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上的火眼金睛——人民解放军探照兵的发展撤销历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2-11 16:31:27

       蓝天上的火眼金睛
             ——人民解放军探照兵的发展撤销历程
               陈 辉
  探照灯作为防空武器已经过时,被誉为“蓝天上的火眼金睛”的人民解放军探照兵已经消失30年了,但它在我军战史上留下的赫赫战功,却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探照兵编制在我军防空军的序列中,探照兵的作用是利用探照灯夜间照射来犯敌机,配合高炮部队对空射击,配合航空兵对空作战,也可直接将敌机照落。由于我军防空武器装备的发展,防空作战已淘汰了探照灯,探照兵部队从此解散。
  如今,探照灯作为防空武器之一,已经进入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但人们每当目睹探照灯时,就会联想起人民解放军探照兵的辉煌历史。
       (小标题)建国初期,国民党空袭上海诞生了探照兵
  1950年2月6日,宁静的上海夜空被轰炸机的轰鸣声所打破,接着炸弹的爆炸声惊天动地。
  这一天,国民党空军从台湾出动了各种飞机17架,其中B—24型12架、B—25型2架、P—51型2架、P—38型1架,分四个批次轮番轰炸了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及闸北水电公司等地,共投弹60余枚,炸死炸伤居民1400余人,炸毁房屋2000余间,发电厂遭受严重破坏,发电量由15万千瓦降至4000千瓦,工厂大部停产。这就是国民党制造的“二.六”空袭惨案。
  3月28日,国民党空军又出动3架飞机轰炸了南京下关电厂,虽然投弹24枚,但电厂损失不大,仅炸毁了电厂锅炉房一角。
  3月3日,国民党空军再次出动11批23架次轰炸机,对广州、柳州、贵阳、武汉等地同时轰炸,炸毁房屋170余间,船只300余艘,伤亡850余人。
  国民党空军之所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对大陆空袭,主要在于我军当时没有空军,防空兵力量薄弱,没有探照兵。
  “二.六”空袭惨案后,中国政府在加强上海、北京、广州、天津等大中城市防空力量的同时,与苏联政府协商,由苏联派遣苏军巴基斯基中将率领的混合集团军来华协助防空。苏军混合集团军中有航空兵、高射炮兵,还有一个探照灯团,里申科中校任团长。1950年3月上旬,探照灯团随苏军混合集团军达到上海,苏军很快制订了空军航空兵、高射炮兵和探照兵相协同的作战计划。
  3月14日夜,苏军高射炮兵在探照兵的配合下,首次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1架,到5月11日,在探照兵的有力配合下,共击落国民党空军的5架飞机,扭转了上海的空防形势,迫使国民党空军基本上停止了对上海等地的轰炸。
  苏军探照兵部队对国民党空军夜袭上海形成了巨大的威慑力量,探照兵在防空夜战中的作用,引起了我军的高度重视,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探照兵部队已经成为我军高层领导共识。
  我军第一个探照灯团副政委蔡子悟回忆了当年探照灯团成立的情景:“1950年7月,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和华东军区陈毅司令员的指示,成立了由华东军区防空司令部参谋长黄径琛为首的探照灯团筹建小组,开始按照苏军探照灯团的编制组建我军第一个探照兵团。首先,从华东军政大学的2、4、7团本科学员中选调790人为基本学员;从华东军政大学及上海警备区司令部、航空处等单位抽调干部,组成团的干部队伍。为了配备技术人员,经国家教育部批准,从应届的理工科大学毕业生中选调30名作为技术骨干,吸收入伍。这30名大学生分别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他们都是学生中的尖子和骨干,政治上也比较强,有的还是解放前入党的地下党员。当时,汽车司机难找,后来,我们在上海总工会的大力帮助下,从失业司机中选用了150名,按工薪制待遇,担任司机兼发电手。就这样,共调配了1100余人,组成了我军第一个探照灯团。
  “8月10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上海防空探照灯团成立大会在上海延安路上的共舞台隆重举行。当黄径琛参谋长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防空探照灯团成立’时,场内掌声雷动。接着宣布任职命令:吴瑞生任团长,我任副政委,后来任政委。随即举行了授旗仪式,吴瑞生和我代表全团指战员接过了军旗,并由吴瑞生代表全团向上级首长表示了决心——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决不辜负上级的信任和重托,刻苦学习,尽快掌握现代化的装备技术,为早日担负起上海地区防空作战任务而努力奋斗。”
  上海防空探照灯团随着我军探照兵隶属关系的变化,先后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探照灯第121团、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探照灯第421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对空探照灯第1团”。
  我军第一个探照灯团成立后,在苏军探照灯团的指导帮助下迅速成长,经过一个多月的帮教训练,就能够单独操作了。
  1950年11月17日,上海防空探照灯团正式接受苏军探照灯团的全部装备,并举行了隆重的交接仪式,吴瑞生和蔡子悟在移交书上签了字。我军共接受了“二战”期间,英国援助苏联的PAII—150型雷达灯36部,苏制3-15-4B型跟踪探照灯36部,莫斯脱-2型环视雷达1部,以及其它通信装备等,外加苏军列入移交的两只军犬。
  移交仪式结束后,没几天,苏军探照灯团乘火车回国,我军第一个探照灯团正式担负起上海防空的作战任务。
  此后,由上海防空探照灯团提供骨干和技术力量,我军迅速扩建了5个探照灯团,分别是1951年1月成立的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探照灯团和京津卫戍区防空司令部探照灯团;1952年11月成立的华南军区防空司令部探照灯团;广州军区防空司令部探照灯团;南京军区司令部探照灯团。到1957年5月,我军共组建了6个探照灯团和3个探照灯独立营,主要部署在北京、上海、天津、福州等城市周围。此外,我军在军委防空军司令部编制探照灯主任,后来扩编为防空军探照兵指挥部,张伯华任主任。各军区防空军司令部和防空军设探照灯处,防空师设探照兵主任。
  1953年1月23日,毛泽东批示同意,军委防空军司令部呈报的《防空部队学校五年干部培养计划》中提出的成立探照灯学校的建议,后因探照兵面临解散,未能实现。
        (小标题)朝鲜夜空,探照兵为美军飞行员倒栽葱曝光
  抗美援朝战争,我军探照兵大显身手,百炼成钢,为美军飞行员的空中“杂技”表演,发挥出舞台灯光的效果。
  1952年2月3日20时48分,美军B—26型轰炸机1架企图轰炸清川江大桥,志愿军探照灯401团2连1排探照灯雷达首先发现敌机,8000米时开灯未能照中,带光跟踪时,照中了敌机,跟踪了2分钟,由于高炮部队未来及射击,敌机逃窜。这是我军首次照中敌机,虽然没将敌机消灭,但为探照兵积累了战场经验。
  2月18日21时,清川江上空出现美军6个批次的混合轰炸机群,机型有B—29、B—50、B—26,第一批次美军轰炸机临空后,志愿军探照灯101团4连首先发现目标,开灯照中1架B—50型飞机,并连续跟踪,为志愿军高炮部队争取了充分的准备时间,集中火力将敌机击落。之后,401团又先后照中5批敌机,高炮部队多次射击,敌机狼狈逃窜,清川江大桥安然无恙。
  这次战斗,志愿军照中6批敌机,配合高炮部队首次击落敌机,为灯、炮协同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之后,志愿军探照兵越战越强。探照灯401团从2月3日至2月19日,共对空作战8次,照中敌机25架次,协助高炮部队击落击伤敌机3架,并用探照灯为志愿军空军护航6次,均照中敌机,使敌机仓皇逃跑,掩护了志愿军飞机,保卫了清川江大桥的安全,使美军40天不敢来犯。
  我军探照兵还创造了用探照灯直接照落美军飞机的奇迹。1953年3月15日22时22分,美军航空兵F-80C型战斗轰炸机1架,以4000米高度入侵朝鲜安州,企图袭击清川江桥。严阵以待的志愿军探照灯421团7连,采取近战战法,在敌机逼近6公里时,突然开灯照中,各个跟踪灯站迅速开灯交叉照射、迎头照射,数支光柱紧紧跟着高度急剧下降的敌机不放,美军飞行员在强烈光柱的照耀下,乱了方寸,飞机失去操纵,一头扎向地面,机毁人亡。7连首创我军探照兵直接照落美军的战例。
  4月12日19时35分,美军航空兵F—94型战斗轰炸机1架,以3000米高度前来空袭清川江大桥。这次志愿军探照灯421团7连,在敌机离清川江大桥4公里时才开灯,强烈的光柱一下子把敌机锁住,美军飞行员做蛇形飞行并俯冲投弹,企图摆脱。7连各灯站紧紧跟踪,连续照射,惊慌失措的美军飞行员像没头脑的苍蝇,到处乱撞,不慎撞到山上,飞机的爆炸声响彻夜空,好像为7连鸣放了胜利的礼炮。
  不到两个月,7连连续照落两架美机,探索出探照兵部队快速跟踪连续照射的战法,受到志愿兵司令部的通报表扬。
  志愿军探照灯421团7连的战法推广后,战果迅速扩大。
  5月3日20时04分,美军航空兵3架F—84型战斗轰炸机入侵郭山地区的志愿军高炮阵地,前2架被志愿军探照灯401团7连和8连照中,没来及投弹仓皇逃窜。第3架被8连死死用光柱锁住,美军飞行员乱了阵脚,一个倒栽葱,与大地接了吻。
  6月10日20时55分,美军F—84E型战斗轰炸机1架入侵郭山地区,企图袭击志愿军运输部队。探照灯401团8连立即投入战斗,他们根据顶空敌机的轰鸣声,用散光捕捉到目标后,各灯站立即接光,5支光柱紧跟敌机,美军飞行员被照懵了,还没清醒过来,就连人带机坠地爆炸。战后,8连受到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通令嘉奖和安东防空司令部通报表扬。
  志愿军探照兵在朝鲜战场还独创了探照兵、航空兵、高射炮兵三兵种协同作战的战例。1952年6月10日22时,美军11架B—29型轰炸机前来空袭郭山大桥,在志愿军铁道高射炮兵指挥所的指挥下,探照灯421团6连将11架敌机全部照中,保障了志愿军高炮511团3连、野战高炮604团和苏联空军对敌机发起猛烈攻击,2架敌机被击落、1架被击伤,俘获了美军上尉雷达员1人,使美国远东空军大为震惊。
  志愿兵探照兵与美军航空兵斗智、斗勇,在蓝天上展开战术角逐也司空见惯。
  美军飞机轰炸朝鲜水丰发电站,屡遭志愿军探照灯411团照射,不能得逞后,改变了战术,把空袭目标转向了探照兵阵地。敌变我变,411团白天把探照灯隐蔽起来,晚上再拉出来,与美军玩起捉迷藏。夜间空战时,411团先开一部分灯照射,敌机发现目标,对探照灯阵地攻击时,隐蔽的探照灯开始照射,受敌攻击的探照灯立即关灯。敌机被隐蔽的灯照中后,有的被志愿军空军击落,有的被志愿军高炮部队击落,有的怕撞山,不得不爬高逃跑。这样,不仅保护了重点目标的安全,也保证了探照兵不受损失。
  美军偷袭志愿军探照兵阵地失败后,又用一系列新战术对付志愿军探照兵:美军对探照灯雷达施放锡箔片与电磁波进行干扰;实施轰炸时,缩小架次之间的时间间隔;利用复杂气象条件进行空袭;利用F—84型战斗轰炸机为B—29型轰炸机护航;在B—29型轰炸机机身上喷上黑漆等。其它办法好对付,美军的电子干扰很难对付。后来,志愿军探照灯421团技师盛继良采用控制“中放开关”反敌干扰的方法,在实战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411团采用后,果然战绩累累。
  1952年9月22时,美军9架B—29轰炸机入侵411团防区。猛然间,夜空射来无数光柱,第一架敌机被照中,接着第二架被照中,但3架刚发现目标就不见了。
  “干扰!”雷达长孔繁喜紧张地大喊一声,很快他镇静了下来,果断地采用盛继良发明的反干扰措施,迅速扳下了“中放”开关,敌机又出现了,第3架、第4架、第5架......,9架敌机全部被照中,3架敌机被照得晕头转向,被赶来的志愿军空军战机一阵猛揍,打得凌空开花,机毁人亡。
  11月18日23时54分,美军1架B—29轰炸机进入411团10连阵地,10连开灯后,敌机施放电磁波干扰,雷达长立即转为“中放跟踪”,开灯未照中;敌机要跑,关键时刻,雷达长将“中放开关”上下扳动,定位后开灯,捕捉到敌机,全连跟踪灯一起打开接光,敌机插翅难逃,被夜航的苏联空军击落。美国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对这次战斗做了描述:“探照灯紧紧照住了这架B—29,另外则有4架战斗机轮番地向这架B—29进行攻击,把它打得遍体鳞伤,以至其机组人员不得不在椒岛上空跳了伞”。
  志愿军探照灯401团与美军的战术角逐也精彩无比。美军飞机被401团连续照中后,改变了战术,B—29轰炸机来袭时,有护航机掩护,用护航机俯冲扫射探照灯阵地,吸引志愿军炮火,掩护B—29实施轰炸;敌机活动规律多变,有时几天不来,有时连续侵入;入侵高度由4000米左右,上升到7000米左右;变化批次间隔,有时间隔1分钟,有时间隔39分钟;声东击西,飞机来自不同方向,主要方向投弹,次要方向不投弹。
  针对美军的战术变化,志愿军探照灯401团采取了相应对策:在战术动作上采取搜索快、照射快、接光快、关灯快的“四快”战法。在照射原则上提出,先照主要方向之敌,后照次要方向之敌;先照大型机,后照小型机。重新划分雷达灯的警戒方向与搜索范围。用散光照射敌俯冲机,安排高射击枪连在探照灯阵地设伏。关灯后变换方位角,加盖帆布,避免暴露余光。
  401团采用新的战术后,连续照中敌机25架次,自己无一伤亡。
  志愿军探照兵在狠狠打击美军航空兵的空战中,也付出了血的代价。1952年的一次空战中,探照灯411团10连指挥所遭敌机轰炸,实习连长郭凤林等11名探照兵英勇牺牲,他们的英名永远留在我军探照兵的历史上。
  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有探照灯401团、411团、421团的5个营、2个连参战,共照中敌机1100多架次,配合空军和高炮部队击落、击伤敌机50多架,直接照落4架,立下赫赫战功。
       (小标题)国庆晚会,毛泽东主席对探照兵大为赞赏
  神光束束照京城,火树银花不夜天。1951年6月,探照灯第411团光荣地接受了国庆节受阅和司礼任务。
  为了这次受阅和司礼任务,411团还有幸扩编了一个营。1950年10月,华北军区独立第205师614团改编为京津卫戍区防空探照灯团,后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探照灯第411团,负责首都防空任务。组建之初,411团编制1、2、3营。受领国庆受阅和司礼任务后,根据上级指示,又组建了探照灯第4营。国庆节期间,第1、2营担负首都防空战备任务,第3营担任受阅任务,4营担任司礼任务。
  担任受阅任务的3营,组成一个方队,在国庆节阅兵时代表全军探照灯部队,接受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受阅方队集中在北京黄寺华北炮兵司令部大院进行紧张的训练。官兵的练兵热情很高,纷纷表决心,坚决完成受阅任务。
  国庆受阅包括两项内容:阅兵式,进行方队训练;分列式,16部探照灯组成一个4×4的方队通过天安门。4部雷达探照灯并列在前,由汽车牵引,排长、油机手及各灯手坐在汽车上;12部跟踪探照灯分别装在汽车上,分3排跟随在后,6名灯手坐在汽车上。
  训练的重点是汽车司机。要求以每小时10公里速度通过天安门,严格保持队形,不能熄火。这对驾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吉斯15l型和吉斯5型汽车的新司机来说,难度确实很大。各灯手的训练主要是坐姿和仪表。国庆节前,兵器、车辆重新喷漆,轮子刷大白,4辆汽车一排,开动起来整个方队横竖要一条线,经过几个月的从难从严训练,按要求完成了集训任务。国庆节阅兵时,3营方队威武雄壮地顺利通过天安门广场,出色地完成了受阅任务,受到上级的表彰。
  第4营担任司礼任务,除了要为空军飞行编队准确通过天安门上空进行导航之外,还要在国庆节之夜配合其他部队完成施放焰火的任务。探照灯部队参加国庆司礼,在我军是第一次,如何烘托国庆之夜的欢乐气氛,无先例可循。
  411团团长张伯华回忆说:“当时,我们召集4营营孙学孔、参谋长刘化忠.等共同研究,苏联顾问也在场,大家出主意想办法。最后确定把36部跟踪探照灯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分内、外两层部署,以灯光柱在空中的变化形式命名不同的课目。
  “中心灯设在天安门广场,内层灯站位置是:珠市口、祟文门、东单、东四、景山、西四、西单、宣武门。余下27部灯部署在外层,分别在水定门、建国门、东直门、安定门、阜成门、复兴门、广安门等处。灯站位置确定后,我们就根据图上选定的点进行实地勘察,见缝插针,以灯车能开进去为宜。
  “根据预先确定的照射课目,晚上进行试照射。因怕影响市民休息,试照射都是在夜间零点以后进行。为增加训练时间,后来我们把36部灯全部撤到北京东郊定福庄,三间房一带,按照在城内各灯站的间隔、距离、方位进行部署,白天研究照射方法,夜间进行照射训练,每晚至少练习三四个小时。图上作业容易,实际做起来可就难了,光柱太高,人们要昂首观看,不方便;光柱太低,楼房挡着照不出去,倾角只能在12—13度之间,由于各灯站位置不同,即使同一个课目,也是一个灯一个角度。于是,我们在开灯后,一个灯站一个灯站地计算,每个课目的倾角都要记在刻度盘上,每个灯的一、二号手操纵杆上都刻有记号。后来我们又研究用不同颜色的玻璃纸做成灯罩,打出带色的光柱,非常好看。但时间不能长,时间一长,纸就烧坏了。一号手为了推灯时速度均匀,步幅一致,转换课目能准确到位,训练时便量好距离,用绳子系在脚上练习。后来去掉绳子,步幅也就不变了。
  “七八月份是北京最热的天气,中午烈日似火,战士们仍在进行推灯练习;晚上蚊虫叮咬,每个灯发出相当于7亿支烛光的亮度,当然也够热的,油机手还坚守着发电机,进行空中课目练习。第4营的广大指战员感到责任重大,始终保持着高昂的练兵热情。由于任务繁重,睡眠不足,很多指战员都消瘦了。有次,聂荣臻等军委、总部首长到部队视察,指示我们要给部队增加营养,多吃肉多吃鸡蛋,一定要保证指战员的身体健康。结果伙食标准提高了,可是天气太热,有的战士还是吃不下,干部就给他们做说服工作:‘不要辜负首长的关怀,为胜利完成训练任务,坚决吃下去。”
  411团副团长张建华对探照灯表演的课目进行了回忆:“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同志们练就了一手‘续罗伞’、‘大旋转’、‘凯旋门’、‘擎天柱’、‘大交叉’等照射课目。所谓‘续罗伞’,就是在广场中心的探照灯垂直向上照射的同时,周围的探照灯都照向中心灯光柱的假末端,形成一个伞形;‘大旋转’是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一部指挥灯打开,其它30多部灯一齐开放,并沿着某一固定角度旋转;‘凯旋门’是以崇文门和宣武门的两支灯垂直向上照射,其它灯向‘门’顶上开放,从地面看像空中安了一座门;‘大交叉’就是灯柱在空中分层次交叉,好象在空中编织一堵篱笆墙,故此课目又叫‘篱笆墙’;‘擎天柱’是所有的灯光都垂直向上开放,像无数根柱子拔地而起。
  张建华老人还对411团通信兵当年的功绩做了回忆:9月20日,各灯站进入市内预定阵地,迅速检查和校正兵器,午夜12点统一开灯校正照射角度。灯站在城外练习时,可苦了通信分队,电话兵要架设从天安门广场临时指挥所通往各灯站的电话线,遇马路要高架,还要避开有轨电车线,既要穿、越民房,还要保证安全,点多又分散,他们用一个多月时间架设好线路。那时通信员送信全靠步行,记得有个叫刘纪山的通信员,送信时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撞着了交通警。民警问他:“你怎么往我身上撞 ”他突然惊醒,连忙说:“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看,他拿出信,还有这么多信未送呢?”说着,朝交通誓笑笑,又迈开大步执行任务去了。
  国庆节越临近,411团训练越紧张。节前几天,夜间12点以后组织实战演习,团指挥所设在西交民巷国际旅行社的楼上,4营指挥所设在天安门广场中心探照灯旁的席棚内。指挥员通过电话叫通各灯站后,以统一课目顺序,下令开灯和转换课目,随即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探照灯的光柱组成了多种图案,非常壮观。就这样,指战员们每天练习到凌晨三四点钟。
  功夫不负苦心人。国庆节的夜晚,天安门广场人群如潮,载歌载舞,处在极大的欢乐与兴奋之中。当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顿时万众欢腾,这时411团的36部探照灯同时照向夜空,组成“绫罗伞”,将天安门广场照射得如同白昼一般,他们不时地变换课目,欢呼的人群激动无比。
  放焰火时,探照兵关灯,焰火一停,他们又开灯。将国庆节的狂欢之夜,从一个高潮推向又一个高潮。节日的焰火五彩缤纷,在36部探照灯大光柱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绚丽多彩。当时,苏联专家见后也赞不绝口,还说要将这种方法带回国,在节日的晚上效仿。
  国庆节期间,411团获得了“三个出色”:l、2营出色完成了首都防空战备任务;3营出色完成了国庆受阅任务;4营出色完成了国庆司礼任务完成。总参谋部在北京黄寺召开总结大会,聂荣臻、徐向前到会讲话,表扬了411团。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司令员杨成武在讲话中,还专门提到毛主席对探照灯部队参加司礼很满意,看后很高兴。
  后来,国庆受阅指挥部召集陆、海、空三军参加受阅的各部队指挥员代表在中山堂开会,朱总司令、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411团的领导,并表扬他们出色地完成了受阅和司礼任务,为全军和全国人民争了光。会后举行会餐,朱总司令还向团领导敬了酒。
  从1951年起,411团每年国庆节都代表全军探照灯部队参加受阅和司礼,一直到1959年十年大庆,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把我军探照兵的辉煌永远留在了首都的夜空。
      (小标题)祖国蓝天,到处都是探照兵布下的天罗地网
  1950年8月19日,我军第一个探照灯团——121团在上海诞生后,探照灯部队像雨后春笋在各大城市星罗棋布,为美军航空兵和国民党空军飞机布下了天罗地网。
  1950年11月1日,在京津卫戍区防空司令部成立的探照灯111团,以原步兵第205师614团为基础组建,团长张伯华、政委张虎忱,担负京津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
  1951年4月20日,在广东番禺县成立了探照灯第131团,团长符志行,该团几个营分别到广州、沈阳执行防空任务。
  1954年11月18日,总参谋部决定以志愿军警卫第3团为基础成立探照灯402团,代团长刘斌、政委张霈霖,辖2个探照灯营,归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领导,在安东执行防空任务。
  1955年5月5日,国防部决定由广州军区防空司令部下辖的探照灯431团第3营改编成独立探照灯第3营,营长赵金彪,在广东汕头执行防空任务。
  1955年6月1日,国防部决定探照灯411团第3营改编成独立探照灯第1营,营长王再田、政委王福明在宁波执行防空任务。
  1955年6月1日,国防部决定由志愿军9兵团警卫连和第66军2个步兵连组建独立探照灯第2营,营长赵洪彦、政委靳兴礼,在北京执行防空任务。
  1955年8月5日,国防部决定南京军区从第22军、60军抽调5个连队和志愿军暂编第2团组建探照灯第422团,团长宋加奎、政委王琦,在上海南汇执行防空任务。
  1955年9月10日,驻守北京的探照灯401团1营和独立探照灯第1营,到福建执行防空作战任务,归福建前线指挥部统一指挥。
  到1955年底,我军探照灯部队走上鼎盛时期,在全国大中城市和重要目标都部署了探照灯部队,严阵以待。
  我军探照灯部队成立后,先后参加了两次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演习,使探照灯部队在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演习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3年4月16日,我军首次诸兵种联合防空实兵对抗演习在上海举行。演习想定是以1952年10月30日美军飞机偷袭上海为背景拟定的,参加演习的部队有1个探照灯团、3个歼击机师的4个团、4个高炮团、1个雷达营、2个对空监视团以及海军要塞炮、舰艇炮部队等。军委防空部队司令员周士第、空军副司令常乾坤共同组织了这次演习。演习后的讲评中,周士第司令员对探照灯团给予了高度评价。针对这次演习中暴露出的问题,防空军和空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进一步加强了上海防空。
  1956年12月5日,北京军区防空军举行了防空战役实兵演习。演习的课题是:在北京军区防空军统一指挥下,北京地区与青岛、旅大地区防空部队协同动作,抗击敌空袭京津地区的防空战役。探照兵、高射炮兵、雷达兵、对空监视兵、通信兵和歼击航空兵参加了演习。北京军区防空军司令员孙超群、政委林接标担任演习司令员和政委。这次演习地区广、兵种多、规模大,不仅检验了首都防空作战能力,锻炼了参演部队,密切了北京、青岛、旅大三个地区的协同作战,而且改进了指挥所设置,统一了指挥程序,推广了一套新战法。参演的探照灯部队也摸索了新的战法。朱德、彭德怀、聂荣臻元帅,陈庚、肖劲光大将等领导观看了演习,并对演习给予了很高评价。
  由于我军探照兵部队的成立和防空力量的加强,美军和国民党航空兵对大陆的空袭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1957年3月26日,中央军委决定建立我军空防一体的国土防空体系,防空军与空军合并,全军6个探照灯团和3个独立探照灯营,统一整编成6个探照灯团,3个独立探照灯营撤消。
  随着我军防空武器装备的发展,防空作战淘汰了探照灯。1974年4月,中央军委决定取消探照灯部队,辉煌了24年的探照灯兵最终从人民解放军的建制中消失了。但探照兵在抗美援朝战争和国土防空作战中立下丰功伟绩却永远留在了军史上。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