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离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5-28 00:42:33 / 天气: 晴朗 / 心情: 高兴

    (A)  
    这是个圣地,因此难以抗拒它的引诱。
    在天空的永恒之地,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他们有自己深厚的信仰。
    据说,这里能为人们治疗、改变及指点迷津。只要你来到这里,过灵性的生活。
    ……
   (B)
  这夜风雨来袭。夜风夹着薄薄的水气卷进屋内,带来一种凄凉的寒意。就连酣睡的狗狗也皱着眉头怕凉似的蜷成一团。雨势渐劲,如天河倾泻,浩浩汤汤。这急管繁弦为无边的夜平添了几分伤感的闹意。
  无心睡眠,手中所执的是黄碧云的《失城》。失意的男子慨叹妻子每日里做饭,先喂了狗,然后是小孩,然后才到他,剩下的扔进垃圾筒。他的存在介于狗、小孩和垃圾筒之间。噫,这是何等尖刻而聪明的譬喻。都市里匍匐求生的人,谁能外乎于此?“如今想来,事情原来不得不如此”黄碧云幽幽的说:“我们不得不生活下去,而且充满希望、关怀、温柔、爱。因为希望原来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犹如上帝之于空气与光,说有,便有了。”这来历不明的希望,并不能救赎人于卑微杂乱的人生中。失意的男主角一边听着巴赫的音乐,一一杀死了妻子和四个幼子。他并没有疯狂,而被杀的人临死之际犹自保持着生活的状态,看电视,读书,睡觉,仿佛生活突然就此中止。
  多么骇人,恐惧阴冷地渗入骨髓。
  我担心生活的麻木胜于担心衰老和死亡。可我不是智者,无法俯瞰自己生命的河流。不知道那里风平浪静,哪里暗礁丛生。当我以为该是一马平川的时候,前面就会突然出现一个漩涡。生命就是这样的。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清醒的认识到,清醒的人也不代表能控制自己。反而因为看到了问题而挣扎得更剧烈,反倒失去了某种定向后的简单和安稳。
  一个人若对自己的生活太多自省,触摸到的生命深渊便更暗更长。
  却又不甘心失意麻木至死。
  如何找来光亮照明前路,寻到幸福和归依?
  之前这两年,经历了好些事。仿佛自己的人生就被禁锢在这一阶段上,满载沉重,郁郁难行。
  有时候会听到自己内心有一个强烈而无法派遣的声音在呼喊:离开!离开!却又不曾明确的告诉该去哪里,怎么去。于是便迷茫着,想要出发,又无处落脚。周国平《各自的朝圣路》有这么一段话: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但正因为由已及人地领会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
  在我看来,朝圣,是冥冥中我们想在信仰最强烈的地方寻找一种来自心灵的力量,以应对人生未知的旅途。这个过程,足以拓展灵感的深度和广度,抑或说是一种修炼,让我们再次认清自己,跳出日常的生活圈子,往回看。也许,生活的沉重正是上天安排的一场灵修。
  人生中的心灵的伤口,不是回避就能愈合的,如果你不理会它,它随时都会跳出来加害于你现在的生活,thomaswylde handbags。有些创痛,需要大哭一场的,就要大哭一场,承认它对你的伤害,它才会慢慢痊愈。
  那么圣地在哪里?在哪里可以让我们感到灵魂的归依?世界很大,自由的心不应该被禁锢。朝圣只是一个表象,其实就是寻找真的、善良的、美好的人和地方,净化那颗需要爱和温暖的心。
  找到那样一个人和地方,应该就是达到了叫做“幸福”的状态吧……
  (C)
    维安,近日颇为想念你。
    你离开之前说:在时间的那头等我。我却迟迟没有出发。直到最近,常常因梦见你而深夜醒来。十月的深圳依然炎热难耐,你的笑容在梦中美丽而哀伤,似在提醒我你已等待我多时。
    于是收拾行装,一路西行。

TAG: ha Ha thomaswylde

日历

« 2021-01-1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35
  • 日志数: 649
  • 建立时间: 2009-05-28
  • 更新时间: 2009-06-1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