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飞毛腿到信息化——人民解放军现代化进程的“五部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1-11 20:37:24

        从飞毛腿到信息化
                                    ——人民解放军现代化进程的“五部曲”
                    陈 辉
  编者按: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人民解放军横空出世,2007年8月1日是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在横跨两个世纪的岁月中,人民解放军历了徒步化、骡马化、摩托化、半机械化、信息化的发展过程。     “五化”历史就是人民解放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真实写照,下面的这篇文章全面扫描了人民解放军从飞毛腿到信息化的历史脉络。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80年征程中,经过了徒步化、骡马化、摩托化、半机械化后,开始进军信息化。这标志着人民解放军在现代化进程上又产生了新的飞跃。
  从飞毛腿到信息化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民解放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从“小米加步枪”到“武器装备智能化”的发展史。
                 徒步化——
                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
  20世纪20年代人民解放军诞生后,当时状况就是“徒步化”,它的标志是:步兵机动、作战、运输武器装备,完全靠人力。
  1927年8月1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以周恩来为首中央前敌委员会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的北伐军3万余人,在江西省南昌市举行了武装起义,当时起义部队沿用国民革命第二方面军的番号,下辖第9、11、20军,3个军都是陆军,都是以步兵为主。
  后来,起义失败了,起义军靠步行跋涉上千里,南下广东,最后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开创了步兵为主体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红军最多时达数十万人,但没有骑兵,没有运输车,没有坦克、装甲车、步战车,骡马化、摩托化、机械化所必须具有的装备都没有,惟独具有就是“铁脚板”,穿得还是草鞋,连红军总司令朱德也不例外。
中国工农红军发展的鼎盛时期共有43个军,全部都是陆军,步兵占95%以上,少量的火炮也都是人工靠肩扛的步兵伴随火炮,如小口径迫击炮。
  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开始长征,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1935年10月到陕北延安安家,行程2万5千里,靠的全是“铁脚板”。
  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仍然是步兵打天下。此时,人民解放军的装备和待遇有了很大改观,“小米可以加步枪”了,但“汽车始终没能加大炮”,“飞机加大炮”就更是奢望,我军徒步化的总体结构没有变。抗战八年,无论的平型关大捷、黄土岭伏击战,还是百团大战、敌后游击战、反扫荡,凭的还都是“铁脚板”。
  影片《南征北战》中,有两句人们印象深刻的台词:“大炮不能上刺刀,解决战斗还得靠我们步兵!”说明当时步兵在我军是“老大哥”!另一句是“我们的两条腿一定要超过敌人的汽车轮子!”这就是我军“徒步化”与当年国民党军“摩托化”竞争时的形象表述,“飞毛腿”是人民解放军步兵战争年代的真实比喻。
  解放军战争初期,我军还是“徒步化”,但已经开始向“骡马化”过渡。缴获日寇和国民党的山炮、野炮、战防炮等大口径火炮陆续装备部队,但那时还很少有汽车牵引,骡马成为牵引重装备的主要运力。
  坦克战斗英雄、我军“功臣号”坦克驾驶员董来扶幽默地为我讲了一个牛拉坦克的故事:锦州战役后,上级命令我们迅速入关,参加“平津战役”。
  我驾驶坦克行驶到离天津还有400多里的卢龙县桃花村时,坦克的电瓶发生故障,反复发动不着。最后只好从村民那里借了4头牛来拉,但坦克纹丝不动。后来又从兄弟部队找来了十几头牲口,有马、有骡子,还有村里借来的毛驴,套在一起拉坦克。
  开始牛、马、驴、骡,各行其是,行不成合力。经过调教,各种牲口才统一步伐,将坦克拉着了。“功臣号”在攻打天津几小时前赶到了天津,再次立功。
  董老说:“如果那时我军实现了‘摩托化’,找个汽车一拖不就完事了。”
  解放战争后期,我军在东北军区成立坦克大队,但坦克出了毛病还要靠牲口拉,这说明我军还处在“徒步化”向“骡马化”的转型时期,还没有“摩托化”前来帮忙。
  此外,解放战争后期,我军骑兵部队已发展起来。1928年4月,我军第一支骑兵部队——西北工农革命骑兵队正式成立。1933年成立了骑兵团,3年后又成立了骑兵师,红四方面军在长征途中曾成立了骑兵纵队。抗战时期,八路军115师、120师、129师都编有骑兵团、骑兵支队。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野战军建有热河骑兵师、冀热辽骑兵师,后发展为第四野战军骑兵第1师、骑兵第2师;西北野战军建有骑兵第1师、甘肃军区骑兵第2师、新疆骑兵第8师;华北野战军建有骑兵团;内蒙古地区先后建有9个骑兵师。全国解放前夕,我军骑兵部队发展到12个骑兵师。
  告别“铁脚板”的时代已经来临。
              骡马化——
             我军历史上的首次重大跨越
  军从解放军战争后期开始由“徒步化”向“骡马化”转型,但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50年代中期,人民解放军才真正由昔日的“铁脚板”实现了“骡马化”。
  从“徒步化”到全部实现“骡马化”,我军经历了将近30年的历程。
  “骡马化”的标志是:步兵仍靠步行作战,指挥员靠乘马,重武器装备靠畜力运载,并拥有相当数量的骑兵部队。
  开国大典,骑兵第3师代表我军骑兵参加阅兵式。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开国大典阅兵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战车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后,出现了骑兵第3师的骑兵方队,1978匹战马组成的“白马连”、“红马连”、“黑马连”色彩相交,分6路纵队前进,走在前面的是3个骑兵团,尔后是一个由骡马牵引的75毫米野炮营。马上的骑兵身着草绿色军装,手握马枪,腰挎马刀,威武雄壮,格外引人注目,把阅兵式推向了高潮。
在这之后,我军骑兵又先后参加过9次国庆阅兵。直到1959年“国庆”十周年,随着我军摩托化的发展,骑兵师大规模撤编,因此,取消了骑兵参加“国庆”阅兵。
  我们再把开国大典与国庆50周年大阅兵做一个比较,可以看出我军现代化的进程。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陆军出现在阅兵式上的是大量的步兵、骑兵,参加受阅的步兵有1个师又1个团,骑兵1个师,只有少量的炮兵、装甲兵。当时军队员额500多万,以步兵为主,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等技术兵只作为步兵的附属,没有形成独立的兵种。
  国庆50周年大阅兵,17个徒步方队,陆军占6个,步兵方队只有2个,取消了骑兵方队,陆军中步兵方队的比例大大减少;25个车辆方队,陆军占16个,比例大大增多,其中3个坦克方队、2个步战车方队、1个装甲车方队、1个反坦克导弹方队、1个自行榴弹炮方队、1个自行滑膛炮方队、2个自行加农榴弹炮方队、2个自行火箭炮方队、2个自行高炮方队、1个地空导弹方队;10个空中梯队,陆军航空兵占2个梯队。
  相隔50年的两次国庆阅兵,可以看出中国陆军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以“飞毛腿”著称的步兵不再是“老大哥”;以“骡马化”为标志的骑兵消失了;装甲兵、炮兵成为陆军的主体,地空导弹兵、航空兵、电子对抗兵也进入陆军家族,“机械化”的特征已经十分明显。
  新中国成立后,到1985年,我军师、团、营、连都有军马和马厩,并编制有专门驭手班,当兵赶马车在当时司空见惯。高高的草垛是军营的象征,重武器装备和给养靠军马运输,营指挥员没有指挥车,配备乘马,团里还有专门为军马看病的军马所,大军区后勤部编有军马部,总后有培养军马医生的兽医大学,我军还建有骑兵学校,全军在新疆和内蒙古还建有许多繁殖马匹的军马场。
  1970年11月24日,毛泽东主席对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做了批示,要求全军“利用冬季实行长途野营训练一次,每个军可分两批(或不分批),每批两个月,实行官兵团结、军民团结。”于是,全军普遍进行了长途野营拉练。
  那时的野营拉练,充分展现我军“骡马化”的特色,当时笔者在河北省军区独立师步兵第一团当步兵,对“骡马化”步兵团出动的感受颇深:连队步兵仍然靠“铁脚板”,除了背包外,还要负担手中的“56式”半自动步枪、手榴弹、战锹、干粮袋等;连里有一个驭手班,重机枪、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由骡马驮运;连队的给养、弹药由马车拖载;连长、指导员没有乘马,也靠步行,只是背包由马车拖载;营长、教导员配备乘马;团长、政委乘212吉普车。团里的装备、给养主要靠兽力拖运,也有少量的解放牌和苏联“嘎斯—51”型卡车拉装备。
  1985年我军裁军一百万,走上了精兵之路,以步兵军改建诸兵种合成的集团军的同时,取消了“骡马化”,全部实现“摩托化”,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马备南山”。
  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从此消失。目前只是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担负影视片的拍摄等任务。
              摩托化——
            步兵终于告别“飞毛腿”
  我军实现“骡马化”,只是重机枪、火炮、指挥员和骑兵享受了骡马待遇,步兵仍然靠“飞毛腿”。
  1969年2月,人民解放军开始组建“摩托化”步兵师和“摩托化”步兵军。1985年,我军全部实现    “摩托化”。从“骡马化”到“摩托化”的历程也大约是30年。
  “摩托化”的标志是:步兵以车代行,运力为汽油发动机、胶轮车,装备全部由车载。
  “摩托化”步兵师编有摩托化步兵团、坦克团、炮兵团和工兵、通信兵等兵种分队,部队的快速机动能力明显增强。摩托化步兵团彻底告别了“飞毛腿”,步兵机动全部乘坐车辆。
  在华北某地,笔者曾观摩了北京军区某“摩托化”集团军的军事演习,充分展现了我军“摩托化”部队的风采。这个在抗日战争时期单一的步兵军,已经发展成有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防化兵、电子对抗部队组成的陆军合成“摩托化”集团军。在“徒步化”时期,步兵数量占我军的98%以上;在“骡马化” 时期,步兵和骑兵是我军两个最大的兵种;而在“摩托化”时期,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不存在,兵种部队的数量超过了步兵,炮兵数量居于首位,步兵将“老大哥”的地位让给了炮兵。
  初秋时节,华北某地战机轰鸣,车轮滚滚,地空导弹射击如惊雷蹈海,炮弹的爆炸声震得地动山摇。某摩托化集团军在这里成功地组织了一次陆军、空军、预备役部队参加的联合战役演习。
  我在演习现场看到,摩托化集团军的轮式运兵车、轮式火炮、装甲车、步战车、坦克等重装备排列有序,在向演习地域开进时,集团军的官兵全部乘坐各种战车,没有人靠徒步行进,指挥员乘坐军用越野车,坦克兵乘坐坦克,炮兵乘坐火炮牵引车,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纷纷乘坐各种专业车辆,就连当年以“飞毛腿”著称的步兵,也全部进入装甲车、步战车和运输车,全军没有一匹挽马和战马了。
  在近似实战的空中、地面、电磁多维战场上,地面攻防作战、空中作战、导弹突击作战和电磁作战等多种作战样式交替出现,展示了一个地面空中紧密配合,兵力、火力协调一致,软、硬打击有机结合,应急兵站伴随保障及时有力的立体作战场面,体现了浓厚的联合作战特征。
  在方圆百里的演习现场,空中的歼击机、强击机、干扰机、直升机、导弹及空降兵和地面的摩托化炮兵、摩托化步兵、装甲兵、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等兵种先后投入作战,其态势纵横交错,磅礴壮观,把摩托化集团军联合作战的场景展现的淋漓至尽。
  参加演习的诸军兵种部队在摩托化集团军的统一协调下,成立了联合指挥部,陆军、空军指挥员和地方有关领导一同坐进了以往只容纳陆军指挥员的“中军帐”,把数个不同建制单位的陆军、空军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纳入集中统一的指挥之下,从根本上改变了以往各军兵种部队支援配属关系的旧模式,真正形成了诸军兵种指挥协调“一盘棋”。
  我在联合指挥部内看到,来自各军兵种部队的指挥员们围在大型投影地图前,面对面地分析判断情况,筹划战役,共同编组战役力量,制定作战方案,指挥所属部队协调一致地展开了作战行动。联合指挥部的成立,不仅使各军兵种的兵力火力得以更合理的运用,而且明显减少了指挥层次,简化了指挥程序,提高了指挥效率。
  随着当前“敌”情的变化,联合指挥部内陆军、空军及地方武装等军兵种指挥员立即紧急协商,各军兵种部队随即迅速调整作战部署,形成了新的战役布势。在实施重点反击和连续反击阶段,诸军兵种在联合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迅速对“敌”成立体合围、垂直进攻之势。
  指挥所外的天空,一阵轰鸣之后,空降兵和伞兵突击车从天而降,空降兵迅速抢占“敌”人要点,驾驶的轮式伞兵突击车空降兵,快速向“敌”要害部位穿插。与此同时,歼击航空兵夺取局部制空权,强击航空兵以多波次的火力突击,给“敌”后续梯队以致命打击,很快扭转并稳住了战场局势。
  空军的空中突击作战演练完成得迅捷、漂亮,为地面摩托化部队展开反击创造了有利态势。
  “摩托化”部队的进攻开始了。各种轮式火箭炮、轮式加农炮、轮式榴弹炮、轮式加农榴弹炮向“敌”方,进行了火力覆盖,炮火纷飞,大地颤抖。
  在炮兵火力齐袭10分钟后,数千名步兵乘坐装甲车和步战车伴随主战坦克向“敌”军前沿展开了排山倒海的攻势,“敌”前沿很快被突破。“摩托化”部队乘胜向“敌”纵深挺进,在短短的3个小时,就突入“敌”纵深上百里,这是当年靠“飞毛腿”作战无法想象的进攻速度。“摩托化”的实现,使我军作战样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
  在联合战役演习中,“摩托化”部队的后勤和技术保障也十分精彩。现代战争空前激烈,战场情况复杂多变,物资消耗成倍增加,战损装备及伤亡人员增多,部队的作战行动对后勤保障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这次联合战役演习,充分发挥了“摩托化”的优势,在我军历史上首次实施了应急兵站伴随支援保障。
  我在硝烟弥漫的演习现场看到,战争年代我军靠骡马运输,民工用木轮小推车运送军用物资的场面已经看不到,大量的军用运输车辆,满载着弹药、食品等军用物资,伴随保障。应急兵站采取后勤保障与技术保障合二为一的方式,实施“摩托化”伴随支援保障,当“摩托化”部队向纵深穿插、迂回作战时,应急兵站发挥灵活机动的优长,对作战部队实施伴随跟进保障;当逐级保障难遇到困难时,应急兵站采取越级直达的方法,直接保障到一线作战部队;当作战部队后勤配置地域遭“敌”袭击,某些保障功能丧失能力的关键时刻,应急兵站迅速采取应急加强的办法,实施了接替保障;当纵深作战部队物资需求紧迫,地面保障手段难以及时补充时,应急兵站当即派出直升机采用空投的方式实施了立体保障。
  在反击作战的关键时节,我目睹了应急兵站修理队前出抢修装备的场面。只见军械、装甲、工兵、防化、汽车等机动修理分队,迅速机动到位,分头展开紧张的抢修作业。以微型计算机为核心的汽车电子检测车,对战损汽车进行不解体检测,很快将各种测试数据打印出来,为快速抢修提供了可靠的技术依据。转眼间,装甲抢修车已将战损坦克沉重的炮塔高高吊起,装甲补济车随即对损坏的零部件进行更换。刚才瘫痪在道路上的野战挖据车已经高高地举起了铁臂,仅仅十几分钟,各种战损车辆重新开动。
  纵深战场犬牙交错的态势,给摩托化部队的油料补充造成了空前的困难,战术后勤已无力保障。危急时刻,运输直升机突然临空,软体包装的油料通过伞降和吊挂等方式,及时投送到了作战地城,得到油料补充的车辆迅速投入了战斗。
  联合战役演习只从一个侧面展现了“摩托化”集团军的风采,它与我军徒步化靠“铁脚板”追赶敌人汽车轮子的作战方式完全不同;它与我军骡马化时,千军万马沙场奔腾的场面也大相径庭。“摩托化”使我军战场的快速机动能力,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
                  机械化——
             铁甲步兵登上我军历史舞台
  在实现“摩托化”的同时,我军开始尝试“机械化”。“机械化”部队是指陆军的主要装备以内燃机和涡轮机为动力,以履带为机动式样,以容纳多种先进技术为特征的高度合成的部队。 
  它的鲜明特点是机动能力强,由于装甲车辆和火炮都采用履带而不是胶轮,因此,不仅能在城市公路上机动,而且能在山地、草原、荒野等复杂地形上机动;另一个鲜明特点是防护能力强,“机械化”部队的车载装备都有装甲防护,并且有较强的火控系统,能够做到攻防兼备;第三个特点是把诸军兵种融为一体,最大限度地发挥军兵种合成的威力。这种把“矛”和“盾”合二为一的装备,以及把诸军兵种合成的部队编程,成为现代战争的最佳组合。步兵机动和作战都乘装甲车和步战车。
  “机械化”时代,轮式车辆大量减少,坦克、装甲车、步战车和履带式自行火炮的数量大幅度增加,装甲兵成为我军陆军的主要突击力量,步兵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步兵,完全由装甲步兵所取代,步战车和装甲车取代了  “徒步化”和“骡马化”时代步兵的两条腿,也取代了“摩托化”时代,步兵乘坐的轮式运输车。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机械化”部队的雏形就在英国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机械化”部队最先大量出现于德国,德军以上万辆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组成的机械化部队向邻国发动闪电攻击,使欧洲许多国家和强大的苏联蒙受亡国和国破之灾。随后,苏军也组建了强大的“机械化”部队对德军进行反击,直捣柏林,取得了“二战”胜利。“二战”后,世界各国军队都以建立“机械化”部队为重要内容,走精兵之路。
  1938年10月,在湖南省湘潭县成立的国民党第5军是中国组建最早的“机械化”军,当时装备的是美国、德国和苏联的坦克、装甲车、火炮、摩托车,编有坦克团、炮兵团、“摩托化”步兵团、反坦克炮营、工兵营、通信营等,在抗战中的“昆仑”大战中,曾大败日军“钢军”第5师团第12旅团;后来在缅甸战场,又打得日军闻风丧胆,被公认为国民党“5大王牌”之一。后来,第5军被蒋介石推向反共战场,淮海战役中被我军全歼。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开始关注组建我军的“机械化”部队。他特地把朝鲜战场上的陈赓调回国内,让他组建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为培养驾驭“机械化”部队的人才先行一步。毛泽东给这所学府的训词中写到:“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国防,我们的陆军、空军、海军必须有充分的机械化的装备和技术。”50年代,毛泽东还多次谈到关于建设共和国“机械化”部队的问题。
  1955年3月,奉中央军委命令,以步兵某师为主体,并调入华北独立坦克自行火炮团、炮兵第170团,接收苏军第7机械化师的装备,于4月15日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机械化师,隶属原军委装甲兵领导,吴忠为首任师长、龚纪明为首任政委。
  我军第1机械化师成立后,共编3个机械化团,每个团增编了中型坦克营、炮兵营、高炮连;此外,编1个中型坦克团、1个重型坦克团、1个高炮团、2个炮兵团,共8个团,成为我军有史以来机械化程度最高的诸兵种合成的部队,一支应付突发事件的重要突击力量。
  这个师成立后,于1957年参加了训练总监部组织的、叶剑英元帅导演的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演习结束时,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大将检阅了部队,并对他们的演习成功给予了高度评价。
  1958年10月,这个师又进行了“滨海防御战役中机械化师的机动作战”演习。演习在空军的配合下,连续进行了防空降、反突击以及向新的方向实施机动作战等科目,演习机动、战斗推演达180公里,机械化师的快速机动能力和整体突击能力,给观摩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演习表明,这个师已经成为一支具有合同作战能力的机械化部队。
  但由于种种原因,到80年代我军还没有一支机械化集团军。这种状况不仅与发达国家无法相比,同周边国家相比,也处于落后状态。在我国周边的国家中,除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国家军队的机械化程度低于我军外,其余都高于我军1至6倍。
  邓小平同志主持军委工作,在提出我军裁军百万之前,就酝酿组建我军的机械化集团军。1980年3月,他在军委常委扩大会上指出:要根据军队装备不断改进的情况,搞些合成军、合成师,这样便于合成训练,便于指挥员熟悉特种兵的指挥,把平时训练和战时使用结合起来。这些问题都要当作制度问题、体制问题做进一步研究。接着,在一个未来作战研讨会上,邓小平又指出:有的同志提出来,过去我们也设想过,比如一个军,组成一个合成军,有炮、有坦克、有导弹,炮包括防空的,实际上就是一个集团军。不久,邓小平同志提出可以先搞一些军做试验。
  1983年,军委根据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指导思想战略转变的指示,在我军陆军部队中选择一些“摩托化”军改建机械化集团军。经过反复论证,1984年4月,我军诞生了机械化集团军。
  2003年,党中央再次宣布我军裁军20万的同时,加快了机械化的步伐,我军一大批机械化步兵师和机械化步兵旅纷纷从摩托化部队中脱颖而出,机械化步兵学院也诞生了。
  目前,人民解放军已建立若干机械化集团军、机械化步兵师和机械化步兵旅,就全军来说已达到半机械化的程度,“机械化”部队数量开始超过“摩托化”部队。从1985年我军实现“摩托化”到如今的半机械化,用了20年时间,我军全部“机械化”恐怕不会再用10年时间了。
                信息化——
                  快步追赶世界新军事潮流
  2002年11月8日,党的十六大为我军提出“努力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的双重历史任务,实现我军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的战略目标。
  从“徒步化”到“机械化”,都是武器装备和兵员的运载工具、机动能力、防护能力、火力打击能力的变革,惟独“信息化”,是武器装备、战场情报、指挥系统向计算机化、智能化的转变。  
  1946年2月15日,人类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在美国问世后,就意味着它将给世界军事领域带来一场新的革命。
  计算机最初在军事领域是用于原子弹、导弹等尖端武器的研究。计算机用于作战指挥和训练起步于1976年。美军1976年开始研制C3系统(美军指挥、控制和通信系统的简称),1979年投入使用。
  美军自C3系统问世后,又开发出C3I系统,它是集指挥、控制、通信、情报为一体,供军事指挥人员在战争中全面掌握情况,迅速作出决策与下达命令的大型电子系统,通常称之为自动化指挥系统。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起用了30多种C3I系统,主要有:全球军事指挥控制系统、机载预警控制系统、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战场指挥控制系统、陆军机动控制系统、海军机动控制系统等。这些以计算机为核心的自动控制系统,覆盖面大,反应灵敏,能够自动收集、存储、处理、发送、显示信息,供指挥员掌握作战态势,在作战指挥、侦察监视、通信控制、情报分析、后勤保障等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世纪80年代以来,数字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美军为了抢占军事科技的制高点,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率先提出了“信息化战争”、“数字化战场”、“数字化部队”的新构想。
  “信息化”部队的主要标志是:以数字化电子信息装备和机械化主战武器为主导装备,实现指挥控制、情报侦察、预警探测、通信、电子对抗一体化和主战武器智能化,适应未来信息战要求的新一代作战部队。
  “数字化”部队的实质是以计算机为支撑,以数字技术联网,使部队从单兵到各级指挥员,从各种战斗、战斗支援到战斗保障系统都具备战场信息的获取、传输及处理功能的部队。它能够达到战场信息的最快获取、信息资源的共享、人和武器的最佳结合、指挥员对士兵的最佳指挥效益。
  与一般意义的机械化部队相比,数字化部队具有作战行动更加迅速、作战指挥更加简单、作战保障更加便捷、作战能力明显增强等优点。数字化部队已成为信息时代军队现代化的主要标志。
  据预测,在“数字化”战场上,一门既能发射常规炮弹,也能发射战役战术导弹的多功能火炮相当于一个常规榴弹炮兵连的火力打击效果。非“数字化”部队进行夜战,火炮首发命中率只有8%,“数字化”部队火炮的首发命中率可达73%,提高了8倍多。根据美军的论证,一支同等规模的“机械化”部队改装成“数字化”部队后,战斗力可提高3倍以上。
  在人民解放军向全面机械化迈进的同时,世界发达国家的军队已经开始逐步实现“信息化”。从80年代中期,美军已将第3军第4“机械化”步兵师改造成世界第一支“数字化”师,并首次运用于伊拉克战争。2004年完成第3军司令部和其它支援保障部队的“数字化”改装。美军还预计在2010年实现全陆军的“数字化”。英、法、德、日、以色列等国也相继发展了各自的“数字化”部队。由此可见,发展“数字化”部队已成为一场在世界范围内争夺21世纪军事优势的新军事革命。
  我军把计算机运用于作战指挥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快。
  80年代初,我军大军区以下单位没有计算机,目前全军军、师、旅、团全部配备了计算机。全军旅以上建制部队训练中心,设有计算机模拟训练室。
  我军指挥自动化系统也逐步完善。从总部到大军区都成立了指挥自动化领导机构和自动化工作站,全军创办了《指挥自动化》杂志。目前我军已由创业初期的单机开发应用进入成片、成系统建设阶段,开设了以计算机网络、军事数据库为主要内容的建设领域,实现了在相当一级作战部队的联网。指挥自动化系统在部队完成战备值班、训练演习、抢险救灾、应付突发事件等重大任务和工作中,已成为不可缺少的指挥和管理手段。
  计算机的普及、联网和指挥自动化系统的发展,为我军发展“数字化”部队奠定了基础。
  6年前,人民解放军也开始尝试数字化部队建设,建立了若干数字兵种试验部队。据悉,在朝鲜战争的云山战斗中大败美军“开国元勋”师——美军骑兵第一师的炮兵部队进行了数字化炮兵的试点,目前已初具规模,在南中国海沿岸举行的军事演习中,初露锋芒。我军其它兵种部队的“数字化”建设也已经起步。可以预料,在未来高科技战争中,中国“数字化”部队将发挥出重要作用。
  2005年5月8日,中宣部和总政又推出了我军实现“信息化”的杰出代表、全面建设“信息化”部队的重大典型——北京军区某防空旅,用以推动全军的“信息化”建设。
  党的十六大为我军提出了“努力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的双重历史任务,实现我军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的战略目标,为新世纪我军追赶世界新军事革命指明了方向。
  我曾就“跨越式发展”问题,采访过军事科学院专家,军事专指出,实现“跨越式发展”,是新世纪我军追赶世界最新军事潮流的最佳途径。
  军事专家对我说,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提出的“跨越式”发展的战略决策,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和我军现状。我军现代化的发展面临着3种选择:先实现机械化,再发展信息化;越过机械化,发展信息化;机械化、信息化“双重”发展。如果我军也模仿外军在完成机械化之后,才开始信息化建设,就会坐失良机,进一步拉大我军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如果越过机械化,由于没有承载信息设备的武器平台,信息化难以实现。实践证明,走机械化、信息化“双重”发展的路子是我军的正确选择。
  中国发展数字化部队与美军等西方国家军队有着很大差别。美军等西方国家军队走的是一条先机械化后数字化的发展道路,他们是在大部分武器装备的射程、航程、速度、精度、杀伤破坏力等性能指标,都达到或接近物理极限,机械化装备几乎走到尽头后,开展实施数字化建设。此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力强,发展经费能够得到充分保证。
  而我军起步低。新中国建立后,我军才实现“骡马化”;1985年我军实现“摩托化”;目前,我军部分部队实现了“机械化”,就陆军总体来说仍是半“机械化”。在国力上,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保证数字化部队的大规模发展。
  此外,中国国力有限,在发展数字化部队时不能像美军那样搞大规模、内容齐全的部队,只能把重点放在提高“信息获取、指挥控制、协同支援”等数字化部队建设的主要环节上,机械化和信息化同步发展。
  军事专家指出,我军数字化的发展应采取渐进方式,由下而上逐步扩大。从外军数字化部队发展的进程看,从单兵和步兵的数字化装备起步发展数字化部队,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因此,我军的数字化建设应以装甲机械化部队先行,以坦克、装甲车、直升机为载体,从单车的数字化开始,由数字化合成营试点成功后,逐步向数字化团、师、集团军发展。
  在装备技术上,采取滚动推进的方式。根据未来战场和作战需求,进行系统总体设计,滚动发展,由量变到质变,最后实现整体的数字化。
  目前,一个追赶世界新军事革命,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发展的热潮正在全军方兴未艾。(完)

TAG: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