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扬起思想的风帆

?? 说的好!我们工作几十年,节吃省用,一夜间却让改革套走了,强制性的买房看病,孩子上学和养老。简直就快断气了,二十多年的改革成果我们付出了,也看到了但没分配到!就连那些八九十岁的老人为国家付出了一生,可到头来只是买了地表上的建筑物,时隔今曰无人管无人问。试问当今怎么了?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乞力马扎罗的雪 (2007-11-06 08:28:29)

    读周兄此文如同当年读邹容的《革命军》,振聋发聩!

  • 西行 (2007-11-06 09:21:28)

    认真拜读了,收藏了,谢谢!
  • 周晋进 (2007-11-07 08:30:08)

    乞兄:谢谢!

    ????? 实在不敢和邹容相比。

    ????? 我们的党和国家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不仅关系到党、国家和人民的前途和命运,也关系到我们父辈的荣辱。做为革命前辈的后人,做为当今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特别有能量、特别有潜质的群体,我们大家应该团结起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 陈湘安 (2007-11-08 12:08:14)

    周兄: 大作拜读. 你的主要观点我完全赞同.而且也应是社会包括社会主义发展的题中之要义. 但是希望周兄在理论思想上更加严谨一些.有些提法是明显不妥的:

    例如:黑格尔辩证法中的否定之否定基本核心就是: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同时,一切存在又都是不合理的.因此一切存在都是注定要消亡的。所以,黑格尔那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名言,并没有"窒息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在否定中的探索",反而启发了马克思等一代德国哲学家,马克思在辩证法上是继承而并没有发展黑格尔的思想,马克思在哲学上的突破、建树和发展是在历史唯物论和辨证唯物论两大领域,因此,马克思、恩格斯觉悟到他们老师的谬误,在否定中发展了老师的理论,向工人阶级、向整个德国、向整个世界,发出了那个万世不朽的论断:“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这个说法就不对了。因为这本身就是他老师黑格尔的思想。马克思在“否定中发展了老师的理论”,不是在这个地方。仅供参考。

  • 渤海 (2007-11-08 19:39:54)

    说的对,改革也有改错的时候。可就有人不认错。教改,房改,医改。。。
  • 乞力马扎罗的雪 (2007-11-09 10:58:26)

    ?????? ?周、湘二位仁兄,对于二位的分歧偶有不同看法,敬请指教。

    ??????? 周兄认为马恩否定了老黑,发出了“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的论断,湘安兄说这本来就是老黑的思想。偶以为这个结论是恩格斯得出的,虽然他遵循的也是老黑的思维方法。

    ?????? ?“严谨”的说,老黑的命题是: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存在就是合理的”这种简单归纳是海涅把老黑的命题通俗化后说的。)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指出“黑格尔的这个命题,由于黑格尔的辩证法本身,就转化为自己的反面:凡在人类历史领域中是现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成为不合理性的,就是说,注定是不合理性的,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凡在人们头脑中是合乎理性的,都注定要成为现实的,不管它同现存的、表面的现实多么矛盾。按照黑格尔的思维方法的一切规则,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个命题,就变为另一个命题: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

    ? ???? ?为什么老黑自己没有得出这个结论呢?恩格斯解释道:“这里确实必须指出一点:黑格尔并没有这样清楚地作出如上的阐述。这是他的方法必然要得出的结论,但是他本人从来没有这样明确地作出这个结论。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得不去建立一个体系,而按照传统的要求,哲学体系是一定要以某种绝对真理来完成的。所以,黑格尔,特别是在《逻辑学》中,尽管如此强调这种永恒真理不过是逻辑的或历史的过程本身,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得不给这个过程一个终点,因为他总得在某个地方结束他的体系。”

    ? ??? ? 恩格斯进一步分析:“为什么彻底革命的思维方法竟产生了极其温和的政治结论。这个结论的特殊形式当然是由下列情况造成的:黑格尔是一个德国人,而且和他的同时代人歌德一样,拖着一根庸人的辫子。歌德和黑格尔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是奥林波斯山上的宙斯,但是两人都没有完全摆脱德国庸人的习气。”

    ??
    ? ????? 最后,恩格斯总结:“之,哲学在黑格尔那里完成了,一方面,因为他在自己的体系中以最宏伟的方式概括了哲学的全部发展;另一方面,因为他(虽然是不自觉地)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走出这些体系的迷宫而达到真正地切实地认识世界的道路。”

    ? ? ??? 老黑在大山中挖了一条深深的隧道,离宝藏不远处停了下来。恩格斯循着这条隧道继续前行,到达了光辉的顶点。

    ??? ? ??? 虽也曾啃过点马恩,包括老黑的《逻辑学》,可那是30多年前乡下昏昏欲灭油灯下的蹉跎岁月了,早已淡忘。今日读来,倍觉深刻。再录一段恩格斯的话与诸位分享:

    ? ? ??? 历史同认识一样,永远不会在人类的一种完美的理想状态中最终结束;完美的社会、完美的国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东西;相反,一切依次更替的历史状态都只是人类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的无穷发展进程中的暂时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必然的,因此,对它发生的那个时代和那些条件说来,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但是对它自己内部逐渐发展起来的新的、更高的条件来说,它就变成过时的和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它不得不让位于更高的阶段,而这个更高的阶段也要走向衰落和灭亡

  • 周晋进 (2007-11-10 14:38:13)

    湘安:谢谢你的评论!

    ???? 你的评论我认真读过了。

    ????? 你的评论使我进一步认识到:在哲学、哲学史和世界史等等方面,我们都需要好好读书,好好学习。我不敢轻易对别人的观点品头品足,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我知道的太少;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能人很多,我只是凡人一个。我不是一个理论家,我只是做为一个理论的信仰者而参与;我不是一个作家,我只是对怀念什么、愤懑什么、追求什么有感而发。我实在担不起“严谨”这顶大帽子。

    ????? 既然说到严谨,在你的评论中明显的表现出在有关常识方面的不严谨。看来,还是我一贯奉行的比较厚道:自己行或不行,都不要轻易去对别人的观点品头品足,尤其是在红二方面军小组这个范围里,尤其是在兄弟姐妹之中。还是自己多读书、多思考,反省一下别人错了,错在哪里,自己错了,错在哪里,长长知识,长长本领,经世致用。千万不要对着兄弟姐妹哇里哇啦,搞不好,贻笑大方;搞不好,再伤了父辈用鲜血结成的友谊。

    ????? 严谨,很好。希望我们共勉!?

  • 周晋进 (2007-11-10 14:43:52)

    乞兄:看了你的评论,很受教益!自当细细体味。

    ???? 看得出,你在哲学方面是有功底的。

    ????? 同你一样,自学马列的书,也是从文革中、插队时和军营里开始的,在土屋里、山沟里、昏暗的灯光下,怀着一个学生、一个农民、一个战士不应有的雄心壮志、远大抱负,啃着那拗嘴的名词、陌生的概念和舶来的理论,那是理想、激情和责任的使然吧!

    ???? 今天,再拿出来这个尘封已久的本领,发现它依然犀利,那一百多年前的真理依然可以穿透茫茫的时空,切中当今的时弊!

    ???? 至于我的这篇文章,最大的奢望就是能成为一个引玉之砖,引发大家对现实社会的关注,对马克思主义的关注,对所有真理的关注,去寻求能够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

    ????? 希望多多切磋!

    ????? 感谢你的评论!

    ?????

  • 陈湘安 (2007-11-12 10:51:04)

    ??? 没想到一不小心,得罪了仁兄,抱歉抱歉。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叫仁兄的文章更完善而已。本来都不是搞哲学的,一时兴趣所至,不周之处,敬请海涵。

    原打算不多说了,但是看了乞兄的研讨,十分赞同,很受启发,也很有意思,深化了对黑格尔乖僻老头的认识。如此一来,又想再说几句了,和乞兄探讨一些相关问题。

    ??

    一、

    ????? ?????????? ?还是从那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名言说起(不用严谨到《逻辑学》原文,只要原意准确就行了)。

    ????? 黑格尔那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名言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提到它的时候,其实是反对这样来把这种说法当作是代表黑格尔的思想的。请看原文:

    ?

    ???? “不论哪个命题都没有黑格尔的一个著名命题引起近视的政府的感激和同样近视的自由派的愤怒,这个命题就是:

    ??? ‘凡是现实的就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就是现实的。’

    这显然是把现存的一切神圣化,是在哲学上替专制制度、警察国家、专断司法、书报检查制度祝福。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是这样认为,他的臣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在黑格尔看来,决不是一切现存的都无条件地也是现实的。”?

    ????? 那么黑格尔是怎样认识的呢?“黑格尔哲学的真实意义和革命性质,正是在于它彻底否定了关于人的思维和行动的一切结果具有最终性质的看法。”(恩格斯)

    ????? 乞兄最后引用的恩格斯的下面一段话:

    ???????? “历史同认识一样,永远不会在人类的一种完美的理想状态中最终结束;完美的社会、完美的国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东西;相反,一切依次更替的历史状态都只是人类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的无穷发展进程中的暂时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必然的,因此,对它发生的那个时代和那些条件说来,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但是对它自己内部逐渐发展起来的新的、更高的条件来说,它就变成过时的和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它不得不让位于更高的阶段,而这个更高的阶段也要走向衰落和灭亡。”

    ?????????? 这句话正是恩格斯引述的在黑格尔看来,”中的一段话,也就是说,这是对黑格尔思想的阐述,后面还有一句话:“这种辨证哲学推翻了一切关于最终的绝对真理和与之相应的绝对的人类状态的观念。在他面前,不存在任何最终的东西、绝对的东西;它指出一切事物的暂时性;在他面前,除了生成和灭亡的不断过程,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过程,什么都不存在。”

    ?????????? 由于黑格尔受到他的唯心体系的局限, 他没有“明确地做过这个结论。”“没有摆脱德国庸人的习气。”在其后一段中,恩格斯接着说:“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妨碍黑格尔的体系包含了以前任何体系所不可比拟的广大领域,而且没有妨碍它在这一领域中阐发了现在还令人惊奇的丰富思想。”“因为他不仅是一个富于创造性的天才,而且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识渊博的人物,所以他在各个领域中都起了划时代的作用。当然,由于‘体系’的需要,他在这里常常不得不求救于强制性的结构,对这些结构,直到现在他的渺小的敌人还发出如此可怕的喊叫。但是这些结构仅仅是他的建筑物的骨架和脚手架,人们只要不是无谓地停留在它们面前,而是深入到大厦里面去,那就会发现无数的珍宝,这些珍宝就是在今天也还保持着充分的价值。”

    ??????????? 就获得这种认识而言,归根到底没有一个人比黑格尔本人对我们的帮助更大。”换句话也就是说,黑格尔虽然没有明确地做过这个结论,并不等于他的辩证哲学没有清晰地表达这个思想原理。?

    ??????? 列宁对此是这样说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黑格尔辩证法这个最全面、最富有内容、最深刻的发展学说,是德国古典哲学最大的成果。他们认为,其它一切关于发展原理、进化原理的说法,都是片面的、内容贫乏的。

    ??????????? 黑格尔辩证法的主要问题是它的唯心主义体系,但是,当马克思把这个体系创立为辨证唯物主义,把“黑格尔的概念的辩证法变为只是现实世界的辩证运动的自觉的反应,黑格尔的辩证法就被倒转过来,不是用头立地而是用脚立地了。”也就是说,黑格尔的辩证思想是他的伟大创造之一,马克思只是把他的唯心主义变成了唯物主义。

    ?????? 恩格斯接着说:““我们发现了这个多年来已成为我们最好的工具和最锐利的武器的唯物主义辩证法。” “而这样一来,黑格尔哲学的革命方面就恢复了,同时也摆脱了那些曾经在黑格尔阻碍他贯彻到底的唯心主义装饰。一个伟大的基本思想,即认为世界不是由一成不变的事物构成的,而是过程的集合体,其中各个似乎稳定的事物以及它们在我们头脑中的思想映像即概念,都处在生成和灭亡的不断变化中,——这个伟大的基本思想,从黑格尔以来,已经如此深入一般人的意识。”“在辩证哲学看来,不存在任何一成不变、绝对的、神圣的东西。它指出所有一切事物都带有必然灭亡的迹象;在它面前,除了发生和消灭、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地过程,任何东西都是站不住脚的。”

    ????? “在马克思看来,辩证法是一门‘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的运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马克思接受并发展了黑格尔哲学中这一革命的方面。”“马克思依据黑格尔哲学表述的这个观念,要比流行的进化观念全面的多,内容丰富的多。”

    ?

    二、

    ?????????????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分歧,我想问题可能出现在对辩证思维的认识上。什么是黑格尔的辩证思维?什么是黑格尔辩证思维的基本含义? 如果没有猜错,我想,说我的上一言论中有明显的违反常识而又因仁兄厚道没有指出的地方,是不是就在这里。因为正是在这里,辩证逻辑恰恰就是从违反了形式逻辑的常识开始出现的。

    ?

    三、

    ????????????? 对于我们这个经常交流的小组,我建议应当提倡一种讨论的氛围。在思想面前人人平等,允许有不同看法和认识,允许讨论或者争论,思想的交流应该产生的是一种精神的愉悦,尽量避免一言堂或者情绪化的气氛。因为这里不涉及什么别的东西,既没有利益也没有权位,应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既然咱都言必称马克思,那咱也学学马老在思想探讨上的风格。

    ???

    ????????? 我的一已之见也许错漏百出,随时欢迎各位兄弟姐妹批评指教。

    ?
  • 周晋进 (2009-2-10 14:42:35)

    原创 扬起思想的风帆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46亿年来,地球最有意义的演化是什么?是出现了以蛋白质形式存在的生命。 38亿年来,生命最有意义的进化是什么?是产生了人类。 700万年来,人类最有意义的变化是什么?是有了思想。 思想,给人类插上了飞天的翅膀;思想,给人类戴上了沉重的枷锁。人类、人类社会的历史,就在这思想的飞翔和禁锢中蹒跚前行。 思想的最伟大的成就是真理。 真理产生于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真理的发展必须通过否定,否定之否定是推动真理发展的唯一动力。 3600年前,人类就认识了“日月盈昃,辰宿列张”。2400年前,人们就提出了“地球中心”的学说,过了600年,托勒密的数学计算最终使“地球中心说”成为那个时代最伟大、最正确、最不可推翻的真理。又过了1400年,哥白尼提出了“太阳中心”的学说,推翻了“地球中心说”,把人类的宇宙观推向了新的真理。73年后,开普勒又修正了哥白尼的错误,指出:行星绕日不是平衡一致的,而是不平衡、不一致的;运行轨道不是圆形的,而是椭圆形的,从而,把人类的宇宙观推向了更科学的真理。 人类的思想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远的不说,十九世纪,德国的两位教授先后创建了两个庞大的思想“体系”,被当时的人们奉为绝对正确的真理。后来,有两位大胡子批判了他们各自的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把真理从“体系”推向了科学的“主义”。90年后,中国的一位潇湘书生,又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主义”和中国的实践相结合,创建了“思想”,形成了第一个“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又过了50年,一个“中国人民的儿子”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破除了“两个凡是”,使“思想”走下神坛,创建了“理论”,又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把人们对真理的认识推向前进。 任何事物都是天生不完善的,都是天生需要发展的,这种发展是通过肯定其合理内核,否定其错误实现的。事物被否定一次,就被完善一次、发展一次;每次否定之后,都会有新的否定再次否定它,事物就再次被完善和发展。这一次又一次生生不息的否定,就是否定之否定,它推动着事物的发展绵绵延延无绝期。 一代代的人们和先贤就是这样继承着前人真理中的合理内核,同时不断否定和抛弃它的错误,一代超过一代,后浪推着前浪,汇萃成不舍日夜的真理长河,永永乎逝者如斯夫! 时至今日,人类的宇宙观和思想史的这种真理观念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终止了吗?没有。新的科学发现、新的社会实践和学说,不断向现存的真理发起挑战和否定,现存的真理就在挑战和否定中不断被完善和发展,形成新的、更科学的真理。只要人类还存在,这种认识和真理形成的过程就不会改变、不会终止。 这些道理,现在的人们都能侃侃而谈,还常常以此去嘲笑前人的无知和愚昧;去感叹前人认识真理之路的曲折和崎岖。殊不知,我们同样可怜和可悲,我们追求真理的道路比前人更加曲折和崎岖。 不是吗?当马克思主义成为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指导思想,它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个或少数几个国家实现”的预言,却成了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禁锢,俄国的工人阶级组织不得不付出分裂的代价,才冲出了思想的牢笼,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那些敢于在否定中发展真理的少数人,被称作“布尔什维克”。当列宁主义成为“第三国际”的指导思想,它的“社会主义可能在一个或几个国家首先胜利”的真理,却成了中国革命的禁锢,引发了中国共产党的“左倾主义”,中国共产党不得不在牺牲了数百万人、更换了四任领导人之后,才走上了在否定中发展真理的道路。当毛泽东思想成为“顶峰”、“一句顶一万句”、“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全党共诛之,全党共讨之”的时候,那个最喜欢“反潮流”、最擅长在否定中发现和发展真理并引导无数志士仁人创造了“天翻地覆慨而慷”的伟人,却封闭了他和他的党在否定中发展真理的道路。二十九年前,邓小平举起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旗帜,发起了一场“真理标准的讨论”,开展了一场思想解放。这是一次典型的、颇有局限性的在否定中发展真理的实践,它作为邓小平的一件功绩而载入史册。 那么,“改革开放”,这个曾被证明的真理,需要不需要在否定中发展呢?应该不应该在否定中发展呢?可以不可以在否定中发展呢? 当医疗改革使曾经享受公费医疗、合作医疗社会福利的国人,被剥夺福利而沦落到看不起病、吃不起药、住不起院的时候,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教育改革因国家的退出和产业化,变成费用完全由家庭自己负担的“自费教育”,使数亿的适龄青少年失去了社会主义社会应有的免费教育,演绎出一双双令人痛心的“希望眼睛”和一本本血泪斑斑的“马燕日记”,教育的公正性也耻辱的落在了非洲穷国乌干达之后,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住房改革使政府推掉了保障国民福利住房的责任,使部分百姓变成金融资本、地产资本的奴隶,成为“房奴”;使绝大部分百姓面对天文数字的房价,买不起房、租不起房、住不起房的时候,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国退民进”、“抓大放小”的改革使政府全面退出老百姓的“菜篮子”、“米袋子”,使一个农业大国的粮食、猪肉、禽蛋、蔬菜等食品短缺,引发物价飞涨、通货膨胀而使百姓吃不起粮、吃不起肉、吃不起菜的时候,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曾经被消灭的剥削在改革中又卷土重来,劳动者重新沦为资本的奴隶,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已经消灭了的贫富对立、权力与公众的对立随着改革日益加剧,本已和谐的社会又产生出日趋尖锐激化的社会矛盾,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改革把已经成为全社会共同拥有的财产重新私有化,蜕变为少数团体、部门和个人的私产;把已经成为全社会共同拥有的权力重新私有化,蜕变为少数团体、部门和个人的私权,使我们重蹈着六千年前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的进程,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改革把一个曾经沉睡又被唤醒而站起来的民族,一手推进汽车文明、都市文明和信息文明的社会,一手又把它推入拜金主义肆虐的泥潭,丢弃中华五千年、世界五百年的文化、道德、思想、精神的文明成就和价值体系,恍然在鸦片的烟腾雾饶中浑浑噩噩的倒下,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改革使人民不满意,人民不高兴,民众怨声载道的时候,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当改革发生变异,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走向它的反面,这样的改革要不要在否定中发展? 实践已经作出回答:改革需要在否定中发展,改革应该在否定中发展,改革只能在否定中发展! 我们不能在泼洗澡水的时候,把盆中的婴儿连同脏水一起倒掉。虽然在否定之否定中发展毛泽东思想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幼稚,但是在发展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加成熟。 在否定中发展,最需要的就是思想的解放。 中国太需要思想的解放了。远在2400年前的春秋时代,曾有过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诸子百家”思想大解放的盛世。从那以后,中国再没有一次像模像样的思想解放。 中国太需要彻底的思想解放了。发轫于十四世纪的意大利并波及欧洲,最终在十六世纪达到繁荣的文艺复兴运动,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彻底的一次思想的解放。那是一场新兴资产阶级世界观与贵族、地主阶级世界观的决裂。它以全新的思想文化,催生了全新的社会制度,像普罗米修斯盗来天上的神火,照耀着欧洲彻底走出中世纪的黑暗和蒙昧,第一个进入了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空前发达、繁荣的现代文明。恩格斯热情地赞扬它:“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 欧洲、北美和整个世界,在五百年后的今天还沐浴着它的雨露,吮吸着它的养份,踏着它的足迹前进。这时候,中国却在皇权的统治下置身其外。这之后,中国虽然更换了四次国号,发生了两次现代意义上的经济改革,却没有一次世界观决裂的思想解放。 解放我们的思想吧,让思想冲破一切牢笼。思想乃宇宙之子,它自由的飞翔和遨游在冥冥茫茫的宇宙之间。谁能桎梏它?谁能阻挡它?! 解放我们的思想吧,让一切理论和实践在否定中发展。黑格尔那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名言,窒息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在否定中的探索。他的学生,曾是青年黑格尔派的马克思、恩格斯觉悟到他们老师的谬误,在否定中发展了老师的理论,向工人阶级、向整个德国、向整个世界,发出了那个万世不朽的论断:“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一切事物在否定之否定中发展的规律谁也阻挡不住,社会实践和真理在否定之否定中发展的要求谁也压制不住。是做顺应它的弄潮儿?还是做阻挡它的绊脚石?宇宙的法则将由此把你送入天堂或者地狱。 扬起思想的风帆,战胜迷信和恐惧,去探索真理的彼岸。 扬起思想的风帆,战胜迷信和恐惧,勇敢的人们,起航吧!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 但是,根据黑格尔的意见,现实性决不是某种社会状态或政治状态在一切环境和一切时代所具有的属性。恰恰相反,罗马共和国是现实的,但是把它排斥掉的罗马帝国也是现实的。法国的君主制在1789年已经变得如此不现实,即如此丧失了任何必然性,如此不合理性,以致必须由大革命(黑格尔总是极其热情地谈论这次大革命)来把它消灭。所以,在这里,君主制是不现实的,革命是现实的。这样,在发展进程中,以前一切现实的东西都会成为不现实的,都会丧失自己的必然性、自己存在的权利、自己的合理性;一种新的、富有生命力的现实的东西就会代替正在衰亡的现实的东西,——如果旧的东西足够理智,不加抵抗即行死亡,那就和平地代替;如果旧的东西抗拒这种必然性,那就通过暴力来代替。这样一来,黑格尔的这个命题,由于黑格尔的辩证法本身,就转化为自己的反面:凡在人类历史领域中是现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成为不合理性的,就是说,注定是不合理性的,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凡在人们头脑中是合乎理性的,都注定要成为现实的,不管它同现存的、表面的现实多么矛盾。按照黑格尔的思维方法的一切规则,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个命题,就变为另一个命题: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恩格斯:《路德维希 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就是现的。”—黑格尔