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F-14退役 原因过于高端”

评论“F-14退役 原因过于高端”
   
    最大原因可能是JSF吧。Joint Strike Fighter(JSF)顾名思义,即三军共用的歼式战斗机。自《二次世界大战》(WWII)以来,美国三军《购买武器》(weapon procurement)完全各自为政:自己买自己的飞机。空军的F-15,F-16,F-22;海军的F-14,F-18,《海军陆战队》(Marines)的AV8 Harrier均是如此。JSF是美国《国防部》(USDOD)最后一次定购有人驾驶歼机。今后歼式战斗机将无人驾驶。虽说美国《国防部》是“老大”,但真正在后台控制的乃是美国的《武器包商》(weapon contractors)。他们不但企图倾卸老旧的破铜烂铁,也希望JSF成为国际武器市场的“红星”。F-22的造价绝对不可能低于F-14。2006年,美国《审计部/预算局》(US Budget Office)估计F-22的造价为1.8亿美元,至今已升到2.5亿(USD 250 million per aircraft)。F-14《超级雄猫》(Super Tomcat) 的造价也只不过是数千万元。而JSF将有足够的弹性装备海、陆、空三军各种武器。

    F-14最初的《设计哲学》(design philosophy)和《基本假想》(basic assumption)是远程作战。因此F-14装备的是《凤凰飞弹》(Phoenix Air-to-Air Missile),百里内击杀敌机如囊中取物。而其他歼式机种均装备A-120 AMRAAM中程飞弹和A-9《响尾蛇》(Sidewinder)短程飞弹。A-120 AMRAAM被认为是最“实惠”(the highest kill per dollar)的飞弹。而最犀利的飞弹是鲜为人知的《双头飞弹》(Dual Heads Missile,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双头”)。

    在短兵相交的《狗战》(Dogfight)中,三件事决定胜负:1.机种的《灵活性》(agility);2.《电战》(Electronic Warfare)性能;3.驾驶员的训练。

1.  F-16《小鹰或称猎鹰》(Falcon)虽然没有F-14的冠冕堂皇、威风凛凛,但在《狗战》的时候就显出F-16的轻巧灵活。同时,F-16领导《用线飞行》(flight by wire)的科技和哲学。从此,世界所有的军机均向F-16看齐。而《霸占空中优势》(Air Superiority)的歼机却以老旧的F-15《大鹰》(Eagle)首屈一指,直等到F-22的出现。F-22头像F-16尾像F-15,里面的《航电》(avionics)建立在F-16的基础上。
2. 《电战》中又有《反电战》(Electronic Countermeasure)和《反反电战》(Electronic Counter Countermeasure),用来连消带打、愚弄敌机、使敌机不容易“咬住”《锁定》(lock on)自己。厉害的电战系统,连《凤凰飞弹》都可以愚弄。《电战》软件必须时常更新,使得己方稳操胜算。下一代的战机全部有《隐身性能》(stealthy),更不容易“咬住”《锁定》。《双头飞弹》的犀利就在此出现。《电战》又称为《高科技象棋》(hi-tech chess game)。
3.  驾驶员的训练因各国而异。一般而言,在驾驶员身上花的心思和金钱越多的国家,驾驶员越是超越。因此,两国在空中交战而且双方驾驶员都驾驶同样战机时会产生“以卵击石”的现象。今天,拥有美制F-16战机的国家共有20余个,包括以色列、埃及、阿拉伯大公国、约旦、委内瑞拉、巴林岛王国、南韩、新加坡、中国台湾、巴基斯坦、土耳其、希腊、西班牙、丹麦、瑞典,等。举两个例子,土耳其和希腊敌对了两千多年,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也敌对了两千年以上。

    俄制战机决不亚于美制战机。《米格》(Mikoyan-i-Gurevich Design Bureau ,Микоян и Гуревич, МиГ)和《苏凯》(Sukhoi Design Bureau, Сухой)均以喷射力强、雷达力猛闻名于世。在《狗战》时,雷达力猛就解决了许多《电战》问题。苏凯-27能在半空停止,做出惊人的《眼镜蛇机动》(cobra maneuver)。这不只是表演,同时也是《狗战》时可以扭转乾坤的动作。米格-29和苏凯-27均能《抵消》(neutralize) 美制F-15、F-16、F-18。而美制战机却以精密的《电战》软件着称。

    几个战机的短故事:

1. 邓小平同志改革开放不久后,中国国防部长张爱平同志在访美时(1987)和美国《国防部》签订合约,将把80架沈阳军工的《歼八》(F-8)运往美国安装F-16《航电》和意大利制的中程飞弹。后来因为“政治原因”没能完成此计划。此计划代号《和平珍珠》(Peace Pearl)。
2. 1978年,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成功地促使以色列和埃及两家仇人签订《大卫营和平条约》(Camp David Accords)。 虽然以色列总理比金(Menachem Begin)和埃及总统沙达特(Anwar El Sadat)两人12万分不愿意互相拥抱,但是看在美国的礼物面上,勉强答应。美国赠送两国百余架F-16。事隔10几年后(1980代尾1990代初),以色列和埃及才把他们的军官送到美国接受美式训练和检验F-16性能(叫“试飞”)。美制战机均有《防堕系统》(ground avoidance system)。堕机警告由电脑发出“女音”。埃及军官情愿堕机也不服从“女指挥官”。埃及军官向美国抗议,从此所有F-16发出的警告均用“男音”。
3.  已故伊朗沙皇(Shah of Iran)曾经向美国购买了三中队F-14。后来伊朗宗教革命,把美国人赶走。两伊战争时,一架F-14没有用上,因为伊朗无法维修F-14。《可维修性》(maintainability)是战机领域中重要的一环。

    战机是“军迷”们的宠物。但是真东西比电子游戏更好玩。战机的《设计哲学》不如一般人想象的单纯,不能一概而论说是“最好”或“最坏”,完全视国家和军队的《战术目的》(Tactical Objectives)与《战略目的》(Strategic Objectives)而言。

- 风子(何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