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不如八旗子弟的子弟(下)

【原创】    不如八旗子弟的子弟" (下)

 

蒋经国开创的变革以巨大的惯性继续向前冲去。

1991年4月,台湾“国民大会临时会”召开,制订“宪法增修条文”,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1992年5月,“阴谋内乱罪”和“言论内乱罪”被废止。

1994年,台湾“省长”直选,让台湾人民每人一票选举“省长”。

1996年,台湾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总统”民选。

……

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这样评价蒋经国:

“我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肆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

写到这儿,我不禁对那个我从小就痛恶的蒋介石父子中的蒋经国肃然起敬,并由衷地称他一声:“先生!”

    以蒋经国先生为代表的、包括了连战、马英九、宋楚瑜等在内的一批官员子弟,不靠福荫,在风雨飘摇、时世危艰之中,自立自强,毅然变革,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创业无足轻重,而守成至伟!

最后说说干部子弟。首先声明一点:我所说的干部子弟是指1949年10月1日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的子女,后来的干部演变成了官员、新贵,他们的子弟也就演变成了权贵子弟,也有叫他们官僚子弟的。这些人已经和我们不属同类,故不在本文论述之内。干部子弟的历史简单而苍白,在历史上几乎没有一抹痕迹,更没有可圈可点之处。除个别人外,都没有创业的经历。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把刚刚成年的干部子弟对政治的热情和冲动扼杀在摇篮里。1978年的“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使文革中在政治上遭受了重创的干部子弟更加远离了政治,而纷纷投身于自认可以大有作为、更加实惠的新天地—经济。但是,30年过去了,除了成为一个个商人和官员外,至今拿不出任何让老百姓称道的治国安邦的建树。所以说,干部子弟是:创业无缘,守成无为。

说到这儿,就产生了三个标准来比较三类子弟。一个是按创业所为比较,最为辉煌的首推八旗子弟,官员子弟次之,干部子弟又次之;一个是按守成所为比较,最为灿烂的非官员子弟莫属,八旗子弟次之,最差的是干部子弟。再一个是把前两个标准综合起来,最好的应是官员子弟,八旗子弟排第二,干部子弟还是最后。

长期以来,人们最不待见、最为贬损的是八旗子弟,这是由于胜利者的狂妄而蔑视了历史的真相,由于轻薄而产生的历史偏见。八旗子弟确实囿于皇权专制的桎梏,与历史的机遇失之交臂,善始而未能善终。但是,你去打开清史看看,自1601年至1911年武昌起义的炮声和清帝逊位,这310年里,八旗子弟从不曾停止过伟大或不俗的政治和经济作为,直至最后一息!历史从来是胜利者的历史,干部子弟自然就强于八旗子弟。其实呢?至今的干部子弟连八旗子弟都不如!

    纵横论述三种子弟时,有一点颇有意味:八旗子弟实行“宪政改革”的政治遗产,却被推翻了他的官员子弟所继承;在八旗子弟手中初绽的宪政之花,却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敌人的子弟手中结果。我们在如此巨大的差异中,看到了同一性,那就是:他们都无法脱离并终将融入人类文明的长河。但耐人寻味的是,当八旗子弟和官员子弟活跃在中国民主宪政史上的时候,却看不到干部子弟一丝一毫的身影!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哈姆雷特命题把我们推到了抉择的面前:自己生存,人民毁灭?还是自己毁灭,人民生存?哈姆雷特王子作为统治集团子弟的代表选择了后者,他以自己悲剧式的毁灭,使丹麦人民得到了自由的生存!我们呢?选择后者,就是中国近代史以来最杰出的子弟而名垂青史;选择前者,就仍然是不如八旗子弟的子弟!

 

 

(请浏览本人天天博客更多文章:http://blog.116.com.cn/?uid-5259

[ 本帖最后由 周晋进 于 2009-11-2 14:5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