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 出 危 机 (下)

               走 出 危 (下)

            罗斯福新政”的启示

 

    任何一种政治现象,必有它的经济根源;任何一种经济现象,也必是某种政治制度阻挡或推动的结果。因此,可以说美国的政治制度是罗斯福新政的基础和前提,没有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没有罗斯福新政,更没有它的成功。

那么,哪些政治制度的因素在罗斯福新政中发挥了重大的、甚至是功败垂成的作用呢?

首先,行政权力是通过民主的选举获得的。美国民主制度下每四年一次的总统选举就是这样的选举。这种选举有如下本质特征:

1.它是自由的。它是以美国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新闻出版自由权、结社自由权、集会自由权等为基础的,没有这些自由,就不会有民主的选举。

2.它是竞争的。竞争,是自由、平等的依法准入,凡是符合法定条件的公民都可以报名参加竞选,成为竞争的候选人;竞争,是不同利益、不同声音、不同党派、不同主张的候选人的平等较量;竞争,是一场击败对手的争斗,是候选人充分的自我表达和展示,是候选人相互间的抨击和揭露,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竞争,是从人民的手中竞取选票赢得作出决定的权力。

3.它是普遍参与的。它必须有全体公民最广泛的、平等的参与,没有种族、信仰、性别、财富和身份等等的歧视。这种参与包括两点:1)应享尽享。凡是应该享有选举权的,都享有选举权。2)应投尽投。凡是应该行使投票权的,都应投票。因此,选民所占适龄人口的比例和投票率就成为衡量参与性的两把尺度。

正是这种民主的选举制度,使罗斯福击败了面对危机抱残守缺、一筹莫展、失去人心的胡佛而成为总统,为“罗斯福新政”的实施开辟了道路。因此,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选举实质上是一次革命,是一场在民主制度框架内的、非暴力的、非分裂的、非动乱的革命。它革故鼎新,清除了旧的、阻碍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行政权力;更换了新的、能够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行政权力。这种民主选举制度下的定期革命,始终维护和实现的是“人民主权”,它与辛亥革命、十月革命之类的革命有着天壤之别,那些革命虽然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但是同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一样,最终成了改朝换代的工具。

其次,行政权力是通过法律的形式行使的。行政权力不能直接干预和进入社会的政治、经济和公民私权等领域。

在新政大事记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1933—1939年的整个新政期间,罗斯福提请国会通过以及主导政府制定颁布了700多项法令,涉及到整顿财政金融、调整工业生产、节制农业发展、实行社会救济、举办公共工程、调整三权分立体制等六个方面。仅在1933年3月9日—6月16日的“百日新政”期间,就颁布了70多项法令,被人称为“立法总统”。罗斯福把大多数民众的利益和诉求变为法案(而非某一个政党的意志),经过由人民直选出来的参众两院审议通过形成代表大多数人意志的法律(而非政党的政策),再由行政权力依法干预和管制经济。这样的行政权力就具有了实体和程序的合法性,新政也就不会在解决经济危机的同时破坏民主制度,这也是经过经济危机后美国仍然保持了民主制度而希特勒德国却走上了法西斯道路的根本原因之一。

再次,行政权力是通过监督来制约的。人民通过选举把国家的权力交给统治者管理,统治者本能地膨胀和扩张手中的权力,最终人民会从失去节制的权力中受到危害。因此,必须“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人民必须对权力进行制约,这种制约的方法之一就是监督。在美国,立法和司法对行政权力的监督是最主要、最有效的监督办法。

罗斯福在总统就职演说中,请求国会授予他“拥有足以对紧急事态发动一场大战的广泛的行政权力。这种授权之大,要如同我们正遭到敌军侵犯时一样。”美国国会特别会议通过了罗斯福提出的法案,该法案有这样一条:总统和财政部长“已经采取或今后要采取的”任何措施,议会都要一律批准。罗斯福取得了实施新政、大规模干预和管制经济的大权并大刀阔斧的干了起来。但是,罗斯福没有忘记自我监督,人民没有放弃对他的监督,立法和司法更是不敢懈怠地盯着他。1933年5月,国会批准了罗斯福的《农业调整法》;1933年6月,国会又通过了他的《国家工业复兴法》,这两部法律被称为罗斯福新政的两大支柱。但是两年后,由于支持和反对新政的斗争激化,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先后宣布这两个法令违反宪法而被废止,罗斯福政府只好通过一些替代性的法令和其他新法令,继续推行新政。1937年,罗斯福为了使新政派的法官能够占据主导地位,提出了增加最高法院法官的建议,国会司法委员会提出了反对的报告,国会拒绝批准罗斯福的建议。

    (续下)

(请浏览本人天天博客更多文章:http://blog.116.com.cn/?uid-5259

[ 本帖最后由 周晋进 于 2009-11-2 14:50 编辑 ]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周晋进 (2009-4-09 15:53:13)

    (接上)

           最后,行政权力是跪伏在“人民主权”面前的仆役。“人民主权”的原则主宰着整个美国社会,所有的权力都归社会所有,没有一个人敢于产生到处去寻找权力的想法。人民以推选立法人员的方法参与立法工作,以选举行政人员的方法参与执法工作。人民自己治理自己,留给政府的那部分权力微乎其微,并且弱小。政府要受人民的监督,服从建立政府的人民的权威。人民对美国政界的统治,犹如上帝统治宇宙。人民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凡事皆出自人民,用于人民。

           在这种政治制度下生长和产生出来的美国总统—罗斯福深知这点,他坦白、勇敢地向人民说出实话;他举行近千次的新闻发布会,让人民知情,让新闻监督;他通过拉家常式的“炉边谈话”,让人民了解他的法案,支持他的法案;他随时接听人民的电话,每天总有四分之一的时间、百把普通的美国人不必向秘书通报事由而直接与他通话;他平均每天收到4000多封民众来信,他直接阅读并给予回复;他发布命令:凡是因有困难打电话向白宫求助的,一概不准挂断,政府必须有人同对方谈谈;他一扫奢侈,厉行节俭,以身作则的与人民共患难……。罗斯福身披总统的绶带,手握国会授予的应对战争般的大权,他却谦卑的跪伏在人民主权的面前,赢得了巨大的足以凝聚全国人心的人格魅力和顺利实施新政的制度的力量,赢得了新政的成功!

           但是,罗斯福及其新政的功过,不是由行政权力自我评价的,美国人民才是最终的裁判者。人民,那些白人、黑人、城市工人、移民、农民、还有广大处于下层的“被遗忘的人”,用自己手中的选票,在新政实施的第三年—1936年再一次让罗斯福连任总统,1940年罗斯福第三次当选总统,1944年第四次连任。是美国人民手中的选票使罗斯福成为继华盛顿之后最伟大的总统并与其新政一起在历史上留下美名!  

     

           1945年4月14日,延安的《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为悼念罗斯福自杀分别发表社论,说:“罗斯福忠实地继承了华盛顿、杰斐逊、林肯以来最优秀的民主传统,从他开始从政的时候起,一直就本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和一切反民主的敌人作了坚决而不倦的斗争。”

           罗斯福新政挽救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它是资本主义在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上的一次里程碑式的自我调节、自我完善、自我变革。它以国家行政权力干预和管制经济的形式,使自由资本主义经过垄断资本主义发展到国家资本主义。

           今天,全世界又一次陷入了形同1929年的经济危机,美国再次祭起了没有罗斯福的“罗斯福新政”,中国的专家教授也“东施效颦”,照搬、照抄出中国式的“罗斯福新政”。这如同一个典故:淮南有橘又大又甜,有好食者将其移栽到淮北,因水土异也,就变成了又酸又小的枳。用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去成功的借鉴“罗斯福新政”,就是一个“桔生淮北仍为桔”的幻想。这个幻想,150年前的中国人就有过。在“洋务运动”中,他们一方面在军事、经济、教育甚至官制上全力地向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学习,虔诚地向他们借鉴;一方面又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宗旨,死抱着皇权制度不放。结果呢?他们引进了“桔”,尝到的却是“枳”的苦涩!

           可悲的中国人,150年走不出一个幻想;可怜的中国人,醒醒吧!

          “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这是中国古老的智慧告诉我们。

          “没有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没有罗斯福新政。”这是罗斯福新政告诉我们。

     (完)

     

    (请浏览本人天天博客更多文章:http://blog.116.com.cn/?uid-5259

    [ 本帖最后由 周晋进 于 2009-11-2 14:5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