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格走廊”上的飞鹰——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揭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12-18 21:03:22

    “米格走廊”上的飞鹰      

 ——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揭秘

                                陈 辉 

    朝鲜战争中的“米格走廊”曾使“联合国军”空军不寒而栗,以往人们只知道“米格走廊”上的主人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其实“米格走廊”上还有一支神秘的劲旅——苏联航空兵。  

    随着前苏联国家档案的解密,这段50多年前的秘密,终于向世界曝光。

(小标题)向朝鲜战场派遣苏联空军,对当年的斯大林和苏联政府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二战”以后,朝鲜被一条临时的停火线一分为二。南朝鲜归美国扶植的李承晚为首的“大韩民国”政府统治;北朝鲜为苏联支持的金日成为首的劳动党领导。

  李承晚“非法”选举上台后,就在美国的唆使下,狂妄地叫嚣“要解决南北分裂,就必须用战争来解决。”并提出“北进统一”的口号。在李承晚的挑衅下,1949年1月至10月,南朝鲜军警4000余人在“三八线”上向北朝鲜发动进攻432次。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开始解放南朝鲜。美国总统杜鲁门6月27日发表声明,宣布美国从军事上支持南朝鲜军队作战,同时派美国第7舰队开赴台湾海峡,以阻止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公开侵略朝鲜,干涉中国内政。

  朝鲜人民军所向披靡。8月中旬,南朝鲜军队仅剩下几万人,连同前来增援的10万美军被围困在朝鲜最南端釜山港的狭小地域。接着,人民军突破美军第8集团军沿洛东江建立的坚固防线,朝鲜统一指日可望。然而,美军利用人民军后方兵力空虚,9月15日,美军上将麦克阿瑟指挥7万多美军,在500架飞机、260多艘军舰的配合下,成功地实施了仁川登陆,将朝鲜人民军拦腰斩段。

9月16日,洛东江的美、韩军共10个师又背水一战,使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朝鲜战局发生逆转。美军和南朝鲜军依靠装备和兵力的绝对优势,举行了全面大反攻,北朝鲜面临着亡国之危。

  10月1日凌晨2时50分,斯大林收到了金日成的求援信。10分钟后,斯大林口授了给中国的电报:“朝鲜同志的情况变得令人绝望。”“根据眼下的形势,你们如果认为能用部队给朝鲜人以帮助,那么至少应该将五、六个师迅速推进至三八线,以便朝鲜同志在你们的掩护下,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金日成在给斯大林求援信的当天,也给毛泽东发来了加急求援电报。

  唇亡齿寒。收到斯大林和金日成电报后,党中央和毛泽东态度明确,这件事要管;不管,美国侵略者将更猖獗,无论对朝鲜,对中国,对整个东方,都是不利的。但中国政府提出两点要求:一是苏联支援中国军队装备问题;二是由苏联空军为志愿军提供空中掩护。斯大林很快答应了中国政府的要求。除提供武器装备外,斯大林答应提供16个苏联志愿军空军团担负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空中掩护。

  10月11日,正当中国人民志愿准备跨过鸭绿江时,节外生枝。斯大林突然电告中共中央,通知毛泽东说,苏联的空军还没有准备好,必须暂缓出动。这样就意味着本来就敌强我弱中国人民志愿军完全丧失制空权,将在战争中付出更大的代价。10月12日,周恩来紧急飞往苏联与斯大林当面交涉,斯大林直言相告:“目前苏联空军尚不能出动,主要担心苏联如果和美国全面冲突起来,战争可能会无限升级。仗打大了,不仅会影响我国的建设,也会影响中国的和平建设。”周恩来在反复交涉无效的情况下,代表中国政府答复斯大林:“没有苏联空军的配合作战,我们暂不出兵。”面对周恩来的答复,斯大林有点左右为难,协商陷入了僵局。

  10月13日,周恩来在莫斯科收到了毛泽东的电报,中国政府决定立即出兵。周恩来紧急会见斯大林,坚定地说:“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刚刚拍来电报,我们已经再次作出决定,立即出兵朝鲜!不管苏联出不出空军,中国都要参战。”当苏联翻译把周恩来的话翻译给斯大林后,他半晌沉默不语,后来自言自语地说:“还是中国同志好,还是中国同志好......”。陈毅元帅在许多年后,肯定地说,斯大林当时被感动得掉下了眼泪。

  1950年10月19日夜晚,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揭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新近开放的档案宗号331、334、335、347和俄罗斯的《史料》杂志公布了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当年来往的12封电函,披露了当年中、苏、朝三国领导人围绕出兵朝鲜的内幕。中国出兵朝鲜了,那么苏联空军呢?      

  (小标题)中国出兵朝鲜,斯大林倍受感召,终于决定派出苏联空军航空兵。

  斯大林对中国顶着巨大压力出兵朝鲜并非无动于衷。苏联政府终于也顶着美国可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于1950年11月初,也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25日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后的第7天,派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和防空军高炮部队参加了朝鲜战争。

  当时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命令国防部长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负责向中国派遣航空兵师。1950年11月,苏联十月革命节的红场阅兵刚刚结束,在莫斯科郊外的机场上,一队队从全苏空军中挑选出来的战斗机飞行员精神抖擞,整装待发,准备开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

  首次参战的有3个歼击机航空兵师:由师长阿列柳辛率领的第28歼击航空兵师,辖第67、139航空兵团;由师长帕什科维奇率领的第50歼击航空兵师,辖第29、177航空兵团;近卫第151歼击航空兵师,辖第28、72航空兵团。苏联空军的编制是:每个歼击机团编制为40架战斗机,每个师3个团,编有120架战斗机。这3个航空师配置在中国境内的鞍山和丹东等机场,装备的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苏联米格——15歼击机。

  1950年12月,上述3个航空兵师合编为第64歼击航空兵军,首任军长是罗波夫中将。苏联航空兵上将克拉索夫斯基为首的苏联空军作战组对苏军参战的航空兵实施总的领导。1951年下半年,苏军第64歼击航空兵军和中朝空军部队合编为一个空军集团军。

  1951年2月,苏联为了使空军飞行员获得与美军作战的实战经验,决定对苏军航空兵进行轮战。2月中旬,第28、50歼击航空兵师回国,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和303歼击航空兵师开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6月,为加强对苏军航空兵的技术保障,给第64歼击航空兵军增编了第18航空技术师。此后,苏军第64歼击航空兵军始终保持2—3个歼击航空兵师、1个夜航团,飞机170—240架。此外,还编有2个高炮师,高炮300门;1个探照灯团,探照灯72部。到朝鲜战争结束时,苏军先后有12个歼击航空兵师、4个高炮团、2个独立歼击航空兵团、2个探照灯团,共计7.2万名官兵参加了朝鲜轮战,其中飞行员1500多名。最高年份1952年苏军的参战人员达2.6万人。另外,还有8个航空兵师参加了对中朝空军飞行人员的培训。

  中国有关资料透露,1950年11月第一个星期天,苏军第64歼击航空兵军军长率领他的机关和先头部队到达安东时,只带了一个仅有32架飞机的缺编飞行团。不久,该师另外两个团和巴什盖维奇将军指挥的第二个歼击航空兵师也抵达安东。罗波夫到达安东后,立即渡过鸭绿江来到朝鲜新义州,了解美军飞机出动的机型、活动规律、轰炸弹着点的分布和破坏情况,1950年11月底开始战斗值班、升空作战。

  据了解,罗波夫驻守在安东的部队不是首批参战的苏联空军。罗波夫部队最初驻扎在安东浪头机场。1951年苏联的部分飞机转移到了安东以西的大东沟机场。由于浪头、大东沟两个前沿机场非常容易受到美军飞机的袭击。罗波夫又在更深入内地的大浦修建了一个新机场,并于1952年将他的部队迁到了大浦机场。此外,还有一个大孤山机场,当时归中朝联合空军航空部队使用。

  俄罗斯国防部战史研究所在解密的前苏联文件开头语中概括说:“为了重新培训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人民军驾驶员,保卫中朝边界和准备向北朝鲜投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苏军同意在中国东北地区创建苏军空军作战集团。”......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回忆史料》中记载:“1950年12月4日,空军首长正式给空4师下达了作战命令。12月15日,空4师到达安东,同苏军师长巴什盖维奇协商拟定了实战锻炼计划。”可见,苏联空军出兵在中国陆军出兵朝鲜之后,中国空军出兵朝鲜之前。

  (小标题)苏联虽然出动空军,但不想激怒美军,于是制定了许多奇特的战规。  

  苏联尽管出动空军参加了朝鲜战争,但苏联还是尽量避免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生公开冲突。因此,苏军规定了许多特殊的战规。

  为防止暴露苏联军人身份和装备真相,苏军参战人员一律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军服,佩戴志愿军的徽章、符号,胸前佩戴斯大林和毛泽东侧身头像的徽章。出境时对苏联物品进行了清除,甚至连士兵喜爱的苏联制造的手风琴也进行了收缴。作战飞机和地勤车辆全部改涂了志愿军空军标志。苏联飞行人员的个人档案都做了修改,每个人都要宣誓绝不泄露到过朝鲜战场的秘密。苏联飞行员不准与中国人一起照相,不准互送私人照片。参战的苏军飞行员每人发了一张卡片,上面印有俄语读音的汉语和朝鲜语的飞行专用语,要求飞行员作战时不能用俄语通话。参加朝鲜战争的苏联空军,除俄国面孔无法改变外,其它与志愿军毫无两样。

  苏联担心飞行员被对方击落成为俘虏后暴露身份,因此对空战做了一系列的禁令:不准在海面飞行,不准进入距离战线100公里以外的地区,不准在美军控制地区飞行,不准攻击美国海军舰艇,不准追击被击伤和油料即将耗尽的敌机,苏联空军飞行的最南端被限制在平壤——元山一线的北纬39度线附近。

  苏联空军的作战任务也做了特殊规定:只配合中朝地面部队进行中小规模的空战,主要是在朝鲜北部空域巡逻,截击美机,阻止其对后方桥梁、机场的破坏,保障从中国到朝鲜的运输线的畅通。为避免与美军大规模空战,苏军每次出动飞机要控制在30架左右,在战术上也多以截击、伏击为主。最初的空战中,这些战规和禁令严重妨碍了苏军飞行员战斗力的发挥,在战场上吃了不少亏。苏军飞行员佩利亚抱怨说:“从心理学上来说,在激烈的战斗中既要考虑这样那样的禁令,还要使用一种你不熟悉的语言是不可能的。”因此,在一、两个星期后,苏军飞行员不再理睬这些禁令,他们根据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发挥主观能动性,采取了自己认为需要的做法,很快扭转了被动局面。后来,莫斯科只好默认了飞行员的做法。

    (小标题)苏军航空兵名不虚传,与对方一交手,就把美国空军打懵了。

  经过“二战”锻炼的苏联空军果然非同小可,名不虚传,一投入朝鲜战场,就捷报频传,把空中美国佬打得灵魂出壳。

  1950年11月1日,苏联空军首次与美军空军作战。苏军飞行员从沈阳和鞍山两个机场分别起飞共8架米格—15战斗机,经过激战击落2架美军F—82战斗机,苏军高射炮兵在这一天也击落了2架美机。

  11月8日,苏军第28歼击航空兵师中尉飞行员谢戈列夫在安东地域升空作战,击落美军“野马”式战斗机一架。9日,这个师又在同一地区击落美军F—80“流星”式战斗机和F—47“雷电”式战斗机各1架。

  10日,由第139歼击航空兵团大队长哈里科夫斯基少校率领的两架米格—15编队,在新义州附近击落号称“空中堡垒”的美军B—29轰炸机1架。

  14日,这个大队的8架米格—15歼击机与美军一个庞大的机群相遇。美军机群有40架B—29轰炸机和20架F—80战斗机护航,双方在空中进行了大角逐,苏军航空兵击落美军轰炸机3架。在这段空战期间,苏军战果大,损失小,仅有2架米格—15被击落,两名飞行员牺牲,他俩是苏军第139近卫歼击航空兵团大队长格拉乔夫大尉,苏军第28近卫歼击航空团副大队长纳索诺夫大尉。

  1950年12月底,苏军对参战两个月的战绩做了统计,第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已经出动飞机1200架次,进行了40多次激烈的空战,击落击伤敌机61架,苏军牺牲5名飞行员,损失7架飞机。1951年1月21日,美军出动50多架喷气式战斗机企图袭击位于中国安东机场的苏军某航空团,苏联飞行员在团长帕什科维奇上校的带领下,强行从飞机掩体内起飞,与美机在空中展开格斗,全团一举击落美机11架,而自己无一损失,空战取得了全胜。

  到1951年2月6日,第64歼击航空兵军共击落敌机510架,高射炮兵击落敌机59架,苏军损失飞机63架,苏军与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的损失比例为1:9。在朝鲜战争中,苏联空军为米格—15歼击机各种编队制定了较为合理的战斗队形,分为横队和梯队。在作战中对其间隔距离和高度层次都有明确的规定。航空大队通常采用中队梯队队形和双机蛇形队形,航空兵团通常采用大队纵队队形,各大队之间间隔为3—5公里。所有战斗队形均沿纵深和正面成梯队配置,并按高度做层次配置。这样,在编队中就能掌握机动自由,同时,在双机之间和中队之间可达成火力协同。在与敌轰炸机和强击机作战时,苏军歼击机通常编成两个战术编队:突击编队和掩护编队,二者之间保持密切协同。

  此外,苏联空军作战组组长克拉索夫斯基上将还颁发训令,建议地面引导和控制站应配置在飞机航线和与敌遭遇的地域内,航空兵司令部和各师司令部均应靠近作战地域配置,以便有效地指挥所属部队。与此同时,改善了编队出动的组织工作,使编队可在最短时间内出动。为了迷惑敌人,还设置了假机场。这些战法、指挥程序和战场设置都被实战所证实是可行的。

  2000年5月,美、韩隆重纪念朝鲜战争时,莫斯科电视台也对当年参加朝鲜空战的老兵做了报道。当年的苏联飞行员克拉马连科在俄罗斯电视台回忆说:“1951年4月11日,是苏联空军最得意之日,那天16架美军B—29飞机被击落。放眼望去天空中都是跳伞的美军飞行员。”

  最激烈的一次空战发生在鸭绿江朝鲜一侧西北上空。在高空伏击的36架米格—15,突然从云层中扑向赶来送死的美军40多架轰炸机编队,顷刻间15架美机被击伤、击落。激战中,由于距离太近,苏军飞行员连美军飞行员的金头发、白面孔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后来公布的苏联国家档案馆收藏的飞行员作战记录中的描述。这一天被美国空军官员称之为“朝战空军最黑暗的一日”。

  最典型的战例发生在鸭绿江铁桥上空。1951年4月12日,美国空军出动152架飞机对安东鸭绿江铁桥及其附近的目标实施了大规模空袭,其中B—29轰炸机72架、F—80和F—84战斗机48架、F—86战斗机32架。苏联空军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全部投入战斗,共出动歼击机60架,空战持续了40分钟,苏军拼死一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共击落美机14架,其中B—29轰炸机10架、F—80战斗机4架,而自己毫无损失,彻底粉碎了美军企图炸毁鸭绿江铁桥的梦想。

  到了1951年9月,苏军与美军针锋相对地展开了大机群作战,越战越勇,捷报频传。9月12日,美军出动72架B-29轰炸机,每架飞机携带7.5吨炸弹,其中最大机可载无线电制导炸弹“人猿泰山”,由32架F-86和48架F-84、F-80战斗机护航,袭击鸭绿江大桥。面对美军152架各种作战飞机的大机群,苏军出动了第176、196两个歼击航空兵团的全部米格-15迎战。40分钟的空战,美军10架轰炸机和4架战斗机被击落,而苏军毫无损失,鸭绿江大桥安然无恙。9月19日,苏军航空兵又在空战中击落美军3架“佩刀”和“空中堡垒”。10月23日,试图轰炸鸭绿江大桥的美军8架B—29轰炸机,尽管有34架F—86和55架F—84严密护航,仍被苏军击落3架。10月24日,34架美军组成的机群前去轰炸顺川大桥,苏军40架米格机迎战,又击落美军战斗机和轰炸机各一架。10月30日,美军200架战斗机掩护21架B—26轰炸机袭击志愿军重要目标,苏军40架米格机以弱战强,击落了12架B—29轰炸机和4架F—84战斗机。

  苏军航空兵在鸭绿江到清川江上空的空域,已经明显地占据了空中优势。美军飞行员称这一空域为“米格走廊”,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不得不下令禁止在白天出动B—29轰炸机进入“米格走廊”。

  参加朝鲜战争的苏联飞行员大都参加过二次世界大战,有许多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王牌”飞行员,而被世界公认的“王牌”飞行员标准是击落5架飞机。首批入朝作战的指挥官阔日杜布,在“二战”中击落德机62架,是苏、美、英等反法西斯盟军打下德机最多的飞行员,连获3枚苏联英雄金质奖章,朝鲜战争中他作为地面指挥员没有上天作战,但他指挥的部队击落美机258架,创造了新的辉煌。  

  苏联英雄、“王牌”飞行员克拉马连科少校在一次空战中,被美军上校联队长为首的3架飞机夹击,他连续做了几十个螺旋滚转和极限过载筋斗摆脱了困境,并利用一次翻筋斗的有利位置抓住机会开火,将美军上校的座机打得凌空爆炸,朝鲜战争期间他一人击落美机13架。

  苏联英雄、“王牌”飞行员佩利亚耶夫上校在朝鲜空战中创下了一人击落美机23架的最高记录,并将一架美军“王牌”战机F—86喷气式战斗机击伤迫降,成为苏军在朝鲜战场获得的唯一珍贵的战利品。

  据战后苏联统计,朝鲜战争期间,苏军有12个航空兵师的72000人参战,总共作战出动63000多架次,进行了1400次空战,共有20820名飞行员参加过战斗飞行,共击落美机约1300架。此外,苏联防空军高炮部队击落美机212架。而苏军损失飞机345架,200多名飞行员在战斗中阵亡。

  在东北旅顺苏军烈士陵园有202座苏军飞行员的墓碑,他们牺牲的时间是1950年至1953年之间。  

  美军在苏军和志愿军空军出朝作战之前,非常骄横,轰炸机在执行轰炸任务时,根本不用战斗机护航。战斗机可以随意超低空追射志愿军车辆和行人,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志愿军入朝时,共有运输车辆1300多辆,20天内就被美军飞机炸毁600余辆,给志愿军后勤补给造成巨大困难。苏联空军投入空战后,局势立即发生了改观。  

  尽管苏联空军打得美军闻风丧胆,但由于苏联担心空战扩大会引起世界大战,苏军空战领域始终局限于后方运输线。因此,朝鲜前线的制空权仍然掌握在美军手中。但苏联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历史功绩中朝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小标题)美苏朝鲜空战,不仅打精神打战术,而且也是科技的较量。

  朝鲜空战,苏联空军靠得是“二战”经验和“布尔什维克”的勇敢精神,同时先进的米格—15喷气式战斗机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二战”后,喷气式革命席卷世界各国空军。于是,朝鲜战争成为世界第一场喷气式飞机的大角逐。世界上第一种喷气式战斗机是1942年由德国人研制成功的“梅塞施密特ME—262”型战斗机。这种飞机在设计和制造工艺上很不成熟,但它的喷气式发动机的优越性,却把世界各国飞机设计家带进了喷气时代。

  1947年12月30日,苏联米高扬设计研制的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试飞成功。它与当时的美国喷气式战斗机相比,有多方面的优势,多项性能指标达到世界一流水准。米格—15的爬升性能尤其出众,压倒了美国的所有同类飞机。它的火力非常强,是世界上第一个装备37毫米机关炮的空战飞机,炮弹射速高,穿透力强,可打穿当时飞机上使用的所有装甲。最初美军在朝鲜战场装备的F—80、F—84喷气式战斗机都无法与之匹敌。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深为米格—15的优异性而震惊,称之为“绝对武器”,把米格机经常出现的空域称为“米格走廊”,标为“黑色禁区”。并哀叹到:“米格—15,使美国在远东的各种飞机都变成过时的了”。

  苏军飞行员克拉马连科50年后,自豪地说:“我为在朝鲜战场与美国飞行员较量深感自豪。我们的空战相当成功,因为我们的米格—15战斗机的装备要比美国飞机精良。”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美军将装备最新式喷气式战斗机——F—86战斗机的第4战斗机联队等美军空军部队投入朝鲜战场。F—86佩刀式亚音速战斗机是美国研制的性能最优越的“王牌”战机,它投入朝鲜战场后,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苏两国战斗机性能上的差距。

  1950年12月17日,美国空军首次将F—86战斗机投入空战。由于苏军不了解F—86的作战性能,第29航空兵团在与F—86的交战中失利。苏军少校克列伊尼科率领一个中队遇到10架F—86,因战斗队形编组不合理、攻击顺序不当,导致损失了两架米格—15歼击机。12月22日,苏军第177歼击机航空兵团2大队队长福明上尉带领8架米格—15,从鞍山机场起飞后,截击美军机群。福明上尉迫使一架美军F—86实施垂直机动,抓住有利时机,率先击落了一架F—86。紧接着,他的僚机季先科上尉也击落一架F—86。随后,另一双机编队的长机里亚博夫上尉也击落一架F—86。美军由于损失惨重,被迫撤出战斗,飞往南朝鲜,苏军航空兵由于不能进入南朝鲜,亦撤出战斗。在这次空战中,苏军击落美军4架F—86,损失了2架米格—15。

  从朝鲜空战3年来的战果也能看出美军将F—86投入朝鲜战场后,美、苏装备技术差距在缩小。1950年11月至1952年1月,苏军击落美机与自己损失飞机的比例为7.9比1;1952年为2.2比1;1953年为1.9比1。

  尽管战果比例下降,但米格—15仍占上峰。米格—15的优良性能使美军又恨、又怕,在朝鲜战争中千方百计想弄到一架完整的米格—15,以揭开它的秘密。美军先采取“空中围捕迫降”,没能得手。后来,又用俄、中、朝3种文字印了100多万张传单,声明驾驶米格—15飞机“投诚”,可得到100万美元的重奖,仍是枉费心机。直到朝鲜战争结束两个月后,朝鲜人民军的一名叫罗金肃的飞行员驾驶一架米格—15飞到南朝鲜金浦机场,投敌叛变,美国才如获至宝。立即将米格—15运往美国,反复研究。美国专家最后给米格—15下的评语是:爬升快、升限高、加速性能好、着陆滑跑距离短。爬升性、火力、操纵、机身牢固等方面优于F—86,但视觉和高度不如F—86。美国人终于探明了米格—15的秘密,但价值已经不大。1953年,苏联空军已换装了更先进的米格—17歼击机,中国空军也在50年代中期实现了歼击机的更新换代。

  (小标题) 苏联参加朝鲜空战,美国心知肚明,但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真得瞒过了美国嘛?没有。尽管苏军采取各种措施保密,但美军很快就从各方面汇集来的情报中获悉苏军参战的事实。美军飞行员在空战的无线电里经常听到俄语对话,有时候透过对方的机窗和降落伞下看到了俄国人的面孔。后来成为美国宇航员的约翰.格兰说:“我清楚地知道在同俄国人作战,而当局不仅知道米格飞机里有苏联人而且知道苏联飞行员所受到的种种限制。”

  苏军飞行员克拉马连科回忆说:“我们穿着中国军服,努力讲朝鲜话,但仍无意中漏出了俄国话。美国人录下了我们的对话,这些并未在交战中给苏联飞行员带来麻烦。”   

    美国人对苏联参战为什么装聋作哑呢?哑巴吃黄莲,必然有缘故。原来美国与斯大林有着同样的想法,不愿意由此引起战争升级,与苏联直接对抗,引发世界大战。当时,在华盛顿有一股强烈要求对苏联宣战的情绪,如果让这些人知道,有千余名美军飞行员是被苏联人打下来的,那么这股情绪很可能使美国政府无法控制。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高级助手尼茨曾说:“如果我们公布事实的话,公众就会指望我们对此采取行动,而我们在这场战争中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与苏联的冲突扩大到更为严重的地步。”事实上,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它当时在欧洲仅有150架作战飞机,空中力量不足一个师的兵力,要想与苏联全面对抗,至少要准备两、三年时间。因此,只好哑巴吃黄莲了苏联战后恢复,不愿意战争扩大;美国战略重点在欧洲,不愿意战争升级。

  共同的担忧,使美苏都主动做到心照不宣。于是,这场仅次于“二战”的大空战隐瞒了将近半个世纪。直到90年代,美、俄才谈论起当年彼此心照不宣的空战。

  1988年,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高级智囊人物赫伯特首次透露了这一秘密。1992年6月,俄国也开始公开谈论这一敏感话题。俄国总统叶利钦在给美国参议院战俘和失踪人员调查委员会的信件中称:“我们认为,有1309架美国飞机在北朝鲜上空被苏联空军击落的,有262名美国飞行员得救。”

    2000年2月,中国一级战斗英雄、前空军司令员王海上将在《我的战斗生涯》一书中写道:“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后来的大机群作战,仍由苏联空军唱主角,中国人民志愿军协同其完成作战任务……没有苏联空军的大力支持,中国人民空军就不会发展得那么快,志愿军空军也很难取得如此辉煌的绩。”

           美、俄、中三国用不同的方式,由不同身份的人,在不同的时间,默认了上一世纪五十年代那场空战的秘密。(完)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