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活啊(ZT)

我是读《钢铁是怎么炼成的》长大的那辈人,总忘不了这个句型,被日本人问道新疆的事,自然而然地从嘴中蹦出了“要看看维吾尔族是怎样炼成的”这么一句话。    首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维吾尔族。   孙中山和中华民国一直讲“五族共和”。所谓五族指的是汉、满、回、蒙、藏,从来就没有维吾尔。现在,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的法令政令中也没有维吾尔族这一法定称谓。维吾尔人属于回族。回族实际上是把伊斯兰信众统称为回族。中国共产党五十年代,批判国民党漠视民族问题,学习苏联的社会主义民族政策,搞了一个民族识别的大运动,一口气认定了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创造了五十五法定的民族名称。共产党没有漠视民族,非常重视民族,从此五十五个民族认同诞生、成长、激进起来了。   有研究指出:“维吾尔”或者说维族的认同,实际上并非自古以来既有的概念。“维吾尔”的意思指的就是“联合”、“同盟”,维吾尔族认同形成以前,新疆逐草而居的游牧部落是松散的,并没有民族概念或者民族认同。他们大多信伊斯兰教,互称“穆斯林”。穆斯林之意为“兄弟”,即四海之内皆兄弟。伊斯兰教是不承认民族的。现今的伊斯兰教国家是西方殖民时代被瓜分的,以后独立为国家,产生了伊朗人、伊拉克人、科威特人等称谓和认同。但是其所指也不是民族,而是国民,所以并不用“族”字。    可见,维吾尔族为大救星中国共产党所创造!    今天的新疆的事,我们就应该吃不了兜着走,实在无法怨天尤人,我们是在自作自受。    中华民国时期,自成民族的满、蒙、藏,包括“汉”,也都只用满人、蒙人、藏人、汉人这些称谓,而不用“族”字。因此可以说,满族、蒙族、藏族、汉族也都是中国共产党创造的。    无独有偶,我们放眼一下世界,又会发现,现今的发达国家都只用“人”而不用“族”。比如在美国,有黑人、白人、华裔、亚裔、西班牙裔等名词,绝不用“族”字。在美国决不会把华裔叫做汉族,绝不会把奥巴马归类为肯尼亚族。    在日本,曾有琉球族,现在只被俗称“冲绳人”,决不称其为民族。在日本,有很多中国人、朝鲜人等加入日本国籍。他们必须改成日本名;并且入籍之后,绝对不会被叫做汉族、朝鲜族什么的,也别想被当作少数民族,你只有一个名字,即“日本人”。    日本还用一个“为了避免民族歧视”的堂皇理由,在“住民票”、“户籍簿”,即各种身份证和履历书中都不设“民族”栏。不出三代,人们就不知道自己的民族了,都变成纯粹的日本人了。    而我们中国呢?户口本、身份证、履历书,什么地方都有“民族”栏。目的就是保护民族认同,使之经久不衰。   因为有“民族栏”这一机制,中国的民族数量还在急剧增加。中国除了有五十五个公认民族之外,还有无数的非公认民族。假如中国国籍的日本人,在民族栏里就要填上“日本”,美国人就要填上“美国”。日本报纸曾报道过,一位在上海的美国人想了一想,在公司的职员登记表里填上了“犹太”。他非常高兴得说:“在美国时我就是一个美国人,在中国才感觉到了我的犹太人认同。同事们平时向外人介绍我的时候,也都说:他是犹太人。”   在日本,绝对不容许民族学校的存在。日本有几所惨淡经营“中华学校”、“朝鲜学校”,但是日本政府法律规定不承认其学历。目的就是要消灭民族语言。语言没有了,文化当然也就没有了,民族也就没有了。在中国民族学校是必须的,都是公立的,国立的,一直到大学都有。而且强制性的把少数民族的孩子一定要分配到民族学校,想上汉族学校也不让你上,从小就要培养民族意识。    在日本,当然没有为少数民族的选举名额,也没有公务员录用、大学升学时的民族名额。因为这样就“不平等”了。在社会主义中国,这些当然都有。中国有各种各样的民族优惠政策,积极鼓励着民族认同的发展、强化。   发达国家一直是在努力消灭境内的民族。他们的堂而皇之的旗帜是,国民统合,国家认同;是人人平等,防止民族歧视。他们的最有效的手段是市场经济机制。市场经济意味着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人钱物自由流动。其结果是竞争力强大的大民族强去少数民族区域的经营、劳动等各种机会。其结果是自然而然地使大批移民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为了生存也必须学习大民族,已融入主流社会。    可见,国民统合、人人平等和市场经济是发达国家同化、消灭民族的两把刀子。一把是政治刀子,一把屎经济刀子,而且都以正义的面孔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发达国家掌握着话语权。    我在日本,有上述内容的日文书、日文论文。日本学者又找我辩论新疆问题、西藏问题的。我曾反问他们说,外资企业在新疆也尽量不顾维吾尔人,日资企业也一样。为什么呢?企业当然要雇能力相对高的人,而语言能力也是能力,协调能力也是能力,维吾尔人当然选不上。    中国学的不是这种发达国家的民族政策,是社会主义苏联的美好理想。可那个苏联,还有南斯拉夫,其国家已经在各民族的认同中瓦解了,没有了。    而已经胜利的消灭了民族的发达国家们在说教中国应该克制,应该承认民族独立的权利云云。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 赵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