杀了个回马枪,对2排阵地进行了地毯式轰炸,幸亏郭忠田有防备,全排都钻了洞子。
大轰炸之后,密集的矮松林全部腰折,阵地被汽油弹烧焦,阵地一片沉静。
“敌人攻上来了,准备反击!”观察哨高喊着。战士们从防炮洞里爬出来,抖掉满身的土末,进入了一片焦土的阵地。
100多个美国兵又扑了上来。这次敌人是背水一战,第一批到下去,第二批又冲上来,表现出少有的顽强。黑压压的美军官兵一步步逼向2排主阵地。
“同志们!为朝鲜人民报仇的时候来到了!立国际功的时候来到!坚持就是胜利呀!”在危机时刻,郭忠田进行了战场鼓动。
战士们热血沸腾,奋勇还击,敌人一片片地倒在了阵地前,张祥忠的步枪打红了,用水浇浇再打;袁绍文头部负伤,不下火线。
5点多钟,美军的攻势明显减弱,敌人的车队始终没有跨过2排的阻击线。天黑以后,志愿军大部队赶到,对美军逃兵进行了合围。郭忠田带领战友跳出工事,冲下山去……。
打扫战场后,在2排的阵地面前躺着215具美军尸体。连长过来了,郭忠田把全排集合起来,一个立正:“报告连长,全排一个也没少,除了5班长的耳朵有些震聋外,没有一个伤亡。”他又清查了一下今天的弹药消耗,共打了1305发子弹和14枚手榴弹。而他们的战果除了消灭215名美军外,缴获和击毁美军各种火炮6门、汽车58辆。
接着,郭忠田向连长检查了两条缺点:“把敌人坦克放走了,没有打坏;没有抓住一个俘虏兵。”连长笑着说:“放走坦克是正确的决策,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你们打得是守备战,没有俘虏不算缺点。”听了连长的评价,全排一片欢呼!
战后,38军和志愿军总部授予2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志愿军总部给郭忠田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在抗美援朝第二战役中,38军以伤亡2279人的代价,毙伤“联合军”7485人,俘敌3616人,其中美军1042人,受到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的盛赞,被人们誉为“万岁军”,彻底洗刷了首次战役的“失误”;而在这次战役中,郭忠田创造的战争奇迹,也钦誉志愿军,为38军赢得了辉煌。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