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地震城市局地实施宵禁 士兵乘装甲车巡逻

  一场悲剧正笼罩伟大的克赖斯特彻奇,这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新西兰总理约翰·基
  23日,在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克赖斯特彻奇遭遇6.3级地震的第二天,救援人员用机械、
  搜救犬,乃至一双手,争分夺秒地在废墟中搜寻幸存者。目前,地震已经导致至少75人遇难,至少300人失踪。同一天,新西兰总理宣布该国处于紧急状态。
  两名华人很可能也在此次地震中遇难。
  新西兰最黑暗一天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23日表示,“一场悲剧正笼罩伟大的克赖斯特彻奇,这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
  “建筑可以重修,道路可以重建,但生命不可取代。”约翰·基说。
  新西兰民防部长卡特说,国家紧急状态表明,22日的地震可能是新西兰有史以来最严重自然灾害。此前,新西兰历史上最严重地震发生于1931年,当时导致256人死亡。
  克赖斯特彻奇市长帕克23日表示,现在已经有55具遗体身份得到确认,而另20名死者身份还不清楚。帕克表示,他希望300多名失踪者中不再有人死亡。警方也表示,失踪者中很多可能是因为通讯信号中断联系不上。
  中国台湾紧急驰援
  23日,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武装部队和专业救援组织成为主力军。一名救援人员对媒体说,地震后,救援团队冒着大雨通宵工作,“与时间赛跑”。
  地震后,新西兰政府立即向外国救援队打开了国门,澳大利亚的148名专业救援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灾区,而来自美国、英国、中国台湾和日本的救援队预计将在周四赶到。
  23日,救援人员对震区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他们小心翼翼地搬开废墟,把装有热跟踪装置的摄像头伸到砖块和废墟的缺口中,搜救犬也在建筑物间穿行,以搜寻可能的幸存者。
  23日上午,经过一场艰苦的营救,被困在倒塌的写字楼下面的安·伯德金终于与丈夫抱在一起。在她获救时,大片的阳光透过细雨蒙蒙的天空直射大地。
  “他们把安从废墟里救出来的时候,上帝也打开了灯,”帕克激动地说。
  截至23日,救援人员已经从废墟里救出120名幸存者,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在被截肢后才获救。在倒塌的坎特伯雷电视台大楼,救援人员已经放弃了搜救。警方称,地震发生时,在这栋大楼里至少有上百人。大型机械已经开始清理大楼的废墟。
  中心商业区实施宵禁
  为了避免余震导致更多的伤亡,以及防范有人趁火打劫,警方和军方在克赖斯特彻奇中心商业区实施宵禁,宵禁期间,士兵乘装甲车巡逻,违反禁令者将会被逮捕。(颜颖颛)
  ■ 现场
  “我的心随这些家庭一起碎了”
  23日,克赖斯特彻奇,一对姐弟肩并肩跪坐在雨后的草地上,焦虑地盯着不远处废墟上的救援人员。
  他们是当地电视台主持人曼宁的儿女。自地震发生以来,曼宁就没有任何消息,7层的电视台大楼被震塌了。但曼宁18岁的女儿丽兹含泪说,妈妈“非常坚强,她一定能让自己活下来”。
  这时候,一名女警察匆匆跑到姐弟俩身边。她蹲下来,静静地看着丽兹和她的弟弟。半晌,她说,“有个可怕的消息……”
  孩子们的脸瞬间扭曲,泪水喷涌而出,一旁的父亲立即紧紧抱住儿女。“大楼里没有任何人有生还希望,”女警察轻轻地说。
  这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倒塌的电视台大楼牵动了所有新西兰人的心。
  回忆起大楼倒塌的场景,幸存者仍心有余悸。19岁的日本学生奥田雅礼说,“当时我们正在吃午餐,突然感觉到一阵大震动,然后,地面就开始往下陷。”
  雅礼和其他22名同学来自日本,地震发生时,他们在电视台大楼里的语言学校进修,但地震让许多来这里学习的外国孩子永留异乡。
  “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喊着,我感觉在不断往下掉,整个餐厅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后来,我的右脚被一个什么东西别住,我动不了了。”雅礼一边哭,一边说。
  为了救出雅礼,救援人员不得不截去了他的右腿。
  23日下午,救援人员中断了对大楼废墟的搜救,但仍有人不死心,继续奋力挖掘。
  “我们不认为这个地方还有任何生命体征,我们不得不把人员调配到其他地方去,我的心随这些家庭一起碎了。”警方指挥部总指挥劳里说。(颜颖颛)
  ■ 连线
  华人被埋电视台废墟
  分别来自台湾和广州,在一所语言学校工作学习;倒塌大楼恐无生还者
  本报讯 (记者颜颖颛)中国驻新西兰使馆一位工作人员昨日表示,截至23日晚9时,已经确定至少有两名华人在地震中失踪,但还没最终确认遇难。
  据悉,失踪的两名华人都受困于坎特伯雷电视台大楼。其中一名失踪者是一位27岁的中国女性,来自广州,地震时她正在大楼里的语言学校学习英语。另一名来自台湾,在语言学校工作。该校外国留学生主要来自中国、日本、菲律宾、韩国等。有消息称,在这所语言学校学习的可能还有其他华人。
  记者致电时已是当地时间凌晨两点。该工作人员表示,使馆部分工作人员仍在“前方”工作。大使馆方面称,目前尚未接到确认华人遇难的正式通知,但警方已确认,电视台大楼里“无人能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