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已经破产而我们并不知情 (ZT)

导读: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劳伦斯-克特里考夫(Laurence Kotlikoff)8月11日在彭博网发表专栏文章称,巨大的财政缺口意味着美国事实上已经破产,这一缺口主要来自于社会保障和医疗支出。作者认为大刀阔斧地简化税收、医疗、退休和金融机制是唯一出路。   以下是劳伦斯-克特里考夫的专栏文章原文: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美国已经破产,无论增加支出还是降低税收都无助于这个国家偿还债务。   现在美国能够做和必须做的事情是,大刀阔斧地简化其税收、医疗、退休和金融机制,现在这几个领域仍是一团乱麻。然而这是一个好消息。它意味着这些领域均可以被重新设计,令其成本大幅下降又无碍于达到其合理目的,同时在此过程之中让经济获得新生。   上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对美国经济政策的年度评述。报告在摘要部分对美国财政政策作出温和的批评:“委员们对美国政府稳定财政的承诺表示欢迎,但认为需要采取比当前预算力度更大的调整才能让债务与GDP的比率企稳。”   但如果深入研读,你会发现IMF事实上已经宣布美国破产。在《2010年7月特定问题论述》的“第6部分”有这么一句话:“按照一定的贴现率,与今日联邦财政政策相关的财政缺口相当巨大。”并称:“填补财政缺口需要经年累月的财政调整,每年的调整幅度应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   所谓财政缺口指的是未来所有年度中计划支出(包括国债利息支出)与预期财政收入差额的当前价值。   国内生产总值的14%是什么一个概念?目前联邦收入占GDP的比重为14.9%。因此IMF的意思是,要填补美国的财政缺口,大致而言,在财政收入方面,需要立即将我们的个人所得税率、企业所得税率、联邦税率以及《联邦保险贡献法案》项下的税率立即翻倍并长期保持下去。   如此增税举措将使得美国今年实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5%的财政盈余,而非现在9%的赤字。因此IMF实际上是说,美国目前和未来数年必须实现巨大的财政盈余,才能为计划中的支出买单。另一层意思也显而易见,如果美国迟迟不肯痛下决心进行财政调整,等待我们的将是“长痛”。   难道IMF在胡言乱语?非也,它的话句句属实。国会预算办公室6月份发布的《长期预算前瞻》反映出来的问题甚至更大。   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我计算出财政缺口为202万亿美元,是官方公布的债务数字的15倍以上。我们的“官方”债务与实际净负债之间的巨大差异是不足为奇的,它反映了经济学家所谓的“贴标签问题”。近年来国会一直小心翼翼地将其大部分负债贴上“非官方”的标签,让它们远离账面并留给未来。   举例来说,《联邦保险贡献法案》项下的社会保障缴款被称之为税收,而我们未来的社会保障福利被称为转移支付。政府也完全可以将我们的缴款唤作“贷款”,将未来的社保福利称为“扣除老年税之后的贷款偿还”,这些缴款的本金加利息与所承诺的社保福利之间的差额便是老年税。   财政缺口并不受财政标签的影响,它是衡量我们长期财政状况唯一理论上正确的方法,因为它将所有支出都考虑在内了,不论这些支出被贴上何种标签,同时综合了长期和短期政策。   财政缺口为何如此巨大?很简单。我们有7800万“婴儿潮”世代人,他们在彻底退休之后将享受高于人均GDP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福利。这些权利的年均成本按今日货币计算大约为4万亿美元。不错,20年后我们的经济规模将会增长,但并这不足以让我们年复一年地承受如此之重负。   要理解这一问题,你可以设想一个运作长达60年的惊天“庞氏骗局”:不断地从年轻人那里拿走更多资源,给予老年人,同时向年轻人承诺,他们这笔资金转移最终可以获得回报。   里根总统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赫伯-斯坦(Herb Stein)有一句广为传诵的名言:“不可持续的东西必将终止。”诚然。“山姆大叔”的“庞氏骗局”必将终止,但也必将终止得太晚。   而且它将以非常可怕的方式停止。第一种可能是“婴儿潮”世代的退休福利被大幅削减,第二种可能是年轻人面临直上云霄的税率上升,让他们丧失工作和储蓄的动力,第三种可能则是政府拼命印钞票来支付它的账单。   我们最有可能看到的是三者的结合,这最终会导致贫困人口、税率、利率和消费者价格急剧飙升。这是一条崎岖的下山之路,但我们已经上路了。一旦那些债券持有人从梦中醒来、意识到美国的财政状况远逊希腊,他们会把我们一脚踢下山去。   一些信奉凯恩斯主义教条的经济学家可能会说,未来几年的任何刺激政策都不会影响我们应对长期赤字的能力。   这种说法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错误。财政缺口是政府的信用卡账单,这一账单每年的利息为GDP的14%。如果美国不能支付今年的利息,这笔钱将被加进余额当中。   需求派称如果今年暂不实行14%的财政紧缩,反而继续扩大支出,将促进经济增长和提高财政收入,从而足以弥补支出。   我对此作何反应?面对现实,或者支持同样受到迷惑的供给派。我们的国家已经破产,再也无法承受所谓有利无弊的“解决方案”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