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8日,智斗“世维会”纪实 (zt)

我昨晚在世维会(WUC)的网站上看到他们今天要在其总部开新闻发布会,届时会有德国政客(包括在巴伐利亚州执政的SPD的一名州议员)和众多媒体参加(http://www.uyghurcongress.org/En/PressRelease.asp?ItemID=-791930673&mid=1096144499)。我马上和Q(我们在去年的抗议达赖事件中认识的)紧急商量对策。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首先,我们可以摸摸敌人的情况;其次,借机向媒体宣传事实和我们的观点;第三,显示一下我们的存在,让敌人不敢太放肆。我和Q简单商讨了一下在会场的对策,就是冷静观察,随机应变,绝不做过激言论。随后我和W联络上(他会德语是个大优势,我和Q都不会德语)。然后Q又找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在本地生活多年,娶了德国老婆,德语很好。 我们一共五个人,约好今早10:30在主火车站门口集合,大家彼此认识了一下,这就是战友了。10:50走到世维会总部的门口,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们的网站上只有电话,没有地址,这次开新闻发布会,终于公开地址了。对面站着有两个警察(后来才发现附近还埋伏了十多个警察,防备现场发生冲突)。进门的时候我们中有人和当地一家维吾尔人餐馆的老板认识,还打了招呼,看起来没有明显的恶意。上楼,来到邪恶老巢世维会的总部,极其寒酸,就一层的地方,一排四间办公室,最里面是个会议室,也就是今天的会场,非常小,比一个办公室大不了多少。看来是没钱租更大的地方。里面已经有几家媒体摆了设备,不一会又来了些人,大多是记者,一个小小的屋子才进来十几个人就满了,晚来的只好挤在门口。我看了一下,来的平面媒体有南德意志报(慕尼黑最大的本地报纸)、慕尼黑另一家本地报纸、一家土耳其新闻机构,通讯社有路透社和德国之声,电视台有2dF和巴伐利亚州电视台、慕尼黑市电视台。此外还有一个亚洲人面孔的记者,看不出来是哪来的,不排除是RFA的人。 10:55,新闻发布会开始。首先是世维会副主席Asgar Can发言,然后是州议员Markus Rinderspachter发言,随后世维会秘书长Dolkun Isa补充所谓“最新伤亡情况”。接下来是记者提问。我听不懂德语,此处请W补充。会后听他们说,记者也不是完全听他们的胡说。其中一个女记者问到,昨天下午疆独在Marienplatz示威的时候打了路过的中国女游客,打人者已被警方拘留,请问你如何评论?世维会副主席显然非常尴尬,支支吾吾的说,这个是不对的,当然情绪激动也难免云云。当世维会秘书长说到“有四个维族人被打死,尸体挂在医院门口”时,马上有记者问:“请问是哪个医院?”贼眉鼠眼的秘书长当时就被问住了,“这个,啊,我也是从网上看到的”。我只能说,laf & puke! 开始我们都一直在听,等西媒记者问得差不多了,W提问了。问答都是德语,我听不懂(汗~),让他自己说吧。最后,我们使出了杀手锏──出示照片。photo tell the truth,这是无法抵赖的。果然,这一招很奏效,本来这些记者听了一个多小时的废话(世维会没有给出任何消息来源,都是“听说”和“网上看到”),都十分无聊了,看到有照片,马上调转镜头过来拍。我们向媒体出示了被暴徒杀害的无辜平民的尸体惨状,强调指出被害者是头部被石块猛击致死或者被割喉杀害,其中后者是基地组织的典型首发,这显然是地地道道的恐怖主义行为。此时,会场大乱,世维会秘书长发现形式不妙,立即宣布活动结束。记者还不愿意马上走,跟我们交流起来。我们也乘机散发了这些照片。我跟一个南德意志报的女记者说:首先我们谴责一切形式的暴力活动;其次从受害者的照片看,这是典型的恐怖主义;第三,即使中国政府有什么可能的政策不当,也决不能成为恐怖分子杀害上百无辜平民的理由,这就如同美国的政策不能成为基地组织发动911的理由一样(此处我尽量用西媒能理解的话语来说)。她问我是否相信世维会的说法,我说,"That's totally nonsense."她问我们的消息来源是什么,我说我们有朋友在新疆,我还说我自己几年前就去过新疆。她没有再问什么,不过要了我的名字──新闻要有消息来源。我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就给她了。旁边,有个世维会的人用汉语十分激动的和我们的人争辩,说我们听信了共产党的宣传,而共产党的话“怎么能信呢?”Q十分冷静的说,现在还没有更多的消息,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共同求得事实真相。然后问,你们的消息来源是什么。他说,等下,我给你找。出去半天,空手回来,什么材料也没有。我心说,原来是一帮FC!开记者招待会居然不事先准备材料!旁边媒体也拍着,这番表演好不热闹。 大家正说着,突然有两个德国人过来请我们出去,随后出示了警察的证件。我们只好跟着离开,事后我们知道,是世维会的人跟警察说我们不是记者,所以不能来参加记者招待会。显然,他们害怕了,害怕事实真相。出来以后,我们向警察出示了世维会网站上的新闻稿,里面清清楚楚的写着“All media and the public are welcome to attend the press conference.”我们作为public,当然有权参加。警察就没说什么了,不过要了我们每个人的护照信息,并保证只供警方使用,不会告诉世维会的人。世维会的人又跟警察说,我们拍了他们的人的照片,说会危害他们的安全。警察就说这是公开场合,你们欢迎公众参加,他们有权拍照。世维会的人无语。法制社会还是好啊。警察很友好,很敬业,走的时候跟每个人握手致意。 在外面我还跟一个土耳其老头聊了几句。老头很nice,跟我们说大家到德国都要遵守法律──看来他把我们当作来踢场的了,哈哈。我跟他说,当然,我们都是守法的。他还问我,到底死者中有多少汉人,多少维族。我说,尸体辨认还没有结果,估计要一周时间,不过从伤者情况看,绝大多数是汉族。希望他能如实报道吧。 Q他们还跟一个世维会的年轻人聊了几句,做了些“不希望民族对立,希望和平相处”的统战工作。 就这样结束了。大家都很高兴,胜利完成任务。 总结几点: 1,德国还是法制社会,警察也是敬业的,只要按法律办,不必害怕什么,不要过激,以理服人。 2,西媒也不全是脑残,起码基层小记者还愿意听听我们的看法。当然对媒体上层我们是不指望的。 3,世维会没什么可怕,其人素质太差,水平太低。说实话,智商并不高。一个半小时的记者招待待会没有一张照片,一段录像、录音,消息来源只有所谓的电话和网络消息。 4,何以如此弱智的世维会能把土鳖弄得这样惨呢?原因有两点:一是,内因是决定性的,原有的民族矛盾肯定客观存在,被6·26偶然事件和之后的谣言点燃(这一点非常类似于胡耀邦之死和89的关系);二是,政府应对失策。 最后还有一点我个人的判断:可能连世维会的人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当然土鳖也没想到)。他们在国外下令搞游行,搞破坏,然后国内的JD分子就胡搞乱搞了。实际上只要问题定性为恐怖活动,他们就不可能得到任何公开的国际支持。现在他们也在商讨下一步的对策,想方设法跟恐怖活动撇清关系。他们说明天在柏林会有一个比较大的造势活动,另据说在美国的一个世维会头目今天已经到了德国。实际上七五事件如果处理得好是一个机会。本来政府一直说世维会是恐怖组织,但一直没有被承认的证据(世维会一直说恐怖活动都是东伊运的人干的),好,现在证据送上门来了。这次就看土鳖是不是真的FC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