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如八旗子弟的子弟(上)

【原创】   不如八旗子弟的子弟 (上)

 

人们往往把某些特定人群或统治集团的后代称为“某某子弟”。

在中国近代史上,曾先后出现过三种类型的、著名的“某某子弟”。第一个是“八旗子弟”;第二个是“国民党官员子弟”(简称为“官员子弟”);第三个是“共产党干部子弟”(简称“干部子弟”)。这三种类型的子弟,在历史上存续的时间不同;所起的作用不同;历史的评价也不同。但是终归,各种子弟都要随着它们所属的统治集团的胜败而各领荣辱。民国推翻了满清,于是乎“八旗子弟”就不如了“官员子弟”;国民党败于共产党,自然“官员子弟”又不如了“干部子弟”。其实不然,此大谬也!

先说满清的“八旗子弟”。1601年,努尔哈赤建黄、白、红、黑正四旗;1615年,努尔哈赤将正四旗改为黄、白、红、蓝,同时增设镶四旗: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形成“满洲八旗”。后来,皇太极又建立了蒙古八旗、汉军八旗,与满洲八旗统称“八旗”。1860年前后,由于八旗兵的腐败、鸦片战争的失败和太平军的兴起,湘军、淮军取代了八旗兵和绿营兵的正规军地位,八旗兵开始退出历史舞台。八旗兵始于1601年,止于1860年,存在了260年,若以25年为一代,也繁衍了大约十几代人。在这260年里,十几代的八旗子弟都做了些什么呢?他们拒绝向明朝称臣,建立“大金”国;萨尔浒大战,以不到6万的人马大败明朝47万大军;完成女真族统一;征服朝鲜;征服蒙古;建立“大清”;入主中原;平定三藩;收复台湾;康雍乾盛世;抵御沙俄侵略……。260年里,十几代八旗子弟楞是把明朝末年300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疆域扩大到1300万平方公里!这是何等的了得!何等的辉煌!

    但是,由于皇权下的世袭制度,八旗子弟从十九世纪初叶开始迅速腐化,并最终落下了“整日只会提笼架鸟、斗鸡玩鹰、游手好闲、吃喝玩乐、正事干啥啥不行”的落魄子弟形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祖先留下的江山说倒就倒!这种形象也成了后人诟病的标准,好象八旗子弟从来就是这个样,动不动就说“别当八旗子弟”。不过,平心而论,在晚清七十年的窝囊日子里,以慈禧、同治和光绪为代表的八旗子弟还真干了几件光彩、漂亮、名垂青史的大事!一个是“自强运动”,史称“洋务运动”;一个是“戊戌变法”;还有一个就是开天辟地、拉开中国宪政史帷幕的“预备立宪”。这是中国数千年皇权社会历朝历代的晚期都不曾有过的事。虽然已经于事无补,但其中表现出来的八旗子弟的那种在困境中求变、创新、图强的精神和取得的成果,确实令人佩服!

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八旗子弟,可以说是:创业至伟,守成虽败犹荣!

再说“官员子弟”。国民党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期:1949年去台前的大陆时期和去台后的台湾时期。大陆时期,官员子弟虽然参与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领域,但从人数、作用和影响上看都是无足轻重的。

但是到了台湾,官员子弟就开始发挥出重大的作用。尤其是从七十年代开始,以蒋经国为代表的官员子弟发挥出重大的决策、引领直至领袖的作用,使台湾的政治、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1975年蒋介石去世,蒋经国1978年就任总统。他做了两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一是推动台湾经济的腾飞,完成了现代化大业。80年代他以技术创新推动了产业升级,使台湾避免了陷入“世界工厂”的附庸地位,最终促成了台湾IT产业的繁荣,成为台湾国民经济的支柱。台湾的经济奇迹,就是80年代的这个奇迹,台湾也由此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蒋经国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在台湾推动政治自由化。国民党政府在经济上的成功,使蒋经国并未面临太大的政治压力。但他却能从国家大计和民众福祉出发,终于在1987夏天宣布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和报禁,从而开启了政治改革的阀门,使台湾开始走上宪政民主的轨道。蒋经国晚年的“政治自由化”措施,避免了转型社会可能出现的更大的政治波动,确保了今后台湾社会的长治久安。此举何止是对台湾一岛的贡献,更是对整个中国的贡献,它向世界表明了创造了经济奇迹的中国人同样能够创造政治奇迹。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这张时间表:

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此言一出,令岛内民运人士迫不及待地于9月28日集会,民主进步党成立。

这还了得!情治部门立即呈上反动分子名单请示惩治,蒋经国未批,他淡淡地说道:“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0月7日,蒋经国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Graham女士时,告知台湾“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

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的讲话后,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但国民党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

面对党内的责难,蒋经国缓缓地抛下那句改变了国民党命运、也改变了中华民族历史的名言:“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1987年7月15日,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戒严令宣布解除,台湾人民真正拥有了自由组党、结社、办报办刊的权利。

1987年12月25日,蒋经国坐轮椅参加行宪纪念日大会。此时他已不能说话,“总统致辞”由“国大”秘书长何宜武宣读。会场秩序一片混乱,台下的民进党籍代表头缠布条,高举横幅大声抗议、喧哗。习惯了靠特务机关将台湾整治得井井有序的蒋经国,第一次见识了自己亲自从魔瓶里释放出的民主。面庞浮肿的蒋经国离场前,默默地凝望着主席台下鼓噪的人群,表情落寞茫然。这是蒋经国留给世人的最后一个镜头。

19天后,蒋经国病逝。当天,台湾全岛鲜花销售一空,成千上万的台湾人自发的在街头列队向蒋经国致哀。

 

(请浏览本人天天博客更多文章:http://blog.116.com.cn/?uid-5259

[ 本帖最后由 周晋进 于 2009-11-2 14:5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