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参加四平会战 (十)

何宣太著 开头话 1946年 - 1947年,我们军队同国民党争夺东北的战争已经由内线防御转入到国民党占领区的外线作战的良好典范。我们师(三五九旅改编的独立一师)在这个战争过程中得到了良好的锻炼,由打小米加步枪的小型战斗,学会了打大规模有飞机、大炮、坦克,运用现代化战争战略战术的大型战斗。我本人亦觉得受益非浅,诸如:阵地防御、阵地攻坚、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回马枪等诸多兵种战役战斗配合等战术知识和体会,它们总在脑子里反复出现,回味无穷。这一段战斗生活的素材构成了我的回忆之二内容。虽然我没有战斗在第一线,而是战斗在第二线、第三线,即在师的政治部工作,然而我仍然觉得自己在那个时代里为解放全东北,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事业,尽了一份添砖加瓦的力量。主要事实如下: 一 南下四平 参加会战 1946年5月,我们师接管哈尔滨市还不到半个月,美帝国主义帮助国民党大量运送兵员去东北。除了占我南满的山海关、营口、锦州、沈阳、铁岭、抚顺、开源、新民、法库之外,还紧跟我们刚到东北的山东八路军、华东新四军北指四平。敌人气势汹汹,号称国民党王牌军美式装备的新一军、新六军、二十七军等十几个师急急向四平北进。蒋介石也亲自飞临沈阳,大有一口气占我四平、长春、吉林、哈尔滨之势。因此,我军不得不以四平为主要阵地防御。我军编成的一、二、三、四、六、七等纵队,还有几个独立师,就在四平同敌人打起来了。双方打得顽强、激烈。白天敌人依靠飞机的配合打进来,夜晚我军把敌人打出去。我军防守坚固。当时国际新闻界称这场战争是东方的马其诺防线。 我们三五九旅组成的这个独立一师在哈尔滨把隐蔽的敌人搜索剿清之后不到半个月,全部南下。部队赶到公主岭地区,远远就听到四平炮声隆隆,炮火连天。这时四平的争夺战已经打了二十余天了。我师在公主岭接受的战斗任务是进入四平东面的哈福,石岭子山区,准备抵抗右翼进攻的敌人。那天,当我们师进到哈福以北,尚未到达指定的防御地带,敌人新六军以飞机侦察轰炸,陆空配合,占领了哈福的有利地形---制高点。我们部队反复冲杀,均被强大的敌人打退,伤亡不小。部队只好后撤,结束了会战。 我一、二、三......各纵队、各独立师、均按指挥部指定的撤退方向撤出战斗:三、四纵队开辽东、辽南;一、二、六、七纵队开辽西和松花江以北。在撤退的同时,我们把便于被敌人利用的铁路、公路、桥梁一一炸毁。那几天,敌人的飞机在我上空投弹的爆炸声,同我们破坏桥梁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到处烟雾四起,战场上我退敌进,由于敌人忍受了一个来月的四平战斗,损伤亦不小,知道我军虽然退却,但也不是好惹的,不敢急进,再加上交通被破坏,道路受阻,在我军从容不迫地率领地方政府机关到达了各指定地点后,敌人才进到了长春、吉林等铁路线上。我军在临江,在凤凰山区,在从吉林沿松花江北、西向到达扶余等县形成的长条防线上作阵地防守,特别是在哈尔滨南下的中长铁路松花江桥上,建立桥头的坚固堡垒防守阵地,敌人不敢过江,只能在陶赖照的江桥边,眼馋哈尔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