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字――闺中二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5-28 00:42:05 / 天气: 晴朗 / 心情: 高兴

  蜜甜
  “凡蜜者,六分甜,四分香,滑而润者为上品;七分甜,三分香,滑而腻者为中品;甜而不香,滑而不腻者为下品。”照此判断,现在我面前这瓶装在1.5升大可乐瓶子里的蜂蜜实属上品。这瓶荔枝蜜是我清明回家乡祭祖的时候,父亲和姑姑徒步到深山养蜂人处装回来的。一定要我带回深圳,说是外边买不到这么天然纯正的蜂蜜。还有自家做的壮族传统五色糯米饭。满满的一大包。过机场安检时,被要求打开行李检查。我为这大包“土产”倍感尴尬,正兀自心里埋怨,回头一看,候机厅中的老父虽仍目光如炬,却已是两鬓飞霜,身形衰老。当下心头一紧,泪水竟自落将下来。
  荔枝蜜,采自荔枝花蕊之花蜜,气息芳香馥郁。味甘甜,微带荔枝果酸味,有其特殊的生津、益血、理气、补中、润燥之功效。既有蜂蜜之清润,却无荔枝之燥热。以勺舀而食之,微甜微酸,满口芬芳。心情就像回到机场与父亲分别那刻一般,唏嘘不已。
  东周时期的《礼记内则》中载有“子事父母,枣栗给蜜以甘之”。《离骚》中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赞美诗句。《本草纲目》论述蜂蜜时说“清热也,补中也,解毒也,润燥也,止痛也。生则性凉,故能清热;热则性温,故能补中;甘而和平,故能解毒。柔而润泽,故能润燥;缓而去急,故能止心腹肌肉疮肠之痛;和可以至中,故能调和百药,与甘草同功。”
  父亲应该没有去查阅这饮食蜂蜜之诸多益处,只是出自本能的要给子女一些他认为好的东西。我们食着父母点点滴滴的好,从嗷嗷待哺到羽翼渐丰。在这其中处之泰然,有时甚至把这些当成了对自己的牵绊。随着年龄愈长,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要独自担当所有的风雨,才会开始用心去感受父母所做的一切。并且感恩。
  要真正去爱和尊重我们的父母,需要时间,需要成长。因为爱和尊重并非天性,它来自人性深处的宽悯理解。它是一种力量,要逐渐才能获得。如同蜜蜂酿蜜,绝非一蹴而就。

  酒香
  屋中有一小坛,原盛有摩梭朋友自酿的“苏里玛酒”。酒已饮罄,余香不绝。
  “俗好饮酒歌舞”的摩梭人,不仅豪饮,而且还能自酿独具风味的黄酒和白酒,并有悠久的历史。唐代樊卓《云南志.摩些蛮》说“俗好饮酒,所饮以琐利码(今多记作‘苏里玛’)酒”。旧志谓“所酿酒,采野花作曲,蒸根和匀,以坛盛之,fake coach handbags,烘火侧,旬余以水浸之,以竹管沥其汁,曰琐利码,并糟啜之,曰‘白撒’,分汁于小坛,以竹管吸,曰‘咂酒’。”
  “苏里玛”即黄酒。是摩梭家家户户待客自饮的必备饮料。色泽金黄,甘甜清冽,味似啤酒却胜于啤酒,酒度低,营养高,晴天劳作后或旅途疲劳口渴,又或在温暖的火塘边闲聊时,饮上数碗苏里玛酒,沁人心脾,令人容光焕发,精神倍增。
  回想去年泸沽湖之行,与众友围篝火席地而坐。欢歌,乐舞,并畅饮苏里玛酒,酣畅淋漓。端地是“酒旗风暖少年狂”的劲头。至今不过一年耳,少年人竟似识透愁滋味。再饮酒,多是心事起伏,不胜唏嘘。更甚者,一醉涂地,以致斯文扫地。事后每言此事多小心喏喏。然酒瓶一开,酒气攻顶,感慨便起,万事又休。遂自嘲:只读圣贤书,沉溺杯中物。偶读黄公绍《青玉案》,文曰: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也。陈延焯《白雨斋词话》云此词:非风流放荡,一腔涩泪耳。言中,以为知音。
  无以解忧,唯有杜康矣。其实无论苏里玛,抑或芬芳之茅台,醇香之五粮液,乃至西洋酒。杯中之物,其气、其味,皆由它们的酿造材料、过程和技术决定。我们从中喝出人生百味,不过是我们将自己的心绪加诸于其上而已。若能从中得了解脱,便也是幸事一桩了。

TAG: coach Coach fake Fake han Han

日历

« 2021-01-1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35
  • 日志数: 649
  • 建立时间: 2009-05-28
  • 更新时间: 2009-06-1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